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投资《八仙饭店》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十八章 投资《八仙饭店》

来人年龄并不大,估摸也就三十来岁的样子。留着一头很文艺的长发,可能是为了跟他见面时留个好印象吧,他将头发扎了起来,看上去倒是清爽了不少。 此人正是邱礼涛,香港一众导演中前世徐帆最喜欢也是最敬佩的一位。前一世徐帆没有跟他有过任何合作的机会,倒是没想到重生后反而有了这个机会。 “邱生,你好!” 笑了笑,徐帆将报纸收了起来,“不久前孙总监跟我提到,说邱生跟他询问我们公司的情况,可真是把我吓了一跳。我很好奇,邱生那么喜欢电影,为什么不自己弄一家公司。相信以你的身份跟背景,何愁拉不到投资商!” 说起这邱礼涛,这可真是一个个性的人。他出身豪富家庭,父亲曾是香港九龙运输业总商会的主席,家族资产没有一亿,千万还是有的。然而出身豪富家庭,邱礼涛却没有半点富豪子弟的纨绔本色,数年来没有借助任何外力在香港影视圈里闯出了偌大一片天地,让人不得不佩服。 徐帆之所以重生前对他尤为推崇,不仅是因为他的为人,此君在后世更是号称“香港最后一位b级片导演”,在香港电影死亡十数年后,依旧在苦苦坚守港片最后一点尊严,让人佩服。 “家大是非多,我兄弟姐妹六个,维持现在的关系不容易!” 邱礼涛坦言一句,从容坐下,多看了徐帆几眼脸上也有些不可思议,叹道:“外界都在传徐生一部电影赚了别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我初时还有些不服气,小瞧天下英杰。没想到这次跟曙光一番接触,反而见面跟联系之人竟是徐生。” 见徐帆微笑推过瓜果盘,他道了声谢,拿起一片咬了一口冰凉的西瓜,“现在看来,外界传言曙光电影是台湾佬投资,消息多半并不属实!” “也非并不属实,一个偌大的公司光靠我本人,肯定是支撑不起来的。曙光我投资了一部分,的确有来自台湾的资本注资!”财不外露的道理他还是懂的,回归前是香港最混乱的几年,犯罪从出不穷。徐帆也的确有必要低调一些。 邱礼涛倒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他本身便是出身豪富家庭,徐帆取得的成就在他看来虽然让人敬佩,却不是今天他们会面的主因。 唤来服务员,他主动点了些‘聚香楼’的特色菜之后,才重新落座,道:“徐生是第一次过来,今天这顿饭便我做主,挑几个本店的特色吧。” “请,这里我倒还真是第一次来,倒不知道这‘聚香楼’跟古来之‘聚春园’有什么关系?”都是靠做佛跳墙闻名,难怪他会多想一些。 邱礼涛赞道:“徐生果然见多识广,这‘聚香楼’老板本家姓付,据说祖上乃是聚春园老板郑春发的隔代徒弟。这一代掌勺师傅曾给印尼总统苏加诺当了十七年的厨师,现在除了一些熟客外,已经很少亲自掌勺了。” 徐帆肃然起敬,没想到这么一家名声不显的小菜馆里还有这么深远的历史。旋即心里叹了口气,那十年不知道让多少人对大陆失望,多少人才出走海外。 菜要弄好还要一段时间,两人用了些瓜果聊了会天之后也逐渐放开了。邱礼涛从带来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个剧本,递到他面前,道:“我跟孙生很熟,想必他也就新电影的事情跟徐生透露一些。我最近弄了剧本,一直想拍成电影。徐生有没有兴趣,投资一笔?” 剧本推到徐帆面前,他倒也没记着翻看,因为封皮上的名字已经勾起了他的回忆——《八仙饭店》,原来是它! 有些恍然大悟的感觉,错不了了。邱礼涛豪富家庭出身,早年进入影视圈打拼,一晃经年过去虽也导演了几部电影,只是此时已经名声不显。这部《八仙饭店》历史上应该是他的成名作,不但一举让他跻身香港票房千万导演行列,也捧红了黄秋生让他斩获‘金像奖最佳男主角’。没想到他来见自己,竟然是要自己投资这部电影。 投资,肯定要投资! 这可是部卖座的b级片,据说当年拍摄成本才两三百万港币,票房仅在香港就有一千五百万之巨,端是一部卖座电影。 “怎么,徐生不看看剧本?”邱礼涛见他压下了剧本,没有翻看的意思。眉头微皱,询问道。 徐帆:“这八仙饭店我有些耳熟,该不会是几年前澳门那一状灭门惨案吧?”他故意不看剧本便答,故作能力。 邱礼涛果然吃了一惊,叹道:“徐生了不得,只看一个名字便能猜到许多,佩服!” 虽然面上有些紧张,不过却坦然承认了,“不错,这部作品正是根据几年前澳门的灭门惨案改编。这几年香港大片倍出,一来没钱拍摄大制作,二来我反而感觉不少观众更追求惊险、刺激。当然,徐生的《死亡游戏》也给了我不少启发。几年前我就想过改编这个案子,只是一直未动笔,直到今年三月才翻找了当年的一些档案记录,才跟老友罗锦辉一起,完成了这个剧本!” 他的话有些拍马的嫌疑,不过徐帆听着也舒服。笑了笑,“邱生的执导经验在我之上,该我说佩服才是。这个案件我是十分看好的,如果邱生真要拍摄成电影,投资我是愿意的。剧本我先留下可以吧?我看东西比较慢,这个剧本恐怕要一天才能看完!” 剧本虽然只有薄薄的七八章纸,目测字数也在一两万上下。他要回去研磨一下电影的设定跟亮点什么的,仔细看下来一天时间都有些勉强了。 邱礼涛脸上好看了一些,点了点头。 “那么我们来谈一些合作的事情吧,邱生准备怎么拍这部电影?如何合作?需要多少投资?电影版权归属?” 十指交叉,徐帆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倒也有几分投资商的气质。 “这部电影我喜欢自己执导,投资资金我需要四百万,因为电影里的主角需要一位精通演艺的老戏骨,我看中了黄秋生。”邱礼涛瞟了他一眼,苦笑道:“去年黄秋生的身价才10多万,今年突然暴增到了50万,足足翻了五倍。徐生,现在香港不知道多少小剧组要骂你了!” “呵呵!”徐帆失声笑了笑,确实是他的功劳了。《死亡游戏》现在在整个东南亚及日美等国热卖,黄秋生这个‘变态杀手’形象深入人心。他是老戏骨,其实演技早就够提升自己的身价了,只不过一直都没有一部如《死亡游戏》一样知名的电影让他获得跟自己演技同等的名气。 刘青云、吴镇宇、徐锦江也是一样,三人身价都实现了暴增。就连在电影中惊艳出场,只有几个小镜头的‘温碧霞’,都靠着跟医生的‘外遇’身价一跃提升到35万,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是他的功劳。 不过四百万的投资可不少,他沉吟了片刻,摇头:“四百万的投资太高了!” 邱礼涛心里一紧,这部剧本看过的公司已经有几家了,心动的有不少,但最终都回绝了。就是因为他的电影成本太高了。《八仙饭店》毫无疑问将是一部b级片,过去香港根据真实案件改编的一些电影,根本没有成本过两百万的,投资一般都在百万上下。他一开口就要四百万的投资,而且还要自己做导演,一般人谁能答应? 这剧本被他跟罗锦辉创作出来也有段时间了,到目前为止跟他接触过的电影公司里,只有李修贤的万能公司愿意投资,但是给出的投资成本只有两百万,而且他邱礼涛只能做副导演,主导演必须给李修贤。而答应万能公司的唯一好处,那就是李修贤愿意出任电影主演角色,不要片酬只要3%的票房分红。无疑,可以省了一笔钱。 “徐生,四百万的投资并不高,这部电影我准备的很足,如果徐生愿意投资,我跟老罗商量下,导演跟编剧身价,我们俩只拿20万,而且还是电影拍摄完成后再算。版权归曙光公司、发行也归曙光公司如何?我们只要本港10%的票房分红!海外发行都可以交给曙光!” 邱礼涛率先亮出了自己的底牌,倒不是他沉不住气。他是个聪明人,尽管自己比徐帆多拍了几部电影,但一直都是作为副导演跟监制,真正做制片人还一次都没有。而且是他在主动拉投资,底气本就不足。 为什么那么多人相当导演,因为导演的身价或许不高,但是绝大多数导演都可以吃到票房分红。一成的本港纯票房分红说高不高,说低也不低。 徐克去年为嘉禾拍摄的《黄飞鸿之壮志凌云》,他的身价三百万,电影上映后还能拿到香港15%的纯票房分红,一部电影便小赚了四五百万。今年他为嘉禾拍摄的《黄飞鸿之男儿当自强》,加盟费虽然降低到两百六十万,但本港票房分红却增加到了25%的上限。如果电影票房过三千万,这部电影他仅执导便能赚到六百多万。 徐帆思考一阵,道:“四百万的投资在香港不算小数字,公司高层商量下。原则上,如果剧本没有问题,投资在300万上下,我都可以做主拍定的。当然,如果是我们公司自己的导演,就更简单了!” 邱礼涛失声一笑,听懂了他的话。 “暂时我可能不行,我跟其他电影公司还有一部部头约没完成。不过我回去跟老罗问问,他挺喜欢写写画画的,比较擅长剧本创作。只要曙光的待遇不错,条件也别太苛刻,应该能签下来!” “如此就最好了,这样吧,邱生。今天回去我会尽快把剧本看完,你们回去也商量下。改编电影成本太高就压缩了利润,如果你们愿意让一步,把成本降低到三百万左右,大家都好商量。导演方面,如果邱生要自己执导我们可以接受,但希望剧组让出制片跟监制,当然,我们只对电影的财务进行监督,电影的拍摄仍以邱生的意志为主。” “这我还要考虑一下!” “没问题!” 两人谈判接近尾声,这时候聚香楼也做好了美食。一道道菜肴果然是色香味俱全,尤其那道“佛跳墙”更是堪称无敌海景,吃得徐帆赞不绝口,一时间倒也忘记了新视觉给他带来的些许不快。

下一篇   第十九章 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