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荣明杰与卫星电视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五十七章 荣明杰与卫星电视

荣明杰在美国多年,对于中信泰富麾下的众多产业中最感兴趣的莫过于银行跟电讯业,反而对他的父亲将要大举进军的地产业没多少兴趣。他不想离开香港去内地发展,所以,一直都在琢磨着如何才能做出一番成绩让他知道自己的能力。 于是,茫然四顾之下,他想到了一个人,李家二公子李泽楷。 提起香港电视公司,绝大多数人第一个想到的便是两个无线电视台,即‘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跟‘亚洲电视广播有限公司’,也就是外界俗称的‘tvb’跟‘atv’。早年香港曾有一个‘佳艺’电视台,可惜在两强争霸之下,很早就被挤出了市场,香港家庭小荧屏市场几乎是被这两强联手霸占。 港府鉴于西方有线电视的发展,以及香港电讯的垄断地位,开始计划设立第二电讯网络,并于1988年正式予以批准。第二电讯网络将提供有线电视和其他非专利电信服务,如移动电话、无线寻呼等。 当时和黄集团已经拥有非专利电信业务,李嘉诚利用这一优势迅速同中信泰富、英国大东电报局等集团组成新财团,力夺第二电讯网经营权。李嘉诚认为有线电视具有广阔的前景,它实行向用户收费的制度,所以同免费的无线台冲突不大。 1988年2月24日,和黄、中信泰富、大东合组的亚洲卫星公司成立,宣布投资发射、合作经营第一枚专为亚洲提供电信服务的人造卫星,计划利用中国长征三号运载火箭送入东南亚上空同步轨道。 说干就干,和黄实现两手抓,一手欲夺第二电讯网,一手发射卫星覆盖亚洲。由于和黄业绩突出,在1989年初,港府初步选定了和黄为第二电讯网的经营者。而包玉刚的九龙仓与郭得胜的新鸿基地产合组的新财团,成为他们另一个强大竞争对手。 1989年发生后,香港再次出现信心危机。当时的香港政府把取得有线电视经营牌照所需投资的最低线设为55亿港元,这使得和黄集团的高层管理者们举棋不定。最后,港府转手把牌照给了九仓有线传播公司。 接着包氏女婿、九仓有线董事局主席吴光正,向新闻界信心满怀地表示,香港市民将可在1991年1月享有有线电视共20个台的节目服务。到1995年,可提供32个频道。公司最高可提供59个频道。 但是,李氏家族并没有退出这场战役。 “亚洲卫星一号”人造卫星按照亚洲卫星公司与中国航天部的原有协议于1990年4月7日成功发射上天。连同购买卫星、送入轨道以及保险费在内,成本总计1.2亿美元(当时约折合9.3亿港元),和黄、中信泰富、大东三家公司各占1/3的股权。 该卫星共24个转发器,全部出租年租金约2500万美元。“亚洲卫星一号”的原用途是以电话服务为主,由和记通讯负责经营。而当时卫星的使用率很小,李嘉诚就把未尽其用的卫星改用在了刚刚起步的电视计划上。 1990年6月26日,李泽楷以和黄资金管理委员会董事经理的身份,宣布和黄正式投资4亿美元,考虑发展卫星电视。 在李嘉诚的游说下,香港政府在1990年8月发布放宽有关限制卫星电视发展的条例。新条例规定,若使用碟型无线收看卫星电视,只要不涉及商业用途(指向用户收费等)或再行转播(指向无线台、有线台有偿提供服务),便无须申请批准及领取牌照。条例又规定,只接驳一部电视机的独立卫星碟型无线可豁免领牌,若一座大厦共有卫星碟型天线及室内系统,则需持牌公司安装和操作。 当时,在整个香港至少有15万座大厦符合安装卫星天线标准。这让李泽楷兴奋不已,却让领导九仓有线电视的吴光正感受到了莫大的威胁。 吴光正依靠岳父船王包玉刚的势力,禁止他们进入九龙仓集团所控制的大厦安装碟型天线及室内系统;李泽楷的对策是,也不准许九龙仓集团在长实系兴建和管理的大型屋村、大厦楼宇安装有线电视。 1990年12月,卫星电视正式获得营业牌照,但有两个附加条件:一是不可播放粤语节目,二是不得向用户收取费用。 港府提出的两个条件,实际上是由于受到无线、亚视、九仓等三家电视台施加的压力。三家的大股东皆有来头,无线有邵氏家族、娱乐大亨邵逸夫;亚视有香港富豪林伯欣家族、郑裕彤家族;九仓则有包玉刚与郭炳湘家族。 到了1991年,李泽楷与吴光正的大斗法已达到白炽化。双方的较量,基本上和黄处于攻势,九龙仓一方则因为船王包玉刚的去世影响力大减而处于守势。 1991年3月23日,卫星广播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李嘉诚认为是试一试小儿子实力的时候了,就任命李泽楷和马世民为执行副主席,自己任主席。李嘉诚虽然信任儿子的能力,但为了以防万一,又特意找来曾任香港电视总经理多年的陈庆祥任卫视的行政总裁,辅助李泽楷。 荣明杰对于李泽楷的卫星电视无疑是十分眼馋的,他在美国多年,对于卫星跟有线电视的发展也了解一些。 卫星电视更大的优势在于收视面,它可24小时不停地向40多个国家和地区播送节目。虽然在收视率上,卫视在香港地区不及tvb和atv两位大哥,但是因为在亚洲其他地区都拥有一定的影响力,这就导致盈利性上卫视丝毫不差于两家老无线台。 卫视有许多广告大客户,除了卫视创立初期与之合作的万国宝通、大通、法国国家巴黎百富勤证券有限公司、国泰航空等,更有一些像麦当劳、可口可乐、雀巢、索尼等国际的大型集团。从1991年底全面开播,到1992年五月的半年的时间里,卫星电视的广告收入是1.02亿美元,而维持5个频道的年费用为5400万美元(未计前期投资等费用),经营态势令业界人士频频侧目。 李泽楷在卫视公司创造的成绩,荣明杰都看在眼里。在他看来现在卫视或许还有无线、亚视、九仓三个对手,但最多再一两年之后,卫视就能成为一个会下金蛋的鸡。中信泰富掌握卫视33%的股权,握住卫视这只金鸡,绝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父亲荣智健却做出了一个决定,他要出售手中33%的卫视股权。 荣智健是个稳重的人,他不认为卫视能在三大电视台的联手下杀出一条血路来,判断现在的成绩或许就将是卫视的最好成绩,还应该趁现在‘卫星电视’概念没破产,在香港还有很大市场跟追捧的时候脱手而出。他当初之所以答应跟李嘉诚的和黄合组财团共同竞争‘卫视’经营牌照,主要还是为了报答李嘉诚一年前出资二十亿助他收购恒昌。 月初7月2日,港府颁布新的电视广播条例,宣布卫视可开播粤语节目,自1993年10月底起实行;卫视不可独立经营收费电视,但可透过收费电视(即指九龙仓的有线电视)的频道,经营收费的卫视节目。 如今李泽楷主持‘卫视’眼看瓜熟落地,荣智健出售其股权,也不会影响到卫视的正常运营。于是出售手上的卫星电视控股权的心思就冒了起来。 荣明杰不赞同荣智健出售卫视股权,他认为卫视未来应该大有可为。但是要阻止父亲的想法有些困难,于是他便从李泽楷身上下手。他知道现在卫视的电视节目十分不足,主要是以新闻节目为主。于是他向李泽楷建议,既然香港其他三家电视台封杀了片源,不向卫视提供电视剧等片源,他们完全可以向台湾、新加坡、日韩甚至欧美其他国家的电视台引进过去热卖的老片。这样不但低价也能充实片源,而且他们只引进过去热卖的一些电视剧,也可以保证口碑跟赚钱。 李泽楷接受他的意见,向海外其他电视台购买了片源,一时间倒也令卫视的收视率增加了不少。 不过荣明杰既然有心插手卫视,自然不可能只向李泽楷提些建议,增加了两人的友谊。 他之前想李连杰发出邀约,便是在尝试能够参股‘正东电影公司’。然后借机插手影视圈,提高电影电视制作能力。荣明杰倒是打了个好算计,一来他可以借机强化了卫视的竞争力,改变荣智健出售卫视股份的想法。另一方面也可以借机插足十分赚钱的香港电影。 之前香港电影那点小钱还入不了中信泰富之眼,但《逃出立方体》海外发行权卖出上亿纯收入已经让香港经济界大为瞩目。别以为钱很好赚,中信泰富91年的净利润也只有6.2亿港币。一部电影赚了偌大的中信泰富去年六分之一的纯收入,可以说,曙光仅靠徐帆的一部电影便创造了香港准一流企业的业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