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鱼跃龙门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十一章 鱼跃龙门

昨晚喝了个烂醉回来,徐帆现在正陷入头痛之中。 吴镇宇的女友李婉华最终还是没来,只给他的bb机上发了条信息,吴镇宇出去给了个电话之后再回来脸色又是苦了下来,原来李婉华那边没能推掉剧组的邀请,跟导演、监制等一群人去吃饭,结果只能牺牲他们这边了。 因为此,心情不好的吴镇宇一个人连喝了五瓶啤酒,后来喝得烂醉之后大肆倾吐苦水,说什么自己在无线拍不上戏,甚至连自己准备跳槽去‘亚视’的事情都倒了出来。 因为他的缘故,刘青云、徐帆、黄秋生三人也各自想起了自己心里的苦,结果大家也跟着猛喝海灌了起来,最后虽说都没喝得烂醉不醒,但回来的时候连走路都开始打晃了,还是迷糊中叫了辆出租车把各位送回去的。也多亏了徐帆的住处不是最后一站,否则光是那个高昂的车费,至少要掏空他身上五分之一的资产! 10月27日,徐帆加入无线之后的第一次假期。一大清早他起了床。住处几个合租的内地过来的朋友已经俱都不在了,想必不是去银都帮工了,便是去附近的酒店、大排档打工。 苦也! 宿醉未醒的他脑袋十分难受,不过他总算还是记得自己之前给今天制定的任务。银都公司帮忙租借的这一处租房已经不能再住下去了。尽管银都那边对他表现的还算宽容,但是他放弃了银都的工作去了无线做临时工,现在还公然的住着银都帮忙租的房子,徐帆得有多厚的脸皮,才能继续在这里顶着压力住下去。 重新找一处外租房安身已成为当前他最需要做的事情了! 除此外还有重新去向其他电影公司投稿,将他手上的几部电影剧本推销出去。 正当徐帆手忙脚乱的进行洗刷的时候,突然间包租公在咚咚的脚步声中上了楼,一上楼大嗓门便吼了起来,“徐帆徐帆在不,有你的电话!” 包租公名叫陈继礼,是十年动乱时期逃到香港来的,当初刚来香港他也是蒙了好心人的收留伪装成自己的亲戚才没被遣返,老人是个十分记恩的人,他在香港打拼了二十多年有了些积蓄之后,便买下了一块地建了一栋两层的楼房,把每个房间都隔成平米的小房间,专门低价租给北边来港奔生计的人。 “知道了,陈叔!” 徐帆一听电话,赶忙手忙脚乱的拿毛巾抹了一把脸,连嘴角、下巴沾上的牙膏泡沫都没擦干净,便慌张的下了楼,去接电话了。 “喂,我是徐帆,请问您是?” “哦,你好”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徐帆猛地精神一振,最近一段时间他一直都在等着这个声音给他回复,没想到等了十几天之后,总算是听到了。 “我是天幕电影公司的刘德华,我对你的两个剧本很感兴趣,如果今天你有时间的话,来我公司谈谈吧!” 果然! 电话这头,徐帆激动地攥紧了双拳。为了等刘德华的这一句话,他多少个夜晚难以入眠,今天总算是等到了! “这个没问题,正好今天我休息,那么,等会我会去拜访阁下!” 挂了电话,徐帆兴奋的连声大叫,“成功了” 直到吵到了别人,跟陈叔训了一顿,他也依旧是面上挂着笑容,已经乐得找不着北了! 阴雨的天给燥热的香港降了不少酷热,然而连绵的小雨并不能令这座城市停下它的速度,忙碌而快节奏的一天又开始了。 很多香港人都机械地执行着朝九晚五的上班工作。尤其在早上,很多人习惯了搭乘的士或者巴士去工作地点上班。而作为香港这个大都市的交通脉络,地铁站和巴士站一向都是人满为患。此刻徐帆就等待在巴士站点前,和那些上班族以及学生仔学.生.妹.们共同等待着巴士的降临。 等啊等,足足过了十几分钟,一辆载满客人的巴士才姗姗来迟。 巴士停下,车门打开,人们一哄而上。徐帆倒是没有急着和这么多人挤车,而是默默地等着,直到大家都挤了上去,他这才抬脚上了这辆开往荷里活道的大巴车。 九十年代初的香港天幕电影公司坐落于荷里活道。 荷李活道,位于香港岛的中环至上环,是香港开埠后兴建的第一条街道,历史可追溯到1844年。由于早期街道两旁种满冬青树,因而得名“hollywoodroad(好莱坞大道)”,当时美国的好莱坞甚至还没有出现。 作为香港的古玩、拍卖场跟电影公司集中地,这里的房租极其昂贵。因为很多人都知道这三大文化产业均属于暴利行业,尤其在现在正处于香港电影的最后黄金时代,这里的房租更是高的吓人,两三百平方的写字楼每个月的房租高达十几万。 搁下了电话之后,徐帆一番匆忙的打扮便带上了自己的公事包,换了一身新买的浅灰色西服外套,赶到了天幕公司的所在地。 刘德华涉足经营场是在1988年,当时,刚跟自己的经理人——张国忠等几人一起合资成立了‘艺能公司’的刘德华为自己的唱片不好卖颇有些心里不平,于是决定组成一家唱片公司——新乐公司,自己制作发行唱片。 这是刘德华第一次参与经营,公司组建之初,便着手制作他的新唱片《可不可以》。这是他亲自制作的第一张唱片,整个过程,十分认真细致,每一首歌都由几个决策者仔细推敲,每一个细节设计,都先后弄出几种方案进行比较。这张唱片,成为新乐公司推出的第二张唱片,也成为公司第一张赚钱的唱片。 到了90年,为了规避来自香港黑势力的威胁,刘德华决定成立自己的电影公司,制作发行电影。天幕公司应声而出,因为他在影视以及歌坛的名声越来越大,许多人都看中了他,希望借助他的名声,在商场上有一番作为。经过商谈,刘德华接受了一个台湾友人的投资,开始组建天幕影视制作公司。 这个隐身天幕影视制作公司(简称天幕电影)背后,不参与公司经营却给了刘德华无限权力的不是旁人,正是台湾最大的片商,学者机构公司的老总——蔡松林。 蔡松林堪称是中国影视圈里的一个奇迹,说句实在话,徐帆之所以会盯上天幕公司,将它作为自己的最佳发挥场所,一来是看中了刘德华心急于做出一番事业,并缺少好的剧本跟作品;二来则是看中了天幕的雄厚资本,不夸张的说台商蔡松林背后有着高达近百亿台湾富裕资本在等待着投资香港电影,这些钱并不是蔡松林自己的,但是却希望通过他的手进入香港市场。 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蔡松林这人不但在圈子里出了名的讲义气,经他之手引进台湾的影片,香港这边的制作方都能喝到连肉浓汤。而且他手下还有着台湾最大的院线,走他的线更容易将电影在台湾放映,一来免除了他这个内地出身的电影人跟台湾当局交涉,二来也免除了跟台湾掌控不少院线的黑势力打交道。 许是因为天幕公司虽然是刘德华的产业,但是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能拿出手的业绩,因此办公楼下,出入的人可谓门可罗雀,只有几个穿着休闲装胸前却挂着摄像机的娱记记者们还在出入徘徊者,似乎是希望能得到什么刘德华的第一手情报。 人少徐帆倒也乐得轻松了许多,当他进了天幕公司所在的办公楼大厅时,便看见了接待台。 “您好,请问天幕影视制作公司在几楼?” “天幕影视制作公司位于5楼501-503室,请问您有预约吗?” “麻烦帮我挂个电话给天幕影视制作公司的老板刘德华,就说徐帆依约来访!” “好的,您请稍等!” 前台接待并不是天幕公司的人,而是这栋大楼所隶属的长江基建公司的雇员,或者称呼他们为物业方的人也行。因为附近不少产业都经常受到记者骚扰,所以,物业方还有一项吸引公司入驻的业务便是为一些公司义务挡住一些采访记者跟骚扰者。 很快,接待那边得到了天幕那边的肯定,确定了徐帆的身份之后,接待客气的分了一人引导他上了电梯,然后直接带着他上了五楼,便看到了五楼大厅那巨大的‘天幕影视制作公司’的招牌。 “您好,请问您就是徐生吧?刘总已经在办公室等候您多时了,请跟我来吧!” 接替了那前台接待引导他的是个年轻的香港姑娘,徐帆跟她道了声谢之后。那姑娘便带着他,一路来到了刘德华的办公室外。

上一篇   第十章 融进圈子

下一篇   第十二章 新剧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