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一千万美元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四十九章 一千万美元

米拉麦克斯公司的一行人于今天抵达香港,据跟徐帆关系已经很不错的科维奇透露,带队的是温斯顿兄弟中的弟弟哈维,他是米拉麦克斯公司的执行总裁。 米拉麦克斯公司由温斯顿(鲍勃与哈维)兄弟于1971年代建立,是美国独立制片业的先驱。在成立后的二十年里靠着制作及发行了低成本的独立电影,成为美国首屈一指的独立电影公司,总资产约有近亿美元。 91年绝对堪称是改变米拉麦克斯公司命运的一年,不仅是因为在这一年里米拉麦克斯公司因为高价买断的几部赔钱电影,导致公司亏损逾2700万美元,重伤了米拉麦克斯公司的元气。在这一年里,还发生了一件将改变米拉麦克斯公司命运的大事,好莱坞最顶级的电影公司——迪斯尼集团向米拉麦克斯公司发出了收购邀约,欲趁火打劫收购了米拉麦克斯公司,以补足迪斯尼电影拍摄实力不足的短脚。 艰苦的谈判从92年初双方派出了谈判代表一直谈到现在,眼看着半年过去了,双方始终没能达成共识。温斯顿兄弟一开始要出了3.2亿美元的超高价,而迪斯尼集团却拿着上一年米拉麦克斯公司的亏损财政报表,只愿意以5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 如果没有徐帆的出现,如今急等着用钱的温斯顿兄弟很可能在年底便以8000万美元的价格将米拉麦克斯公司卖给了迪斯尼。 但是吗,现在 7月3日上午十点,米拉麦克斯发行部经理艾米-科维奇引领公司执行总裁哈维来到了曙光电影公司总部 “徐,我来为你介绍下,这是我们公司的总裁温斯顿先生!”科维奇笑着为他介绍道。 “能跟温斯顿先生有机会合作,是我们的荣幸!”岑建勋跟徐帆一起,在曙光公司接见了米拉麦克斯的一行人。 哈维-温斯顿是个五十来岁的美国白人,他微微有些秃顶,不过眼神却很有神,粗壮结实的双臂都显示了他很喜欢运动。 “叫我哈维好了,我的东方朋友!”哈维-温斯顿笑着跟他们点头,态度非常好。 想不好也不可能,美国佬最现实。靠着发行《死亡游戏》,米拉麦克斯仅目前便赚了小2000万美元。他们付出的成本才多少?300多万美元而已。 米拉麦克斯现在正在跟迪斯尼谈判收购的事情,受到发行《死亡游戏》大赚的影响。温斯顿兄弟底气十足的将心理价位定在一亿五千万美元,现在他们跟迪斯尼的谈判僵持在了两亿美元,双方谁都不愿意再让步了。温斯顿兄弟知道公司的总资产是不足一亿的,他们若想趁迪斯尼的收购痛宰它一笔,只靠现在的业绩还是差了一些,他们还需要发行几部大卖的好电影。 哈维看着徐帆,目光充满善意跟期待。美国今年并没有出现多少令人感觉惊艳的小成本电影,唯一几部也被好莱坞不差钱的那些大公司高价买断,显然不少都受到了《死亡游戏》热卖的刺激。 至于欧洲电影,温斯顿兄弟现在是不敢碰了。去年就是他们做主买断的几部欧洲电影,原以为能够大赚一笔的。谁想到不但没赚到钱还差点把米拉麦克斯给赔进去。现在想想他们还有些后怕。 因为《死亡游戏》的热卖,温斯顿兄弟都对来自香港的电影有了兴趣。这不,之前他们派出了发行部经理科维奇亲自来访,从他口中听说徐帆的新电影比上一部电影也丝毫不差的时候,甚至更有进步的时候。温斯顿兄弟坐不住了,兄长鲍勃已经主持跟迪斯尼的谈判走不开,便派出了弟弟哈维亲自领队,来香港一探究竟。 跟美国人谈判,废话什么的都没必要,反倒不如直接开始谈判来得实在。哈维跟科维奇等人被徐帆他们引领进了公司的小型放映室,在这里,曙光早已经准备好了英译版的《逃出立方体》母盘,就等他们观影后,双方协商北美及欧洲的买断发行权了。 “哦上帝啊,谢天谢地我们没有错过一部好电影!”电影的放映只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哈维看的不时惊呼,兴奋异常。 因为曙光公司花了重金在香港挑选的外籍电影从业者进行的配音,尽管不如原版那么传神,但也比年初匆匆弄好的《死亡游戏》要好了一截。要知道在美国上映的时候,不止一个两个的美国观众曾遗憾的表示,英译的太差劲了。 “徐,我想让我们来谈谈合作的事情吧!”电影一结束,哈维根本没有起身的意思,直接就坐在放映室的沙发上,提出谈判。 徐帆跟岑建勋对视一眼,笑着点点头,心中都有些压抑不住的激动。他拍摄的电影都是标准的‘西片风’,比起中国古典武侠,这种风格更好打入美国市场。而事实上,现在北美跟欧洲发行权交易也是他的电影现在最大的收入源。 “我们曾经合作过,徐,你知道我们公司的不仅在美国,在欧洲发行系统也相当完善,南美、澳洲,甚至中东跟非洲几个国家我们都可以联系上映。” “嗯!”徐帆默默地点了点头,米拉麦克斯公司成立了二十年,确实已经在世界绝大多数地区搭建起了发行网络。 他笑了笑,对哈维认真地道:“上一部电影,我们合作的十分愉快。但是,温斯顿先生,我的朋友。我的上一部电影至少为米拉麦克斯公司赚到两千万,等待欧洲上映后可能会赚得更多。我的新电影质量你也看到了,很不错的一部电影,不是吗?温斯顿先生,现在联系我们的不止米拉麦克斯一家。我们现在正在着手安排亚洲的发行计划。一旦等待亚洲上映,跟香港一样引起了火爆的观影热潮,到时候,联系我们希望能在海外发行的电影公司就更多,我们的选择也更多了。” 哈维耸了耸肩,“但是你们还没做出决定不是吗?因为他们没有我们米拉麦克斯的诚意那么高!” 他似乎有些轻微哮喘,一激动就有犯病的可能。做了个见谅的手势,他从口袋里掏出喷雾型药剂吸了吸,这才重新开口,“徐,你会看到我们的诚意的!” 他跟科维奇点点头,竖起三根手指。科维奇惊讶的看了他一眼,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内取出一份靠在最里面的文件,递给了哈维-温斯顿。 徐、岑两人看了眼,公文包内赫然摆着三份文件,显然米拉麦克斯至少为他们准备了三份买断协议。 “一千万美元,买断北美、南美、欧洲、澳洲院线及录像带发行权!徐,在美国过去三十年里,小成本电影达到这个成绩的只有17部电影,华语片可能将诞生第一部!” 这个价格其实只比科维奇当初给的合约稍微高了一些,只是将录像带的收入全部折合成现金又增加了一些。而且,曙光也为此让出了‘南美’跟‘澳洲’的发行权。 但总体来说徐帆还是满意的,南美跟澳洲那边等到曙光联系上了发行公司再谈好合作并安排好上映档期,很可能大半年甚至一年就过去了。而今年九月有一个赚大钱的机会摆在徐帆面前,在那之前他需要很多的资金,越多越好。 一千万美元的现金已经搔到了他心中的痒处。 将协议递给了岑建勋,跟他交流了一个眼神。 岑建勋已经十分满意了,好莱坞过去买断香港的电影发行权一般都在一百万美元以下。偶尔一两部能过一百万美元的,也都不超过三四百万。《逃出立方体》亚洲以外的发行权售价高达一千万美元,曙光又因此大赚了7800多万港币,一部电影就赚了过亿。这哪里是赚钱,简直就是抢钱! “签!” 岑建勋比徐帆表现的还要激动,他的声音甚至有些发颤,为自己公司的一部电影,创造了华语片的外埠卖盘最高价格! 7月5日,曙光电影制作公司与米拉麦克斯公司的签约会在香格里拉酒店举行。 岑建勋不可能放过这么好的一个宣传机会,这一天里,香港过半的媒体都接到了曙光公司的邀约。 尽管不少媒体都对曙光的突然邀约十分不解,不过曙光隐隐是现在香港娱乐圈的话题中心之一,基本上接到邀请的媒体一家不落全来了。甚至因为动静太大,一些没有接到邀请的二三流媒体也都派出了自己的记者,齐齐赶赴香格里拉酒店。 结果自然没有让他们失望,香格里拉酒店门口悬挂上的‘热烈庆祝曙光电影制作公司与米拉麦克斯公司签约合作’的横幅已经让不要赶来的媒体忍不住八卦的心理,开始猜测曙光电影公司是不是天价与美国发行公司签订了发行协议。 要知道前两天就算是蔡松林3000万买断《暗战》跟《逃出立方体》的东南亚发行权之时,主导的也是蔡松林跟学者公司,而天幕跟曙光更多的是配合宣传,把风头给关注全让给了蔡松林的学者。 不得不说,聪明人从来都不少,他们猜对了! 岑建勋今天一身黑色西服,打这个蝴蝶领结,就连一头蓬松乱发也都由他的新婚娇妻谢宁替他认真打理过来,看上去格外的精神。今天的签约仪式他将以曙光电影公司的总裁身份主持,徐帆虽然作为电影导演也要到场参加这仪式,但隐身幕后避开了风头。 “尊敬的各位媒体朋友,感谢大家今天抽出时间来,参加我们曙光跟美国米拉麦克斯公司的签约仪式,并见证香港电影一段新历史的诞生。现在,我宣布,米拉麦克斯公司将以1000万美元买断我曙光电影制作公司制作的《逃出立方体》北美、欧洲等地区的发行权” 岑建勋的话都还没说完,这会场顿时一片哗然,一个个记者都以为自己听错了,急忙往他身边拥挤着发问。 “岑总,您是说曙光公司以一千万美元卖出了外埠发行权?” “一千万美元就是7800多万港币,我没有听错吧?” 会场上一片短暂的混乱,岑建勋连声高呼,总算把混乱给压了下去,“诸位诸位,请听我说听我说,大家没有听错。我们曙光公司将跟米拉麦克斯公司就本公司首席导演徐帆先生的作品《逃出立方体》的北美、欧洲等地区的发行权签署合作协议。本次合作的买断金额的确是一千万美元,我们马上将要签署协议,请大家遵守秩序,为我们留出一点时间。等会签约仪式完成后,我们会单独留出一段时间来,接受大家的采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