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快速拍摄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五十三章 快速拍摄

7月11日,徐帆的第三部电影《傲慢与偏见》正式开始拍摄! 远景镜头拍摄,一辆满载行李的越野车缓缓行使在一条乡间小路上。 “一个好的开始,不是吗?” 化妆师正在给他进行化妆,因为马上他就要出场了。徐帆只能一边任由化妆师摆布,一边看着监视器,对刚才使用长焦镜头,拍摄了七秒钟的驾车镜头满意称赞一声。郑兆强的拍摄功力的确不错,不比他之前合作过的杜可风、鲍起鸣差多少。 “导演,我们都准备好了,就等你了!” “ok,马上好!” 旁边被迫换上了一身标准乡巴佬土气装备的岑建勋在一旁靠着一辆土气的通用皮卡,曙光公司几乎翻遍了整个香港的租车公司都没找到一辆合格的皮卡车。最后没办法了花了一万多去二手车回收公司买了一辆破旧的皮卡进行了改装,成为电影中岑建勋跟李兆基扮演的双宝标准道具。 “郑生,摄影就拜托了!”徐帆不怎么喜欢在电影里进行客串,他更喜欢在幕后指挥掌握剧组的拍摄。不过为了说服岑建勋扮演双宝中的男一号,他倒是不介意在电影里客串一下。反正他选择的是个没多少戏份的角色,还算轻松。 “ok!”郑兆强已经上了丰田轿车上,开了天窗之后他固定了摄影机,不过他还是提醒道,“速度最好别超过20码,道路太窄、还有些颠簸,车速快了镜头会有些摇晃!” “没问题!” 徐帆应了一声,从助理王一峰的手里接过车钥匙。他扮演的就是几个大学生之中,那个偷开老爸的车带同学来乡下度假的胆小学生。 “对了,郑生。记得给我们这辆丰田车一个十五秒的远拍,车标还要一个三秒特写。” “放心吧导演,我都记着呢!” 拍摄开始,岑建勋跟李兆基先把他们那辆改装过的皮卡开到前面约两里外,之前挑中的一处路边停着等待指示。为了方便联系,徐帆会用移动电话跟岑建勋联络。 徐帆上了车,跟林国斌他们几个人打了声招呼后,朝着前面与他们相隔只有几米距离的郑兆强那辆车做了个ok手势。 然后,前面的车子发动,开始缓缓的向前面开去。 徐帆也跟着启动了车,往前面开去。他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的导演喜欢玩客串,总之让他露个脸演个无剧情、无对话的路人甲还好,像一些有对话、有剧情的角色,他是十分排斥的。 反正他是不喜欢玩客串的,就比如说现在,一切都要靠摄影师的掌控,身为这部电影的导演,他反而无法掌握拍摄全局,这无疑是令他不爽的,有种被人掌握的不安全感。 开头的这一幕是他临时加上去的,人家丰田好歹也支援了他们几辆车了,算一下也差不多有几十万之巨了。作为目前曙光公司最大的广告赞助商,给它片头几十秒的时间做个小广告又如何! 车子缓缓向前面开了约一分多钟,前面的郑兆强摆了摆手,做出了个停止的手势。 徐帆停下了车,走下去,“怎么,没弄好?” “不,已经弄好了。不过你最好自己看一下,不满意我们再重新弄一个!” 接过王一峰递过来的电话,徐帆用移动电话联系上了几里外的剧务组之后,一辆大巴马上开来了,大巴内装了不少的拍摄跟放映器材。 “总之先看看吧!” 监视器内很快将之前拍摄的片头放映,确定没问题之后,他们很快在丰田轿车跟大巴上分别装上了固定架,电影正式开始拍摄主剧情! “阿帆,开快一点!” “是啊,兄弟,你倒是开快一点!” “嗨嗨,我说这可是我爸的车,我偷偷开出来回去少不了要被臭骂一顿。你们不知道我才刚领到驾照吗?万一把他给他碰坏了,咱们以后的活动可就没车用了!” 突然间停在路边的一辆破旧皮卡冲了出来,丰田越野车内骂声一片 时间就在徐帆的第三部电影拍摄中快速流逝,四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因为《傲慢与偏见》的剧情十分简单,除了片头在车上拍摄的那段他们反复拍了几次以外,其余内容基本上都能做到一遍、两遍就过。 四天里剧组连续拍摄了片头三幕,学生组与双宝在乡村杂货店碰面并产生误会,双宝被警察盘问,抵达乡间小屋,大学生也抵达目的地并开讲二十年前的凶杀案,然后他们又用群众演员拍摄了一组二十年前的剧情等等。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四天里被叫ng次数最多的不是旁人,反而是空有一肚子理论跟龙套经历,却无力在扮演大学生的同时,还要分神执掌导筒的徐帆。 这种经历也更让他坚定,以后执掌导筒的时候再也不客串有剧情的电影人物了,哪怕只是个配角也不演。 7月15日这一天很快到来了,尽管前一天灰蒙蒙的是个阴天,但是雨却没下下来,这是个列日当空的大晴天,酷热难当。 跑马地马场是香港的第一个马场,日占期间曾更名“青叶峡竞马场”。于香港开埠初期,英国人从英国引入英式赛马活动,香港的第一次正式赛马,早于1844年12月在这里举行。很快赛马及博彩活动于香港华人社区风行起来。1931年马场建成首两座三层高的永久看台。其后于1957年,该看台改建为两座楼高七层的看台。到了1969年,看台再进行扩建。 92年的跑马地马场尽管在香港依旧名气不小,但因为设施的老旧在香港的影响力已经很小了。现在跑马地马场的赛事,除小部份日子外,通常在星期三晚上举行,而日间赛事方面,通常每年马季只有一次于该马场举行,其余则移往沙田马场举行。 因为赛事不再频繁,同时也是为了筹备更多的经费,以便返修马场同新建的‘沙田马场’竞争,跑马地马场大量的外租场地,香港不少的天皇巨星演唱会以及大型的庆典活动近几年来都是在跑马地马场举行的。 比如去年的华东大水灾爆发后,香港一线二线众多的天皇巨星就是在跑马地马场举行“忘我大汇演”大型音乐会,为水灾灾民筹集善款。 1991年5、6月间,中国共有1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发生水灾,5个省、自治区发生严重旱灾。灾害最重、损失最大的是遭到洪水侵袭的安徽和江苏两省。据当时初步统计,安徽全省受灾人口达4800多万人,占全省总人口近70%,因灾死亡267人,农作物受灾面积430多万公顷,各项直接经济损失失近70亿人民币。江苏全省受灾人口达4200多万人,占全省总人口的62%,因灾死亡164人,农作物受灾面积300万公顷,各项直接经济损失90亿人民币。 因为灾情太过严重,若论影响力还在当年的唐山大地震带来的灾害之上。所以,内地一改往年不接受任何海外捐款的政策。水灾灾情发生后,1991年7月11日,“救灾紧急呼吁”新闻发布会在北京召开,中国“国际减灾十年”委员会秘书长、民政部副部长陈虹在新闻发布会上向中外记者介绍灾情,并代表中国政府,紧急呼吁联合国有关机构、各国政府、国际组织,以及国际社会各有关方面,向中国安徽、江苏两省灾区提供人道主义的救灾援助。 香港是第一个响应内地的地区,并在第一时间为灾区筹备了5亿捐款,占到当年中国接受总捐款的四分之一。随后的一年里,香港各界先后向内地捐赠了高达27亿人民币的巨款,仍旧相当于中国接受海外总捐款的九分之一之巨。 92年的香港正处于回归之前的动荡之中,因为89年的民.运让内地在香港失了不少的人气,所以,借助着91年华东水灾带来的转机,内地似乎也希望能够挽回一些印象分。 国企银都集团在水灾爆发一年后,联合亲近内地的tvb跟中立立场的atv,于去年香港演艺界为灾区筹备捐款的同一天,在同一地点举行感恩活动。至少在徐帆看来,这是个很好的机会。

上一篇   第五十二章 开机

下一篇   第五十四章 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