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采访(第一更)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二十二章 采访(第一更)

召开了公司会议,议定了新电影的上映时间跟广告宣传之后,徐帆一门心思的投入了后期制作之中。 有刘德华拍胸膛的保证,徐帆带着几分将信将疑,第二天前往位于观塘工业区某栋七十年代末香港制造业最兴盛时期建立的写字楼,先涛公司现在就位于那里。 九十年代初的先涛公司还没成长起来,朱家兄弟虽然也算富豪阶层,但充其量兄弟俩加一起也就一两千万的身家。这其中多半还都是来自弟弟朱家鼎的广告公司,哥哥也就是先涛公司的老总朱家欣折腾了一个特效公司已经把一点家底都给赔了进去。也亏了他不是一般人,否则一晃经年投入数百万完全看不到回头钱,任谁都要放弃的。 很不巧,刘德华帮忙跟红姑联系,为他搭上‘先涛公司’线的时候,先涛公司老总朱家欣去了台湾,结果这一天一直都是他的弟弟朱家鼎陪着徐帆在公司总部转转逛逛。 如果说《星球大战》的成功让全世界知道了‘电影特效’这个概念。那么前几年香港徐克拍摄的《倩女幽魂》系列的成功可以说是让朱家欣看到了未来的一角,他敏锐的察觉到了未来电影特效大有可为,萌发了做电影特效的想法。几年的辛苦耕耘,‘先涛公司’因为资本的不充足步履维艰,甚至只能靠给人制作宣传广告为生。 然而去年的一部大量应用了特效处理的电影《黄飞鸿之壮志凌云》,在亚洲掀起了一场火热风暴,大卖了过亿的票房。徐克的新视觉在沉寂了一段时间后,仅靠《黄飞鸿》的特效就大赚了四百多万之巨,几乎相当于大半个先涛公司的价值了。 朱家欣也发了狠,他认为自己稳步的发展还是慢了些,干脆跟弟弟朱家鼎借了些钱购买了一批新设备,还从台湾高薪挖了一些特效人才。只是这些他认为还不够,所以现在动身前往台湾,希望能够拉来些资本投资。 徐帆看了一些先涛公司处理过的短片,总体比较满意。怎么说呢,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台湾那边的几个特效人员经朱家鼎的介绍他也有些了解,原来是曾经为朱延平的电影《游侠儿》做过特效处理的好手,虽然技术在他看来稍微有些落伍,但在这个时代的港台地区还是一流的,比之新视觉差距有限。 这是好事,因为是第一次接电影公司的单子,朱家鼎做主他的电影三个特效镜头处理只收四十万港币,要价比新视觉便宜了一半,徐帆也就乐得跟他们约好,由‘先涛数码企画有限公司’代为处理几个特效镜头。 谈成了特效处理后,压在徐帆心头的一块大石总算消失了。剪辑那边,麦子善还是比较注重自己的金字招牌,倒也没有出现他担心的小动作,电影剪辑在他的参与之中快速的进行着。冲印岑建勋联络了‘天工彩色冲印有限公司’,这一家专职电影冲印的公司诞生于八十年代初,在香港还是很有实力了。 有了公司帮忙之后,除了督促下电影的剪辑,已经彻底从后期制作中脱开了身的徐帆一身轻松。往后的几天里一直都跟王达在一起,根据他的构想,除了之前广告部设计的两版海报外,又按照他的构思,为每一位主演设计了一张囚徒照海报。公关部也开始联络九龙巴士跟地铁站那边,商议进行广告宣传的合作。 4月27日,曾志伟拨通了徐帆的电话,通知他他的新电影公司,电影人电影制作公司(简称ufo)将在4月的最后一天也就是30号宣布成立,希望到时候他能前来捧场。 他自然是爽快答应了到时候一定捧场,曾志伟此人除了一张大嘴巴外,为人是十分值得钦佩的。不但特别有才而且为人豪爽,之前徐帆还不出名的时候他就多有照顾,这个面子他肯定是要给的。 另一边岑建勋也为他联络了《东方日报》,作为《东方日报》帮忙报道他的新电影上映广告的回报,徐帆在曙光电影公司给了他们一期访谈。 访谈时间安排28日下午,《东方日报》接到了岑建勋的通知后,立刻派出了包括娱乐版主编跟几个采访记者在内的豪华七人阵容,抵达了奔达中心。 岑建勋名义上是公司的总裁,趁机为曙光电影公司做了个宣传,带着他们在已经拥有超过一百多人的办公室内转了一圈,任由他们拍摄了一些照片。 《东方日报》的娱乐版主编名叫于杭,戴着副眼睛看上去很有几分文人气息,此人能以33岁的年轻跻身香港最大报纸之一的《东方日报》娱乐版主编自然不简单。在岑建勋的带领下,在曙光电影公司内转了一圈后,他倒是没记着采访徐帆,反而目光在徐帆跟岑建勋身上来回转了一阵,突然问道:“岑生,请问徐生现在在曙光公司内是什么身份!” 好一个老练毒辣的主编! 徐帆心中一紧,这个问题可不容易回答。他名义上是天幕公司的人,但是在年初接受亚视访谈时被询问到新电影时,因为事先没有跟华仔通气,所以当时两人的表现一直被外界猜测,他的新电影或许是独立投资或者避开天幕。 现在不少媒体都对他在新电影中的投资多少感兴趣,只能说是他的第一部电影实在太成功了。一百万港币的投资以小搏大创造了两亿多港币的全球票房。这么高的起点,现在很多人都在猜测,他的第二部电影能取得什么成绩!更多的人在关注,第二部电影是不是他独家投资。 于杭这个问题问得十分刁钻,既是在怀疑他现在在曙光的身份,也不乏打听新电影投资情况。 倒是岑建勋丝毫没有犹豫,直接回答:“帆仔现在应该算是我们公司的首席导演吧,去年德宝公司停业之后,我总结了很多经验,觉得一个电影公司不能没有自己的导演,每拍一部电影都要对外邀请导演不但档期很难错开,也不利于公司发展。我跟华仔是老朋友了,以前也合作过几次。现在跟他商量把帆仔借来帮我们拍几部电影,助公司渡过新建之初!” 于杭又问:“听闻贵公司有台湾资本,岑生,能跟我们介绍一下公司的股本成份吗?曙光虽然才刚成立,但是有您这样的前辈,这一个月来在业界也是多有大动作,现在业界有很多人都对曙光很关注!” 岑建勋看了眼徐帆,道:“香港本地资本对我影界并不青睐,哪一家电影公司没有台湾注资?曙光现在的股本情况我不便透露太多,不过于主编真那么好奇,我可以告诉你大致分为四部分,分别为台湾资本、天幕投资、我本人投资以及帆仔投资!” 这个问题他们之前已经商量过了,可以含糊的向外界透露一些。 岑建勋对于公司现在的发展也有些心动,虽然他还没有向公司投资,但徐帆跟刘德华、蔡松林等都承诺,各自为他留出部分股份,随时欢迎他这位在娱乐圈里有巨大影响力的昔日大亨注资‘曙光’。 于杭闻言眼睛一亮,看向徐帆,“想不到天幕公司跟徐生也投资了曙光电影,难道华仔是准备放弃了天幕公司吗?” 徐帆耸了耸肩,“其实曙光电影的成立是岑总牵的头,他总结了一些德宝公司停业的经验,有心再为香港电影奋斗二十年,所以邀请蔡生、华哥他们一起投资,我上部电影赚了一些,也被他们顺道邀请了。华哥的天幕现在还在不断的发展壮大,哪里需要放弃了。只不过我看了岑总的公司发展纲要,曙光未来的拍片风格是偏西方化,主打b级片跟cult片,大制作的电影会有但不会太多,跟天幕的本港化发展是截然不同的另一条路,算是一种尝试啦!” 他知道现在香港很多人都在盯着他,有不少黑社会‘请不动’徐克、陈嘉上、王晶那样有大影响力跟社会地位的王牌导演拍电影。却因为他的第一部电影的成绩,对‘邀请’他这个新人拍片洗.钱有兴趣。但身边来了一批内地招募的退伍兵,徐帆多少也有些底气了。从来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是该逐渐向外界透露一点风声了。 于杭还要提问,不过岑建勋咳嗽一声,道:“帆仔,准备的如何?如果没什么问题,可以接受采访了!” 于杭也算识趣,闻言收声。之前岑建勋已经放出了公司的股本这一重量级的消息,虽然不知道他们四个人的公司控股情况,不过仅仅能得到徐帆投资曙光公司这一条,他们今天就没白来。他已经可以想象当明天报纸报答这一消息后大卖的情况,赚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