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急速日下(下)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六十九章 急速日下(下)

岑建勋跟德宝公司的前老板潘迪生谈妥了购买德宝片库,这个好消息让徐帆心情也随之不错起来。 是的,曙光正在一点点壮大,并且吸引了香港业界众多的眼光。只需要再壮大一些,就能成为旗杆跟榜样,未来总是好的! “什么?我要找的人资料已经全部拿到了?” 26日,在公司忙了一天后期处理的徐帆回到住处,便接到了一个电话,是一家侦探事务所打来的。随着九月日近,他需要笼络几个拥有丰富投资证券、期货、外汇的好手,最好是曾经经手过过亿资金的好手,为他实现九月的一飞冲天。到底是专业的人士,他是7月16日跟荣明杰见过面,对卫视起了兴趣的第二天才联络的这家侦探事务所,想不到才十来天的时间,那边就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徐生,香港金融证券的好手不少,按理说我们三五天就该把您要的东西给弄好。但是您的要求比较多,所以,多耽误了几天时间,希望不会影响您!所有的资料我们这边都已经准备好了,如果您不急,明天我们事务所会派人给您送过去。如果您比较急随时可以过来取!” “做的不错,我马上派人过去拿!对了,我们合作还要继续,我再给你们一个新任务,帮我把香港有阿拉伯背景的银行资料全都整理一份,重点放在掌握香港上市银行或持牌银行的阿拉伯人控股银行。报酬跟之前一样二十万,资料齐全、时间也别耽误太久,资料满意我再加十万!” “好的,徐生。我们会在最短时间内,把最齐全的资料送到你手上。” 挂了电话,徐帆立刻唤来了大黑,“大黑,去中环给我取几份资料去。地址是德普道中1904号,你到了地方打这个电话,有人把东西送来下!” “行,那我去了!” 大黑随他来港时间最久,不但粤语说得最好,也是第一个学会开车的人。他拿了钥匙出门,约三十多分钟后就赶了回来,将一叠资料丢给了徐帆。 “好家伙,果然是专业人士!” 从厚厚的文件袋里掏出了十几个人的资料,徐帆看的还满意,觉得自己的钱没有白花。 不过资料虽多,很多一部分都是看都不用看的东西。比如事务所整理的一些人资料,亚洲股神李兆基、金融巨鳄刘銮雄、地产神童罗兆辉等等,都是完全不切合实际的一些人。股神李兆基家族资产过千亿港币,刘銮雄资产估计应该有一百到一百五十亿左右,罗兆辉虽然差了一些但预测也有十四五亿的身家,都不是他能请得动的大人物。 将一些经常在财经报纸上看到名字的资料也全都挑出来后,从事务所拿到的东西已经缩水了一大半,徐帆认真看了起来。 第一个入了他眼的是一个叫林森池的人,此人据说是香港名气不小的一位证券分析师。他曾在1971年,英国维高达来香港聘请证券分析员时入行,对上市公司跟股票分析十分精准,短短二十年时间白手起家赚到了两三千万的资产。虽然此人没有操控过亿资本的经验,不过事务所那边还是把他列在表上。 第二个上榜的是唯高达首席操盘手张天生,张天生此人了不得,当年刚出道就与香港股坛怪侠,同时也是当年香港第十四大富豪香植球对垒而胜出,豪赚700万港币。八十年代末开始疯狂出手,股票、期货、外汇、黄金都在他的涉猎范围内,出道仅八年,如今便拥有了三千多万资产,为‘新加坡星展银行’、‘唯高达公司’赚取了不下十亿港币的暴利。如果不是89年豪赌港币、人民币及美元汇率时因错误评估了内地政局,令星展银行亏损三亿元,自己也因此承担过亿负债,他也不必从星展银行辞职,为资金远不敌星展银行十分之一的唯高达证券效力。 事务所那边在张天生的资料背后特别加上了一条小道消息,据说因为这两年张长生的活跃,新加坡星展银行有意收购‘唯高达证券’,由他担任证券副总。 最后一个让徐帆多看了几眼的人姓香,名叫香立仁,赫然是昔日香港股坛怪侠香植球的长子。香立仁自80年代初跟随香植球玩转股市,一直没有出彩表现。直到89年香植球退出股坛后,他改为转战期货、外汇、黄金市场多次震惊香港金融界。最著名的莫过于他于90年底预测海湾战争开打后石油必升价,豪赌石油期货。谁料到开战第一天石油期货就暴跌,而他十分果断的当天便割肉斩仓转为超低价格大量沽货,短短三个月里不但补上了亏损,还因此豪赚2400多万美元,被香港金融界敬称为‘小香侠’。 十几份资料中,徐帆只认真看了这三个人的资料,其余都是他请不动的大鳄。 可是这三人也有先后跟轻重之分,沉吟了一阵后,香立仁最先被他排除掉。香植球虽然移民新加坡,但是香家依旧是香港最顶级的豪门,家族资产过两百亿。香立仁虽说自香家独立出来,但个人资产也有将近十亿港币,还在徐帆之上,很难说得清他能不能请动这位大佬操盘。 林森池很快也被他放弃,他要的是一个有着丰富实战经验的好手,这林森池的手段未免太过稳重了一些,更适合被称之为投资,而他所要做的事情说是投机毫不为过。 排除了两个好手之后,剩下的选择就只剩下刘长生一人。 眼看着九月就要到来了,看来有必要尽快挑个时间跟刘长生见一面。 7月27日,是徐帆跟林国斌约好,去浸会医院见黄朗维谈判的日子。昨天晚上睡觉前徐帆想了许多,他琢磨着自己现在并不是完全没有一点资本跟黄朗维调停的。 是的,他的剧本写得好,电影拍得也好。《满清十大酷刑》为天成影业赚了千万,他不是一直想要从自己这里再弄几个剧本吗。实在不行,帮他写两个卖座的三级片剧本也无妨,只要能把这件事情平息下去。 可惜,他的理想是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 27日早晨,刚刚起床的徐帆还在用早餐,摆在桌子上的行动电话顿时却在这个时间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徐帆放下筷子,掏出餐巾纸擦了擦嘴角,拿起了自己的移动电话。 “喂”他才刚开口,还没来及询问对方是谁,就被电话那边的急促男音给打断了话。 “徐生,不好了。黄朗维死了” “什么!” 最不愿意看到的,还是发生了。7月27日凌晨3点时分,两名杀手绕开了黄朗维兄弟放在外围的马仔进入侵会医院内,以黄朗维朋友的身份从巡房的护士口中问出了黄朗维所在的病房,因为没有想到有人会下此狠手,加上浸会医院不允许黑社会保镖进入医院内守卫。结果,黄朗维的病房外根本没有守卫。 结果两名杀手轻松的混入了监护病房内对黄朗维近距离连开数枪,当场将其击毙后,趁着混乱跟黑夜逃去无踪。 黄朗维死了,在历史大势的惯性之下。 此案发生,香港舆论大哗。身为香港规模最庞大的社团14k的大佬级人物,黄朗维被人开枪射死在医院内。就算是14k帮内的一些理智元老,也忍不住动了气。更别说还有刚死了亲弟弟的黄朗辉还在愤怒的不断游说帮内大佬,欲举全帮之力,讨伐可能的凶手——新义安。 7月27日下午,尖东新义安一处油水十足的旺地北麻地雀馆遭遇砸场,除新义安看守的小弟被砍伤九人外,尚有三十多名麻友被砍,其中一人因被砍伤大动脉造成失血过多,未等到救护车赶来便当场死亡,同时还有百余万资金被抢。 当天深夜,向氏兄弟麾下干将李育添住址被人浇油,虽发现的较早但火依旧烧损部分建筑,造成经济损失。 28日正午,陈耀兴的弟弟陈耀康于闹市区遭枪击,胸口及右腿处分别中枪。 29日清晨,永盛影业公司大门口三名枪手突然向前来上班的永盛员工开枪。所幸因为附近有巡警听到枪声后立刻赶来制止,枪手惊慌之下逃走,除了一人肩膀中了一枪外,并未造成其他人员损失。 当天上午,东九龙一处酒吧被砸,马仔及酒吧酒保、小姐、客人等多人被打,当警方接到报警赶来时,约有至少70人受伤,其中有四名马仔被砍断手脚。 接连爆发如此冲突,不但香港媒体震动、各界不安躁动、就连警界、政界也都陷入被动之中。 30日,新任港督彭定康时隔仅几日第三次召见警务处长李君夏。 当日,香港出动六千警员对港岛及九龙各酒吧、雀馆、夜总会进行扫荡,抓捕新义安及14k马仔逾四千人,查封六十多家涉黑场所,一时之间香港各处警局人满为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