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文人相轻(第二更)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三十八章 文人相轻(第二更)

实在抱歉,今天家里断网了,在网吧敲的,更新晚了点!—— 感觉上脸上的异动,男人眉毛动了动,逐渐睁开了眼睛。 “你醒来了!” 女人慌忙收回在他脸上圈画的手指,却被他笑着一把抓住,“小妖精,昨晚没把你弄死!” 一把把玉手的主人拉得惊呼一声跌倒在床上,美艳女人不依的在他胸口轻锤了几下,男人脸上依旧带着和煦的笑容,这是一张俊秀、灵气,又带着偏偏风度的年轻脸庞。尽管年龄并不大,但身上自有一股成功者的傲气,对于女人而言,没有比这更吸引人的地方了。 “呸,不害臊!” 女人给他露骨的话羞得脸上通红,又锤了他胸口一记软拳。可惜她舍不得用更大的力气,怕伤到了抱着他的男人。结果,只看那男人一脸享受的表情便知道了。 “别摸了!” 突然间胸前的两点遇袭,女人惊呼一声,也顾不得锤他了,死死的抓住在自己睡意中作乱的魔爪,“都日上三竿了,起床吧!” “不要嘛,今天我就想躺在床上陪你!”男人开始耍起了无赖,“而且,你看外面都阴雨霏霏,哪有什么太阳!” 一边说着话,手上的动作却没停止。一会功夫他怀中的佳人娇喘连连,一双美眸中已是秋波泛滥。 “你啊,坏死了!”她半羞半恼的回了一句,却给他一用力将她死死搂在怀里。 耳旁突然痒痒的满是暖气,“最近又大了!是不是想我了!” 他轻咬着怀中佳人的耳朵,女人忍不住的身子一软,软瘫在他怀里。 “嗯!”她轻嗯了一声,“你这坏人,多久都没来找我了,是不是又跟别的女人好上了!” “冤枉啊,我心里只有你一个,哪里还放得下第二个!”男人不急不慢的柔声解释,手上却没停下在她胸部作怪,甚至一只手还不断的向下面划去,显然是花中老手。对于如何安抚女人经验十足。 “最近比较忙,公司的事条太多。马上要到假期了,你也知道我的杂志是以年轻学生为主,所以,假期对于我们而言就是淡季,要做好应对淡季的准备!” “哼,信你才怪的!别乱摸了”女人轻哼一声,一把抓住了已经摸到了小腹的魔爪,“我下午还要去参加活动,晚上再” “这可是你说的,今天晚上我要来四次!” “是是是,达令!”女人喜滋滋的在他脸上轻吻了一记,然后拍掉了在她胸口作怪的手,撑起了身子。 “早饭我已经准备好了,起床吃一点嘛?” “不要,除非你来喂我!”男人又开始耍无赖了,此时的他倒像是个撒娇的孩童。偏偏女人就吃这一套,白了他一眼,却乖巧的起身去把早饭给他端来了。 “对了,阿蓉,顺便把报纸拿来!” “知道啦!” 这女人正是89年的港姐冠军陈法蓉,而男人也不是旁人,正是她的绯闻男友——倪震。 “遇着你不可以解释是意外,就算大众在议论,我亦决定让这份爱扩散开,来公开公开心底里的真爱。”昨天晚上留宿陈法蓉的家中,倪震并没有离开。父亲倪震跟母亲已经在年初移民美国,倪震也跟着离开香港几个月,到四月底才刚返港。 陈法蓉暂离去为他张罗早餐,倪震懒懒的躺在床上,心情很愉快的他嘴里轻哼着一首歌,正是周慧敏的‘公开我的爱’,一首两人确定交往时,周慧敏敲定的歌名。 可惜,倪震是个情场浪子,根本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而放弃了整片花海。才刚交往,他便以不忍损害了她玉女形象,跟她约法三章,交往后不会干涉对方的工作跟生活。 不过,能钓到香港至少一百五十万男人的梦中情人,虽然有趁虚而入之嫌,但跟周慧敏交往是倪震最骄傲的一件事情。 陈法蓉只离开了一小会,很快就返回来了。本来她的脸上还有些幸福的笑容,但一听到他嘴里哼的歌后,顿时生了一层寒霜。 “啪!” 她重重将自己做好的火腿三明治盘子跟牛奶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jos,你还在骗我吗。明明跟我说,我是你女朋友,但是一直都不带我去见伯父伯母,还对周慧敏那个女人那么关心。难道你一直都在玩弄我的感情吗?” 说罢,眼眶都红了! “阿蓉,你别多想了!” 倪震一看不好,连忙起身下了床,走到她身边要搂抱她。 “别碰我!”陈法蓉一下子打掉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反正我没有周慧敏漂亮,气质又好你们两个一起,天造地设的一对!” “外界的新闻什么时候可信过!”倪震明白这种时候脸皮一定要厚,“阿蓉,她哪有你漂亮,气质又好。你可是89年的港姐冠军,香港最美的女人,也是我最爱的女人!” “哼,那你为什么一直都不带我去见伯父伯母?”陈法蓉还在使着小性子。 倪震道:“你也知道,我姑姑(亦舒)最是瞧不起娱乐圈里的人,一律蔑称戏子、婊.子,她经常在我爸妈耳旁吹风,连带我在家里根本说不上话。加上我爸妈刚刚移民美国,现在在那边还未稳定。阿蓉,我之所以一直都没带你过去见他们,就是为了我们的将来。老人观念最是守旧,等你我交往几年之后,好叫他们知道我们的感情是经得起风暴、波涛,也就好说话了!” 这话自然半假半真,倪震花花、公子一个,根本就没想过四十岁前结婚的事情,也没想过带陈法蓉去见父母。不过有两家事情他说得倒是真的,亦舒跟倪匡最是瞧不起娱乐圈里的女明星,倪家可是香港最正宗的书香门第,倪匡哪里愿意娱乐圈里那些身上沾脏的女明星当他的儿媳妇。而亦舒干脆是因为她当年的男人是被一个娱乐圈的女明星给勾引走的,心里自有一股怨气。 倪震好声上前安慰了一阵,陈法蓉才就是收了哭容,重新笑了起来。她是知道倪震跟他那个姑姑不对路的,之前倪震喜欢李嘉欣,甚至迷她疯狂到愿意为她立刻结婚,不再流连夜店的地步。可这桩将成的好事就是被亦舒给坏掉的,她开了本书以李嘉欣为背景女主角,讽刺她一身脏臭还想进入豪门,结果心高气傲的李嘉欣单方面跟倪震宣布分手,被香港有名的明星杀手刘銮雄趁势而入夺了没人芳心。 倪震自然是斗不过金融大亨刘銮雄的,只能吃了这个亏,一直引以为耻。 不得不说,倪震对付女人有一手绝活,总之之前还垂垂欲哭的陈法蓉很快就被他重新弄的破颜而笑,亲昵的伺候他吃起了早餐。 “给你,今天的报纸!” 娱乐圈中任,少有不订报纸的。陈法蓉常年订购《天天日报》,见倪震抓起自己做的三明治一边交口称赞一边大吃起来,她喜滋滋的将一份最新版的《天天日报》递给了他。 “嗯!”喝了一口牛奶,倪震接过报纸,他也算是娱乐圈中人了,直接翻到娱乐版先看起。陈法蓉收拾了一下,正要挨着他坐下,却看到他的脸突然阴沉了起来。 “论《满清十大酷刑之杨乃武与小白菜》!” 这标题虽然很一般,不过陈法蓉小心的看了他一眼,她是知道倪震很讨厌最近香港被吹捧的火热的那个叫做‘徐帆’的年轻导演。上一次他们约会时,她甚至还见到他为《东方日报》对‘徐帆’的正版报道而大发雷霆,心情立刻就变坏了。 虽然倪震一直在说,他之所以讨厌那个年轻导演,是因为他卖弄血浆拍恐怖片吓唬坏了他的读者,很多人都来信向他诉不平。不过女人的知觉告诉她没有那么简单,两人都是香港各界称颂的年轻英才,都是才华横溢,都是年纪轻轻便有千万身家的年轻豪富,都有一帮媒体吹捧。 比起倪震的解释,她反而更相信是因为‘文人相轻’。 而且,女人的知觉告诉她,倪震对徐帆看不顺眼,很可能也跟周慧敏有关。媒体一直都在猜测他们交往,否则倪震不可能每一场周慧敏的演唱会都必到并送花,还在他的《yes!》杂志上,以“毒瘤明”、“咖哩王子”、“汉堡包嘴”影射攻击刘锡明、黄凯芹、阮兆祥等和周慧敏传绯闻的男艺人。 周慧敏在配合宣传《逃出立方体》的时候,曾经有不少张在剧组跟徐帆在一起拍摄的照片见报。陈法蓉曾看到倪震气愤撕碎那期报纸,虽然她一直看紧了倪震没有给他偷腥的机会。但交往也有段时间了,她越来越怀疑,倪震一定跟周慧敏之间有些什么。 “啪!”的一声响,倪震将那报纸摔在了桌子上,气得破口大骂:“澜叔在搞什么,为什么帮助那个小赤佬!” 陈法蓉被他的过激吓了一跳,走近拿起那份报纸看了起来,才明白了为什么倪震那么生气。 先看文章作者,竟然是香港赫赫有名的四大才子之一的‘蔡澜’。她可是知道,蔡澜不但是倪匡的至交好友,更是对倪震百般宠爱的长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