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齐聚观影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七十七章 齐聚观影

错觉吗? 徐帆皱眉的瞟了眼进入影院内的两人身影! “怎么了,徐生” “没没什么,看到了一个背影,像是自己一个熟人!薇薇安,别叫我徐生了。叫我阿帆或者帆仔就好,徐生就显得太见外了!” 周慧敏抱着花盈盈一笑,“那我叫你阿帆好了!” 香港居民绝大多数来自广东,所以一些成为也都是传承哪里。在香港一般表示对同辈跟小辈的亲切,都会在称谓上加上‘仔’。只不过,徐帆并不习惯这种亲切,所以跟他熟悉之后,就连刘德华都改了口,叫他阿帆。 付了钱拿到了票,徐帆买到了电影票,拿在手中晃了晃,“我们进去吧,电影要开始了!” 他虽然不喜欢在看电影时吃零食,但还是买了一些。 “热烈庆贺《审死官》票房过五千万,创造香港本埠票房最高纪录!” 路过海报跟宣传栏前,两人分神看了一眼那贴上的巨大庆祝,脸上表情各异。 “星爷好厉害!”周慧敏抱着花束,瞪大了眼睛看着墙上张贴的海报。七月一日上映的周星驰的《审死官》到了八月初就下画了,但是这部电影所带来的影响,并没有因为电影下画而消失,余荫还在影响着香港。《审死官》上映38天,香港本埠创造了5057万票房,一举超越了年初上映的《家有喜事》4900多万票房的成绩,成为香港第一部票房过五千万的电影。周星驰的确有骄傲的资本,‘星爷’这个外号现在在香港越来越响,已经逐渐替代了‘星仔’、‘阿星’、‘周生’这三个称呼,成为了他特有的标签。 “周生确实厉害,今年就算是被称之为‘周星驰年’也毫不为过!”徐帆驻足不前,认真的看了一眼墙上的庆贺海报,表情严肃,眼中有羡慕更有浓浓的战意。 今年暑假档毫无疑问胜利者只会有一个,那就是周星驰。七月‘双周一成’对垒的四部电影中,周润发主演的《侠盗高飞》是最大的输家。虽然获得了一千七百万的票房,虽然它的制作费用只有一千一百多万。但不要说跟周星驰比较了,光是斩获了三千三百万票房的成龙的《警察故事3》,就是压在《侠盗高飞》头上的一座大山。 更别提七月周星驰可不止《审死官》一部电影上映,他还有另外一部电影《鹿鼎记》上映。这部放映到现在都没有下画的电影,现在本埠总票房已经超过了四千万,成为了今年香港票房第三高,同时也是第三部票房过四千万的作品。将过去的七八月中,周星驰仅靠两部上映的电影便创造了九千万的本埠票房。徐帆虽然骄傲,也不得不承认,现在的周星驰正处于人生中最巅峰的时期,自己想要击败他很困难。 徐克压了压头上的帽子,又推了推墨镜。买了一张《傲慢与偏见》的电影票之后,进了电影院内。 七月底上映的程小东执导由他监制的《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斩获了近3400万票房,取得了一个令他满意的好成绩。尽管电影即将下画,尽管冲击3500万票房无望,但总体来说他还是满意的。这几年吴宇森出走后,他一直在尽力培养林岭东跟程小东,虽然目前林岭东还有些欠缺,但程小东已经成为了香港第一流的导演。往后看来自己可以放手,让他去闯一闯。 八月二十四日他的《新龙门客栈》要上映,这是他的一部呕心沥血之作,一部对自己风格的颠覆跟创新。尽管因为同时接拍几部电影,他的精力不足把林岭东跟李慧民拉来给自己打下手,但这部倾注了他太多想法跟创新的电影,他是继之以重望的。 八月底到九月初,香港并没有几部值得他关注的即将上映的大制作,除了暂时还未定,可能将在九月上旬上映的《鹿鼎记2》让他十分忌惮外,他关注的只有两部同期打擂的电影。 一部是曾志伟的ufo公司拍摄的《亚飞与亚基》,这部电影将与他的《新龙门客栈》同一天上映。另一部就是曙光公司年轻新锐导演徐帆的作品——《傲慢与偏见》,据说是一部三级片。 今天是《傲慢与偏见》上映的日子,考虑到《新龙门客栈》将与它直接打擂,他干脆化了妆偷偷跑来观影,便是本着‘知己知彼’的谨慎。 路过海报墙,他的目光透过墨镜落在了墙上的一张海报上。岑建勋跟一个他不认识的男演员各拉着一条腿,拖着一具血淋淋的尸体。他的目光在海报纸上“导演:徐帆”一行字上停了良久,才移开了视线,又看向海报上写的宣传语“大学生偏僻野餐遭遇变态杀手?惨遭杀身之祸的背后真相是什么?一切答案需要你自己来找出!”“傲慢让人自我过剩,偏见令人娇蛮无礼。一部勇于创新的恐怖片,一部你想不到的黑色幽默!” “是吗,倒是勾起我的几分兴趣了。我倒要看看,这宣传对不对得起,这个大片票价!”嘴角露出些笑容,转身往放映厅走去。 镁光灯闪烁,拍下了一张照片。 房小明没想到自己来电影院观影,也会碰到大导演徐克。 到底曾经干过一段时间的狗仔队,几乎是下意识的,房小明就举起了照相机拍摄了一张照片。 不过,当镁光灯亮起之后,他才回过神来,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想到过去的狗仔生涯,对他造成的影响那么重。以至于现在他已经转行不干狗仔了,这照相机还是随身带着。 毛病! 心里暗啐了自己一口。 他走到售票窗口前,“来一张《傲慢与偏见》的电影票!” 售票员很快打印好了电影票,却谨慎的看着他,“先生,我们电影院不允许携带照相机跟录像机入内,移动电话也不行!” “知道了,帮我开个保管箱!” 将自己的照相机递了过去,电影院的一些规矩他还是知道的。 “谢谢您的合作!” 售票员从售票窗口将照相机拿了进去,放在保管箱内,很快打印了一个纸条,“保管好你的序号,电影结束后,你可以随时凭借这个序号取回你的东西!” “知道了,知道了!”房小明接过纸条,从口袋里掏出钱包付款买票,却不经意之间带出了一张工作证掉在了地上,旁边有排队等着买票的人看得清楚,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字“星岛日报记者证”。 没错,自从靠着拍到了徐帆跟周海媚的暧昧照走红之后,房小明一跃成为了《东方日报》内的红人。只可惜,他对那上司实在太过恶心,结果在《星岛日报》向他发出了挖角后,就跳槽去了《星岛日报》。现在,他不但是《星报日报》娱乐版的一个记者,因为浸会学院出身的他文采也是一流,偶尔还能在报纸上连载一些文章,日子过得比在《东方日报》的时候潇洒多了。 可是,房小明并不满足这些,在《东方日报》期间落魄的只能当一名狗仔的日子刺痛了他的心。好歹也是浸会学院出身,香港知名的影评人、记者、报纸编辑都是来自浸会。房小明有着不甘人后的野心,他给自己制定了一个目标,他就是尽快在《星岛日报》站稳脚打出自己的招牌来。这几年《星岛日报》的娱乐版一直销量不佳,一是在卖座的新闻上效率不如其他报纸,二来也没有一流的影评人坐镇。 房小明不想再做狗仔去挖新闻了,所以,他将目光看向了报纸影评人的宝座,想趁如今《星岛日报》的缺失,竖起自己的招牌。 徐帆是香港话题最多的娱乐圈人物之一,房小明把赌注压在了他身上。外界关注他亲自执导的第三部电影《傲慢与偏见》的不少,而且还是一部三级片。只要能写出一篇精彩的影评,或许,自己就能削尖了脑袋,闯进影评圈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