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学者之危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四十五章 学者之危

“华哥,蔡生最近是不是遇到了麻烦事?” 两人快走到房间门口,徐帆突然站定,皱眉问道。他想起了最近的一个新闻,台湾当局出了新政策,以威视为首的国营企业开始围剿民营发行公司。为了对抗国营发行公司,台湾有部分片商成立了一个松散的采片联盟。作为台湾最大的发行公司,学者机构公司既没能得到台湾当局的青睐,也没受邀参加民营片商采片联盟。蔡松林过去几个月里鲜少跟香港这边主动联系,徐帆怀疑他别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他可是记得,90年代初在整个东南亚都有完善发行网络的学者机构公司,95年还是96年落寞的宣布退出发行商的行列,蔡松林百亿台币的身价,几年就只剩下不足十分之一。这几年里一定发生了些什么。 他一开口,刘德华脚步也微微一顿,“是遇到了一些麻烦,我们进去吧帆仔,蔡生等会会跟你说的!” 虽说蔡松林也是曙光的大股东,但他毕竟跟刘德华结识的更早,关系也更密切。所以,刘德华跟他的联系远比徐帆跟他频繁,知道的也多。 徐帆心里也是沉甸甸的,点头跟着走了进去。 他是非常不希望蔡松林出事的,台湾那边现在是李辉辉当政,随着香港回归,台湾当局的政策也会逐渐对港片不利。蔡松林在台湾黑白通吃,人又豪爽。一旦失去了这个发行商,港片向进入台湾就没有优势,必须赤膊上阵跟台湾本土电影以及好莱坞大片竞争了。竞争黄金档期、竞争院线资源,台湾当局可是美国人的干儿子,对台湾票房的争夺,他们先天就比美国大片差了几分。 心里沉甸甸的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好心情,他随刘德华敲了门,然后进入了房间中。 “阿帆,你们来了!” 蔡松林还跟之前一样,一脸爽朗的笑容,他也只比华仔大了两岁,如今正处于壮年,正是一生中最有魅力的时期。一见徐帆两人来了,便笑着迎了出来。 不过眉宇之间依稀能够看出些东西,至少徐帆看出了,他有心事。 “都进来吧,怎么这么久?”这是问刘德华的。 “跟几个导演正在闲聊,时间耽误了一些。蔡生没就等吧!”徐帆笑着接过话,进了房间。 岑建勋已经坐在那边了,瞧见他进来点了点头。他那火爆脾气,当年为了说服潘迪生购买邵氏院线,敢堵在他的公司大闹董事会,当众让潘迪生下不了台。如今对他态度已经算好了。 “说得差不多了!”与徐帆错身而过的瞬间,蔡松林跟刘德华对了个眼,见他点点头,才笑着拉他两人快走进去。 “老岑,你那火爆脾气必须改改。阿帆要派分红肯定有他的打算,你也听听。”蔡松林从庆功会开始便在,见岑建勋一直苦着一张脸,早心里有数了。 岑建勋闻言皱眉,“我不是赞同派发票房分红,只是这一次一下子派发了两百万太乱来。这事一旦开了头,你以后电影无论盈亏都是要给剧组分红的。不然就会有人背后骂你,说你小气、厚此薄彼。” 确实,岑建勋并不是个小气的人。之前徐帆跟他交流分红的事时,他之前没反对,甚至主动要求把分红恒定在一百万港币。 徐帆一下子给剧组给几位主编派发了千万分红,在他看来太多了! 几人坐下,彼此都比较熟了,徐帆也好说话,有些东西也不用藏着掖着了,“岑总,上一次你火气那么冲,我有些话也没说完。正好今天你心情好了点,也让我说两句吧!” 见几人都盯着他,连岑建勋也不说话,他才沉声道:“我派发高分红其实是有原因的,岑总,你也看到来了。咱们香港现在明星的片酬越来越高,华哥现在身价在香港属于最顶级的那一种,一部电影加盟费不低于两百万港币。我说句难听话,华哥现在这种身价,以后少有剧组能请动他。香港每年至少拍摄四五百部电影,你们知道有多少部电影投资成本在一百万以下吗?又知道几部电影投资过千万?” “去年,香港电检处审核的电影有521部,其中42部没有通过审核。约272部没能进入院线上映,直接发行的录像带。上映的207部电影中,成本在一百万以下的有133部,成本在一百万到一千万之间的有61部,成本在一千万以上两千万以下的有7部,两千万以上的只有6部。小成本制作是我们香港电影繁荣的根基,但明星的高片酬却导致一些不属于跟风之作的小剧组请不起明星,票房也就上不去了。” “明星的高片酬导致剧组请了大明星之后,就没有更多的制作经费用于电影的拍摄跟内容处理。所以,我给大家很高的票房分红,其实是为了以后做打算。华哥,我现在说的,希望你的天幕公司也注意一下。好莱坞那边现在已经开始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现在,一线明星的片酬已经开始软性封顶,改以票房分红补偿之。我仔细的研究过好莱坞的策略,觉得很有可行性。你们想,我们完全可以以部分票房分红引诱明星自降身价加盟,这样不但降低了电影的成本,也分散了票房的风险。就像是贷款买房一样,明星片酬就是我们给的首付,票房分红就是事后的还款。这样,我们既保住了电影拍摄的低投资,也保证了低投资能够对明星产生吸引力。” 看到岑建勋等几人都开始思考起来,他松了口气,知道自己说服了他们。 对于岑建勋这个人,徐帆是很看重的。不仅是因为他在香港的影响力,还有他在内地的影响力。所以,一直对他都表现的十分尊敬。 香港马上要回归了,内地政府正在不断招安香港各本土势力。但是因为89年的民.运风暴,导致很多在香港本地有大威望的名流对内地颇有敌意。他们各自都在香港有很大的影响力,这就导致了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起到了一种榜样作用,带动了更多的香港本地人敌视大陆。 岑建勋在香港民、运组织里有大影响力,他是香港支持内地民、运的领袖,说白一点就好比在野反对党的领袖一样。内地政府虽然对他不断攻击内地十分愤怒,甚至封杀了他进入内地的资格。但,内地何尝不想招安了他这位香港攻击内地声音最大的几人之一。 徐帆很聪明,他在利用岑建勋为自己造势。 从社会底层爬起的他明白,普通人很可能一辈子都难以见到中.央高层,跟他们聊天畅谈自己对国政的看法。 但香港跟华语电影要想真正永无后顾之忧,必须要趁回归前内地对香港势力招安的那段大肆许诺安抚的时间,进入大佬的眼中,让他们看到自己,看到自己这个内地出身的人在香港的影响力,然后,他才能上达天听见到高层,才有机会向高层阐述华语电影的重要性。 刘德华最先反应过来,慨然承认:“确实,片酬高了不见得是好事。去年我接了十三部电影,除了向生邀请的那两部,基本都是自降身价。不然没几个剧组请得起!阿帆,你的这个建议我记下了,回去我在公司讨论一下,看能不能推广下去。演员片酬虽然重要,但片酬太高,真就拖垮了剧组。” 几个人里没有人比他更有发言权,他本人不但是香港电影圈里最拼命的一线男星,更是一家电影公司的老板,对此感受最深。他开了口,岑建勋表情也缓和了,就势下坡,跟他道了声谦,不再追究这事。 “误会解除就好,阿帆,咱们几个几天碰面,其实也就那么两件事。我的事先放一边吧,先谈谈老岑。公司快速发展壮大,老岑也是立下了汗马功劳。曙光现在就咱们三个股东,股权虽然清楚但不足也明显。我们询问了下老岑,他也有意入股曙光,总裁这个位子没有人比他更合适,你的意思呢!”蔡松林问道。 徐帆丝毫没有犹豫,看着岑建勋道:“岑总的能力我从来都没怀疑过,当初看上了‘玛维利克’也是更看重岑总的能力。他要入股,我是百分之百支持。” “德宝停业后,我跟三毛承担了部分债务,现在资产缩水比不得你们几位财大气粗。我现在只能调集一千万港币!”岑建勋心里多少有些感慨,三个月前曙光新建之初,徐帆便邀请他入股,给他拒绝了。那时候一千万的投资至少能够换来15%左右的股权。可三个月后的现在,一千万的资本,想得到5%的股份都很勉强。 短短的三个月里,公司的市值评估便翻了三倍,在香港有什么比投资曙光更赚钱吗? 没有! 身为曙光的总裁,没有人比岑建勋更了解,曙光现在的情况。一旦《逃出立方体》的北美跟欧洲发行权卖出,再加上日韩台东南亚地区的发行权交易,公司资产将稳稳的超过两亿港币。 因为有了默契,徐帆、蔡松林、刘德华先后表了态,各自让出部分股份,岑建勋的一千万投资也换来了曙光5%的股权。 签约这东西可不是一蹴而就的,几人达成了口头协议之后,正式协议将在明后天签署。 达成了口头协议后,曙光三股东就变成了四巨头。大家利益均沾、荣辱与共,顿时气氛更加融洽。 徐帆也趁机问出了疑惑,“蔡生,你台湾那边最近没问题吧?” 他话一开口,蔡松林脸上就带上了苦涩,摇头:“最近的新闻你看了?” “嗯!” 他叹了口气,“李辉辉现在正在跟美国谈加入wto,有消息传台湾将进一步开放美国电影进入台湾的门槛。学者公司过去几年的红火惹得一些人眼红了,我有几个对手,最近联手在立法院要搞我。其中几个都是国民党的党员在国民党内有不小的影响力,他们游说立法院出台新法想重新垄断电影发行权。这碗饭不好吃了,几个国营制片公司都在围攻学者,过去四个月里,我丢掉了台北两成的票房、台南也有些院线失守,损失不小!” 给自己斟了杯红酒,他继续道:“本来丢掉了影院的控制权也无妨,美国电影的发行权虽然被威视、信华、博伟、中环四大国营发行公司垄断,但我蔡松林在香港还是有几分面子,只靠发行港片也能跟他们斗。但最近几个月,台湾一些中小片商组成了一个松散联盟,开始跟我争夺港片的发行权。” 他苦笑着不往下说,刘德华拍了拍他的肩膀,跟徐帆道:“徐克工作室公司、嘉禾跟威视、信华签了三年的发行合约,东方、高志森跟永高决定跟台湾片商联盟合作。蔡生给他们挤出了联盟,现在片源只有天幕、万能几个公司了!” 台湾电影自八十年代没落之后,台湾片商基本上就是靠发行港片跟好莱坞电影为生。台湾国营发行公司凭借着执政党党产的身份垄断了美国电影的发行权,学者机构公司再失去了香港几大主要电影公司的发行权,难怪历史上短短几年时间,学者机构公司便迅速没落。 徐帆听得眼皮一阵跳动,看向蔡松林见他眉头紧皱,不过他还没有放弃,道:“香港又不只是只有这几家电影公司,不是还有永盛还有曙光吗?明天我会亲自去拜访向氏兄弟的。” “蔡生,曙光这边会全力支持你。我们的电影就交给学者发行!”没等岑建勋表态,徐帆便率先开了口,锦上添花再好也没有雪中送炭,何况,曙光也离不开学者机构。 “嗯!” 岑建勋意见跟徐帆一致,“我们跟学者站在一起!” “谢谢!”蔡松林展演一笑,脸上愁容淡了许多。 曙光现在也是香港最红火的电影公司,何况徐帆的第一部电影便在台湾斩获了四千多万台币的票房,至今仍站在上半年台湾票房第四位,仅次于威视引进的《本能》、信华的《铁钩船长》以及学者公司之前引进的《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 《逃出立方体》在香港本埠便斩获了三千万票房,折合约相当于1.3亿台币。这可是部标准的热卖电影,一旦进入台湾发行,票房肯定不会太低。 不过蔡松林也会做人,他笑道:“我做生意向来不喜欢让人吃亏,生意只是一家赚钱不叫赚钱,大家赚钱才叫买卖。老岑、阿帆,你们放心吧。我的学者肯定不会让你们吃亏的。” 徐帆感觉他心里也憋着一股火,事实山蔡松林也却是被嘉禾跟徐克等几个合作多年的老伙计的背叛惹了一肚子火气。 他冷哼一声,道:“信华给了《黄飞鸿之男儿当自强》1400万港币的东南亚外埠买断,威视承诺徐克亲自拍的大制作,每部买断不会低于1500万。我蔡松林也不会亏待了老朋友,《暗战》跟《逃出立方体》东南亚外埠发行权,我给1500万。” 这可不是个小数字,以92年港币跟台币1:4.2的兑换比例。两部电影蔡松林便支付了1.26亿台币之巨,不过这个数字跟蔡松林现在百亿的身家比起来,他支撑的起。 徐帆跟岑建勋闻言不喜反惊,这个价格学者机构能赚的利润已经被压的很微薄了。都说商人不做亏本的买卖,能逼迫蔡松林如此,可见学者机构公司现在的处境。 刘德华估计之前也没跟他谈过价钱,闻言也是吓了一跳。他刚要说话,却给蔡松林摆手止住了! “华仔,我知道你们的意思。学者现在的处境不太好,台湾票房的竞争比你们想象的还激烈。我现在要同时跟美国片商、台湾片商、国营发行公司竞争,若是不树立几个旗杆让人看到学者的实力,早晚要给他们推倒。1500万港币虽然不少,但我蔡松林还能撑得住,顶多少赚一点!你们要是真看得起我蔡松林,多拍几部好电影。今年年内咱们争取多几部电影登上台湾票房前十名,那才是给学者给我蔡松林涨了面子!” 蔡松林态度坚决,果然有几分大亨本色。 《逃出立方体》东南亚外埠发行权达成口头协议! 林国斌从找到了刚从房间里走出来的徐帆,同意了加盟他的第三部电影。 这也算是今天的第三个好消息了,庆功会很快结束了。宾客们都走得差不多,徐帆今天没要大黑他们跟来,自己孤身开了车。他在大厅一角发现了正在闲聊的周海媚、周慧敏两人,走过去道:“找了半天没看到你们人影,我还以为你们先离开了呢。天色晚了,坐我的车,我送你们回去吧?” 周慧敏跟周海媚都是一身连衣裙,只不过一个是百合白,另一个是荷花绿,看上去格外衬托她们的气质。 跟周慧敏点了点头,他的视线全落在周海媚身上了。自从传出绯闻后,两人只通过几次电话。他几次请周海媚出来吃饭、赔礼,都给她拒绝了。唯一一次来公司拍宣传广告,她也只跟他打个招呼,那天她一直跟其他剧组主演在一起,令徐帆连道个歉的机会都没有。

下一篇   第四十六章 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