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确定上映时间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二十一章 确定上映时间

4月24日上午,奔达中心曙光电影制作公司内,此时为了配合徐帆的新电影《逃出立方体》宣传跟上映,一个公司会议正在召开中。 曙光总裁岑建勋,新招募的发行部经理李大力、制片部经理邓贤,还有几个之前徐帆见过面的老人广告部主管王达、公关部经理林小西、监制部总监孙广臣、财务部经理魏大志赫然齐聚一堂。 岑建勋已经跟一家小型的录像带灌制工厂谈妥了收购,收购价格比徐帆之前打听的价钱偏高一些,约莫320多万港币,不过产能也更高,拥有月制1700多份录像带的能力。而且设备都还算比较新,是八八年底新建的工厂。如果不是香港这几年黑社会的大举入侵导致录像带市场,盗版横行削减了录像带的利润,原老板是根本不会轻易把这份产业低价卖了去炒房的。 曙光也收购了一家小型印刷公司,付出了600多万的代价。这一家印刷公司拥有一个中等规模的印刷厂,同时在整个香港地区都拥有较为完善的销售网络,这也是岑建勋不愿意收购而徐帆强行通过的原因。借助这家印刷公司的销售网路,日后公司发行的录像带跟图书可以很轻松的摆在香港各地的书店、商场跟录像带店内,光是这一个较为完善的销售网络,就不是一天两天能弄成的。 因为录像带厂跟印刷公司那边都还没有招聘到合适的管理层,所以今天的会议没有来自录像带厂跟印刷公司那边的高层参加。 诸位依次入席,徐帆坐在会议桌最上面的中间位置,看着手中的文件。《逃出立方体》拍摄阶段结束,财务部那边已经完成了一份详细的有关《逃出立方体》这部电影的花销。 看得出来,魏大志做得很认真。这一份财务报表不但详细的记下了立方体的场景建设费、道具的设计跟剧组电费、演员的片酬、剧组人员的薪金、摄影器材的租赁费用、购买胶片的费用,就连剧组的午餐花费、剧组的车水补贴,广告赞助等等都详细的记录了下来。 徐帆认真的每一笔都仔细看去,截止到目前为止,他的剧组总花费已经有382万港币,比他自己统计的370万高了不少,已经接近400万制作费了。而这些还不包括请音乐才子黄霑代为制作背景音乐的费用跟后期的特效处理及剪辑。如果再算上广告宣传的费用,则他的这一部电影成本最少也将达到600万之巨。 600万的预计成本已经比他之前计算的400万高出了50%,可见他的糟糕财政控制能力。这其中因为几位演员的临时无法加盟,光是他提薪邀请其他演员,就比之前计划的多花去了60万之巨。而且拍摄周期也比之前计划的晚了小半个月的时间,以至于新电影现在的档期也出现了问题。 徐帆之前曾经跟金公主有过默契,金公主承诺如果他的电影在五月前能制作完成并上映,根据他们上一次的良好合作,伍兆灿可以为他们腾出最好的电影院跟最佳的上映时间。如果他的电影晚一些才能拍摄完成,那么,等待他的就是金公主那边一些比较差的影院上映了。 今年金公主投资千万在吴宇森身上,《辣手神探》这部电影过半的投资都是来自金公主院线。而《辣手神探》将在5月16号登陆银屏,金公主的最优质资源自然是向自家投资的电影上倾斜,位置环境最好、最大的影院自然是要给《辣手神探》的。 《逃出立方体》的后期制作加特效处理约莫需要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如果是为了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他们可能留出更多的时间来进行宣传。但无论如何,五月中下旬电影都能完成上映之前的全部准备工作。到时候《逃出立方体》就要直面撞上金公主投资的《辣手神探》,双方成了竞争关系,徐帆很难从金公主拿到一流的院线资源。 香港可不同于美国,美国地域广阔,一部电影从制作完成后开始宣传到再到上映,可能要小半年甚至更久的时间。而香港本埠只有弹丸大小的一座城市,效率要多低半个月一个月的还不能在这座城市产生影响。这也是为什么香港电影的从制作完成到上映的效率比美国电影高得多的一个原因。 在香港像是王晶那样的快刀手,半年的时间里足够他拍摄两部电影甚至完成上映了。 认真的看完财政报表,徐帆眉头皱了一阵,发现会议室内寂静无声,大家都在等待他先开头。 将财务报表放到会议桌上,徐帆道:“没想到电影的花销超出了这么多,看来财政控制上我欠缺的还很多。以后公司拍摄跟投资的每一部电影,财务部都要拍一个代表过去,一来可以帮忙控制成本,二来如果导演跟制片那边需要增加经费,我们也能第一时间知道!这么说吧,《逃出立方体》这部电影的拍摄已经完成,现在的任务很重,既要完成后期剪辑,还要做好宣传工作,这一块广告部要挑起责任。” 王达点了点头,“这一点岑总已经指示过了,广告部将获得一百万的宣传费,用于在电视台跟媒体上进行宣传。我们跟市中心的几所大型商城跟写字楼接触过,决定放弃城中醒目地点的广告牌宣传,以最便宜的一个单位,一个月就需要68万,对于我们而言,这种高成本的宣传方式肯定是不合适的。广告部设计的宣传海报,目前已经完成两版,我都拿去给岑总看过了!” 岑建勋的狮子头依旧十分醒目,“宣传海报没问题,不过一百万的广告费,我不赞成在电视台跟媒体上进行宣传。以tvb为例,一个黄金档一分四十秒的宣传广告,每天就要25000。” “这确实是个问题!”沉吟片刻,徐帆承认在电视台跟媒体上进行宣传对于现阶段的曙光而言未免太奢侈了。因为公司铺开的摊子太大,想面面俱到区区五六千万的投资根本见不到水漂。 看了看王达,徐帆道:“这样吧,我们放弃在电视台跟繁华地段广告牌上做广告,改由在社区广告栏、地铁站跟巴士上宣传,辅之以报纸媒体。岑总前几天不是帮我约了《东方日报》做一期访谈节目吗,尽快帮我安排下吧,宣传上我们要跟进了!” “只要你这边没问题,《东方日报》那里我随时可以给电话!”岑建勋点了头,“公司几个主演,可以炒作一下,比如你身上现在就有几桩新闻,可以拿来炒一炒!还有新视觉那边,我会安排放出一些风声!” 到底是影视圈的老人了,岑建勋对于炒作话题倒是得心应手。不过却给徐帆止住了,“我会配合宣传的,不过新视觉那边先不要动。我跟先涛公司约好了明天过去商谈,具体等到我见到他们的技术再说吧!” “这样也好,稳重一点!” “公关部那边也要辛苦些,我们跟金公主那边欠缺一些合作默契。他们为我们安排的电影上映档期是五月初,如果按照他们的计划排片,我们这边电影后期制作跟宣传会很紧张。而且,五月初上映对我们电影很不利。看看今年五月的大片排片情况吧,5月5日,永高院线上映永盛公司的《逃学威龙2》;5月9日,新宝院线上映天幕公司制作的《暗战》;5月16日,嘉禾院线上映《黄飞鸿之男儿当自强》;同一天,金公主院线上映《辣手神探》。我们的电影《逃出立方体》虽然不惧挑战,但也没必要跟他们整个头破血流的,最好争取一个最佳上映时间!” 今年三月初《鹿鼎记》开拍记者会上,这两年风头最盛的导演王晶在电影还没开拍之前便傲然宣传,《鹿鼎记》将在七月暑假档上映。为了避开金庸+王晶+周星驰的黄金组合,嘉禾、徐克、天幕、金公主等都默契的选择了将电影时间定在五月,留出了一个六月作为缓和时间,以免撞上了王胖子的《鹿鼎记》两部曲。 这世界上聪明人很多,可有时候要是太聪明了也容易撞车。毫无疑问,今年的香港五月票房就是因为聪明人太多撞车了,而且撞得还很厉害! 结果,今年的五月票房堪称死亡五月。《逃学威龙2》、《暗战》、《黄飞鸿之男儿当自强》、《辣手神探》,四部将上映的电影投资都在两千万以上,都是群星云集的上佳之作,到时候为了票房,五部电影势必将进行一场殊死之战。 这么豪华的阵容,徐帆自己看着都皱眉。 林小西嫣然一笑,“徐董,金公主那边岑总已经吩咐我们公关部拜访过了。档期金公主方面提到可以调整,但是他们为我们调整的上映时间是6月14日,首映影院是37家!岑总对这个结果不满意,已经转而要我们跟新宝院线碰面了” “林经理说的没错,我很了解王晶这个人。他拍电影的速度很快,如果我们选择六月中旬上映,可能将直面《鹿鼎记》的竞争,这对于我们公司很不利!”岑建勋打断了林小西的话,直接接话冲着徐帆说的直白。他对徐帆的新电影信心不足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作为一个电影人,没人比他更了解金庸+王晶+周星驰代表着什么。 “金生的小说《鹿鼎记》在香港很好卖,几十年的老书友到处都是。王晶是香港最成功的商业片导演,没人比他更了解观众喜欢什么。周星驰是香港最好的喜剧演员之一,不,现在恐怕就是许氏兄弟跟成龙都难敌他的喜剧魅力。这三者集合在一起绝不是1+1+1这么简单!《鹿鼎记》的票房我担心会出现《家有喜事》那种爆发!” 岑建勋说得直白,徐帆也当没听见。对付岑建勋这样在电影圈干了小半辈子的人,一切只能靠成绩来折服他。等这部新电影的成绩出来之后,相信他会做出选择的。 “确实,这部电影王晶只要能拿出平时一半的功力,有金老的招牌还有周星驰的演技,票房过三千万很轻松!”徐帆坦然承认了自己现在对上王晶信心也不是很足,“新宝那边的意思呢?” 岑建勋道:“新宝那边的条件还行,大片待遇,首映25家影院,以后每天都会增加直到新宝37家影院全部上映为止。首映时间也很不错,5月25日,让我们避开了跟《逃学威龙2》、《暗战》前两周的直接竞争,主要对手只剩下《黄飞鸿》跟《辣手神探》两家!” 新宝院线比起金公主要少了不少,不过过半的院线都是近两年收购翻新或扩建的,基本上都是五百座跟八百座,电影院内的环境也比金公主要好一些。这也是为什么新宝比金公主他们赚钱的一个原因。 “这个条件已经很不错了!”似乎怕他对新宝不太了解,岑建勋又提醒了一下,“新宝的影院普遍比金公主要大!” “嗯!”徐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岑建勋曾是德宝院线的总裁,他既然开了口,定然不会无的放矢。 “就选择新宝院线吧,永盛很明显是想靠两部《鹿鼎记》像去年一样冲击暑期档。我们应该谨慎一点以免跟《鹿鼎记》撞上票房有损!”随着他的开口,基本上确定了电影将在5月25日上映。 “发行上就拜托李经理了!”曙光已经搭建起了发行部门,虽然目前只具备港澳地区的发行能力,不过台湾那边有蔡松林的学者公司在,而且暂时公司也没那个实力进军外埠发行。 “发行部已经跟澳门那边的院线在接触,还有一些香港的一些中小影院跟私人院线。我们现在已经联系了十几家电影院,就差签合约了!”李大力轻轻点头,这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许是因为之前是跟书籍打交道的,谈吐十分文雅,有股书生气质。他曾经是贝塔斯曼香港分公司的发行部经理,对于渠道跟发行这一块有些经验。虽然是第一次接触电影,不过有岑建勋在指点,倒是省去了徐帆事事尽心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