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UFO(第二更)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二十五章 UFO(第二更)

娱乐圈是个特别注重人际关系经营的圈子,4月30日,曾志伟就为徐帆上了一课,让他认识到了香港娱乐圈的真正顶级人物是什么排场了。 4月30日这一天,尽管曾志伟并没有在报纸跟电视台上做过任何广告,然而他要成立一家新电影公司的事情还是传开了。他的新电影公司位于铜锣湾道,独占了百业大厦23楼整整一层,实力可谓雄厚至极。 新公司的开幕在百业大厦一楼大厅举行的,据说物业方听说曾志伟他们要在他们办公楼建立电影公司,不但租金便宜了不少,还把一楼的大厅今天腾了出来给他们使用,摆明了想打响百业大厦的名气。不过曾志伟他们也乐得如此,笑着接受了物业方的好意。 徐帆跟刘德华、岑建勋三人一起过来的,当他们赶到的时候,整个百业大厦只能用人山人海、星光璀璨来形容。放眼望去尽是富豪、四处环视皆是明星。tvb、亚视、嘉禾、永盛、东方、永高、徐克工作室、金公主等等等,香港影视界最大牌的公司不是老总亲至,就是副总裁上礼。林青霞、钟楚红、王祖贤、李嘉欣、关之琳等明艳女星,周润发、梁家辉、成龙、周星驰等影帝,陈百祥、谭咏麟、张学友、张国荣等歌神、天皇巨星齐聚捧场! 厉害! 就连徐帆也只能在心里暗赞一声了不得,这种规模的捧场,在香港娱乐圈里能凑齐的不超出一只手,曾志伟赫然就是其中一个。 自步入九十年代,香港频繁的电影巨头公司停业、香港富豪自电影界大量抽取资金,都让外界认为香港电影到了死亡的边缘了。去年《黄飞鸿》、《东方不败》大卖之后,香港下半年竟然有八十多部电影跟风拍摄武侠剧,这些都让曾志伟感觉到有些疯狂,加上他手上的资本也算充裕,便有心联络几个志同道合之人,成立一家电影公司。 徐帆也曾经被邀请过,时间是在他们在接受亚视采访没几天。从加入新艺城七人决策小组,执导香港影史最卖座的《最佳拍档》系列开始,十多年来,曾志伟对香港电影的影响可谓重大。80年代后期,他先后创办“好朋友”、“儿童城”,可惜成绩一般。踏入90年代,香港几乎所有的大老板都停止投资电影,香港电影人只好在台湾投资商的压力下,一味跟风抢拍,自掘坟墓。曾志伟有些观点跟他一致,他认为香港应该学习好莱坞,西片模式香港可以借鉴。徐帆的《死亡游戏》在海外的成功,都给了曾志伟信心,在加快了联络资本方的同时,他也对徐帆发出了邀请,并暗示公司可以接受他的投资,并在高层给他留下一个位置。 不过当时徐帆顾虑多多,结果给回绝了。没能邀请到他让曾志伟伤心了几天,他很欣赏徐帆大胆拍新题材的勇气,虽然没有合作成功,不过两人仍是很好的朋友。 曾志伟的新公司叫‘电影人电影制作公司’,英文简称为‘ufo’!曾志伟拉拢了陈可辛、李志毅、张之亮、陈德森等一批香港新锐电影界人加盟。豪华的阵营让徐帆不知道有多眼红。 ufo的成立让香港的媒体几乎是全部出动,徐帆他们赶到的时候,很快就被一群正在四散寻找大明星跟‘猎物’的记者们闻到了腥味,一瞬间里三层、外三层的,将他围的严实,在一群二三线明星羡慕的眼光中,徐帆为了新电影的宣传只能被动应付。好在很快曾志伟的铁杆好友徐克黑着一张脸跟施南生一起赶来,瞬间为他吸引去了一半的火力。 前两天有业界知名人士匿名向《壹周刊》透露,说因为叶倩文的介入,徐克跟施南生已经正式离婚。不同于咬紧牙关死不承认的徐帆,他最近为了避嫌除了请周海媚前往公司拍宣传海报之外,已经许久都没跟周海媚私下里见面了,完全没有情侣的样子。相比他而言,徐克跟叶倩文在去年年底拍摄《豪门夜宴》的时候,香港就有媒体爆料他们擦出火花了。而一周前两人更是被台湾媒体发现便装一起逛街,表现的十分亲密。几天前施南生更是杀往台湾去,又被媒体拍到她给了叶倩文一巴掌,并跟徐克大吵大闹的照片。相比之徐帆的谣言多于事实,他这位本家已经被港台媒体打上了‘负心汉’的帽子了。 两个徐家本家汉子隔空对视点了点头,各自都对对方有些同情。 毫无疑问,曾志伟他们的ufo成立当真可谓是前无古人。无数的大明星大导演甚至公司老总的捧场都让香港一众媒体叹为观止,就连德宝公司跟永盛当年的成立,都没有ufo的这种声势。其结果就是ufo公司在一夜之间成为全港最火热的讨论话题之一,就连徐克的婚外恋、徐帆的炒作都被压了下去。 曾志伟接受《星岛日报》采访时,骄傲的宣布公司获得来自台湾5000万台币的注资,加上他本人跟其他一些股东的投资,公司总股本在1亿台币以上。又让香港媒体一阵惊叹,两千万港币以上规模的电影公司,一个月来香港成立了两家。在香港拥有一千万以上资本的电影公司不会超过二十家,更别提两千万的资本了。 去年新艺城跟德宝公司的停业被媒体看作是香港电影没落的证据。但是现在又有人看不明白了,不是说香港电影没落了吗,可为什么突然间又杀出来两家来势汹汹的猛虎? 不得不说,曾志伟的ufo公司虽然才刚成立而且一部电影未拍,但它一举超越曙光,与其并称香港业界最期待的电影公司之二。现在业界也都擦亮了眼睛,等待两家公司制作的电影上映。 时间缓缓的走近了五月,倪震虽然没有中计,配合徐帆炒作他的新电影。但此人向来心高气傲,从来都是他仗着智商跟才华欺负人,哪有被人欺负的一天。被徐帆在接受《东方日报》采访时讽刺他不配‘才子’之名后,本来就瞧不起徐帆的他也是一肚子火气。细心的人会发现他并不是没有反击,最新一期的《yes!》杂志上又多了一个跟‘毒瘤明’齐名,一切接受‘yes’主编口诛笔伐的角色。此角色‘yes’主编名之为‘痤疮华’,有个很有意思的身份是来自北方大陆的南下打工仔。 在‘yes’主编的笔下,此人好色、懒惰、满身痤疮,靠捡垃圾跟在大排档刷盘子刷碗为生,经常偷杂货店的色.情杂志跟租房附近居民的内衣,甚至连幼女跟老太的贴身衣服都不放过。结果一经登载之后迅速在香港青少年中引起轰动,尤其是那些狂热追捧《yes!》中学女生,更是厌恶将‘痤疮华’以变态、垃圾、人渣称之。 对于《yes!》,徐帆已经无暇顾问了。一方面跟《yes!》的受众读者主要为13-16岁的青少年,而这一部分人群并不是他的电影主要受众有关。另一方面,几桩急事都被堆积到了一起。 首先是配乐问题,一代香港才子黄霑四月初已经答应了为他们公司配乐之后,五月初突然又以忙不开身为借口,全数退回了订金,不再为《逃出立方体》配乐。就连岑建勋亲自找上门去,黄霑态度也只是好言招待一番,然后以‘为鹿鼎记配乐耗费了太多精力,导致近日灵感时断时续,恐难有上佳之作’委婉回绝了岑建勋。 黄霑是香港配乐界的大师,每年经他之手至少有数十上百首的配乐诞生。他口称没有灵感,初时徐帆并没有在意。可是后来当岑建旭电话联系了香港另一位配乐大师顾嘉辉,同样被婉拒。徐帆才回味出了个中三味,阻止了因为连续被驳了面子,黑着一张脸要登门围堵顾嘉辉的岑建勋。 听说黄霑跟倪匡乃是相知三十多年的密友,倪匡今年三月刚刚移民美国,走之前若说没跟几位老友交代照顾下他那宠爱的独子谁也不信!他那侄子倪震跟徐帆有隙,难说如今他这举动的意味。 好在香港配乐大拿一把,曙光离开了顾黄二人也不是活不下去。徐帆当下便联络了跟他比较熟悉的陈勋奇,重金请他代为制作《逃出立方体》的配乐。 接下来的一些日子里,时间在到处奔走于《逃出立方体》的电影广告宣传中一点点流逝。许是因为徐帆的新电影没有在金公主上映,金公主的母公司九龙巴士对于他的宣传开出了天价费用,120万港币换取一个月的九龙巴士宣传海报张贴。 九龙巴士的要价令他闻声止步,不过地铁站那边却传来了好消息。地铁公司同意他们以70万港币的代价,换取一个月的港岛跟九龙地铁站的240个传统广告栏广告位的使用权。 一张张徐帆亲自指点制作的宣传海报,在短短的两天里就被全部贴满了跟地铁站那边协议的所有广告位。至于那些新式的电子广告牌,他现在只能眼馋一下。地铁站那边的电子广告牌一个月的广告费至少在300万港币以上,徐帆稍微打听了一下正在九龙地铁站做广告的‘摩托罗拉’,一个月光是几个地铁站的广告费就要80万美元,偏偏人家还财大气粗的直接买了一年。 5月3日,先涛公司完成《逃出立方体》三个镜头的特效处理,并为曙光公司无偿完成电影片头设计。这一天,几番奔走处处碰壁的邱礼涛总算是认清楚了现实,主动跟徐帆联系,可以接受曙光独家投资,并且将拍摄成本压缩到300万港币以下,同时老友罗锦辉也可以先行加盟‘曙光’后。徐帆爽快在电话里答应了他投资,两人约好了签约时间后,‘曙光电影公司’总算将拥有三部电影的版权了。 5月5日星期二,《逃学威龙2》于二十九家永高院线及十七家独立影院上映,本港单日票房过220万港币,拉开了92年死亡五月的序幕。第二天凌晨,美国那边米拉麦克斯公司主管艾米-科维奇拨通了徐帆的电话,恭喜他的电影《死亡游戏》全美票房已经突破2200万美元。不过他也在电话里暗示徐帆,因为部分院线的上座率已经降到仅有20%上下,他这部电影不出意外将会在三五天内结束放映。对此,徐帆表示理解。 《死亡游戏》预测结束放映时美国票房是很难突破两千五百万美元了,不过作为一部纯亚洲人演员跟亚洲剧组拍摄的电影,能在美国创造两千五百万美元的成绩,也足够他自豪一阵了。要知道嘉禾的《炮弹飞车》或许还能被称之为是香港电影,而《忍者龟》已经是完完全全的美国演员、美国配音、美国导演跟剧组制作的好莱坞电影了。相比他们,徐帆可以骄傲。 5月7日,《逃出立方体》完成后期剪辑,毛、片成型后徐帆召集电影公司高层观影非常满意。 如今,整个公司就等待配乐跟配音的完成,就可以向‘电检处’递交审核评级了。 同一天,刘德华电话联系徐帆,邀请他参加《暗战》的午夜试映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