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选择跟邱礼涛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十七章 选择跟邱礼涛

徐帆今天是来跟新视觉谈特效制作的,尽管他往徐克电影工作室拨打的电话始终联系不上徐克,但却意外的跟他的夫人施南生约好了时间,今天上午十点来新视觉碰面,大家坐下来好好谈谈。 六层楼梯说长也不长,徐帆很快就走了上去。敲了敲门后,步入了新视觉特效工作室公司。 “您好,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吗?” 新视觉的接待是个二十七八岁左右的年轻女士,虽然面带微笑接待却十分公式化,只是看她着装打扮,都不像是普通接待。 徐帆相信自己的眼力,你见过一个普通接待一身至少需要三五千的名牌衣服吗? 礼貌的跟她点了点头,徐帆和声说道:“你好,我跟你们施总约好了今天上午谈事,麻烦你跟她说一声,就说徐帆来访!” 因为一扇厚玻璃挡住了接待前台跟后面的办公室,所以虽然徐帆进来惊动了新视觉的不少人,但大多数人都只是抬头看一眼,就继续低下头去处理自己的工作了。 那一身名牌的年轻接待多看了他几眼,脸上笑容突然多了些,“果然是徐生,您好,我是施总的秘书,您可以称呼我艾玛。真是非常抱歉,施总十多分钟前才刚离开,说是有急事要去台湾一趟,短时间内可能无法回来。她让我向您转达歉意,之前已经跟您打过电话了,只不过没打通!” 果然不是普通接待,徐帆听了她的话,才想起来方才回家洗刷打扮的时候,一时匆忙把自己的移动电话遗留在了家里,没想到竟然因此错过了联系。 他皱眉问道,“施总去了台湾?” “是的,徐生。她走得很急,临走之前吩咐我今天上午跟您约好谈事,如果您的事情比较急,可以先跟我们王总谈一下!” 王总指的是王嘉辉,新视觉的总裁。徐帆要谈的事情,王嘉辉拿不了主意,因为徐克真要对他的新电影捅暗刀,除了徐克本人外,就只有徐太施南生才能令他改变主意。 “那我能问一下,你们施总是因为什么事这么着急赶去台湾吗?还有,她大概要去几天?” 这么询问其实已经很不礼貌了,所以徐帆也没抱什么期望能从她的口中问出什么话来,只是试探性的询问下。 “这抱歉,徐生。施总前往台湾只是一些私事,不便透露。因为是临时起义,所以,具体要去多久我也没办法回答您!”果然,那个自称艾玛的施南生的女秘书回避了他的回答。 “是吗!” 他心里有些失望,王嘉辉也不想见了,见了也谈不出个什么结果来。当下跟她道了声,“如此,打扰了。” 说完跟她点了点头,皱眉离开了新视觉。 施南生去台湾了?她去台湾做什么,难道只为躲着自己吗?完全没有那个必要啊? 带着一脑子的雾水跟几分困惑,徐帆出了侨丰大厦,到停车场开了车。 怎么办?难道去请国外的特效公司为他的新电影处理后期? 新电影的拍摄已经结束,现在已经进入后期处理中。剪辑那边,已经赢得了‘金剪刀’称号的麦子善已经接受了《逃出立方体》的后期剪辑工作。因为新视觉的关系,徐帆这几天对这位号称徐克专属剪辑师多了几分不放心。香港几大电影公司之间的龌龊不少,徐克也曾经为了能在院线那里排片占个好时间而对跟他争档期的对手下过绊子。 万一麦子善真在剪辑的时候多剪或者少剪了一些镜头,都可能令他的新电影想要表达的效果降低几分。是故,他还是请岑建勋出面,邀请的麦子善为《逃出立方体》掌刀,有这位昔日的娱乐大亨出面,能避免很多是非跟麻烦。 剪辑应该能在一周内完成,一旦谈妥了剪辑,电影距离真正完成就不远了。《逃出立方体》并不是一部大卡司作品,但是有几个镜头因为投资成本的问题,必须要使用电脑特效进行后期处理。徐帆不是吴宇森,他的一部电影投资成本两千一百多万,花了几百万请国外特效公司为他进行后期处理也能吃得消。 但徐帆不行,他曾委托米拉麦克斯公司帮询问了一下,最便宜的一家愿意接单的美国特效公司也开出了五十万美元的价格,相当于四百四十万港币。这是什么概念,要知道徐帆的电影从拍摄至今加上一群演员的加盟费,拍摄成本也不过三百七十多万港币,仍被他控制在四百万以下。 国外公司要价太高,这也是徐帆愿意主动跟新视觉联系,想看看有没有回旋余地的原因。 怎么办? 现在摆在徐帆面前的只有三条路,第一,耐心的等待一个月。等徐克的电影上映后,跟他错开档期没了竞争,相信到时候新视觉应该会接单为他的电影完成后期处理。毕竟徐克怎么说都是导演圈里的前辈了,不可能做得太过让人背后说三道四。可是徐帆却不愿意接受这种妥协,倒不是他低不起头,而是对于他而言,时间比一切都重要。他现在正在为今年将要发生的一件事情筹钱呢,在那之前他能筹到的钱越多,事后能够得到的回报也就越大。所以,时间是他现在最不愿意浪费的东西。 但是向国外的特效公司低头也不是他甘愿的事情,他的电影需要进行特效处理的就那么两三个镜头,加一起还不到三十秒钟。可就是这三十秒钟,要他多掏几百万。曙光公司新立,无论是搭建公司框架还是招聘人才、签约艺人、购置专业设备等,都需要大笔的钱往外扔,他可没有那么多钱拿去穷烧! 那么剩下的就只有第三个选择了,放弃对电影质量的苛刻要求,找一家本地工作室完成几个特效镜头的处理。 在电影成本跟质量上做出一些妥协。 靠坐在汽车内安静思考了一阵,太阳的炙烤下宛若蒸笼一般的车内高温让徐帆一会功夫额头上便布满了汗珠,才想起来忘了打开空调。 思考了一阵后,徐帆心里有了决定之后,便发动了汽车,往东九龙的一家名声不显的菜馆赶去。 今天,他还有一场预约,要跟一位很有性格的年轻代导演见面,谈一笔投资顺便看看能不能为如今麾下只有他这么一个导演兼编辑的曙光公司挖来一员战将。 跟他约定的时间是十二点,不过因为没见到施南生,徐帆十点才刚过了半,他就到了那家位于东九龙的饭馆里。 这是一家从外面看来很普通的店,规模也不大,只有两层独立小楼,地点是那个人挑选的,据他在电话里自己的解释,香港至少有九家店会做‘佛跳墙’,但唯独这一家最有味道。他是个吃客,也是这家店的老顾客了。徐帆虽然不是个吃客,但追求美食几乎是人之本性,所以直接应了下来。 将车停在了附近,徐帆步行了一段路才到了名为‘聚香楼’的饭馆。 “先生,请问您几位!”尽管还没到用餐时间,不过这间从外面看去很一般的饭馆内包间已经满了,好在那人提前订了包间,倒是为他省了不少功夫。 “带我去鹤之间,我是邱生的朋友。我们之前已经订过包间了!” 屋内装潢不错,徐帆一边向四周打量着,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他。这装潢谈不上多富贵华丽,却有种温馨、中庸的感觉。怎么说呢,加上饭店内拜访的一些神位跟神像画,就算是他这种对宗教不太涉猎的人,都能从这布局中感觉到设计者的一些喜好。看来是出自一位喜好黄老之说的设计师之手。 “好的,您请跟我来!” 一个服务员去柜台那边查看了一下,发现鹤之间的确被一位邱姓男子包下,立刻便回来引领他过去。 “给我来一壶茶,加一点水果甜点,我等人!” “好的,您请稍等!” 服务员将他引领到房间内之后,很快就离开了。鹤之间在角落里,似乎这是娱乐圈中的习惯了,大家去酒店、饭馆吃饭的时候,都喜欢在角落里挑个包间,明星也是人,没人喜欢一天二十四小时被暴露在大众的目光下。 只是随意扫了几眼包间内的装潢,跟他有约的人不清楚什么时候能到,干脆无聊的掏出了之前买的那份《东方日报》翻看了起来。 重生眼看小半年了,徐帆对于这个时代已经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别的不说,只在香港有关他跟他的电影公司的新闻便有几条出现在《东方日报》上。 财经版面第二页下角报道‘新鸿基地产’公司投资四十万赞助他的新电影《逃出立方体》。赞助说得好听,其实就是广告植入费了,这自然是公司公关部经理林小西的功劳。尽管没能达到他要的五十万广告植入费的价格,却也不算少了。据说拍下这个提案的还是恒基地产的太子爷李家诚,他现在正在其父李兆基的好友郭氏兄弟的新鸿基地产公司实习。 这位半工半读的太子爷经常往来香港、加拿大跟美国之间,对于徐帆的电影现在在美国的影响力知道一些,在林小西前往新鸿基地产公司游说广告的时候,时任市场部经理助理的他直接跟董事长通了电话,希望郭氏兄弟能够应下这笔广告植入费。可以说,能拉到这笔赞助,新鸿基地产多少都是看的李太子的面子。 过两天徐帆还要把林俊贤他们重新召集起来设计一段广告,根据林小西和李家诚的谈判,‘新鸿基地产公司’的四十万广告植入费,将换得一个不低于十五秒的宣传广告。 财经跟娱乐版都有些有关‘曙光电影公司’的报道,昔日的德宝总裁出山,曙光这段时间又在招兵买马、大肆扩张中,香港现在很多媒体报纸都在猜测曙光的幕后背景。岑建勋应付起来倒也得心应手,只是说话半遮半掩的将幕后投资资本引向了‘台资’,很多媒体都相信了。 香港本地富豪跟银行资本更青睐地产跟金融行业,影视圈就好像是后娘养的一样,没见到香港本地资本往娱乐圈投了多少钱。自八十年代以来香港影视圈里反而一直都有不低于五十亿台币的资本在运作,岑建勋的解释倒也没有多少人怀疑。毕竟不是上市公司,有些资料曙光如果不愿意对外公布,外界是很难知道的。 前面的报纸很快看完了,翻到娱乐版眉头微微皱起的徐帆一目十行看得很快,因为现在香港娱乐圈里最大的新闻就是因他而起的‘徐周黎三角恋情’了。当看到黎明在接受壹周刊记者采访时冷漠的宣称他跟周海媚不熟时,徐帆搁下报纸沉默不语,看来还是给周海媚惹了麻烦。 黎周恋他是知道的,作为一个男人,而且这件事情还是因他而起,他觉得有必要挑个时间约请黎明,大家见个面吃个饭,把事情挑明了就没什么了。当然,这个念头才刚出来就被他挥散了。 抱都抱了,哪有那么容易解释清楚的。 男人在感情上的‘小心眼’,黎明这样的大明星恐怕也无法躲开。无论如何,这一次他可能真给周海媚带来不小的麻烦。 娱乐版上,也详细的报道了蔡子明被刺案。香港警方已经传讯了李连杰,毕竟蔡子明是他的经纪人。有人向警方透露,称蔡子明曾帮李连杰摆平了一桩‘经济纠纷’,可能牵扯到数百万之巨。警方怀疑蔡子明被刺与此有关,因此将他请进局子里询问。 往下,娱乐版里尽是些八卦新闻。除了报道刘德华投资拍摄的‘暗战’已完成后期剪辑,可能将在月底或者下月初上映的消息让他想起自己已经许久都没跟刘德华联系外。其余的一些报道大都是些无聊的明星绯闻跟八卦。 逐渐没了看报的兴趣,刚巧报纸也翻到了娱乐版的最后一页。打了个哈欠,拿起桌上一块新送来的冰西瓜咬了一口的徐帆突然间愣住了,任由嘴里那冰凉不断的冲击他的牙齿跟口腔神经。 “徐克台湾宣传新作,被拍与神秘女子十指相扣,街头拥吻!” “神秘女子被曝光,徐克夜会叶倩文,两人相拥共入‘富豪酒店’!” “大曝光,《豪门夜宴》剧组知情人士透露,徐克依恋叶倩文,与徐太分居已逾半年!” 快速看完一整版面的报道,徐帆合上了报纸若有所思。他记得九十年代好像徐克还真因为一次外遇跟施南生离婚几年,只不过后来又重新复婚。难道徐克跟施南生这对黄金情侣,就是这个时候闹的第一次离婚? 看来这一次没能见到施南生倒不是她刻意所为,而是真有急事以至于不得不违约赴台。 “看来以后要找伴侣,真不能在娱乐圈里挑选!连徐克跟施南生这样的黄金情侣都闹离婚了,这娱乐圈的诱惑,还真不少!” 揉了揉太阳穴,他已经没有了看报的兴趣。想起娱乐圈里多不可数的劈腿跟门事件,徐帆一边无聊的拿着冰西瓜解渴,一边暗自琢磨,自己以后是不是也要找个娱乐圈外的伴侣呢? 娱乐圈可不是个干净的地方,想洁身自好能过一辈子的情侣,不容易! 无聊的等待中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一眨眼的功夫,半个多小时就过去了。当包间内的时钟指针指向了十一点十分时,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径直停在了鹤之间的包间外。 接着传来两声敲门声,还没等到他回应,一个身影推门而入。 “呵呵,我还以为我来得已经很早了,没想到徐生来得更早。你好徐生,我是邱礼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