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上映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七十五章 上映

一周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 8月22日,这个普普通通的日子对于很多香港市民而言毫无出奇之处,然后对于某些人而言,却是极重要的一天。 这某些人自然指的是曙光公司的员工们以及《傲慢与偏见》剧组的一群人。 7月11日,《傲慢与偏见》开拍,8月22日便上映。这虽然是标准的香港电影拍摄速度,依照这个速度制作的电影,九成九都是粗制滥造,仅有王晶等少数几位快枪手导演,才能在保证速度的同时,尽可能的制作完成一部卖座精品。当然,一分付出一分收获,就连王晶等香港知名导演在功成名就之后,也开始珍惜起自己的金字招牌来。 比如当年十七天拍完一部电影并上映的徐克,如今平均一部电影从拍摄到上映间隔至少需要两三个月。王晶也是如此《鹿鼎记1》拍摄用去了三十七天,到上映时赫然已经过去了近三个月。 所以,作为一个新人导演。当《成报》爆料,正式传出他的第三部电影,同时也是他的第二部三级片作品已经赶制完成,并且将在8月22日上映的消息后。顿时香港媒体沸腾了,尤其是那些二三流的娱乐八卦报纸,他们就是靠着喷明星、扯八卦为生。 徐帆是什么身份,身为一个内地出身的导演,还不是香港本地人。别看在他风生水起的时候,追捧他的报纸比比皆是,那些不过是为了报纸的销量罢了,真要等到他翻船了,落井下石者少不了的。 经过“《死亡游戏》带来的小成本狂潮”、“新奇创意电影《逃出立方体》的立方体神话”,不但为他赢得了‘影界罗兆辉’的美誉,更是有媒体意味不明的吹捧他为‘香港最卖座的商业片导演’,拥有诸多头衔的他在香港可谓一时无两。都说‘不遭人嫉是庸才’,徐帆在享受着媒体炒作带来的超人气跟爆红的同时,不知道阴暗处多少双眼睛盯着他,多少人嫉妒的眼红,多少人愤愤不平。 内地的出身,让他在89年的那件事爆发后的香港,总免不了被一些人带着有色眼镜观看。当然,关注他的好奇目光也不是在少数。 可以说香港电影发展到了现在,创新能力的僵化已经令港片越来越少出现些令人眼睛一亮,惊喜到欢呼雀跃的佳作。同时,得益于香港本地势力对西方电影的抵制,令每年流入香港的西片风格的制作少之又少。 在他之前的八十年代,其实不乏一些有眼光的人,尝试着模仿美国电影的风格拍摄西片风的电影。新艺城尝试过,拍出了《最佳拍档》系列之后不再尝试,作为模仿西片拍摄的最成功者,说是新艺城自己错过了一次越过东南亚将影响力扩大到海外的机会也不为过;随后邵氏尝试过,一部两千万巨资拍出的史诗级烂片《星际钝胎》击沉了巨无霸邵氏电影,也令香港为之胆寒,数年内没有一家公司再行尝试西片风;嘉禾尝试过,学会了一招叫大成本大制作,于是有了《炮弹战车》跟《忍者龟》,两部电影为嘉禾赚了17亿港币的毛利,但是扣除成本跟发行费之后,嘉禾净收入不足两亿港币。 前人开路试出了余毒,重生之初徐帆便总结了一些记忆里华语电影的成败经验,找到了一条最接近成功也是最短的捷径。他那有别于传统港片的风格,犹如一道清风一般吹进开始陈腐、老气的香港电影产业中,令人倍感清新。 尽管是一部四十多天内就完成上映的‘仓促之作’,尽管它的评级是三级片。然而当8月22日星期六,《傲慢与偏见》上映的这一天到来时。香港还是有不少的年轻人趋之若鹜地前往电影院准备观看;还有那些好奇他也没看过他前两部作品的人,有口袋里装着笔跟记事簿的影评人,有记者有被三级片跟童玲的美艳宣传照所吸引来的中年大叔党,结果首日电影上映前的售票,多出影院惊喜的发现售价22元一张的电影票,竟然比一些宣传成本六七百万的电影卖得更多。 虽然它倍受质疑,从制作到上映都是在两个月内完成,没有什么据有票房号召力的明星,女主角还曾经演过三级片,甚至这部电影的评级也是第3级……但正是靠着徐帆前两部电影积攒的人气跟口碑,同时还有那些炒作跟宣传,这一天为了它而准备走进电影院的观众有着千千万万。很多人不单是为了看电影,更是想看那个“影界罗兆辉”能不能继续戴稳他头上“最卖座的商业片导演”高帽,这部三级片是不是还能延续由他自己创造的小成本奇迹…… 媒体们也都做好了两手准备,一种是当《傲慢与偏见》电影票房仆街,徐帆的小成本的神话破灭,“影界罗兆辉”不再卖座。他们可以尽情地抨击、嘲笑,年轻狂妄的导演,忘乎所以的在成功了一次两次之后就一股脑热的掉进了钱眼里。是的,他们会尽情的嘲讽他亲自砸了自己的招牌,讽刺是谁给了他“影界罗兆辉”、“最卖座的商业片导演”等头衔等等,不过落井下石而已,这是他们最擅长的事情。 如果他的电影继续卖座,又一部好电影诞生了,看看吧多么神奇的事情,两百万的小成本票房又超越了哪些制作成本七八百万、千万甚至更高的大制作,然后媒体一边继续给他戴高帽子,一边用力的将被他超越了票房的导演踹倒在地上,一边无情的嘲讽他们不会创新,一边狠狠在伤口上踩上几脚。 这就是媒体! 车子缓缓停在了西贡区将军澳新市镇某栋小区外,找了个车位将车子停好。抱着一束玫瑰花,徐帆下了车刚走进小区不远,便看见了一个倩影站在小区的健身机械处,正在踩着转盘轻轻晃动。 “等很久了吗?” 一件紫色的长袖衬衫,搭配上一条紧身牛仔裤,将主人完美的身材凸显出来。是周慧敏,尽管打扮不如平时那般艳丽,但是铅华尽去的她天生丽质依旧难掩,仍然美的不可方物。 因为新电影上映时间安排的太过紧迫,《傲慢与偏见》并没有午夜试映场安排,而是直接进行的首映。《大时代》已经于8月18日拍摄结束,完成了拍摄之后的周慧敏轻松了许多,徐帆跟她约好了今天一起去看上午首映的第一场《傲慢与偏见》。 “送给你!”将手里拿着的鲜花送上,他对花了解的并不多,所以特别为委托花点的女店长帮他挑选的。跟周慧敏并未确定恋爱关系的他不宜立即送上红玫瑰,所以女店长帮他在红玫瑰中夹在这几朵郁金香,据说象征毫不掩饰的爱意。 “没有啊,谢谢!” 周慧敏脸上微微泛红,接过了他的花抱在怀中。就算是不懂话语的人,也明白红玫瑰代表的意思。 “我们走吧,时间快到了!” 徐帆伸手想去牵她的手,却见她有些不自然的下意识想避开,不过最终还是没有抽走,被他握在手中。 “走吧,我的车在外面!” “嗯!” 周慧敏应了一声,被他轻轻的拉着,就要往小区外走去。 临转身的一瞬间,徐帆微微侧头,向小区内一处望去。入眼的小区内一处供居民休息的座椅上,一个老人孤零零地坐在那里,像是在休息,又似乎是在闭目养神。 他的感觉还算敏锐,从步入小区之后就感觉到来自那个方向,有一道视线一直落在自己身上。 只是因为看的匆忙,只模糊的看到,那似乎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太,约莫六十多岁的样子。 “错觉吧!” 心里转过一个念头,徐帆紧了紧握着佳人玉手的手掌,心里很快被得意所填满。 恋爱是道双向选择题,他是一直这么认为的。男人既然可以选择女人,为什么女人不能选择男人。倪震是个花花公子无疑,去年他趁虚而入靠花言巧语的安慰令玉女一度认为他会是疼爱自己的真心人,然而几个月内他先是跟李嘉欣传出绯闻,如今又有了陈法蓉这个绯闻女友,还经常流连夜店跟派对。徐帆不相信周慧敏对这些一点都不了解,至少从目前她并不排斥自己的追求就可以看出,才跟倪震认识不到一年的佳人,也对倪震的花心伤透了心。 这些就足够了,他或许没有倪震的甜言蜜语,但条件跟学识都不比倪震差半分。家世不如他又如何,自己掌握着重生带来的庞大信息,现如今只自己身家就不在倪震之下了,再给他一段时间,定能够轻松超越倪氏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