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票房过亿的死亡五月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三十四章 票房过亿的死亡五月

5月25日-5月31日这五月最后一周的电影票房,有人欢喜有人愁。上映首周的《逃出立方体》力压上映三周过半的《逃学威龙2》、《暗战》,已经上映第二周的《黄飞鸿之男儿当自强》跟《辣手神探》,以847.5万首周票房登上了榜首。 排在第二位的是《黄飞鸿之男儿当自强》,收下了642万的周票房。作为徐克执导的《黄飞鸿》系列电影的第二部,徐氏新式武侠的魅力尽显无疑,上映两周在其他四部电影的狙击下,依旧能斩获过一千五百万的本埠票房,可见徐克实力跟李连杰的演技。同样上映第二周的《辣手神探》暂居本周票房第三名,不过较第四的《暗战》优势有限。两部电影各自斩获588万票房跟428万。 票房第五位的不是旁人,正是已经上映接近一月的《逃学威龙2》,星爷执导的这部同属系列电影之一的作品让五月成为了欢笑的季节,周星驰的无厘头魅力无人可挡。哪怕已经逼近放映尾声,依旧能以364万的票房勇夺本周票房第五位。 死亡五月票房至此结束,在即将过去的五月中。《逃学威龙2》以2577万票房登上榜首,自5月5日首映以来,它的票房持续火爆,吸引香港观众无数,心甘情愿的掏钱进入影院观影。5月9日上映的《暗战》紧随其后,以上映23天2264万的票房勇夺榜眼。天幕公司的这部电影可谓是闪碎了一地眼球,在上映之前,很多人都认为天幕的这部作品如果跟吴宇森的《辣手神探》同期竞争,票房要吃亏。它能夺下榜眼,一时间让香港不少公司更加坚定了花大钱请大明星拍大制作的‘正确道路’。 徐克跟吴宇森同日上映的两部竞争电影,这一次吴宇森明显负于老对手徐克了。 《黄飞鸿之男儿当自强》上映十六日斩获1734万票房,以高出《辣手神探》1541万票房近两百万的成绩击败老对手吴宇森,成为五月票房探花。 而不出意外,第五名被《逃出立方体》以847.5万的成绩摘取! 五月票房一出,香港影界震动,无数人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尽管五月并非黄金档票房,上一年度更是只有七千多万。但是今年这个被香港影界哭为‘死亡票房’的五月,月总票房竟然超过了一亿港币,达到了1.045亿港币的规模,票房比之去年同期增幅达到40%以上。 不过很多人也看到了,在过去的五月中,近上映的五部热卖电影,便吞下了香港五月总票房的近九成,五月香港共有二十七部电影排片,也就是说,剩下的二十二部电影加在一起才创造了一千多万的票房,说它是死亡五月也毫不为过。 五月票房成绩一出,香港各大院线震惊、香港各大电影公司震惊,就连媒体也惊呆了。 尽管大家之前都预测到了,香港四部大制作兼一部人气电影齐聚的五月,香港票房竞争会很激烈。但真等到票房数据统计出来之后,人们才发现这已经不是激烈可以形容了,那简直就是惨烈。 香港规模最大的经济类专业报刊《信报》最先对此做出了点评:“在过去的五月中,香港电影业票房总体规模继续扩大,达到超过一亿的规模,比上一年度增幅44.72%,可见香港电影仍有很大的潜力跟市场有待挖掘。在本月中,共有四部制作成本逾两千万的大制作电影上映,同时还有一部香港观众普遍期待的新晋导演作品。在过去的五月中,这五部电影创造了近九千万的票房,占去了五月总票房的近九成,成绩不可谓不好。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同期上映的其余二十二部电影,联手也只获得了一千万左右的票房” 比起以数据分析的《信报》,《东方日报》的报道上来便是架起了大炮直接炮轰香港电影跟风制作:“无票房?死亡五月?不过一群土鸡瓦狗的狂吠之词。近几年来香港电影制作跟风已经成为了业界最普遍也是最头痛的问题。随着本地资本逐渐撤出电影制作,越来越多的台湾资本跟来历不明的资金流入影界,过去三四年里至少有一百多家电影公司应声而立,他们往往投资只有上百万甚至几十万,租一个办公室招募两个秘书。然后就挥舞着资金,到处联络导演跟剧组,什么电影最火就齐齐的全部杀进,拍烂了一个又一个的题材。今年五月的票房竞争说是大片竞争,实在不过是对跟风电影的一次清洗。说什么小成本没有生存空间,看看帆仔的《逃出立方体》,某些大言不惭的人不感觉羞愧吗?创新、诚意、用心去拍,帆仔曾在采访时被问到为何将电影放在五月上映,他说只要用心去拍的电影,自然会有观众支持跟鼓励,无惧任何大片的竞争。从五月交出的成绩单来看,他是对的。” “《音乐僵尸》投资34万,《鬼打鬼之黄金道士》投资约70万,跟风《僵尸先生》,前者上映5天票房57万,后者上映9天票房91万;《霸王花与霸王花》投资56万,跟风《霸王花》,上映6天票房27万;《轰天皇家将》、《胜者为王》、《英雄地之小刀会》、《油尖少爷》跟风《英雄本色》,四部总票房174万。想靠投资电影赚钱的人该醒醒了,电影是一门技术货,盲目跟风只会釜底抽薪、自毁根基。十天拍摄一部电影,你的诚心在哪里?想要票房,想要成功,请用诚心诚意去拍电影!” 《明报》很快也加入了对香港电影票房跟风制作的批评中,并且列举出了几部他们能够打听到的电影投资情况,这一击巴掌打脸不可谓不重。有人愤怒,《明报》也毫不畏惧,报业公司掌握舆论跟宣传咽喉,《明报》更是香港影响力最大的报纸之一,再加上它上市公司的身份,在香港便是港督都要给它几分面子。 八卦小报《新界日报》从《明报》公布的名单上看到了一个在香港影界有着不一般地位的名字——林正英,也揪着不放讽刺道:“五年前,他曾是香港最著名的恐怖片大师。但自《僵尸先生》之后,林正英自我满足不再追求创新,反而投身跟风拍摄的行列中。自己掏钱跟几个台商成立了一家电影公司,专门拍摄《僵尸先生》的跟风片。结果这几年里先后拍摄了至少二十部跟风之作,已将僵尸题材的潜力破坏殆尽后尚且不知,还自己亲自出马主演《黄金道士》,结果‘茅山道士’的招牌也给自己亲手砸烂。恐怖片大师的名头,也快拱手让人!” 他们还专程去采访林正英跟‘浩资电影制作公司’,询问他的看法。林正英正在为‘万里电影有限公司’拍摄‘新僵尸先生’中,对于《新界日报》的采访,他表现的十分不耐烦,被死缠烂打纠缠之下,他很烦地回了一句:“香港电影诞生半个多世纪,什么类型的题材没拍过?创新?何处创新?已无路创新!近些年来有人提倡拍西片,西片风虽好,但本土的东西不能丢,何况西片拍摄成本较高,于本土或水土不服,还得谨慎观望一阵!比起西片,我更坚信观众们更能接受本土题材!” 九叔是真的老了,跟八十年代曾经辉煌过的绝大多数香港明星及导演一样,已经有些畏首畏足,自满于现状。以至于,他忽视了外埠市场的变化,忽视了香港观众对于几十年来变化越来越少的本土电影的失望,忽视了市场规律。 所以,失败将是他这一类人的结局。《新僵尸先生》就算时隔几年后拉来了原班人马,也未必能拍出香港观众们期待的佳作! 是的,当这一期的《新界日报》摆在徐帆面前时,他心里感慨但目光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