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目标跟灵光(第一更)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三十七章 目标跟灵光(第一更)

补昨天的,断网一天没给修!—— 在香港,逃课看电影、打电动的青少年学生不少,看色、情杂志的也不在少数,拍三、级片的电影公司不少,为电影公司创作情、色电影剧本的编剧更多。可为什么其他人都鲜有指责之声,偏偏轮到徐帆,反而铺天盖地的指责声。 究其原因恐怕还是因为这段时间来他被炒作的太火了,娱乐圈里从来不乏小人。媒体更没有一个善茬,新闻需要时他可以捧你。但当骂你报纸能卖的更多时,他也不介意背后落井下石,这就是媒体。 君未见,就连之前跟曙光公司合作的还算默契的《东方日报》在随后到来的报道时,也加入了对他笔伐口诛的行列中! 6月17日,因受到徐帆公信力的影响,天幕拍摄的《暗战》日票房锐减至二十万左右,新宝院线果断向天幕发出了告会,于这一日晚将《暗战》下画,换上了原本预定要在6月21日顶替《暗战》上映的《龙腾四海》。 不过《暗战》虽然提前下画,但天幕公司上下都是十分满意的。自5月9日上映,到6月17日下画。《暗战》共上映了40天,在香港斩获了3165万票房,赫然以2万的微小差距超过了6月12日下画的《逃学威龙2》3163万,成为了92年上半年票房中第四卖座的电影,仅次于《家有喜事》(4900多万)、《我爱扭纹柴》(3600多万)、《双龙会》(3300多万)三部电影。 比起将下画的《暗战》,6月15日-21日《逃出立方体》上映第四周的票房受到的影响可就大了。比起上周的645万票房,本周竟然锐减至382万,票房减幅超过40%,可谓遭受重创。而与之相比,反倒是处于话题中心的《满清十大酷刑之杨乃武与小白菜》第二周票房只是小跌,竟然仍有578万,成为了香港有史以来第一部上映仅两周票房便突破1200万的三.级片。让天成影业那边黄郎维兴奋的跟徐帆打了个电话,请他再为自己创作几个这样的热卖剧本。 不过他高兴了,徐帆可没那么好的心情了。婉拒了黄郎维邀请他参加的《满清十大酷刑》庆功宴后,他的心情略有些烦躁,不过却不是因为本埠票房受创而是海外发行问题。 10日,科维奇跟米拉麦克斯公司报出了650万美元+10%的录像带收入仍遭到他拒绝后,科维奇遗憾的表示,他得到的权限只有这么大,再多就要回国跟国内进行请示了。然后购买了机票返回美国,一晃十余天过去了,一点音信都没有。而新线公司这边在把买断费增加到600万美元之后,不愿意再往上增加了。而且他们要求600万美元买断《逃出立方体》的全部欧美授权,并拒绝给出票房或录像带分红。 相比海外发行权的受阻,本埠票房问题就要简单的多了。 之所以铺天盖地的指责声,无非是徐帆在有心人的挑动下,为整个香港未成年人犯的错背了个黑锅罢了。 岑建勋已经出面,去请一位在香港有大影响力的老友为他平息眼前的麻烦。 烦躁的心情影响了他整整几天,直到一通来自台湾的电话,才让他睡了个安心觉。同为曙光大股东之一的蔡松林在电话里笑吟吟的告诉他,因为最近因为台湾那边的票房档期已经排满,一直不好跟他联系。他在电话里告诉徐帆,台湾这边七月底就能出现空档期。他会在六月月底前,忙完《逃学威龙2》的上映后亲自来香港,就《逃出立方体》的东南亚发行权等问题与他跟曙光进行谈判。 因为蔡松林在电话里跟他笑称,绝对会给予《逃出立方体》最顶级的港片买断分红,心情好了许多的徐帆舒服的睡了一个大头觉。第二天一早清早直到日上三竿,才被一通电话吵醒。 “阿帆,醒了吗?”是岑建勋的声音,徐帆一下子没了睡意,嗯了一声。 “事情我都办好了,明天的《天天日报》上,你会见到头版报道的!” 岑建勋那边话才刚落下,徐帆连忙道谢:“辛苦你了,岑总。” “没什么,娱乐圈里就是这样,你根基浅、窜起的速度又快,总会有些人眼红要搞你!现在吃点亏未尝不是好事,尤其现在,谁都看得出来你是给人背后捅了刀子。我找了几个老友,都表示会站出来帮忙吆喝两声!” 徐帆也明白这个道理,这也是他并不为香港这边突然铺天盖地的指责声紧张的原因之一。 “对了,金公主那边,《辣手神探》昨天下画,香港票房似乎才2300万,结果并不太理想。暑假档金公主那边还在排片,伍兆灿那个老混蛋吃了个亏,想起来你的好了。他早晨跟我电话,询问曙光7、8、9月有没有要排的电影。曙光电影公司现在就你一个导演,编剧组也才刚草建,剧本还在赶工创作中,目前倒是没有在开拍跟准备的电影。我琢磨着你前段时间投资了一部电影,怎么样?那部电影暑期档能上映吗?老混蛋在电话里再三跟我保证,一定给最好的院线资源、最好的上映时间。” 这可是红果果的诱惑了,徐帆也听得十分动心。雷觉坤老爷子四月底突然晕眩被送进了医院后,这两个月一直频传死亡讯息。尽管雷氏家族多次辟谣,但从他入住的医院流出来的信息看,老爷子恐怕恐怕撑不了多久了。 雷觉坤只要一走,早就看不上电影那边微薄收入的雷氏家族肯定就要跟历史上一样卖掉院线了。 伍兆灿作为金公主现在的总经理,肯定是不希望金公主被卖掉的,只可惜他今年来投资的几本电影不是亏损就是勉强保本。靠着票房的收入,金公主这两年加一起还没为雷氏家族贡献一亿的收入。比如家族资产数十亿的雷氏家族,看不上电影这点微薄收入也有情可原。 “邱礼涛那边我会联系一下,问问他《八仙饭店》能不能在八月前拍好!”徐帆激动的回复了一句,他是真心对金公主的暑假档黄金位心动了。 “这样吧,岑总你先让金公主那边保守给我们留一个好位置,实在不行我亲自来,弄一部小成本的暑假档赶场剧!” “我会跟金公主那边说一声,倒是你,你可要注意些。查生上一次报纸上的劝言不错,你可别为了赶暑假档,随便弄了个剧本把自己的招牌砸了!”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挂了电话,徐帆已经没有了睡意,下了床给自己点了根烟,他走到窗户下拉开了窗帘,在刺目的阳光下微咪着眼睛,眺望远方的景色。 金公主的暑假黄金档他要定了,不仅是为了公司的发展,也是为了他的计划。 91年香港本埠票房,港片赫然占去了11亿的票房,便是好莱坞进口大片到了香港都要趴下,只能斩获2亿多的票房。但是如果一切没有改变明年下旬,随着《侏罗纪公园》的强势来袭,好莱坞电影在香港票房中的比例逐年日高,到95年更是超过了一半。 连本埠市场都失守了,对于过分依赖票房的香港电影而言不亚于一场灾难。 好在现在只是92年中,时间虽然紧迫但是还有,香港电影还有救,而他就要扮演那个救世主的角色,在大肆捞钱的同时,要让香港绝大多数看不到未来的电影人,跟着他的脚步走。 吐出一个烟圈! “看来现在要累一些了,今年至少也要完成四部电影的拍摄!” 脸上带上了一抹淡淡的笑容,给自己制定了至少拍摄四部电影的目标。 目前香港高质量又高产的商业片导演,非王晶跟徐克莫属。王晶去年拍摄了七部电影,今年目前已经上映跟正在拍摄的加在一起便有四部了,保守估计最少能够追平去年的成绩。王胖子这厮的拍摄速度,徐帆是望尘莫及,这厮十二天能整出一部电影的效率,不是谁都能追的上的。 倒是他的本家徐克,这个目标反而更容易追上。徐克去年拍摄了七部电影,其中四部亲自执导。今年已经创作了五部剧本,上映了两部电影,下半年还要亲自执导两部。以他为目标,反而更现实一点。 四部电影,今年是曙光最重要的一年,要给即将迎接好莱坞大海啸冲击的曙光公司打稳、固牢了基础。 只是,该拍什么好呢? 脑袋里,好东西实在是太多了。结果徐帆反而有些拿捏不定,要拍摄周期短、能够赶在暑假档到来前完成拍摄、弄好后期并完成宣传的,还要成本小,他能控制着住。综合清理了脑袋里的无数经典后,剩下的选择仍然不少。 头痛,有时候选择多了也非好事。 “哈哈哈哈” “笑死我了” 穿着一身睡衣,徐帆才刚下了三楼,二楼大厅处传来的一阵笑声便引起了他的好奇。 “什么事情那么好笑!”给自己接了杯水,徐帆笑着走了过去。大黑正跟他的另一个战友,坐在沙发那里说笑中。 笑得如此夸张的正是大黑! “哎阿帆!”大黑天不怕地不怕的,但就怕王连长。对此徐帆似乎有些印象,好像当年他们参军的时候,在军营里一次他们班的训练任务没完成。王连长狠狠‘训练’了他们一个月,大黑天天放来了肚皮吃的,一个月下来体重都锐减了七八斤。 给王连长训了几次之后,他现在也不敢叫徐帆的小名了。只在他不在的时候,叫一声阿帆。 “没啥事,就是看到一新闻,笑死我了!”大黑跟他是铁子,人前很给他面子叫老板。几个老战友一起的时候,他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老板!” 徐帆跟另一人点了个头,挨着他们两人坐下来,兴趣凌然:“哦?那说来听听,什么新闻这么好笑!” “哈哈哈别让我再笑了,你自己看吧!”大黑依旧忍不住笑,把一份翻开的《华侨日报》递给了他,脸都笑抽了指着第三版左下角一个豆腐板块的新闻。来港也有几个月,现在繁体字什么的,大黑他们阅读起来已经不成问题了。 徐帆接过一看,也是哑然失笑,“互不信任引发惨剧!” 原来,《华侨日报》报道的一条新闻,说新界一栋公寓一层有对门的两家邻居因为一些矛盾多年不合,尤其是两家的男主人更是大打出手争斗了几次。后来一家的女主人觉得邻里邻居的一直这么闹下去也不是个事,便主动瞒着老公放低身份请了对门的太太吃饭、搓麻。一来两回的两人也就熟络了起来,经常在两家老公不在的时候,到对方家里串门,甚至一起逛街。 结果她们密集去对方家里,还偷着瞒着的,因此被各自家里的男人怀疑上了,互相以为自己的妻子偷汉子。后来一家的男人又一次发现自己女人瞒着自己去对方家里后,自感自己给人带了绿帽的他恼羞成怒,追问自己太太无果后买了一包毒鼠强毒死了自己老婆,提着刀杀向了对方家里,砍死了邻居的太太,最终被下班回来的邻居活活打死,而他本人也被随之而来的警察逮捕入狱。 难怪大黑会笑了,徐帆看了都想笑。一句话的事,两个女人也是,都不能提前跟家里解释下吗! 果然是互相猜忌、互不信任,最终引发的惨剧! 互相猜忌 互不信任 等等,徐帆脑袋里突然精光一闪,兴奋的立刻站起身去拿笔跟稿纸。一部低成本又能在短时间内拍完并上映电影出现在了他的脑袋里。 目标暑假档的电影,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