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我想拍电影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十六章 我想拍电影

90、91年两年天幕新建,在12月底九一神雕侠侣上映之前,刘德化一直备受外界的质疑,最多的还是怀疑他没有经营公司的能力。 重生前的07年刘德化的回忆传记——刘德化传上市的时候,徐帆曾经买过一本,看过几段他自己口述的有关90到96年间自己经营天幕公司的压力。刘德化喜欢喝酒跟抽烟,都是那个时间段,因为外界给他的压力太大才养成的习惯。 九一神雕侠侣绝对是天幕最好的作品之一,不但为公司赚到了钱,也为天幕赢得了不少的掌声跟关注。但是之后几年前天幕拍什么亏什么,他的压力只会越来越大。 “说的也是!谢谢你,帆仔!” 有了徐帆的安慰,刘德化的心情好了许多。对于重金投入的九一神雕侠侣,他还是很有信心的。前两天电影拍完了最后一幕,刘德化几人参加了毛.片(没有经过处理的原版电影)试看,总的感觉很不错,按照大家的猜测,要冲击两千万票房有些困难,但是票房要过一千万还是很轻松的,运作得好一点,未尝不能拿下了一千五六百万,大赚一笔补上了天幕之下的窟窿。 抬起头看向徐帆,刘德化脸上多了些笑容,“怎么,帆仔想要自己拍电影吗?” 前几天徐帆一直跟着他往九一神雕侠侣剧组做免费劳力,他听导演元奎跟黎大伟都提到过徐帆,说这个年轻人很勤快也很有野心,一直都在剧组跟他们请教执导导筒的心得! “不想做导演的编剧不是一个合格的电影人!”一句根据后世网络流行语改编的话从他的口中冒了出来,徐帆从来没有掩饰自己渴望执导导筒的梦想。天幕没有自己的导演,没有自己的编剧跟制作团队,基本就只有一个空架子,要拍电影的时候,都是刘德化靠自己在圈里的人缘去请。如此下来,如同一部九一神雕侠侣,光是这些花费加演员的加盟费便高达三百多万,真正能够用于电影拍摄跟后期制作以及宣传的就只有不到两百万元。如果天幕有自己的剧组跟工作人员,每部电影至少能够节省50-100万不等的费用,而这些钱完全可以拿去对制作的电影进行精品化。报纸上有一句话其实说的并没有错,刘德化不会经营公司。 不过这样对于徐帆来说未尝不是个机会,天幕公司什么都没有,不但缺编剧还缺自己的导演,比如天幕年底看中的大制作九一神雕侠侣,元奎、黎大伟两个导演虽然是看了刘德化的面子收钱,但也付出了五十四万的加盟费。若是公司有自己的导演,毫无疑问能省不少钱。 “不想做导演的编剧不是一个合格的电影人!”刘德化念叨两句,开玩笑道:“不错,有志气。当年我遭无线封杀的时候,也曾经想过有朝一日能够自己执掌导筒。不过我没接受过什么高等教育,能走到今天已经实属侥幸了。我没这方面的才华,不过帆仔是编剧出身,以后未尝没有执掌导筒的机会,到时候若是想拍电影,资金不够华哥给你拉!” 他已经有些醉醺醺的了,这句话当然是醉话。徐帆心里猛地一阵急跳,没有忍住道:“华哥,我现在就想自己尝试着拍一部电影!” “什么?” 刘德化被他一句话惊得酒醒了一些,他坐直了身子看着徐帆,摇了摇头道:“帆仔,你也在剧组待了那么久了,应该知道拍戏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不但要控制资金、要请明星演员、要选择剧组、要跑赞助跟广告、跑电检处,拍电影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华哥,我知道。可是拍电影一直都是我的梦想,我曾经想过用自己写作剧本所赚的钱拿来拍电影,可是我只能出十万块,根本不够拍一部我心目中的理想电影!” 难得有机会跟刘德化一起碰面,徐帆当然要好好的抓住这个机会,“剧本我早在几个月前我便已经完成了,因为是第一次执掌导筒,所以,我选择了一部不需要投资多少的小制作恐怖片!” “哦?”刘德化来了兴趣了,他不好打击这个年轻人的,“能把故事大概跟我说一下吗?” “没问题,华哥!”徐帆并没有说谎话,剧本他的确很早便准备好了,是重生前一部在世界上大卖特卖的系列电影的第一部,它的名字叫做‘电锯惊魂’! “故事是这样的曾经当过娱记记者的私家侦探‘亚当’的头被人按在了浴缸的水里,他从昏迷中醒来后立刻挣扎了出来,发现自己身处一间破败的地下室内,一只脚被铐在一段锈蚀的铁水管上。在他的对面,还铐着另外一个人,同样是一位不知所措的被绑架者——高登医生。在两个人中间的地下室空地上,有一具躺在血泊中的尸体,他的手里握着一把点38口径手枪。” “没有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被绑架,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样一个诡异的地方。他们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逃出去,而凶手却在这个时候留给他们指示。在那具尸体的手里握着一部小型的录音机,里面录着绑架者的指令:高登必须在8个小时之内杀死他的难友—亚当,如果任务失败,不仅两个人都要死,高登的家人也会惨遭毒手。这似乎是一场变态杀人狂导演的‘死亡游戏’!” “绑架者的这些做法不禁让曾经被当做凶手被警方调查的‘高登医生’想起了警长陈sir最近正在调查的一个案子。一个精神变态的凶手喜欢将自己认为没有珍惜自己生命的受害者绑架,让他们在相互残杀中体验生命的价值。现在,他和亚当两个人很可能落入了那个变态杀人狂的手中,面临着和那些被害者们相似的命运。” “距离死亡到来的时间越来越近,高等医生跟亚当两人也都陷入了恐慌与不安中,他们必须尽快做出决定。凶手对他们了如指掌,而他们却对对方一无所知,更不知道凶手竟然还有另一个棋子。尝试了各种方法都没能逃走,眼看着凶手给出的时间的到来,他们必须做出自己的确定,是否使用凶手故意留下的两把割不断脚链却留下来的手锯,割断自己的腿逃走。” “为了自己的家人,高登医生最后做出了决定割断了自己的一条腿,他同亚当配合杀死了以为是凶手的第三个被凶手控制的受害者,却没想到,真凶竟然是” “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 刘德化时而皱眉、时而紧张,在他的详细描述之中似乎亲眼感受了一番挣扎跟死亡的威胁一样,身上的冷汗出了不少,他的醉意也都散去,人变得精神起来了。 “怎么样,帆仔,把这个‘死亡游戏’的剧本卖给公司吧。我给你十万加分成,不给你十五万” 刘德化虽然经营公司的能力差了一些,但是并不代表着他对制作电影一窍不通。他很敏锐的从徐帆的口中感觉到了这个剧本所需的费用极低,只要给它配个合格的导演,哪怕只是几个没有什么名气的小演员来演,都能稳赚不赔,不比徐帆之前给他的两个剧本差不多!也是因为如此,他才愿意给这个剧本那么高的价格! 徐帆只是摇头,“华哥,这个剧本我想自己来拍,你如果想要剧本,我手上还有一个已经创作完的本子,也能保证至少能拿千万票房。但是这部戏,我想自己拍!” 他怕刘德化对他不放心,只好半真半假的道:“我在内地时曾在南影厂私下里用拍摄过一部二十多分钟的小故事剧,加上身边有不少人都是做这一行的,我虽然不敢保证能做到最好,但是绝对不能让您失望的!” 死亡游戏的前身‘电锯惊魂’记忆中是华裔导演詹姆斯?温的作品,这部诞生于十几年后的电影制作费用只有一百万美元,筹拍只用了5天拍摄仅用18天,所有演员都没有过彩排。但是这部小制作却在当年的美国掀起一番轰动,加上宣传费用也不过才刚过三百万的它仅在美国便创造了高达5500多万美元,在整个世界范围内更是卷走了1.2亿美元的票房,刮起了一番‘恐怖风暴’。 考虑到新世纪之后的通货膨胀跟中美两地拍摄成本,徐帆计算差不多给他40万港币左右,他便能够完成这部电影的拍摄。为了保险起见,他至少要拉拢到50-60万港币的投资。因为他最近新买了一台电脑加上委托天幕公司帮他重新申请了一张为期十二个月的留港工作签证花了两万多,实际上徐帆自己只能拿出十万用作拍摄资本,资金缺口很大! 见刘德化明显有些犹豫,徐帆心里早有了对策,便再次说道:“公司现在的情况我也了解一些,我自然是不会因为自己的任性让华哥跟公司难做的。这样吧,华哥。我之前卖给公司的两个剧本还有六万的尾额,两部戏的分红我总计作十万算,希望刘哥能够将这笔钱提前给我。除此外我这里还有个新完成的剧本,质量不比之前的两个剧本差多少,华哥看一下若还满意,我可以不要分红一口作价十四万,但是要尽快拿到!” 他这么说未尝没有激将的意思,“当然,如果可以我更希望公司能够资助我一笔钱用于拍摄!” 从公文包里取出刚完成的‘冲锋队之怒火街头’的剧本,徐帆把它放在了刘德化的面前。这部陈木胜在95年才开始创作,96年被拍摄成电影的作品提前四年面世,对于这部作品而言未尝不是好事。徐帆记忆中,这部佳作在96年只创造了勉强千万的本港票房,虽然跟它不足两百万的制作费用而言大赚了一笔,但受限于当年的票房低糜,这种纯正的香港风格的制作票房已经太低了,不但被几个系列的后续电影压得死死的,更是被古惑仔系列狠狠踩在地上蹂躏了一番。 若是将这部佳品放在现在来上映,未尝不能拿下了一千五百万以上的票房。对,他有那种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