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德宝片库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六十八章 德宝片库

“什么?徐帆?这小崽子打我电话做什么?” 黄朗维嘀咕了一句,“大哥,电话给我!” 黄朗辉眉头一皱,想了想还是把电话给了他,“这个徐帆,莫不就是上个月给公司赚了千万的那部电影的编剧?” “就是他!”黄朗维小声回了一句,接过了电话,“喂” 他故意装出虚弱的声音,电话那边传来徐帆关切的声音,“黄生,听说你受了伤,不要紧吧。我有心去医院探望下,不知道你在哪一所医院,所以电话打扰你了,可千万别打扰了你的休息!” “阿帆,你说的什么话。你我兄弟什么关系,不是什么大伤,医生说了,修养几个月就能好得差不多了!” 电话那边微微沉默了一阵,声音才恢复,“黄生,有人请我出面做个和事佬,有道是‘冤家宜解不宜结,各自回头看后头’。黄生,您是圈里有大威望的人物,不如挑个时间我带上朋友去医院亲自‘看望’你!” 黄氏兄弟听的出去,将电话暂时搁远了。 “这个徐帆是个什么东西,就他也配调停!”黄朗辉在一旁冷笑,“在香港他名气再大也不过一个拍电影的,不怕风大闪了舌头。直接回了他吧,自己有几斤钉也不掂量掂量。” 现在随着黄朗维被砍,这冲突已经上升到新义安跟14k两个大社团的对抗。就算是道上的一些金盆洗手的昔日龙头,要插手做了和事佬都要看黄氏兄弟买不买账呢,更何况一个圈外人。 “等等” 黄朗维打住了他,端起电话,道:“徐生,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而是这个面子,我给你了,你也不一定接得住。你既然接了活,应该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道上的事情有道上的规矩,若只是我一人被砍,这个面子我可以给你。但是,我手下的茶楼、食肆、雀馆、夜总会,在这次冲突中损失可不止千万,这个面子,我给你你接的下来吗?” 发现黄朗辉想说话,他忙腾出一只手,摇手拒绝。因为动作太大牵动了手臂上的伤口,纱布上赫然又能看到红色逐渐变大。 电话那边短暂的安静,徐帆的声音才重新传过来,“黄生,你若是方面,挑个时间我们过去看看你,到时候再聊吧!” 言下竟然真要把这件事情拦下来,到是叫黄郎维兄弟一阵惊讶。 黄郎维想了想,“那这样吧,我这两天要缝合身上的伤口,后天吧,后天上午八点,来浸会医院再聊!” “好!” 搁下的黄郎维电话若有所思,“我听说梅艳芳养的那个小白脸是曙光旗下的艺人,他要插手倒也说得通。” 黄朗辉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一个圈外大舌头能成个什么事,你怎么跟他一般见识!” “大哥,我心里有数。他想装胖子,就让他装好了。这个年轻人别的本事我不知道,但有一条我很服气。他的电影拍的很好,剧本写的也不错。之前他翅膀硬了,躲我避我,现在主动送上门来让我宰哼” 电话挂上,徐帆长出了一口,在这打开了空调的房间内额头上竟也见汗。 “徐生,谢谢你!” 徐帆淡笑跟林国斌点了点头,“时间你也听到了,总之,回去准备一下吧!” “好的,那徐生,要是没什么事情,我先走了!” “嗯,去吧!” 林国斌离开后,靠坐在办公室内的椅子上,闭目思考起来。 “啪啪!” 未几,办公室外传来敲门声,徐帆也不睁眼,继续闭目养神,只是应了一声,“进来!” 岑建勋推门而入,手里拿着几个文件袋,拉开板凳在徐帆旁边坐下。 “我刚刚看到了阿斌!” “嗯!”他睁开眼,迎着岑建勋的目光回答道,“他想我出面做和事佬跟黄朗维联系调停,我估计这是阿斌自己的意思。如果是梅姐,她是肯定不会想到要来拜托我这个圈外人的。” 他苦笑,林国斌拜托他出面试探下,这事他根本没办法拒绝,一来林国斌是曙光的艺人,二来他也不希望黄郎维被杀,导致香港震动在这个时间就拉开反黑大潮。港片现在可以说跟黑社会资本荣辱与共,黑社会资本遭遇重创,港片也将被重创。 所以,就算是知道自己没那个能力跟影响,他要装装胖子试试出手。 岑建勋不知道他的苦衷,只劝道:“这事我看你还是别碰的好,道上有道上的规矩,事情闹得这么大,已经不是你一个圈外人能劝得住了。听我一句话,尽量别沾。实在不行,量力而为。” “行了老岑,我心里明亮着呢!”徐帆不想再谈这个话题,笑着翻了过去,“拿的什么东西?给我的?” “一份是公司派出的人员经过一个多月对出版市场的调查写出的报告,总体来说香港出版市场大环境并不好,这几年盗版有入侵出版业的征兆,总的来说不少出版社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利亏。我觉得你应该看一下,我们公司的几部由电影剧本改编的小说初稿已经完成,经过校正跟排版后,快一点十月就能上市,慢一点年底也差不多。我觉得你应该看一下,再考虑走出版拓宽收入渠道的问题!” 岑建勋抽一个文件袋递给他,沉甸甸的,徐帆估计少说要有三四十张纸,一时半会看不完,他干脆先放在一边,留待带回家之后挑时间看完。 “这一份”岑建勋举了举,“是你要的港澳地区录像带市场的统计数据,包括一些正版大厂、一些发行公司、销售网点还有一些比较大的盗版商情报,总之比较齐全。我们准备在九月向市场投售我们公司自己的录像带,所以,公司高层我都发了一份,大家看一下对录像带市场多些了解免得瞎眼打败仗!” 这一份文件比之前那份轻多了,他接过后逃出来看了看,约有十几张的样子。 其实公司五六月就开始着手准备录像带出版的事情了,第一部主打的作品就是徐帆的《逃出立方体》。只不过六月为了支持蔡松林的学者公司,《逃出立方体》1500万港币卖出了东南亚除香港澳门票房意外的全部发行权,这其中也包括录像带发行权。结果,录像带厂一时也就空闲了下来,等待他的第三部电影拍摄完成后,重新发力布局录像带出版。 “现在都准备好,就等打一场开门红!”岑建勋对于录像带市场比较看重,毕竟是除了票房外,港片的第二大收入渠道。 “哦,对了!”说到录像带他想起来一件事,“你让我跟潘生询问的事情有回复了!” “是好是坏?” 徐帆激动的坐直了身子,德宝公司存在8年共出品64部电影,本埠票房收入为六亿三千八百万港币,平均每部影片票房收入近千万元。不过,德宝拥有全部版权的电影只有39部电影,剩余的25部电影因为是联合拍摄,所以德宝只拥有一半的版权,剩余一半在威禾公司跟万能公司手里。 德宝公司停业后,虽然对外分割出售了公司资产跟影院,但是还有一笔隐性资产没有出售,那就是39部电影的永久版权。如果他没记错,94年前后娱乐大亨默多克收购了亚洲卫星电视公司后,出资3600万买断了德宝的全部电影版权,潘迪生狠狠敲诈了默多克一笔。而现在,德宝的电影版权肯定没那么贵。曙光是新公司,片库如今就只有《死亡游戏》跟《逃出立方体》两部,严重不足。加上岑建勋跟潘迪生又是老朋友,他一早便盯上了德宝公司的那些电影的版权。 岑建勋眉飞色舞,“我都亲自出面了,你说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那肯定是好消息了!”徐帆笑着放下文件站起来,“老岑,这件事要办好了,我可得好好奖励你。” 岑建勋白了他一眼,“你的奖励又是大家乐的一顿饭?潘生要价2500万,出售39部德宝拥有全部版权的电影,我给讲到1600万,不仅包括39部德宝拥有全部版权的电影,还有另外25部只拥有一半版权的电影也争了过来!” “真的?” 徐帆喜道,“好好好,老岑,这件事情你做的太好了。尽快去把合约签了吧,咱们公司就快一跃成为香港电影公司中,片库规模前十的大公司了。这样吧,我私人奖励你一辆跑车如何?过几天配音弄好后,你去随便挑,两百万以下我买单!” 若不是有岑建勋跟潘迪生共事八年的经历,外人想从家族资产十几亿的豪富潘迪生手中低价买到德宝的片库,想都别想。名牌王潘迪生是什么人,免不了要像默多克被宰一刀。 这两百万的奖励,值! “那那那这可是你说的,那我就不客气了!” 某有人比曙光的几个股东更清楚徐帆现在的身家了,少数也有小一亿。岑建勋也没跟他客气,他早就看中的一款女式莲花跑车,想买来送给新婚娇妻谢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