第十五章 焦急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十五章 焦急

电影杀青宴没有摆在今天是有原因的,跟别人约好今天一起用餐只是其中之一。今天之所以腾不开身,主要还是因为徐帆跟一位大人物约好了上午十点商谈电影特效处理的事情。 电影宣布杀青后,徐帆也是跟车把摄影器材什么的都送回了公司。然后回家稍微画了个淡妆他才重新出门,这几天在香港媒体正在狂热追捧的话题,莫过于他跟周海媚因为几张公主抱的照片闹出的徐周黎三角恋了。 没办法,这个由《东方日报》爆料揭开的三角恋情中,每一个都是香港万众瞩目,媒体跟观众最好奇的存在。周海媚是tvb当家花旦,一部义不容情让她红遍了东南亚,说是现在香港最火的女星之一也毫不为过;黎明也不是一般的菜,黎天王虽然现在还没得到天王之名,但能演能唱而且还是靓仔一个,是香港粉丝最多最疯狂手捧的男星之一。 至于徐帆也不是一般人物,作为香港新晋年轻代导演,他第一次掌机拍摄的《死亡游戏》便在全球创造了超两亿港币的票房,可是为他赢得了‘影界罗兆辉’的美赞。 根据美国那边新公布的第三周票房数据,他的《死亡游戏》在美上映第三周(按美国方式计算)又斩获了712万票房,第三周票房甚至出现微微上扬,令他的电影在美国上映了三周十五天总票房便达到了1451万美元,只是目前这一成绩,便成为了近年来仅次于嘉禾《忍者龟》的卖座电影。新线电影公司因为没能获得他这部电影的买断,已经后悔的跟他多次确定欧洲出版权什么的,是不是还在他手中了。 这种卖弄血浆、拷问人性的电影不但老美喜欢,日本观众也十分买账。4月19日他的电影在日本落画,截止到下线时,《死亡游戏》共在日本斩获了3.35亿日元(3828万港币)的总票房,大大超越了日本那边对他的预测,也几乎超出了香港本埠票房近千万港币的票房。令他‘影界罗兆辉’的名号更加响亮。韩国那边尽管《死亡游戏》没能大卖,但也赚了一笔,截止到目前为止,《死亡游戏》的总票房已经被卡在了16.2亿韩元(1094万港币),虽然电影已经进入最后一周,总票房无力冲击20亿韩元,但总归还是有点赚头的。 这些数据无比证明了徐帆现在的辉煌,他的一部电影在全球席卷了超两亿港币的票房,而且在美国他至少还有半个月的上映时间,成绩只会更好。徐帆这个普通的名字,已经随着他的第一部电影所创造的成绩,被称之为香港现象级导演。 也是因此,当《东方日报》爆料他强行介入‘黎周恋’,跟黎明因争抢周海媚起了冲突后,现在不知道有多少娱记跟狗仔的目光都在盯着他。 昨天跟周海媚电话时,徐帆听出了电话那边佳人的烦躁,很显然周海媚现在的生活已经被那个公主抱给深深影响到。所以,他现在需要小心一点,任何回应跟否认都可能沦为那些无良的报刊、媒体的再次炒作。 4月21日上午9点半,早于约定时间半个小时,徐帆的车抵达了九龙尖沙咀柯士甸路18号侨丰大厦,把车子停在停车场内,他掏出写有地址的纸条看了看,刚要上楼突然发现不远处的路边有一家报亭。徐帆一直都有看报的习惯,吃娱乐圈这碗饭的,少有不关注媒体资讯的。 报亭里,入目最显眼的地方摆着壹周刊杂志,看得出来这种靠八卦跟小道传言起家的报刊,在香港很得市民们的喜爱。不过徐帆只看了一眼这一期的封面,便皱眉将注意力投向了其他地方。 “据知情人士爆料,黎明、周海媚正在拍拖中!” “因新晋导演徐帆介入,黎周恋情告急,知情者透露黎明已向周海媚提出分手!” “本刊记者独家访问黎明:我跟她没关系!” “黎明受访表态:跟海味只是普通朋友!” 这是这一期壹周刊首页杂志上的热点目录,不用看,素来靠八卦跟小道消息起家的壹周刊,徐周黎三角恋情这么好的新闻,它怎么可能放弃呢! 掏出零钱买了份最新的《东方日报》,他快速的离开了报亭,以免被各种报刊上有关他的八卦影响了他的谈判心情。 虽然这两年东方日报逐渐八卦了起来,但是无可否认,这家报纸绝对是香港最有影响力也是最有实力的报刊之一,它的报纸他每天都会买。 报纸一入手,还没翻到娱乐版,他就被东方日报第二版的一副打了马赛克的照片跟新闻吸引住,停下了脚步站在路边看了起来。 “民国81年4月20日,富艺娱乐公司老总于公司门外被刺身亡,凶手歹毒异常,蔡生连中四枪当场不治!” 是这件事情! 徐帆的呼吸重了一些,一目十行的快速将整版报纸看完,叹了口气没有了看报的心情。 几年前刘德华等几人曾被这个公司拿枪威逼拍电影,富艺电影公司作为娱乐圈里的一个毒瘤,徐帆对于这个公司还是有些了解的。富艺老总名叫蔡子明,也是李连杰的经纪人。明面上的身份,他是香港一家娱乐公司的老总,然而他却跟黄郎维一样,都是香港黑社会入侵电影界的明面人物。跟黄郎维有些不同的是,蔡子明虽然也是14k出身,但他并不是14看的堂主,他的背后还站着一位大佬,就是号称西九龙老板的胡须勇。 照理说,对于蔡子明这样的毒瘤被除掉,他心里是应该高兴才是。确实,徐帆心里的确有些高兴,因为蔡子明一死,14k失去了一个领军人物,入侵黑社会的爪子就被斩断了一支了。可如果这件事情牵扯到了另一位黑社会大佬,新义安向氏兄弟的话,他实在是高兴不起来。因为新义安跟14k对控制香港电影界的冲突,未来两年里频繁出现双方各自投资的电影公司出事,大量的人员死伤不但令香港娱乐圈人人自危、大量明星出走,也给港府提供了一个好借口。 如果他的重生没有带来蝴蝶效应,明年年中港府就将加强电影投资资本审核力度,当年流入香港电影界的灰色投资资本便将锐减几亿,香港电影的休克要到来了! “想那么多干什么,这些可不是我现在能掺和的!干好我本分的事情吧!” 摇了摇脑袋,把报纸叠好了塞衣服口袋里。然而,徐帆心里却多了些沉重,想当神医医好香港电影,似乎他的医术还差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