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急速日下(上)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六十七章 急速日下(上)

想起过去大半个月里,被自己几次拒绝为其创作剧本。徐帆知道自己已经得罪了黄朗维,反正两人现在的关系绝对谈不上好。 看着林国斌,他继续往下道:“剩下的你就都知道了,那个剧本就是《满清十大酷刑》。后来我跟岑总、蔡生、华哥他们合建了曙光公司之后,随着知名度跟关注越来越大。现在想打我主意的人不少,但有能力又有胆动手的就不多了。我有了自保的能力,也就拒绝了一些贪得无厌的要求。半个月前,黄朗维又让我给你写剧本,被我拒绝了!说这么多没别的意思,只是先让你心里有数,我跟黄朗维的关系,没你所想的那么好。” 见林国斌也没有抽烟,接了烟后呆坐在一旁面色不好看。他微微沉吟,问道:“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国斌是什么性子,接触了那么久,他也是有几分了解的。他是武师出身熟悉拳脚,平时虽然平和但生起气来十分火爆。女友梅艳芳受辱挨打,他却主动找自己当和事佬。徐帆担心,这事可能惯性的向着他知道的一幕飘去。 “阿斌!”见他有些发愣,他皱眉又催促问了一句。 “啊!”林国斌才恍若刚醒一般,手忙脚乱的从烟包里倒出一根烟来,苦着脸给自己点上。 “阿梅的助理一个小时前让人砍成重伤,另一个那天晚上跟我们一起去卡拉ok玩的朋友,也受到牵连被砍了七刀。阿梅又被警局传召去问话了,徐生,我们这件事可能闹大了!”吸了一口烟,因为太急,呛得他连连咳嗽。 徐帆起身给他倒了杯水,他接过也没道谢,喝了一口才继续道:“今天上午早些时候,听说黄生刚回香港不久就给人在自己公司门口砍成重伤进了医院。你可能还不知道,我来的时候港仔那边黄生手下的马仔去踢场,已经跟新义安在闹事打了起来!在这么闹下去” “徐生,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不像个男人!” 能让一个心高气傲的人说出这样的话,可见局势已经脱离了所有人的掌握,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驶去。 徐帆张了张嘴,想要开口安慰他,却发现自己找不到合适的词,思考了一阵觉得自己若能做了和事佬调停这件事也不错,黑社会是个大问题。但香港黑社会入侵影界由来已久,若是一下遭受港府重创,与它已经休息相关的港片也要遭重创了,只能徐徐图之,以免过犹不及。 当下挨着林国斌坐下,他道:“这样吧,我先跟黄朗维那边打个电话,尝试下这件事能不能和解,你看如何?” “谢谢徐生谢谢徐生”林国斌激动的站起身来,不停的跟他道谢。 “谢我什么”,他皱眉摆手,“你跟梅姐那边做好准备,吃点亏是肯定少不了的。人家是14k的堂主,手下马仔少说几百,咱们势单力薄的” “这道理我们懂!”林国斌没有丝毫犹豫,就将他跟梅艳芳之前想好的赔罪手段倒出来,“我可以亲自登门道歉,另外黄生的医药费、补品,我们出三百万” 三百万港币在90年代初的香港是一笔巨款,多少人一辈子都赚不到这笔钱的二分之一。 徐帆点点头,这个和事佬不好当。他跟黄朗维之间已经结怨,为了港片的外部大环境不至于迅速恶化,看来免不了他也要吃点亏。 拿过自己的移动电话,跟林国斌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徐帆拨通了黄朗维的移动电话。 “饭桶,全都是没用的东西!” 浸会医院内,一间贵宾看护病房内,刚刚返回香港的黄朗辉指着一群弟弟黄朗维的手下,怒骂不止。 “行了,大哥。我没什么事情!”黄朗维躺在床上,浑身被纱布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脸来。别看他身上好些地方染红,其实根本没多大的伤。 几个小时前他在自己的公司天成影业门外遇袭,虽然因为警惕不足受了些伤,但手下替他挡了三刀,他身上除了两处伤口较深外,其余都是些皮外擦伤。之所以伪装成重伤的样子,都是给外人看的。 新义安这一次做的太过分了,黄朗维兄弟势单力薄,无力对方向氏兄弟控制下的巨无霸新义安,为了出口气,他们只能借此博取14k内的其他大佬同情,以整个14k的力量,对抗新义安。 从过去几个小时里,不间断来看他的那些14k大佬愤怒的表情来看,他们这一步基本上成功了。 “你们都出去吧,若是有外人来,就说我在里面陪弟弟,先挡一会,进来通知我!”比起弟弟黄朗维,哥哥黄朗辉更像是黑社会,他一身戾气也更加桀骜。屋内站着贴身保护黄朗维的几人虽说是弟弟的心腹,但他这个哥哥一开口,弟弟的手下全都不敢反抗,直接退了出去。 “那些潮州佬这次做的太过分了,哼,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屋内没有其他人之后,黄朗辉挨着他坐定,脸上不愉。 “大哥,我哪里知道才刚犯了事,那些个潮州佬还敢再来招惹我!”黄郎维伸手要去拿桌子上,手下刚刚给他削好的水果拼盘。谁料到动作太大扯到了身上的伤口,痛的龇牙咧嘴。 黄朗辉看不过去了,给他端了过来放在他胸口上。 “你就在这里好好养伤吧,剩下的事情我来弄。”黄朗辉沉着脸,“这几年新义安爬得太快,我们已经失去了港岛的全部地盘。帮内早有声音对向氏兄弟不满,如今你被砍,新义安捞过界来我们九龙闹事,也该让帮里的一些老东西明白,香港就算是要归了,这天下的规矩还是拳头!” 新义安又叫潮州鹤佬帮,高层多是潮州人。本来香港最大的社团组织应该是14k,但是六七十年代14k因为涉及政治遭到港府的打压,原次於14k的新义安,80年代时势力已发展到与其争雄地步,成员已发展到8至10万会员,80年代末更是超过14k而执黑社会之牛耳。在香港7000多间食肆、娱乐场所乃至1050余辆小巴士中,均有新义安会员插手,每年从这里榨取不义之才至少1亿港元。 14k规模虽然大些,但是内部太过松散、堂口也多。两势力结怨已久,但彼此都有顾忌,黄朗维被砍着实惊动了14k帮内不少大佬,如今叫嚣着向新义安报复的声音比比皆是。 黄朗维应了一声不敢反驳,这件事真要追究起责任来,源头主要还在他身上。而且那天冲突之后,警方查到了他跟陈耀兴,结果两人手下的大排档、麻将馆、会所都遭到了警方的突袭检查,被强行关闭了一些损失不少。黄氏兄弟虽说关系亲密,但有道是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呢,因为他也让黄朗辉的产业受损,面对大哥多少有些底气不足。 屋内一时安静了下来,黄朗辉坐了一会,正要起身离开去安排后面对新义安的反击。 突然间,旁边桌子上黄朗维的移动电话响了起来,两人交流了一个眼神后,黄朗辉点头拿起了电话。 “喂” 他一开口,电话那边一愣,不确定的询问,“咦,阁下是我记得这应该是黄朗维、黄生的电话!” “我是他的哥哥黄朗辉,你是哪位?”黄朗辉冲着床上的弟弟摇摇头,示意不认识。人拿着电话往床边走近了一些,方便他听清楚。 “原来是黄生,久仰大名。我是徐帆,曙光电影的那位,黄朗维先生的朋友,我听到风声他受了伤,他现在方便接电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