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火爆袭来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三十二章 火爆袭来

许是因为睡得太晚了,徐帆醒来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晌午时分。 “老板,醒了!” “嗯!” “老板好!” “嗯!” 一连跟几个人打了照顾,徐帆仍有些睡意朦胧的下了楼。三楼是他跟王连长、大黑几人住的地方。其他人并不靠近,一般都在二楼跟三楼住下,一百多号人他这一处别墅也是住不下的,好赖现在曙光建立,以公司的名义,他们在香港租了几处公寓,倒也把从内地招募来的一百来号人都安置好了。 “老板!” 二楼,王连长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报纸,他旁边的茶几上还摆着一倍正冒着热气的浓茶。听到脚步声,他抬起头看了一眼,站起身来跟徐帆打了个照顾。 “连长,大家都被你给带得,都改叫老板了!”跟他打声招呼,徐帆坐下。这让退伍兵们改口叫他老板是王连长的要求,他在部队里曾经带过队,百余号参过军的老兵油子,除了他以外外人根本管不住。 “老板,总得有点规矩!”王连长随他一起坐下,“这帮小崽子不好好管教下,万一在香港惹了事,我怎么跟国家跟他们的家人交代!” 这是个严肃的人,不高的身体内似乎蕴含着一股让人忌惮的力量,总之在招募的这百余名退伍兵中,他的影响力很大,几乎没有人敢跟他顶嘴甚至开玩笑。徐帆这一世的记忆中,他以前并不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只能说退伍后的生活改变了他太多。 来了香港之后,王连长在公司给他办理工作签证的时候,要求把他的名字改了,现今叫王安。 大黑私下里跟他说过,在南京因为打人被请进局子里对他的影响很大。王连长有一个儿子,但因为他的事总被同学跟老师另眼相看,背后里叫他‘劳改犯的儿子’。最终他的老婆带着孩子回了娘家,虽然没提跟他离婚的事,但也没了联系。王连长对他们娘俩有愧,把分到自己的那份安家费都留给了他们,希望能在香港这个陌生的地方打出一片天,然后把他们娘俩接来过好日子。 “老板,给,今天的报纸!” 王连长从茶几上拿起一扎厚厚的报纸递过来,徐帆点点头。他脑袋里的确记着不少前世的信息,但对于这个年代跟这个年代的香港,知道的还是太少了。在互联网还没兴起的这几年里,报纸跟电视仍是人们获知信息的主要渠道,他将香港销量前十的报纸都订了一份,每天都能补充些娱乐圈跟经济、金融、科技类的信息。 很明显收报的时候已经整理过了,摆在报纸最上面的是《东方日报》,如今他最关注的报纸。 拿起《东方日报》,前面的时政他一扫而过,只在报道‘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解体后各国的矛盾跟冲突新闻、和‘聂帅去世‘的报道上多看了几眼’心情也跟着沉重了起来。未来几年是中国老一辈革命家先后去世的年份,所幸还有邓公隐身幕后主持工作,否则这个国家也将跟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一样,陷入动乱中。 因为更关注他的电影上映情况,徐帆很快将报纸翻到了娱乐版,找到有关他的新电影的版面看了起来。 “这部电影实在太棒了,天啊,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一部香港拍出的电影。环环相扣的剧情、新奇的魔方逃往大冒险,我彻底迷上了帆仔的电影了。我的天,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根本没看过瘾,我已经决定了,明天请假一天去排队购票,带上我那朋友一起去看。”这是一个得到了午夜试映场邀请票的原德宝影迷的话,他在午夜场结束后十分兴奋,甚至主动抓着一位正在采访一位影评家的《东方日报》记者发表自己的感想。 “了不得的电影,浓郁的西片风格,新奇大胆的想象,现在我的大脑十分混乱。我已经几年没看到过这么精彩的电影了,从头到尾,每一分钟无不透露着导演的诚意。抱歉,我想,我需要一根烟以及一个夜晚,去回味这部电影!” 一位影评家如此接受采访,他很客气的表示,想说的太多,但正是因为想说的太多了又无从可说,一种很聪明的回答方式。 “我太喜欢薇薇安了,以前她的电影都好靓但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但这部电影彻底颠覆了我的看法,薇薇安绝对是最棒的,她的演技太好了,我太喜欢她了!”竟然还有周慧敏的歌迷在接受采访时兴奋的连连示爱,玉女掌门人的魅力果然香港无人能敌。 “虽然是竞争对手,但我得说这部电影票房大卖是肯定的!”永盛副经理只说了一句话。 洪金宝:“恭喜帆仔,香港将诞生一位最年轻的三千万导演!” “是的,我们正在联系中,但目前只是在接触!”艾米-科维奇也被《东方日报》给堵上说了几句,午夜试映场上出现一位老外,而且还坐在导演徐帆的旁边,不引人注目才怪呢。 靠坐在沙发上,徐帆微笑着仔细扫过报纸上的一段段叙述的文字跟照片,心情越来越好。评论基本上都是称赞他的,电影的剧情、主演的演技、神奇的魔方杀局等都成为了被赞扬的对象,他心里很满足和高兴,这意味着他们获得了一个很好的开始,尽管午夜试映场真正的观影观众只有不足三四百人,但《逃出立方体》的票房会否大卖,一定程度上,也会被这些人的口碑左右。 《东方日报》的娱乐版很快看完了,放下报纸心情好了许多的他又看向了其他报纸。拿起《明报》徐帆哑然失笑,“影界罗兆辉再出手,新片《逃出立方体》或再掀起抢钱热潮!”整版都是《明报》对于他的新电影《逃出立方体》的票房预测,跟对片首只出现曙光公司的片花没有天幕公司片花的大胆猜测,更是夸口八卦徐帆本人在这部电影中的投资跟分红情况,让他有些不太习惯《明报》如今的风格。 去年《明报》上市后今年2月,金庸主动将鼎盛时期《明报》的控股权转让给商人于品海。现在《明报》真的有些变味了,无论是经营风格还是理念上。金庸做了一笔失败的买卖,于品海绝不是能带领《明报》走向更好的老板。 香港几大报纸媒体,基本上都接到了曙光公司的午夜适应邀请,参加者不在少数,多数都是报纸的专业影评人。他们也各自在报纸上留下了自己的评论! 《东方日报》出乎意料的没有看到祁佳仕的评论,只有一段阶段的话,“这部电影太精彩了,我有很多想说的,但经典总是需要百般品读才能让人品出个中三昧。”祁佳仕如此写道:“明天首映之后,我肯定还要去影院多看几遍,这种神奇又新意的电影,我需要多看几遍才能感悟导演在拍摄时的想法跟深意。” 香港知名的影评家几乎都没有着急撰写影评,一方面是因为午夜试映场有规矩,严禁出现剧透等限制了他们评论,再不就是只看一遍,就算是专业影评家很可能也无法完全解读一部电影的全部神髓。 影评家全靠独到的影片解读吃饭,除了极少数人之外,他们很少为自砸饭碗。 不过少有影评家点评不代表媒体就少关注了,最新一期的《成报》娱乐版给出了很大的篇幅报道,他们打出的标题是:“两部徐帆出品胜利会师,五月最后一周票房或将死亡竞争!”,报道中他们详细的列出了将要过去的五月中,《逃学威龙2》、《暗战》、《黄飞鸿之男儿当自强》、《辣手神探》四部电影的票房、上映天数、放映影院数目跟票价和初步统计出来的观影人数等,大胆预测《逃出立方体》的上映,或将加剧五月最后一周票房的残酷竞争。 “本埠票房或超三千万,洪金宝惊叹香港最年轻的三千万导演或诞生!”《信报》自徐帆的上部《死亡游戏》在台湾、日本跟美国掀起的票房狂潮之后,便一直都在关注他的新电影。作为一份立足香港经济的报纸,娱乐并不是《信报》关注重点,但出于对徐帆圈钱能力的推崇,在接到了曙光邀请后,《信报》编辑组有位好奇的主编接受了邀请观影,才有了这篇立足于香港经济界最著名报纸上的报道。 被经济界关注是好事,这边是因为规模远远小于其他行业而被香港本地资本忽视的香港电影,有望重新被经济界接纳。这也是徐帆向《信报》赠送午夜试映场门票的原因。 《星岛日报》评论中规中矩:“算上刚刚结束的美国放映,帆仔首部电影在全球创造了2.942亿港币票房,依然成为91年度香港最会赚钱的导演之一。如今时隔仅仅半年,神奇导演又携新片恐怖袭来,能否打破上部电影成绩?让我们拭目以待!” 有人赞美必然会有人批评,总是有些奸猾小人愿意自演小丑以博眼球。 一个叫做孙雷的籍籍无名的影评家在《九龙快报》上发表了这么一篇评论,“给那些下三滥的,靠卖弄血浆跟恶心剧情,以满足年轻观众猎奇心理的年轻导演一个建议。你或许找到了一条赚钱的道路,但很多年轻的心或许尚未成熟,仍对世界充满未知跟期待。请不要以加工过的肮脏合成品来渲染世界,让一双双闪烁着希望的眼睛对未来带上恐惧。赚钱的途径有千万种,经典的电影绝不会带上铜臭味跟私心!” 《九龙快报》给出整版刊登了他的评论,作为今年上半年来发展势头很快的一家三流八卦报纸,《九龙快报》影响力还是有一些的。孙雷的评论一经刊载之后,也是引起了一些小范围的轰动,或有人支持、或有人反对。这是个聪明的家伙,他通篇都未刻意去攻击目标,而是给自己穿上了社会良知媒体人的外衣,杀人而不见血指的就是这一种人。 一时之间倒也引起了一些讨论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