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成报预测(第一更)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四十章 成报预测(第一更)

实在抱歉,老家公路扩建,祖坟必须迁移,回家移祖坟去了!欠得速度补上!—— 6月22日,《逃出立方体》日票房逾27万,有鉴于票房的锐减,新宝院线撤销了十一家上映影院,同时减少了两场上映。23日,票房再减近十万,日票房已经跌至18万。 6月24日,《警察故事3》携无人可敌之气势上映,首日票房逾130万,比起五月票房明显降低了不少。这也难怪了,香港毕竟只是一个拥有五六百万人口的大型城市,票房的增长是固定的。五月票房的爆发性增长,实际上不过提前透支了六月的票房,将一些原本会在六月购票观影的观众吸引在五月便进入了影院内。 不过饶是如此,《警察故事3》的上映对于其他电影而言,无异于一场灾难。 这一日,《逃出立方体》受其上映影响,票房锐减至勉强10万元,新宝院线再一次缩减了它的上映院线,同时其他中小独立影院也纷纷向曙光公司发了照会,将下画这部电影。 最终,《逃出立方体》于6月26日下画,虽然突破了三千万票房,斩获3190万票房,虽然超越了《暗战》、《逃学威龙2》跟《辣手神探》的票房,但依旧没能超越徐克的《黄飞鸿之男儿当自强》,最终止步于上半年香港票房排行榜第五名! 没能进入前三名,票房更没能超越嘉禾电影《黄飞鸿之男儿当自强》,除了徐帆之外,整个曙光公司没有一人感觉到遗憾。反而是兴奋跟激动的心情占了上风。 一部600多万港币投资拍摄的电影,仅在香港地区便斩获了逾3000万的票房。电影不但已经收回了成本,扣除了原先收入后,公司毛收入竟有近2000万港币。比起嘉禾的《黄飞鸿之男儿当自强》,曙光电影公司的《逃出立方体》可是输了排名赢了票房。 嘉禾的《黄飞鸿》对外宣传的投资成本为2300万港币,算上嘉禾自己的院线等因素,3195万的本埠票房也只是令它微微获利几百万而已。真要是计算起来获利,扣除了院线方,嘉禾公司的获利比起曙光公司可差了不止一点两点。 这种现象引起了香港不少媒体的注意,《成报》便是其中动作最快的一个。 作为香港资历最老的报纸之一,同时也是香港销量仅次于《东方日报》的报纸,《成报》近些年来在跟《东方日报》争夺香港报纸销售桂冠的同时,也不忘开拓新市场。在向‘娱乐’跟‘马经’这两个香港受众最多的板块进军的同时,《成报》还在跟《信报》争夺香港经济类第一报纸的地位。虽然《成报》的经济类板块不如《信报》那么权威,但胜在锐意革新,敢于在谨慎缓行的《信报》之前试探市场跟读者最想看到的新闻。 香港娱乐圈里的新晋电影公司——曙光电影制作公司就是《成报》最近密切关注的一个。 想不关注都困难,香港过去的几个月里,娱乐圈里将近两三成的新闻都来自这个公司跟这个公司内的一个年轻人——徐帆,说它现在是香港知名度最高的公司也毫不为过。 锐意加强经济版可读力的《成报》在《逃出立方体》上映第四周,香港铺天盖地的媒体都在转而报道徐帆创作三级、片剧本,甚至抹黑他的时候。《成报》冷静的没有跟随主流,因为他们发现了一个被大众媒体忽视的新闻,那就是上映才五周的《逃出立方体》票房过三千万了。 难以置信,《逃出立方体》可不同于五月一同上映的其它四部大制作电影,因为它根本没有什么大明星。周海媚虽然是tvb一姐,但影响力仅仅局限于荧屏,在影界她也就算是个二线中下游的女星;周慧敏更不用说了,虽说玉女形象很好但勉强也是个二线女星;林俊贤、林国斌都是介于三线跟二线之间的男星。要说名气最大的也就属吴镇宇跟石坚了,两人一个四大恶人之首,一个靠《死亡游戏》红遍东南亚。 但就是这样的阵容,六百多万的拍摄成本,却创造了近3200万的票房,仅在香港本埠便大赚了一笔,更别提如今《逃出立方体》的海外授权都还没有卖出去。 “神话重启,《逃出立方体》本埠大赚两千万,徐帆及曙光电影制作公司或成为香港92年度最卖座的电影导演及最会赚钱的电影公司!” 这是在《逃出立方体》下画的第二天,最新版的《成报》上的报道。在这篇报道中,《成报》大胆预测《逃出立方体》或将在全球再掀起一场观影狂潮,创造逾3亿港币的全球总票房,仅一部电影就为曙光电影制作公司带来过亿的纯收入! 同时,《成报》还在报道中加入了一些小道猜测,比如他们采访了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逃出立方体》剧组人员,从他口中得知,徐帆很可能再一次投资自己拍摄的这部电影,因为他没有收取来自曙光或天幕公司的导演及剧本费。尽管这一条消息并没有得到曙光公司的证实,同时,徐帆本人也拒绝回答,但《成报》依旧将这条没有得到证实的消息报道在报纸上,并大胆预测,一旦完成海外发行后,《逃出立方体》这部电影至少为徐帆本人带来近千万的收入。而他的身价也将因此再上一个台阶。 这一期报道一出,顿时引起了香港轰动。因为这一版的报道,《成报》未将它放在‘娱乐版’,而是放在‘经济类’新闻栏里,凭借着香港第二的报纸销售量,《成报》本期报道一出,一天便火热大卖逾22万份,在香港掀起了火热的讨论狂潮! “我简直不敢相信电影这么赚钱,不过它真的很好看。是的,我买票去看了,跟我女朋友一起看了两遍。我们都兴奋极了,你知道香港电影拍来拍去看起来都差不多,除了星仔、龙哥、发仔还有李连杰的电影,我们很少看那些粗制滥造的跟风片了!” “是的,我也看了报道。真不敢相信这上面说的,《成报》是骗人吧?拍电影能赚那么多钱?那我毕业后也去拍电影去!” “我很喜欢帆仔的风格,他拍的电影有种诱人的魅力。不落俗、不老套,虽然有些血腥、吓人,但我看了之后会忍不住激动想再看一遍。前一段时间我看报纸上铺天盖地都是说他不好的报道,其实我很想对他说一句,加油去拍你的电影,让那些胡乱报道的媒体吃屎去吧!” “是啊,这年轻人了不得,听说他们公司的股票快上市了,我准备去买一些。拍电影都这么赚钱了,派红应该不会差吧,能像‘长实’那样旱涝保收,我就一下子买十几二十万的股票,以后不愁没钱养老了!” 《成报》的报道被香港各大媒体转载并加入讨论中后,不仅香港普通市民十分热衷于讨论,就连其他阶层也被这一‘经济情报’震动了。 “难以置信,电影真的这么赚钱吗?拍一部电影,电影公司就能赚上亿,这可比我辛辛苦苦打拼半辈子的继续还多!我准备观望下,打听下要真是如此,我也投资个千八百万,弄了电影公司看看。”一位从事制造业多年,身价过亿的老板在某宴会上大发感慨,引起一片应和。 一位影院老板接受报纸采访被问到《逃出立方体》的收入时,也是兴奋的眉飞色舞,“曙光能不能赚上亿我不敢说,但大赚几千万是肯定的。这么说吧,在香港这边,《逃出立方体》上映的本埠票房分成拿的是标准大片分成比例,也就是说,近3200万的票房,至少为曙光公司带来约2300-2600万左右的税前收入,扣除成本电影拍摄跟税收,纯收入至少有一千五百万。”他麾下的三家影院都曾参与放映《逃出立方体》,尽管因为是小影院,跟曙光那边谈判时他稍微吃亏一些,可短短六周的上映时间,就为他带来了近四十万的税后收入,再能放映一部这样的电影,他又能建一家中型影院了。 “确实,曙光赚了很多钱!”新宝院线的总裁冯秉仲也曾在公开场合回应过外界的好奇,但他并没有回答新宝院线从中获得多少分成。据外界的保守预测,应该与天幕的《暗战》相仿,而新宝从《暗战》中获得了五百六十多万的票房分红。也难怪新宝院线低调处理这件事了,五月仅从上映的《暗战》跟《逃出立方体》两部电影中,新宝院线便斩获过千万的纯收入,可比上映二三十部跟风片还赚钱。 “我不知道从何时起,香港开始传出电影将死的言论。的确,我们现在存在一些问题,黑社会入侵、台湾资本影响市场跟风拍片等等。但我们总体还是良好的,香港电影还在持续发展跟扩大中,帆仔的出现绝不是偶然,我们还能发掘更多这样的人才。曙光电影加入,只会让香港电影更大更强,良性的竞争会令港片持续迸发活力!”香港影业协会名誉主席,嘉禾电影董事长邹文怀在接受参访时丝毫没有因为《黄飞鸿2》的收益比低于《逃出立方体》而有任何不满。 他说的不错,如今的嘉禾应该是它是鼎盛的时期。前年一部在美国上映的《忍者龟》至少为嘉禾创造了过10亿港币的毛收入,如今的嘉禾算上片场跟影库,总市值高达上百亿。邹文怀正在野心勃勃的弄他的‘上市跟北进神州’计划,一旦计划成功嘉禾不但将登陆‘港交所’获得更多的资本壮大自己,嘉禾电影还将打入北部神州拓宽市场。 现在的他虽然老迈,但无惧任何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