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第三部小制作(第二章)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四十一章 第三部小制作(第二章)

《逃出立方体》本埠票房热卖,票房超过三千万。庆功会自然是要举行的,跟岑建勋讨论了一番后,岑建勋建议将庆功会的时间延后到31日举行,理由是蔡松林将在这一天抵达香港,就《逃出立方体》的台湾发行权跟东南亚外埠发行权进行谈判。 徐帆同意了他的安排,虽说蔡松林也是公司的大股东之一,但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呢,何况曙光公司跟蔡松林的学者机构公司并不是子属公司的关系。 当然他也知道,岑建勋提议将庆功会拖延到蔡松林来香港后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岑建勋对于曙光公司的未来,如今已经有了十足的底气,最近徐帆听说他已经筹集了近千万的资金,看来续约的同时也有入股曙光的想法。 这是好事,虽然他手上的股权可能会被再稀释一些,但岑建勋在香港的人脉跟资源,都是公司现在急需的东西。 自6月20日,岑建勋给他的电话里提到,金公主有意跟曙光公司合作,将黄金档最好的位置给曙光公司后,徐帆便有了马不停蹄在创作剧本,角逐暑期黄金档。 邱礼涛那边他给了电话询问,这厮思考了半天之后才跟他说,《八仙饭店》剧组的筹建已经基本上完成了,不过为了等黄秋生的档期,电影最快也要到7月上旬才能开拍,就算是快一点拍也最多只能赶上暑期档的尾巴。金公主的黄金位置他肯定是坐不上的。 《八仙饭店》赶不上,那么就只能他自己上了。从20号,徐帆便不再去关注《逃出立方体》的后期票房等问题了,专心致志的一心在家里创作新电影的剧本了。 尽管香港暑期档的概念是八十年代中后期才兴起的,然而这几年来暑期档已经成为了香港三大最卖座的档期之首。去年香港两个半月的暑期档贡献了接近3亿的总票房。据业界保守预测,香港暑期档两个多月里,总票房很可能突破3亿,达到3.2亿以上,增幅在10%以上。 这是个欢乐的档期,每年都有大量的跟风喜剧片在暑期档上映。而今年,曙光也将以一部准喜剧片进攻暑期档。准确的说,应该是一部小成本的黑色幽默电影。 “总之,这就是个先入为主的傲慢跟不断累积的误会下发生的故事。怎么样,这部电影的拍摄成本我预计一百五十万港币就足够了。剧组那边,就用公司新招募的人员吧,全当磨练下。不过摄影最好给我弄一个好手来,香港绝大多数的摄影师我都不满意,技术太拙劣了。” 在家整整六天都没出门,终于一鼓作气将他脑袋里的一个剧本完成港译并进行了一番修改后,徐帆拨通了岑建勋办公室的电话。 岑建勋:“嗯,剧本总体来说我没什么意见,听起来蛮有意思的。公司里倒是招募了两个完整的剧组,你要用肯定没问题。不过,摄影方面有些麻烦。现在是一年中拍摄最密集的时间段,就连上部戏跟你合作的杜可风现在都被其他剧组签了,一时半会,我也很难找到技术又好,价钱又低的摄影。” “那,我稍微降一下要求吧。其实这部电影对摄影的要求并不太高,但我也不希望太低素质的摄影师毁了我的创意跟剧本。岑总,你仔细想想,有没有那种潜力不错,技术也还在上进中,而且也已经拍过几部电影,有经验的摄影。”电话这边,徐帆拿着一块冰西瓜,边吃边聊。 “这你这么一说,我似乎想到了有几个合适的人选。对对对,前段时间孙总监跟我提过,他在tvb认识一个全才,能编能导还有一手上佳的摄影技术,在tvb是韦佳辉跟杜琪峰的御用摄影。他曾想过挖来,但那人只答应先签三年的部头约,每年拍摄的电影不能低于三部,每部电影的掌机费不能低于20万,工作时间超过40天还要过一天加5000。他还要求在公司期间,若创作了剧本希望公司投资进行拍摄,并要求自己执导。我嫌要求太多,而且合同的约束力太低,担心培养起来有点名气之后会单飞,所以一直没回应。至于他叫什么名字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了,似乎姓郑!” 对此徐帆表示理解,每一个公司都渴望更多的人才加盟,也愿意高薪留住人才。但没有一个公司能容忍高薪挖角来的人才,公司掌控力不够。试想你才培养起来就要跳槽,给谁都不愿意。 20万已经是香港第一流的摄影师身价了,思考了一阵,他倒是觉得孙广臣不像是那种无的放矢的人。对方要求这么高,孙广臣还代为转达了要求,看来那人应该有几把刷子。还是见见面吧,万一真要错过了什么人才,可就损失大了。 当下跟电话那边的岑建勋道:“岑总,我看这样吧。咱们公司现在确实是缺少第一流的摄影师,如果对方真是有些能耐,咱们错过可就遗憾了。这样吧,月底庆功会,让孙总监以公司名义向他发出邀请吧。宴会来宾几百,也不在乎多他一张嘴,到时候我跟他谈谈吧!” “嗯,也好。我会跟孙总监拨个电话,让他通知对方一声。演员方面,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怎么说呢,咱们公司里的几个演员我看就不错。那个林雪我正在犹豫给他男一号还是男二号,那个钱嘉乐可以给一个角色。反角男一号我准备让林国斌来演,他的演技我很看好,尤其是演坏人形象,没人比他更合适。不过女一号我这边还欠缺,这个角色应该可以说是整部电影的亮点。我需要一个靓女,要非常靓的那种,最好气质好一些,如果可以,帮我联系下黎姿的经纪人,我希望她能给我做女一号。除此外我还需要一个看上去很坏跟猥琐的形象,最好二三十岁的,绝不能超过四十岁。总之,你让公司帮我留意下,越快找到越好!”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阵,岑建勋才开口,“为什么不用童玲演女一号?” 童玲是他早年发掘的女明星,形象很好、功夫也好,还是中葡混血儿。她没能火一直都是岑建勋心里的遗憾。 徐帆闻言一愣,沉吟片刻才道:“岑总,我对童玲真是没有任何歧视。但是你知道,公司给她的片约太高了。这部电影的拍摄成本,我是完全可以压缩到一百五十万以下的。而且,已经有了林国斌一个大合同了,再加上她的合同,我们成本就要接近两百万了。再算上事后宣传,很可能要到三百万。我的这部电影里,女主角有戏份但并不重要,所以只要够漂亮,哪怕是个花瓶都可以,我不需要她多会打!” 岑建勋给童玲的片约是45万每部,标准的二流中等女明星的身价。这身价比起她早年在德宝拍电影时的一部七十万的身价低了不少,但徐帆对小成本电影有种偏爱心里,他很喜欢控制跟压缩拍摄成本,更满意身价只有十来万的黎姿。 上一部电影,如果不是陈德容突然退出,他也不可能给黎姿开出那么高的身价。 冷场了好一会,许是岑建勋也没有跟他吵的意思,才道:“我会通知下面跟黎姿的经纪人先联系,如果没有其他事,电话我挂了。你要的男配角明后两天内我给你找到!” “行,具体什么,明天到公司再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