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不可控制的恶化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六十六章 不可控制的恶化

徐帆回过神来的时候,林国斌已经不见了。 岑建勋在一旁坐着喝水、休息,见他终于回过神来了,好奇问道:“阿帆,你方才在想什么呢,怎么唤你都没反应?” 徐帆有些尴尬,他有些时候一想起事情来就容易入神。 咳嗽一声,脑袋往四周转了一圈,道:“阿斌呢?” “他方才希望能请两天假,把这件事情给打点下。我琢磨着两天也没多久,又看你不知道怎么的出了神,干脆就批准了!”岑建勋倒不是很在意,喝了口水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徐帆有心插手阻止黄朗维事件的爆发,可是认真一想有发现自己真没那个能力跟影响力干涉新义安跟14k两个成员过万的黑社会阻止之间的冲突,黄朗维事件充其量也就是个导火索,引爆了两大社团之间的旧怨罢了。 摘下头上的遮阴帽,恼怒地摔在了旁边桌子上,他原以为自己的发展速度已经很快了,谁料到现在才发现不是快了还是慢了。明知道一些事会影响到港片的发展,偏偏他还不能插手做些什么。 因为懊恼,他那因电影拍摄接近尾声带来的好心情被破坏一空。 “今天早上的报纸我们都看了,这事闹得不小,阿斌要请两天也不算多。不过这两天也不能耽误了,这样吧,从公司挑个身材与阿斌跟你相仿的武师,我们先把打戏拍完,配音什么的就等后期处理吧!” 林国斌暂离剧组,电影的拍摄并不会因此而结束。徐帆现在倒是有些对自己的先见之明而侥幸了,《傲慢与偏见》这部电影原电影中开头的恶魔形象严重剧透,以至于他在拍摄的时候,让公司的道具组特别订制了几副‘面部被火焰烧坏’的橡胶面具,并在之前拍摄的时候让林国斌戴上了。 拍摄也因此轻松了不少,只要找个身材、体型跟林国斌差不多的演员,他们就可以继续拍摄了。 至于声音什么的,可以通过后期配音解决。 岑建勋答应了,他看出了徐帆有些不妥,不过只当他是因为林国斌请假,怕耽误了《傲慢与偏见》的拍摄!八十年代初期他虽然也是银幕上有名的喜剧演员,但到底不擅长武打场景,徐帆提议要用替身代替,在他看来并无不妥。 王一峰正要打电话给公司,公司内的艺人、武师都被徐帆要求参考后世的好莱坞公司,制定了一份详细的档案。要挑选几个身形差不多的替身困难并不大。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声音插入,打断了王一峰要拨的电话。 “导演,要不让我来试试吧!” 背后一个声音响起,几人愣了片刻,徐帆转过身去看到原来是钱嘉乐。他今天本来是没有戏份的,但是也来了剧组。 见几人都看着自己,钱嘉乐也不紧张,他80年入行,在电影界打拼了十来年,早就练出了一颗大心脏。 “斌哥请假,剧组不是需要一个替身吗?我的身高跟斌哥差不多,又都是武师出身,动作戏完全没问题,不如就让我来试试吧!”他自信满满的毛遂自荐,不过还别说,徐帆认真打量了他一阵,发现他跟林国斌一样,都是方正脸型。而且,看上去身高也差不多,身材也因为都是武师出身,显得比较硬朗。 “阿乐,你身高是多少?” “178公分!” “ok,就你了!”徐帆当场拍定了他,林国斌身高也是178公分,两人身高无二,脸型跟身材也都差不多,而且钱嘉乐还是武师出身,一身功夫也算硬朗,一个替身的一切条件他都满足了。 反正还带着一张人皮面具呢,后期处理了声音,剪辑了一些镜头后,没人会发现这其中的变化。 “谢谢导演!”导演点头要了自己,钱嘉乐激动的连连道谢。他在威禾时本身也就只是个三线演员,虽然来曙光之后演的依旧是配角,但才刚来曙光第一个月就有戏演,这效率可比其他公司好多了。曙光现在是香港招牌最亮的电影公司之一,虽然才新建立但前景光明,钱嘉乐也希望在曙光能够通过努力,收获一片未来。 何况,香港业界现在传闻徐帆出手阔绰,跟他合作的剧组,电影上映后都能得到一个不小的红包。能者多劳、老劳者多得,再加上徐帆跟岑建勋的关系亲密,他也希望在徐帆面前多表现一番,获得公司高层的亲睐。 钱嘉乐倒是打了个好算计,当曙光调了资料,费了一番功夫找到了一个身材跟体型都与岑建勋相仿的替身演员,这个上午的时间已经完全报废了。 不过这些时间花的很值,因为有了替身之后,原本接连ng的拍摄,也重新有了进展,下午仅仅错误了几次后,终于拍摄完了打斗部分,剩下的拍摄就只剩下最后一部场景了。 7月23日,黄朗维与梅艳芳在九龙塘的‘takeone’卡拉ok发生争执,当晚梅艳芳的干弟弟陈耀兴派手下马仔越界往九龙塘闹事,与黄氏兄弟的14k发生争执,因而引发午夜街头黑帮混战,惊动警界跟港府高层。 24日,黄朗维事件仍在蒸馏爆发之中。一大清早,当事人梅艳芳跟林国斌被警方请去做口供,黄朗维连夜暂避澳门,避开了警署的传召。当天,香港皇家警察通过道上已经金盆洗手的原黑社会元老,向新义安堂主陈耀兴发了邀请,请他到xx处茶馆喝茶谈事,被陈耀兴拒绝。 第二天,自感风头可能小了一些的他重新回到香港,当天上午10点于天成影业公司门外遭人持刀伏击受重伤,被送往香港浸会医院留医。 25日,《傲慢与偏见》正剧拍摄结束,进入后期制作及宣传环节。当天上午结束了拍摄后,在剧组跟大家伙一起用了个简单的午餐,徐帆先行开车抵达公司,安排宣传跟后期制作的事情,结果,他在公司遇到了一个人——林国斌! 刚进了公司,空调的凉风一吹,舒服的徐帆眯起了眼睛,也放缓了要脱下外套的动作。 “徐生!” “呦,阿斌,你来了!” 看到招待处林国斌正坐在那里看报,徐帆打了个招呼。 “怎么了,你不是请了两天假了,怎么今天就来公司了?事情都摆平了吗?”他连问了几个问题,今天的报纸上铺垫盖地报道的都是新港督彭定康,承诺将加强扫黑、打黑力度,还香港市民一个清明天空的报道。 林国斌苦着一张脸,看来事情还没办妥。他似乎想跟徐帆说些什么,但是接待这里跟公司的工作间只隔了一块挡风玻璃,隔音效果并不是很好。 “来我办公室聊吧!” 徐帆会意,请他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怎么,冲突还没解决吗?” 林国斌摇头苦笑,“徐生,这件事情能不能请你出面做个和事佬?我还记得,我们拍摄上一部电影的时候,你跟黄生的私交不错,能不能请你出面牵个头,大家坐下来聊聊!” 徐帆微楞,沉吟片刻才点了头,道:“如果只是牵头,我倒是可以尝试下。但你别抱太大期望,我跟黄朗维之间的关系可没你们想象的那么好。坐先坐下来。” 开了抽屉拿了包骆驼,撕开给自己拿了根烟点上,他把烟包跟火机都递给了林国斌,深吸了一口,从鼻子里喷出两道长烟,缓缓道出了实情,“几个月前曙光公司还没成立,我因为第一部电影在香港跟美国大卖,被道上的不少势力盯上,要强请我去拍戏。黄朗维就是其中一个,只不过当时被我白送了他一部剧本暂时搪塞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