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咸湿教主徐晋江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十四章 咸湿教主徐晋江

刘清云惊讶:“帆仔,这附近的租金可不低,就拿我住的何文田邨来说吧,两室一厅一卫一厨一个月要1500。公租房区你没有香港身份证弄不到,为什么要在附近找房子?” 他是知道徐帆现在一个月收入的,既然选房子自然也要考虑他的收入问题了。 刘清云的反应慢了半拍,话说完了之后突然间才想起来他方才提到的日后将在中环工作,心里顿时疑惑丛生。 “还有,你刚才说以后要在中环工作?怎么了?难道无线的工作你要放弃了吗?” 徐帆晃了晃手中的汤勺,他也点了一份莲子粥。点头道:“无线的地域歧视还是比较严重的,像我这样从大陆过来的,就算是临时工也不如香港本地人拿得多。好在我自己也会写一些剧本,刚跟天幕公司签了合同,以后就要去天幕公司上班了!” “天幕公司,刘德化的天幕?” 天幕公司在香港那可谓是如雷贯耳、影视圈内无人不晓。因为是大明星刘德化的公司,刘德化在圈里不但名气十分,甚至包括刘清云在内的不少郁郁不得志的明星都将曾被无线封杀多年却靠着毅力跟不屈挺过来的他当做偶像跟榜样,自然不可能不知道天幕公司。 “嗯!”徐帆点了点头,“我有两个剧本被天幕公司买下来了,来香港的目标算是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因为要长期在香港发展,所以,我更希望能在附近找一处住处!月租在800-1200之间的最好,刘哥是本地人,应该知道一些附近哪里有便宜的租房吧?” “没想到你真的进了天幕了?”刘清云感慨一句,举起刚送来的莲子粥,道:“帆仔,恭喜你了。我以粥代酒敬你!” “谢谢!” 两人轻轻碰了一个,刘清云喝了个透心凉之后,方才长舒了一口气,道:“你要租房,这附近环境稍微好一点的都在1500以上,如果你不介意跟别人合租的话,我倒是能帮你介绍一位在这附近的朋友。” 末了他还加了一句,“他也是在圈里混的,去年接的戏比较多,一个月1800的房租还能支付的起。但今年没接到什么电影,手上可能有些紧了。对了,他跟你一样也是从大陆过来的!” “哦?他叫什么名字?” “徐晋江!” 什么竟然是咸湿教主徐晋江?! 徐帆傻了眼了,他这位本家徐晋江的大名自己还是听说过的。徐晋江是出生于黑龙江省的标准北国大汉,曾往广州美术学院学画的他82年后来香港发展,开过画展、打过工、卖过东西,虽然也曾经在一些电影中出演过群众演员,但是一直都只能勉强温饱。一直到87年麦当雄看中了他的一张‘恶人像’,方才真正将他带进了演艺圈里。随后几年中拍摄的省港旗兵后续跟三狼奇案、监狱风云令他逐渐尝到了演艺的甜头。但是因为一直出演的都是恶人角色,导致他在香港的戏路并不宽广,虽然也能靠拍电影赚到点钱,但其实也没多少。 于是乎,在今年因为接不到戏面临吃饭危机的时候,徐晋江终于向现实低了头,转而去拍三级片,第一部三级片一炮走红,按照他未来的路子,不出意外他将会在三级片之路上一路走到黑,最终在万千指责中拿到‘咸湿教主’的称号,成为一度遭到内地政、府封杀的香港三级片明星。 徐帆显然没想到刘清云竟然会跟他认识,并且,还推荐他们一起合租。 徐帆不知道的是,刘清云其实跟徐晋江并不熟,只不过之前他们曾经有过一次短暂的合作,加上住的地方又很近,都在何文田邨这一块,本着圈里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的原则,两人倒也一起吃过饭、聊过天,只不过交往不是很多罢了。 不过虽说长着一张凶人脸,但徐晋江却不像他外表那样穷凶极恶,恰恰相反,竟然十分文质彬彬,与人交流都显得十分得体。因为是八二年便来港奔生计,徐晋江已经拿到了香港身份证,不过没有其他工作只靠在各大剧组跑龙套的他显然收入谈不上富裕,最近租了一间公寓之后,他明显的感觉到仅靠个人有些吃不消。因为之前他为了便宜曾经一下子付给房东整整一年的房租,所以现在希望能够找个人合租,减轻部分负担。 得知徐帆也是大陆过来的,徐晋江明显原本客套的语气中更多了些热情,三言两语间,他们很快便谈妥了租金和一些规矩。租金倒不贵,徐晋江自己包揽了大头,每月只需要徐帆给他八百就够了。其余卫生间、厨房两家共用。 因为有刘清云这个圈中朋友引荐,所以两人之间也没签订什么合同。徐帆刚得到了剧本分成,自然是豪爽的一下子支付了三个月的房租,从刘清云口中知道了徐帆现在在天幕公司工作,很明显的徐晋江对他又客气了一些。娱乐圈就是这么回事,你越有能力,别人就越真诚待你。 可惜,徐晋江因为下午要去碰机会,拒绝了他的邀请。刘清云也跟他告了别,他要回去把前一段时间赶戏时堆积的衣服洗完,顺便还要将他口中已经乱如狗窝的家里打扫一下。结果从徐晋江那里拿了钥匙,徐帆也没有强留,他的东西虽然不多。但还要跟同来香港的一些朋友聚一聚,今天晚上也不一定有时间! 意外总是无处不在,当徐帆收拾好了何文田邨跟徐晋江的合租房,回到原来租房的天水围那里。从陈叔那里他却得到一个很不好的消息,与他相熟的几位跟对他多有照顾的几个内地过来的前辈都还没回来。收拾好了东西之后,他在那里又等了一个多小时,可惜一直都没等到大家过来。 最后担心坐不上巴士的他不愿意被香港的那些黑心的士痛宰,跟陈叔留了几张便条,拎着自己只有两个旅行包的行李,离开了天水围。

上一篇   第十三章 找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