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卫星电视的诱惑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五十八章 卫星电视的诱惑

六千字大章,这章是昨天的。肠胃炎犯了,身体不太舒服,昨天在床上躺了一天!—— “我们中信泰富对影视产业也有些兴趣,所以,希望能够跟两位合作,参股甚至收购两位掌握的电影公司!” 荣明杰微笑说道,虽然中信泰富并没有收购电影公司的计划,不过现在香港电影业的发展势头很不错,如果是绩优有便宜的公司,他还是有些把握能够说服父亲考虑下的。 而且,他也认真在思考收购一家电影制作公司,插手影视业的可能性。 比如他之前只是向李连杰发出邀请,没有贸然跟嘉禾、永盛、徐克工作室这样的影视巨无霸接触,就是考虑到新成立的正东电影公司市值也不过五千万港币,无论是参股还是收购都不用多少钱。而且李连杰还是华语电影世界有名的武打明星,有他这块现在几乎要追上‘双周一成’的招牌在,正东公司拍摄的电影不愁没市场,挑个剧组把黄飞鸿弄成电视剧拍摄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遇到徐帆是意外之喜,曙光是现在香港收益最好的电影公司之一,而且新成立没多久,收购价格也没那么高,若是真能拿下这个公司,荣明杰相信他的父亲也是不会反对的。 比起此时正在谋求上市的嘉禾20亿的收购价格、永盛的8亿外界评估市值跟5亿的徐克工作室,要收购曙光荣明杰预计最多动用1亿港币就能完成控股。比起当年收购恒昌时中信泰富先后动用的近六十亿资本,的确不值一提。 徐帆当场皱起了眉头,中信泰富要插手电影业? 他并不敌视金融界资本染指电影制作,恰恰相反,对于香港资本重新流进电影产业,他是十分欢迎的。现在香港电影产业背后的资本构成是什么,只有少数几家大型电影公司是凭借自己的储备资金跟银行贷款拍电影,约占去了整个香港电影产业不足三分之一的规模。现在整个香港电影产业是由黑社会资本、台湾资本跟香港本地高利贷构成的。港府一旦有所行动,黑社会跟本地高利贷资金立刻会出现问题。而台商一旦看到港片不赚钱,也随时可以抽调走资金。 比起这些不靠谱的资金源,还是来自金融界甚至地产界的资本更靠谱些,起码没有安全隐患。 只是 视线落在荣明杰身上,徐帆有些摸不清楚,这位荣家第四代到底打得什么主意。是他本人的一时兴起呢,还是荣太子的意志。 不过虽然犹豫,有一点可以确定。参股可以有,曙光的控股权他不会让出去的。 对比徐帆的不动声色,李连杰的反应可比他快多了。 他脸上有些为难色,开口道:“荣少,正东公司的情况你想必也了解。何生跟杨生看得起我,正东公司的管理他们委托给我了,实际上,我也就是个打工仔,合作这么大的事情,我一个人说不准的,还要回去跟两位联系汇报一声,等待他们的指示!” 李连杰成名于八十年代,一部《少林寺》火遍全世界后,他的名气并没能因此而火遍全世界,反而半红不活了几年,直到91年徐克将他从美国请回香港拍摄《黄飞鸿》系列,才重新火热起来。《黄飞鸿》系列的拍摄过程中并非一帆风顺的,李连杰曾经几次差点丢掉饭碗,因此越发对正东公司看中。像中信泰富这种巨无霸,一旦参股正东,以后拍戏什么的恐怕就由不得他了。 哪里像现在,赌王何鸿燊跟杨登魁并不过分插手公司的管理,任由他去放手打拼。在香港哪里能找到这么好的金主?没有了! 至于得罪了中信泰富,他并不担心,赌王何鸿燊多大的产业,正东好歹也是赌王的产业之一,外人要插手总要考虑下他的面子。 事实上正如他所想的那样,李连杰委婉的拒绝了中信泰富参股正东,荣明杰也没有表现任何情绪来。依旧是笑盈盈的一张脸,只是柔声劝他联系下赌王跟杨登魁。 李连杰跟赌王何鸿燊之间的关系,现在在香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现在刚确定关系的女友利智,从两年前就跟赌王何鸿燊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李连杰在跟前妻离婚的时候,将自己赚下的千万家产全给了前妻,照理说他身上已无分文,如何有钱投资正东电影制作公司? 徐帆看了看跟荣明杰连声道歉,然后推脱离开的李连杰,心思转开了。 最近有人说李连杰入股正东的那笔钱是赌王看在利智的面子上借给他的,也有人说这是赌王给利智的分手费。总之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李连杰在正东电影公司真的说不上话,至少在利智留下的烂摊子没有摆平之前。 去年利智在上海高价买了几块地皮,可惜,内地现在的土地政策朝令夕改的还没确定后世那种‘一切向房地产’看齐的政策,结果,她借贷7000万港币投入其中,一时间被套牢弄不出来了。结果高利贷上门要债,她当时至少背负了5000万港币的债务。 为还清利智所欠债务,李连杰四处借钱,并找到香港永盛娱乐电影公司的老板,签订两年拍六部电影的和约,并将永盛先付的3600万定金交给利智应付困难。因为一个女人负债数千万,可以说香港诸多的电影公司老板中,李连杰应该是混得最惨的一个。 自古红颜多祸水,英雄难过美人关! 跟李连杰道了个别,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不知怎么的,徐帆心里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想什么呢,徐生李先生的正东电影公司股权的确复杂了一些。赌王可不是那么好相与的,而且正东新建,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业绩。与它相比你们曙光可就大不相同了,在香港起码我知道的有名有姓的主,对你们公司感兴趣的就不下五家。怎么样,考虑下引入我们中信泰富的资金,快速壮大曙光吧?” 李连杰离开了,荣明杰举杯坐在他旁边,毫不掩饰自己对曙光公司的兴趣。 徐帆微笑浅饮了一口酒,摇晃着酒杯不说话。 荣明杰微皱眉头,“怎么?徐生没有合作的意思?” 他摇了摇头,“恰恰相反,我是在想荣少你们中信泰富有没有合作的意思!我虽然孤陋寡闻,可也知道中信泰富是中国国际信托投资集团的香港子公司。不说中信集团数千亿的规模,曙光才多大点中信如何瞧得上眼。就是中信泰富偌大百亿的规模,主业不一直都是金融跟证券业吗?在香港人人都爱炒房,如果说你们中信泰富要投资地产,我倒是毫不怀疑,但中信泰富要插手搞影视。荣少,我说句老实话,心里悬着呢!” 荣明杰目光有些闪烁,他到底年轻今年也才刚进入中信泰富工作,虽然家道放在那里经历不少,但跟徐帆这种前世在娱乐圈混迹了十几年的老油条相比,差距还是有些。结果他目光一闪烁,徐帆便心里有了底,大概猜到了荣明杰今天跟他相见恐怕也是偶然,没有那位大名鼎鼎的荣太子的意思。 松了一口气,自觉曙光控股权没有受到威胁的同时。他心里也有些失落,看来现在的香港电影产业还没引起那些大佬的关注,否则也不可能到现在都只有一个澳门赌王‘为情’注资成立一家电影公司。 既然摸到了荣明杰的底,任他说得如何天花乱坠,也是岿然不动,反而不断试探对方的话,从他口中套出了一些有关零散信息。 似乎也没指望一次便能跟他达成什么共识,见徐帆倒也沉得住气与他就合作与参股的意向进行交流,荣明杰心中暗叫一声可惜。 他没能从徐帆那里看到多少激动,这表明了曙光现在的资金充足,有没有中信泰富的注资,都不会影响到公司的发展。跟这样的对手谈判是最麻烦的,因为除非你能拿出令对方满意的筹码,才能令对方心动。而这无疑将增加中信泰富需要付出的筹码。 徐帆问的不错,中信泰富主业是金融跟证券,现在更是准备涉足地产业。电影产业虽然也曾经登上他父亲荣智健的投资倾向,但因为香港电影产业规模太小,而且还有嘉禾、永盛、徐克这样的巨头垄断大半的票房市场。中信泰富对于电影制作两眼一抹黑,贸然涉足其中免不了扶石过河、磕碰一番。所以,荣智健虽然关注过电影产业,但没有投资的意思。荣明杰要说服他,恐怕要花不少心思。 所以,第一次初见面,两人只是互相试探未达成什么共识。彼此虽然都感觉有些可惜,但交换了联系方式之后,两人闲聊一阵风月,荣明杰便叫自己的司机开车先将他送回了马场。 徐帆回到跑马地马场时,时间已经接近正午了。中午虽然有个演艺圈的宴会,不过岑建勋因为一直没找到徐帆,结果也没去参加。 大黑的车一直在停车场等着他,徐帆回到马场的时候,岑建勋也无趣的待在车里等他。两人本来约好中午一起参加宴会的,他没来岑建勋也没急着回公司。他还记得徐帆提起,今天可能要跟内地的一些人碰个面,交流下呢。 “去哪里了,我们到处都找不到你!” 外面酷热难挡,好在车里有空调。上了车之后,被凉丝丝的冷风一吹,徐帆浑身一个激灵,软软陷进了后座内。 “碰到一个大人物,有意思收购曙光,请我去喝了几杯酒!”他接了一句,车内没有外人,所以声音懒洋洋的没什么形象。 坐在他旁边的岑建勋一愣,香港现在对曙光有意思的势力不少,不少都曾跟他接触,讨论过参股的可能性。有人对曙光有意思他不好奇,令他好奇的是到底是谁能被徐帆称为大人物?而且,那人如何绕开他这位曙光总裁,直接找上了公司的一个导演。 虽然微楞片刻,但岑建勋并不笨,脑袋一转起来很快灵光一闪,“内地的人?” 坦白说岑建勋并不是铁杆的反红斗士,中英谈判过程中他也为邓公摇旗呐喊过。不过89年的内地,的确伤了不少时刻关注内地,北望神州的香港人。而岑建勋就是其中的一个。因为这件事,他曾对内地有些敌意,但随着跟徐帆的交往,敌意逐渐也淡了许多。这段时间来因为曙光的工作很忙,他已经很久没去打理民.协,组织民.运。 嘴角一丝笑意浮现,某种意义上来言,徐帆现在已经开始为内地招安这一员香港斗士了。或许现在中央高层应该已经察觉到了,因为今年六月第一周,岑建勋都被他打发在香港、台湾、澳门到处谈判《逃出立方体》的上映,结果今年的民.运运动中,他这位往年叫的最响的声音,反而没响起来。岑建勋在中央大佬心中的分量不轻,等他的声音长时间不响了,总会有人来关注他。 试想想吧,一个内地出身的根正苗红的贫三代,还曾经参过军的年轻人在香港打出了一片天地,成为了话题人物并拥有巨大影响力。最关键的是,此人还是自己人。虽然荣太子让国务院为其批条提款的隆恩他暂时无望,但得到国内的扶持被树立成一面亲共大旗是跑不了的,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心里舒畅了,说话也多了。他倒没有跟岑建勋隐瞒的意思,直接把荣明杰抖了出来,“刚才在马场碰到了李嘉诚的二公子李泽楷,跟他一起的还有中信泰富荣智健的大公子荣明杰。就是荣大少对我发出的邀请,明着打得是中信泰富对咱们曙光有意思,想插足一脚甚至全资收购曙光。不过,交谈了一阵,我也试探出了他的底。我看这是八成不是他父亲的意思,而是他自己的想法。年轻人,有些想法谁也说不准。” 他话落下,没等到岑建勋回话,自己反而笑了。 原来,他突然想起来之前跟荣明杰称兄道弟乱侃的时候,得知荣明杰也是69年的人,而且生辰比较靠前,认真计较起来年龄比他还大。他刚才老气的说什么年轻人,这话让旁人听到了,准要笑他。 “李二公子、荣大少”意料外来自岑建勋处的取笑声没听到,两人都坐在后座挨着呢。所以,他口里低声念叨的话,旁边的徐帆听得一清二楚。 “古怪,他们两人走一起,难道”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念叨了几句之后,低头思考了起来。 “大黑,开车吧。先送我跟岑总去平时去的那家餐厅,我们用了餐之后再回公司” “好的,老板!” 车子缓缓驶出了马场,香港就这么大一点,就算是接近晌午人也只多不少。车子发动之后几乎走一段就要等一阵,徐帆心算一下,从港仔到他们经常用餐的地方怕不是要半个多小时,干脆主动跟岑建勋聊起来了。 “岑总,刚才我不在马场,怎么样,活动进行的如何?都来了些什么人?” 见岑建勋仍只顾自己低头思考却不理会他,他笑着推了推他,“想什么呢,那么入迷?” “还能想什么”给他一推乱了思绪,岑建勋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见徐帆看着他,岑建勋看着他正容道:“阿帆,我看我们最好跟华仔、蔡生他们通个电话,最好大家碰面商量下。我觉得那荣明杰跟你接触,可能不只是突发奇想那么简单,很可能真是对咱们曙光动了心思。” “什么?”徐帆一愣。 岑建勋皱眉,“李泽楷、荣明杰这两个名字连一起,难道你就联想不到什么?” 徐帆恼他话说一半,不过仔细想了一阵,才摇头:“难道有什么隐藏联系吗?我真不知道是什么!” “亚洲财团!”岑建勋一字一蹦,正容吐出了四个字。“四年前港府有意设立第二电讯网络,将准入门槛设立在五十五亿港币。为了争夺第二电讯网络的经营权,和黄、中信泰富、英国大东电报局三家组成新财团——亚洲财团,共同对抗船王包玉刚与郭得胜的新九仓财团。” “第二电讯网络!”徐帆恍然大悟,他自发家以来,财经版的报纸从来都没缺过,再联系前一世曾经闲暇无聊时看的有关李嘉诚父子的传记,立刻就想到了一个名字,“亚洲卫星电视!” “对,亚洲卫星电视!”岑建勋也沉不住气了,手心不住的往外冒冷汗,连坐在那里都是一副坐立不安的模样。 他并不怕中信泰富,内地的企业就是国企跟央企,到了香港你也什么都不是,是条龙你也要趴下。 1991年的香港是世界第二经济体,而中国是第十。拿现在内地开始施行的gdp基数来衡量香港很中国内地,91年中国内地的gdp规模是3911亿美元,而香港则是2021亿美元。一个香港的gdp规模相当于内地的一半,可见此时的香港水有多深。 1992年在内地资产过百亿的银行跟企业都没几家,但是在香港过千亿规模的公司已有十九家,刨除英资企业后还有七家之多。而这些资产千亿豪富家族之中,李嘉诚家族毫无疑问已是如今香港的华人第一豪门,邓公跟江首长七年五接见,新港督、美国驻香港领事就职后第一时间拜访李家,可见这个家族的权势。 岑建勋曾执掌的德宝公司够大够强吧,可90年规模最大的时候,资产也不过六七亿。德宝老总潘迪生家族产业巨大,但真要算起来也就十四五亿港币的规模,封了顶计算也就十七亿。甚至整个香港电影产业加在一起,都不抵李家产业的二十分之一。乍一听闻荣明杰跟李泽楷一起出现,他第一个想到的反而不是荣家欲染指曙光,而是李二公子对曙光动了心思。 不怪岑建勋会如此乱想,李二公子执掌的亚洲卫星电视(以后简称卫视)因为tvb、atv的封杀,除了新闻跟引进的外国电视剧外,几乎一部本地粤语片都看不到。香港人看习惯了本土片,猛然一引进外国电视剧虽然也新鲜,但到底不如本土片那么舒服。嘉禾、永盛那种影视巨无霸卫视想吞并都麻烦,但收购同样拥有影视制作能力的曙光,补上卫视的缺口却不是没有可能。 电视剧跟电影之间的差别说小不小,其实说大也不大。至少曙光现在就拥有拍摄电视剧的能力,他会如此猜想也在情理之中。 “卫星电视!” 徐帆也忍不住的激动了起来,他猛地想起来,自己一直都忘记的东西了。 后世广为人知的,李泽楷获得“小超人”称号,不是因为他的父亲是李嘉诚,也不是由于他曾有众多美丽的绯闻女友,而是因为他辛苦筹办、营运了全球首个跨地域播放的卫星电视,最后大胆地卖掉它,转手赚了4亿多美元,从而震惊世界,威名远扬。 作为一个有志于成为世界娱乐大亨的人,徐帆一直都认为李泽楷当年卖‘卫视’赚了眼前输了未来。当然也可能跟李泽楷无心染指影视有关,当年李泽楷5.25亿美元卖掉的卫视,十年后在默多克手中市值翻了二十多倍,可见亚洲卫视在李泽楷的手中远远没有达到成长上限。亚洲卫视覆盖全球五十多个国家跟地区,是最好的向海外输出文化影响力的媒介,就这么被卖掉了。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遗憾。 激动的喘着粗气,他已经兴奋的忍不住血液的沸腾了。90年代初的香港机会实在是太多了,卫视在一年后李泽楷出售时,市值评估约相当于40亿港币,但小超人有一颗大心脏,生生敲了默克多30多亿港币把卫视作家70亿港币的市值高卖。未来毕竟还没到来,亚洲卫星电视在91年新建时市值评估只有15亿港币,就算是今年的外界评估也没达到20亿港币的规模。也就是说,只要他现在手上有钱,完全可以染指这个世界第一个横跨五十多个国家的卫星电视台。 赞美老天爷、赞美上帝、赞美诸神给了他一次重生的机会! 后面岑建勋再说什么,徐帆一句也没听进去。他现在完全沉迷于自己的臆想之中,两个月后他就知道有一个发大财的机会,这个几乎稳赚不赔的时机如果他把握住,完全可以一跃成龙。 亚洲卫星电视,他徐帆要定了。 至于世界娱乐大亨默多克,继续经营他的欧洲跟美洲,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