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蔡澜的影评(第三更)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三十九章 蔡澜的影评(第三更)

跟倪震交往了一段时间,陈法蓉知道蔡澜不但是倪匡的至交好友,更是对倪震百般宠爱的长辈。 有了这层身份,他怎么会帮倪震看不顺眼的那个年轻导演写影评呢? 带着一点疑惑,她往下面看了下去! “近日闻香港众媒体发力,联手对一年轻导演笔伐口诛。澜听闻后百思不解,大惊奇于香港媒体逾百,开埠过百载,能包容其他之人拍咸湿片,为何无法容忍一年轻人创作三.级片剧本!带着种种好奇,邀我咸湿老友二三人,我三四为老不尊者,齐买票入影院一观! ‘杨乃武与小白菜’,澜年轻时曾执笔,曾听闻此故事,隐约记得此乃发生在同治年间的清末四大冤案之一,因其冤情深重和涉官量多而家喻户晓妇孺皆知。早年大陆也曾开拍同类影视、大导演李翰祥也曾拍摄过。澜本人也曾看过李版,犹记得小白菜一角是由‘李丽华’主演,美得不可方物! 闲话少说,且听我来戏评几句剧情。 民间传说中对小白菜有个别致的描述:她爱穿素白衣衫,扎一条绿色腰带,因其青白搭配得水灵可爱,所以得了个外号“小白菜”。然而巧妇常伴拙夫眠,鲜花插在牛粪上,她的老公葛小大未免相形见绌了,这种巨大的反差导致了人们的心理失衡。从恶意的角度看,葛小大的艳福令人妒忌,众口铄金断无善终;从善意的角度看,她和邻居风流倜傥的举人杨乃武,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佳偶。何况“羊吃菜”的字音宿命论也潜移默化地左右着旁观者的思维。虽然这种推理是多么无理,但不难从中窥见,舆论总是为事件作准备的,所以绯闻韵事常常不是先发生在床第之间,而是先发生在人们的唇齿之间。这可以说是因果律在社会心理学中一个倒置的奇例。 开头看了不久,渐渐入局。许是蔡澜咸湿已成境界,小品剧情三分,竟然品出几分意境。 这‘杨乃武与小白菜’既然说是冤案,那么法律关注的是葛小大之死是否是杨乃武和小白菜所为,而舆论则把重点放在了杨白之间是否有私情。哪怕水落石出,葛小大原非死于他们之手,但两人也确有暧昧交往的话,社会舆论同样无法原谅他们。这就是两人的悲剧所在,真正含义上的清白永远得不到。 素闻后进小辈徐帆善解人性,看到这里赞不绝口,一部咸湿剧本能够写出如此内涵,香港无人能出其右。 “生活作风”――这个翻译成其他国家的语言后平淡无奇的词,却在中国人的词典中含有特殊意义。当它被提及时,即使是一阵无痕的轻风吹过,也会给当事人的颜面留下抹不去的绯色。因此“瓜田李下”的古训就是告诉人们,在处理这种微妙问题时应怀有必要的警惕。据说,事情平息后,杨乃武从此不问功名,小白菜则出家为尼。想想他们吃过的苦头,没有给清朝法制带来任何修补,可见他们的悲剧是由不同时代造成,所幸香港没有这种人伦悲剧发生,让一老友边看咸湿片边感慨时代还是在进步。 我一直认为,创作了这部电影剧本的编剧,是想由此案折射清末官场的腐.败,不过“腐.败”和“官场”本是一对双生子,再匪夷所思的暗箱操作,再令人发指的贪酷行径,也在古代的《官场现形记》等书籍,和‘廉署’的披露下,让普通市民见怪不怪了。 每天八小时辛劳工作之后,谁还想打起精神声讨贪官污吏呢? 所以,麦当杰这位曾拍出了《玉。蒲。团之偷。情宝鉴》的咸湿片鬼才不愿意顺着编剧的意思,去探究中国晚清政治体制何以千疮百孔这个重任。 也多亏了麦当杰导演的不情愿,我们才能用另一种眼光看待该案例底下埋藏较深的性心理问题。 虽说中华自称五千年文明古国,其实向来没有尊重人的传统,更遑论对犯人。早在尧舜时代就有五刑之说“墨、劓、刖、宫、大辟”。从片头列数的插指镣、拔指镣、夹指镣、夺命站笼、踏杠、古代木驴、刑部钉床、炮烙、腐刑、腰斩和剥皮等刑罚来看,其中不乏可以合并同类项的,而且数目也超过10个,所以,“十大”之数乃是虚指量大,毕竟这部电影不是科教纪录片。再说要让主人公将各种酷刑都经历一遍,一个人起码要九条命才够用。但片名和内容的不符,并不妨碍编导将清末同治年间“杨乃武和小白菜”的冤案以一种戏谑的方式重新叙述,并且将场面尽可能地编织进去,从而使一部本该是哭天抢地的悲剧成了令人忍俊不禁的喜剧;使一部本该控诉封建法制残忍荒谬的世情剧,成了逗引观众色.欲本能的三.级片。 欧洲性学专家罗兰在《性文化史》中曾经提到,要判断一部情.色作品艺术水准的高下,只要从三个方面去衡量便成:一,这部作品的整体艺术水平如何?二,在其中加入的色.情场面或描写是否有必要?三,在进行色.情描写时是否运用了艺术手段?那么《满清十大酷刑之杨乃武与小白菜》可说不负情.色电影的经典之名。我之老友古龙曾为“经典”作了如下定义:“经典就是得以存活之物……因为一代一代的人们都无法舍弃它,因而不惜一切代价紧紧拽住它。……经典通过顽强存活而给自己挣得经典之名。”在此意义上,杨白案的文学价值由于电影的介入和开掘,重新散发出一股浓浓的性学意味。当然,此时的杨白案和历史真相已经全然无关了。 斯文俊秀的杨乃武身怀功名腹有诗书,厚产美妻一样不缺,但有一雅癖:酷爱三寸金莲,于是招小白菜入府为婢。其实恋足癖是清时男子的通病,清文豪方绚还归纳了三贵五式十八类,这种风气反映出当时男性脑力劳动者重臆想轻实践的一面,于房中实战时难免舍本逐末――过于依赖催情工具而非亲历亲为。从他自产自销的四大淫.具:缅铃、催.情夹、角先生和羊眼圈来看,多为前戏之用,终究扑灭不了娇妻詹氏的裙下之火。为了增加情调,他们还前还吟诗几首,如: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娇躯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精泻尽还复来。任君宰割最为乐,但须一次三千提!两千七!两千八!快进去,腰莫停!君我到高.潮,妹妹为君倾耳听!杨乃武不堪重负,讨价还价,惹得詹氏幽怨地说:弃我去者,夫君郎君小龟.头。他则无奈地说:乱我心者,妻呀妹呀要求多…… 如此篡改一代诗仙李白之作,估计便是李白在世也会被活活气死,欢笑之余也让蔡澜对编剧竖起大拇指!既然杨乃武是个银样蜡枪头,詹氏便有了红杏出墙的理由,勾搭上了县太爷之子色中饿鬼刘海升。 在享用美餐的福分上,上帝是偏心的――男人永远有着女人无法企及的自由。尤其是在深宅大院的杨府,哥哥杨乃武可以三妻四妾美婢环绕,妹妹杨小姐则独守空房无聊之极,那么穷人若捡拾富人盛宴落下的残渣也不算太过分。――何以解闷?唯有窥看。家中若有淫.声浪.语隔墙传出,杨小姐必然闻风而动亲临观摩。小白菜在她的影响下,也加入了旁观者的队伍。但观看真人秀的必备条件是:若被发现捷足先溜。可怜小白菜的一双小脚拖累了自己,她被赶出了杨府,嫁与葛小大。 小白菜和葛小大这对夫妻,很容易使人联想起潘金莲和武大郎的搭配。葛小大虽不如武大郎猥琐,却也有些难以告人的地方:倒不是那种通常的猜测――猥琐的老公必然性.功能低下,他那话儿罕见地巨大。站立便溺时,几乎及地,真不让臂长过膝的刘备;尿柱之强劲,能冲死老鼠,高压水枪也甘拜下风。看得小白菜魂飞魄散。原本她死也不肯嫁,但婚后发现葛小大其实十分善良,宁可自己解决也不想撑爆她,倒对他生了怜惜之情……在她的帮助下,葛小大终于痛快地释放了一次,惊人的液柱直扑铜锣,响声震天…… 此外,“刘海升隐身强.奸小白菜,葛小大舍身护妻”的段落也拍得十分出色。总之,夸张手法的合理运用和对角色心态的细腻描摹都很成功。让我几位咸湿老友大赞麦当杰不愧咸湿鬼才。 该片除了情.色场面插入得当之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喜剧元素丰富。新婚之夜葛小大和小白菜深情拥抱时,响起的配乐是“人鬼情未了”,我观影时发现到了这里,剧院内笑成一片欢乐海洋。除此外仍对一剧情记忆犹新,奶妈为隆胸而求医于整形郎中,和渚神‘云中龙’西霸‘祈丹凤’夫妇密林交.欢的两段戏实在教人捧腹不已。 杨府的奶妈因胸平如砥而无比自卑,梦想拥有巨无霸型的丰胸,挂了两个气球滥竽充数,虽说她的女性魅力连劫财劫色的山贼也看不上,但她还是因此立了大功:在候医时意外拾获了该案最关键的证物――詹氏写给刘海升的情书。所以,奶妈隆胸的细节是在情节主干上的适当发挥。苑琼丹这片绿叶在多部三级片中都起到了很好地衬托作用,值得一赞。 徐锦江的名字和三.级片颇有渊源,他的彪悍之气使他和一些颇有阳刚之美的男星并立也毫不逊色,该片更是把他孔武有力的一面发挥到极致。大侠云中龙夫妇乃大师级性.技专家,天地就是他们的卧房,山林就是他们的床榻,一身绝世武功全为交.欢服务。夫妻“切磋”技艺时衬着《将军令》的古乐,地动山摇飞沙走石,还自创了什么“淫.贱佛仙无影嘴”和“无坚不摧金刚棍”。当他们一丝不挂地在林中肉.搏时,真好奇这飞来飞去的两个演员怎么吊威亚的?正因为他们是如此离经叛道的率性之人,才会在朋友杨乃武落难时两肋插刀鼎力相助。 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转眼即逝,当剧终人散、结束到来的时候,整部电影过程中全神贯注观影之我,和几位老友相视一眼均有没过足瘾的意思。于是重新排队买票,入内再观一场,如此往来三遍方才满意离开院线。 说《满清十大酷刑之杨乃武与小白菜》精致并不过分,以其整齐的演员阵容,情节推进时分明的层次感与逻辑性,人物塑造时的丰富合理,以及适当的搞笑成份,给观众带来极大的娱乐享受。香港每年数十部三.级电影,能从众多良莠不齐的情.色片中脱颖而出,都可显示导演的功力跟这部电影的优秀。可以预见,即使在香港电影史的篇章中它也必将占有一席之地。 奉劝某些人若想成名,耐心打磨作品才是王道。 奉劝某些媒体,煽风点火、恶意炒作当不得良心媒体,读者有眼可识!” 陈法蓉认真看完‘蔡澜’的整片影评,诙谐的评论中无不充满对徐帆才华的喜爱跟赞美,有他这位香港四大才子力顶,相信自会有些媒体分流,明日之后也许报纸上将换了风头,兴许又将变成了铺天盖地的赞美也说不定了。 以下发展果然如同倪震、陈法蓉猜测,媒体再次显露出了他们墙头草的本质,为了热卖炒红、抹黑某人手段无所不用。 如今一看到香港四大才子之一的蔡澜站出来借点评《满清十大酷刑》的幌子为他撑腰、鸣不平。原本还在跟风抹黑他的媒体顿时分化成了两大阵营。其中一块依旧死抓着他追打不停,更多的媒体却是见好就收,开始为他鸣起不平来! 《东方日报》最先改口:“港府对一些中小影院的监管不力,导致一些未符合年轻的青少年进入影院观影责任当在港府跟社会监督舆论,而不应该让这个年轻人为其背负黑锅!” “在香港,有关三.级片的限映制度还是比较完善的。但总会有一些不负责任的私人影院为了票房收入,对未成年进入观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这种情况只是个例。电影人作为公众人物,虽然有责任肩负引导社会良性发展,但有关未成年人购买色.情杂志,我们认为家长跟学校还应该增加这方面的科普。青少年随着年龄的增长,总会出现如晨.勃、自.慰等之类的生理问题,总会有些过分好奇的眼光渴望知道更多的东西。这些,我们除了配合影院加强对18岁以下未成年的售票限制外,其他无能为力!”《天天日报》采访了导演协会主席陈欣健,他也对媒体突然将全部的社会责任压在一个后进导演身上十分不平。 随着曙光公司的活动,越来越多的电影人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一场一些人为了博眼球,媒体为了销量而联手炮制的抹黑风波就此结束。 持续了将近两周的问责,对于徐帆跟他正在上映的电影打击是沉重的。 《逃出立方体》上映第五周,票房险险触及300万,再降23%跌到只有297万的周票房。因为媒体的抹黑风暴打击,《逃出立方体》至少因此损失了三四百万的本埠票房。 不过好在新宝院线明白《逃出立方体》还未到票房极限,第六周的放映还将继续。 不过,包括徐帆在内的曙光公司全体都对它第六周的本港票房不看好了。原因无它,一部大制作来了! 6月24日,成龙及嘉禾公司联手投资三千一百万重金打造的《警察故事iii之超级警察》接替最终以3195万下画的《黄飞鸿之男儿当自强》,打响争夺92年暑假黄金档的第一炮。 在这部超级大制作的狙击下,没人看好六月同期上映的其他电影的票房。目前只有徐帆一人知道,将在7月1日上映《审死官》会在票房上力压《警察故事iii之超级警察》一头,甚至有能力问鼎今年的香港票房冠军。 当然,已经上映五周的《逃出立方体》,是没有资格跟它同台竞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