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笔诛口伐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三十六章 笔诛口伐

6月8日-14日,尽管已经上映第三周,但《逃出立方体》本埠票房依旧坚挺,上映第三周再一次斩获645万票房,只不过它却没有第三次连任周票房冠军之位。 倒不是因为这一周有什么大片上映,也不是五月上映的其他四部电影突然爆发,在放映接近尾声的时候突然票房高涨干翻了《逃出立方体》。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完全是因为一部电影的出现,徐帆可谓是自己搬起了石头,然后砸中了自己的脚。 天成影业《满清十大酷刑之杨乃武与小白菜》于五月中旬拍摄完成,天成影业老板黄郎维凭借着自己道上的身份,直接联系上了永高公司。永高院线年初拍摄的一部电影《家有喜事》母盘曾差点被传闻隶属14k的混混抢走,对于黄郎维多少有些畏惧。 再加上永高如今正在上映的《逃学威龙2》已经接近放映尾声,同时大量的小成本跟跟风电影遭重创也令永高老板罗杰承有些担心。当然,最最最重要的还有一点,天成影业那边宣城,他们的新电影同样是现在香港最火热的导演徐帆亲自创作的作品,导演更是去年靠着拍摄了《玉。蒲。团之偷。情宝鉴》成名的麦当杰,而且电影的投资成本高达三百万。 种种一起,永高院线最终还是为《满清十大酷刑之杨乃武与小白菜》排了片约,伴随着铺天盖地的宣传,这部公然打着徐帆第一部三.级片作品的电影于6月9日火热上映。 市场明显对于这部打着‘徐帆出品’名头大肆宣传的三.级片期待度很高,两部电影上映后,赫然已经有人开始以香港第一恐怖片导演、cult片名导等美誉来称呼他了。如此情况下,他的第一部三.级片,香港影评界普遍好奇,一个擅长卖弄血浆跟解剖人性的导演,他能写出什么样的剧本?而曾经拍摄出《玉。蒲。团之偷。情宝鉴》的麦当杰执导,两位香港的异类奇才是否又会碰撞出什么惊艳的火花来? 记者几次三番的想要联系曙光公司跟徐帆,都被他们以正在忙拒绝了接受访谈。 不过不承认便是默认了,至少香港很多媒体都开始相信,这部电影剧本恐怕真是徐帆创作。结果自6月9日,《满清十大酷刑之杨乃武与小白菜》登陆17家永高院线后,首映第一天便场场爆满,当天便以97万票房撞翻了五月上映的五部大制作,登顶当天的票房冠军。 不仅如此,往后的五天里《满清十大酷刑之杨乃武与小白菜》场场火爆,平均上座率一度高达84%,上映首周仅六天便斩获了652万票房,以超出《逃出立方体》近7万的周票房,撞沉了《逃出立方体》这艘横行无忌,甚至能一度力压四部两千万大制作夺下两周票房冠军的恐怖片佳作。 出现这种情况,媒体众多的香港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话题,《大众娱乐报》打出大大的头条标题:“帆仔三部作品同时会师六月,警、匪不敌血浆、恐怖不敌咸湿?”的标题,详细报道了徐帆的三部创作的电影经营齐齐居首六月的第二周票房。同时在文章中,他们详细的回顾了一下过去一个月里《暗战》上映第三周便被《逃出立方体》力压夺下了周票房排行榜冠军,而《逃出立方体》上映第三周,又被他的另一部作品《满清十大酷刑之杨乃武与小白菜》接手票房,夺去了周票房冠军的事情。 他们最后评价说:“毫无疑问,今年香港上半年里,帆仔的名字应该是出现最多,也是最被称颂的一位。尽管他入行仅一年,但是一上来便独立创作剧本,并筹资制作电影,更前往美国参加电影节斩获大奖,同时又在全球范围内热卖。这个年仅二十三岁的年轻人,以惊人的才华跟发散不拘的想象力,让那些哀叹香港电影将死的人只配仰视他的背影。期待帆仔给我们带来更多的精彩电影!” “属于他的时代将来临!”一个哗然取宠的标题,甚至有几分捧杀跟找话题跟战斗的意思。这自然是来自素以八卦跟爆料文明的《壹周刊》。在新一期的期刊上,赫然给出了很大的篇幅,大肆炒作跟报道有关徐帆的信息,“一个编剧创作三部剧本,并被拍摄成电影,同时在香港影院上映的事情,在香港并不是没有出现过。但大多数情况下,密集的创作会影响到编剧的灵感,除了跟风烂作之外,就算是香港素来以拍快片著称的鬼才王晶,也不见得能有这个效率。帆仔,了不得!” 拿入行十几年,早已奠定了香港王牌导演身份的王晶跟徐帆作比较,《壹周刊》的捧杀意思不言而喻。 有人追捧赞美、有人高抬捧杀,自然少不了反驳跟批评的声音。 《明报》上率先出现了批评的声音,标题是“正视己身,警惕媒体的追捧、炒作!” 再看这篇简短的文章书名,赫然是封笔多年鲜少再对时政跟其他新闻事件作出评价的金庸大师。 此时的《明报》虽然已经易主,但为了保证金融市场的股价稳定,金庸仍然被《明报》董事会委以重任,以过渡时期名誉董事长的身份影响着《明报》。 “近日闻老友曰,有一奇才名‘徐帆’,年虽少但十分了得。观近日之媒体,大小百余多有报道,版面之上铺天盖地。就连多年未观电影之我,亦忍耐不住进入影院品鉴一番。观其电影,偶有所感,缜密之布局令人叹为观止,自叹不如。对人性之解剖亦入木三分,让人恍若亲身经历。惊喜之中带着几份感慨,香港近年来电影每年日下,票房虽起但满意者逐年日少,如此上佳之作品,可谓少之又少。然作品虽佳,仍需正视己身。天下每每多有良才美玉,均毁于赞誉之下,望警惕!” 一代大师金庸眼看香港媒体连番对一人进行炒作,竟然忍不住出声劝告一番,这是好意。 如果说《明报》的批评还是以警告为主,那么,半年来发展迅速的三流八卦报纸《新界快报》上的指责可就不那么好听了。 “香港电影分级制度累有不满之声,其中多数都是来自诚意之媒体跟学生家长组织。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影视处’错误的认知了港府对香港众多影院的监控力度跟影院经营者及电影人的良心。‘影视处’虽对电影有第2级、第3级限制性评级,但因为部分影院为求票房丝毫不顾法令,导致许多尚未成年之少年、少女得以绕开保护进入影院非法观看一些过分血腥、色.情之电影,严重影响其心智成长。” “血腥与情.色类电影对未成年之影响不必多说,青少年因心智尚未成熟,多有追星捧月之心,对香港众多的影视明星、歌手多有追捧。笔者认为,身为公众信任及追捧的偶像人物,一些经常见诸报端的公众人物,理应该理应该以身作则,为信任跟视其为偶像的未成年树立起榜样作用。而不能只为了金钱的诱惑,便昧良心、放弃自己应尽的社会责任,制作那些不利于青少年成长之三级片!” 这指责署名评论人依旧是‘孙雷’,一个擅长将自己披上‘公知’外衣,然后借大众的信任,对别人大肆攻击的小丑角色。 不过,无可否认。孙雷的指责见报后,顿时引起了一群人的叫好声。在香港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看电影,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恐怖片跟三.级片,这个个群体叫家长。 一名都市上班中年上班族妇女接受《新界日报》采访时满面怒容,对着记者抱怨道:“我儿子这几个月一直在迷一个叫徐帆的年轻人,说他特有本事,虽然才高中毕业但去参过军,还拍了几部很不同寻常的电影,总之看着很刺激。今年二月,在紧邻期末考之前,为了看到他的电影,他甚至装病撒谎不去参加期末考试,反而跑去电影院看电影,结果今年因为没有成绩被迫接受补考,差点被学校审核留级。半个月前我刚刚被他的班主任又请去学校,伤透脑筋了,听说那个什么徐帆的新电影上映了,他又连续翘课两天跑去看电影。昨天听说他喜欢的电影导演又拍了一部色、情片,竟然约了几个同学过去一起看,结果被教导主任训导。我的孩子明年就要中七毕业了,他还有着光明的未来,不应该被几个不负责任的人毁掉自己的未来!” “我跟孩子他、妈现在很头痛,我家孩子最近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色、情周刊,甚至还带回家里藏在床板下。他现在才十七岁,还没到该接触这些的时候。我去问了之后才知道,原来他最近跟朋友去看了一部叫《满清十大酷刑》的色、情电影!我很想问问那些电影公司跟影院,这电影不是三.级片吗?三.级片只允许十八岁跟十八岁以上的成年人观影,可为什么我的孩子能买到电影票,并且堂而皇之的进入影院内观影?” 一时之间,不少报纸上纷纷出现媒体对家长跟教师们的采访。频繁见报的问责跟笔诛口伐,严重影响到了徐帆创作的其他两部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