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开炮(第二更)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二十三章 开炮(第二更)

《东方日报》对于这篇专访很重视,甚至派出了娱乐版的王牌记者,一个叫做温馨的年轻美女记者。 于杭将温馨拉到一旁,又交代了几句之后,专访在曙光的接待室内正式开始。 这篇专访重点在于《逃出立方体》,因此温馨一上来就询问道:“徐生,两月前你在接受亚记采访时,曾提到新电影将邀请‘明仔’跟台湾玉女陈德容加盟,为什么现在曝光的剧照跟电影资料上,主演赫然变成了‘靓俊’跟‘海味’?有人说你对‘明仔’要求的高身价不满意,所以临时替换了人。至于陈德容,《yes!》杂志上赫然曾登出,陈德容之所以失去了主演资格,是因为无法接受一些潜规则?” 好一个《东方日报》,果然香港人要比内地人更务实的多。哪怕之前说的好好地,采访的时候丝毫不留情面,每一个问题都很毒辣,切准了市场卖点。 徐帆脸上盈盈带笑,道:“今年年初,我跟华哥在接受亚记采访时,确实提到会邀请刘锡明跟陈德容两人出演我的新电影。那时候剧组正在筹办阶段,我已经以剧组名义向他们递出了邀请。不过刘锡明的经纪人事后告诉我,他因为身体的缘故,可能要休息一段时间,回绝了我的邀请。至于陈德容,她本人初步答应了剧组的邀请,但事后却因为我们的档期跟她的经纪公司为她安排的另一份电影《鹿鼎记》档期相撞。这是我的责任,我们剧组的邀请在《鹿鼎记》之后,所以,陈德容也没办法加盟我们剧组!有关这些,你们可以去跟两位的经纪人联系。” 《yes!》三番两次的抹黑他已经让徐帆十分不爽了,直接开炮道,“我来香港这么久,还从没听说过什么《yes!》杂志。想必也是一家没什么名气,编辑坏心眼只会无聊整一些八卦跟小道消息来赚取关注的三流报刊。回头我会去打听下这是家什么报刊,在香港诽谤可是个很重的罪名。《yes!》的诬赖若是令我本人名誉因此受损,不排除用法律手段维护我本人的基本权益!” “快,快记下来!”于杭脸上又是一喜,赶忙催促手下记下来。好家伙,徐帆之前的回答还有些中规中矩,但到底是个‘年轻人’,没想到回敬《yes!》时竟然如此强硬。 在香港不知道《yes!》的香港人几乎没有,不仅仅是因为它是香港最著名的青少年杂志。更重要还是因为它的主编是香港四大才子之一的倪匡之子倪震。娱乐圈跟电影圈从来不分家,徐帆口称不知道这份杂志,摆明是瞧不起倪震。发达了发达了,明天的报纸要大卖了! “主编,都录下来了!”见主编有些失态,随行的一人忙拉了他一把,示意他看向温馨的手里握着的录音机,刚才的对话可都全录下来了。 美女记者温馨双眸似水,樱唇蠕动:“《yes!》是倪震的产业,徐生没听说过倪震?他可是香港才子倪匡之子!也是当今香港最著名的年轻代才子!” “许是我孤陋寡闻,没听说过这两人。我不知道香港才子的概念是什么,但我认为,会坐视甚至纵容麾下产业肆意抹黑别人、对别人进行人身攻击的,绝不是一个能承担起社会责任的人。充其量也就是个为了赚钱什么手段都能用出的跳梁小丑罢了,才子之名这种人当不起!” 徐帆靠坐在沙发上,摩擦着下巴心里冷笑。《东方日报》不是想要爆炸性新闻吗,好,我给你们!正好他的新电影将上映,因为宣传费的紧张,在电视台跟媒体上做不起宣传呢。《yes!》既然撞上门来,那么就拿它来当对手,狠狠炒作一番为他的新电影打响知名度吧。 倪震的《yes!》几次对他进行攻击,徐帆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气,之前他实力不足,还担心惹了小的引来老的。现在他的羽翼虽未丰,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招惹的了。 温馨又询问了几个有关《yes!》跟倪震的问题,徐帆也都配合着给出了火药味十足的回答后,《东方日报》这才满意,把问题转向了其他方向。 “徐生,你能跟我们说一下这部电影的具体类型吗?还有电影投资情况,据说你的这部新电影,投资四百万!” “类型还是恐怖片吧,我现在只能说,这是一个关于人性跟社会犯罪的故事,带点血腥更多还是人性解剖,不过具体还要大家在电影上映之后去自己品味。”剧透是最糟糕的事情,徐帆肯定不会提前把故事情节透露出去了,这样才能引起大家的好奇和期待,才能达到前期的宣传效果。 “投资方面也比之前我预算的四百万超出了一些,加上宣传跟后期处理,整部电影的投资已经达到六百万!” 徐帆避开了剧透,温馨自然也知道这一点,她没有追问,尽管有录音机在录下了两人的对话,不过她还是用笔写下了一些采访的重点。 握着笔快速地在纸上记录着,温馨问道:“徐生为什么那么喜欢恐怖片呢?难道只是因为成本低?或者没人拍?” “怎么说呢,严格来说并不是我喜欢恐怖片,而是喜欢小成本的b级片跟cult片。在美国,小成本电影拍摄模式被称之为‘联美模式’,用较低的成本就能拍摄出一部电影,这对于我们华语片而言应该是最容易取得成功的捷径了。我本人并不提倡盲目的效仿美国拍大片,因为我们的创收手段没有好莱坞电影那么多,票房也不如好莱坞那么大。一部数千万甚至过亿投资的大片,对于我们香港的电影公司而言票房一旦失利,公司就会遭受重创,甚至有破产之危。之前在接受采访时我曾经说过,我百分之百是尊重市场跟观众,在我眼中的好电影是必须能够让观众们叫好,并为公司创造利润。低成本的恐怖片属于这一类,所以我喜欢!” “但是,你不否认香港恐怖片少有人拍,竞争较小?”温馨幽默的追问了一句。 徐帆笑了笑,“这也是一个重要原因了,港式没有纯正的恐怖片,无论僵尸还是其他神鬼电影,不带上点诙谐、幽默,就要弄些情.色成份,结果反而不恐怖了。现在没人跟我争抢恐怖片市场,为什么不拍呢!” 温馨道:“据说今年初《死亡游戏》一出,香港便传出有公司三十万收购同类型剧本,显然我们收到风声,已经有六家电影公司将跟风开拍这一类型的电影。你觉得这会对你的新电影产生影响吗?” “不会,跟风一直是香港电影烂片越多的一个主因。不过如果只是纯粹的卖弄血浆,他们是无法对我的新电影产生影响的。创意除非有比我更好的创意。我的新电影中大量的借鉴了好莱坞式的拍摄手法跟西方哲学,相信等新电影上映时,一定会让大家一番惊叹的!” 有关这一点徐帆还是有自信的,他借鉴的这部电影可是在未来号称‘cult片之最’,是最出色的概念性新奇电影之一,绝对是他冲击好莱坞跟海外市场的最锋利武器。 这也是徐帆的自信之源,凭借着脑袋里未来数十年的信息。在香港的众多电影同行还在为本港票房而努力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尝试开拓海外市场了,这就是最大的不同。 “徐生很有自信,那能跟我们谈一下电影的上映时间?顺便预测一下自己新电影能达到什么高度吗?” “我们的电影上映时间刚确定,就定在下个月月底25日!至于票房,我可不是神仙无法看到未来的发展。不过预测吗,多少带点主观成分。年初我的第一部电影本港票房止步于2900多万,没能突破3000万票房我一直引以为憾,新电影我很用心在拍,希望票房能过三千万吧!” 采访很快要结束了,接下来,徐帆又继续回答了温馨很多的问题。主要都是私生活跟他最近被扯入的‘徐周黎三角恋’的,比如“有人说你上一部电影大赚两千多万,有没有这么回事?”、“有关外界报道的你跟海味之间的恋情是否属实?”、“最欣赏哪一类的女性?”、“对于经济界给予你‘影界罗兆辉’的赞誉,有什么感想?”之类,好在《东方日报》知道他不喜欢政治,没有提及这方面的事情,倒是让他虽然手忙脚乱的,但还是应付了过去。 曙光跟徐帆的配合,《东方日报》也乐得投桃报李。于杭在走之前暗示他,明天的报道不会让他们失望。双方都获得了想要的东西后,采访圆满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