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阴损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八十二章 阴损

奶奶去世,这几天更新会很晚,尽量维持两更,三更爆发没了!—— 对于被《壹周刊》点名提到自己跟周慧敏的绯闻,徐帆丝毫没有站出来反驳的意思。这本来就是现实的事情,他还巴不得报道的媒体多一点呢。 他对玉女周慧敏很有好感,不仅是因为前一世的喜爱。重生后两人也有过合作,也有过朝夕相处。对于佳人的恬静温柔的性格,又或者忠贞的爱情态度,都让他呯然心动。试问哪个男人不想找一个能够与他相约百年、永不变心的情人,他也想要。 前一世的周慧敏能够容忍倪震花心、倪家看不起,为了一份爱情等待了二十多年。这种执着没有一个男人不希望得到并长相厮守,徐帆也不例外。他对倪氏父子本来毫无好感,这般佳人与其跟了倪震白白浪费了光阴跟年华,还不如找个更加爱她的人,长相厮守、百年同好,周慧敏他追定了。 玉女在香港甚至东南亚地区都有大量的粉丝,未免刘德华跟成龙的悲喜剧发生在自己身上,他不介意自私一把,现在就将消息曝光出来,让她的那些激进粉丝想把自己骂个够。虽然可能会对她的事业稍微造成影响。但难道自己这亿万的身家,还养不活她吗? 正好借助《壹周刊》的这股东风,徐帆也是想用自己的态度向佳人逼宫,摸清楚她的心思跟想法。 只是他虽然不介意,却有人头痛跟烦恼。周慧敏算是一个,更为恼怒的还有一个,那就是去年曾跟周慧敏达成了口头共识,周慧敏未对外界公布的现男友——倪震。 “客人,您的咖啡!” 一杯香气扑鼻的咖啡被放在桌子上,服务员并没急着走,反而站在那个身着打扮都是不俗的年轻人身旁,他是这里的老顾客了,以前经常出手打赏一些小费。 谁料到他等了好一会,客人都只是皱眉看着玻璃橱窗外面,丝毫没有转过脸来给他打赏的意思。 服务员脸上灿灿,站在一会才不爽的走开。 “倪生,让您久等了!” 一个爽朗的男音在年轻人旁边响起,年轻人不悦的转过身来,正是一张年轻英俊的脸庞。 “不是说过了吗,别叫我倪生!” 这英俊不凡的年轻男子正是倪震,他抬起头看向了坐在对面的一个三十来岁,略有些微胖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的男子,眼中一丝嘲讽一闪而过。 “孙总编,为什么到现在你们《新界日报》还没有动作?” 如果有对《新界日报》,这份最近半年才突然窜起的报纸熟悉的人站在这里,一定会惊讶的发现,原来坐在倪震对面的男人,竟然是该报最闪亮的一面大旗,以经常发表犀利评论,被某些人称之为‘社会良心’跟‘公知’,现在在香港小有名气的评论家——孙雷。 只是《新界日报》窜起的速度太快,加上很少有内部消息透露出去,在香港少有人知道,这孙雷竟然是《新界日报》的总编。 “乔恩,我在电话里已经跟您解释过了。《新界日报》的确是靠小道跟八卦新闻起家,但一味的八卦报道加不实新闻知会砸了我们辛苦建起来的招牌。您的《yes!》是香港最火热的杂志,对媒体应该十分了解。我们《新界日报》虽然接受了您的投资,但也不能在对方风头正盛的时候贸然站出来!跳梁小丑能火一时半会,但弄丑了报社的招牌,想必也跟乔恩你的发展战略大战略不符合吧!”孙雷笑盈盈的回答了他,似乎毫不介意他的问责。 《新界日报》在香港也算是一份老资历的报纸了,报纸成立于1966年,创始人为廖大昌。只可惜这份报纸创立之后一直多灾多难,新界占据了香港近半的人口,历是香港各大报纸必争之地。廖大昌建立了《新界日报》后起先跟风《明报》连载武侠,日发行量一直维持在2000份左右。74年廖大昌因车祸去世后,新接手的老板刘珝一改风气又转为学习当时正火的《金报》连载公仔画,借助着当时公仔画大热的潮流,日发行量一度攀升至4000份。79年,廖大昌之子廖金义夺回报纸控股权后,改为百万重金跟一代武侠大师古龙签订合作协议,古龙之小说部分于《新界日报》连载,谁料到古龙更新十分不稳定,且作品逐渐不被市场接受,报社亏损很大。不得不在84年作价300万将报社卖给了孙雷的父亲孙元埈。 孙元埈是浸会学院毕业的高材生,虽然也有几分手腕,但太过原则的他勉强守成有余,《新界日报》在他领导下几年间虽然止亏但利润一直不高,同时影响力也不大。用了5年的时间才将《新界日报》日发行量增加到7000份。孙雷之前一直在海外留学,年初父亲重病时曾将《新界日报》的股份部分出售给了别人,随后便将报社总编给了他后退下休养。 而接手购买了部分《新界日报》股权的就是倪震,只不过现在负责管理的是他的好友同时也是《yes!》杂志的另一位创始人邵国华。 倪震深知御下之道,只是微微表示自己的不满,便收声不在威逼,以免引起孙雷的不爽。喝了一口已经凉些的咖啡,皱眉放下杯子。 他之所以如此,还要从《yes!》内部的股权混乱情况说起。 《yes!》杂志是90年底由倪震与邵国华创办,由于两人的努力,杂志才刚创建半年就成为香港最受欢迎的青少年读物,而到了去年年底,《yes!》销量赫然位居全港所有杂志之首,到了今年6月时,经济界对《yes!》的估值已经高达一亿四千万港币,虽然估值当不得真,但今年早些时候曾有几个台湾佬跟倪震接触,赫然开出了2.8亿台币的天价收购《yes!》。 邵国华是香港著名的期刊编辑跟电台主持,不过他虽然在《yes!》成立之初出过资,但是这几年他先是被发现自己罹患舌癌,手术后切掉了四分之一条舌头,还要接受电疗。电疗进行了半年,由于他的伤口不能复原,又动了一次手术。随后,邵国华还被发现患有地中海贫血症、肝硬化、甲状腺功能失调、肾结石和大颈泡等病,治疗这些病不仅需要大量的金钱,还需要时间。加上自己在电台还有工作,邵国华做出了出售手上《yes!》的决定。 倪震的控制欲很强,对于他出售《yes!》股权的决定十分支持的。只不过邵国华等钱做手术,便准备低价出售与外人,而此条既不符合倪震收拢股权的战略,也会影响到外界对公司的估值。于是他亲自到医院探访了邵国华,以私人名义暂借给他一百万港币用于治病,同时以股权着急出售恐遭贱卖为理由,最终劝住了邵国华,点头同意自己名下四成杂志的股份,将由他负责联络买家。 这一联络就是一年,倪震根本不愿意他的股份卖给外人,以免失去了杂志的控股权。但是自己买下又没有那么多的闲钱,于是便多次以着急联系不到合适买家为借口,应付邵国华的询问。一年间邵国华的病情出现过几次反复,他又先后两次借给邵国华两百四十万港币应急。因为担心他会私下联系买家,他借邵国华为人重承诺,以话激他,令邵国华签下了保证书,承诺自己所拥有的股权将交与倪震代为联络买主,自己不主动联系买家。 放了心的倪震恐他事后反悔,便又以康疗为名义向他提供了一百万无偿借款,同时将自己年初用了两百万买下了四成股权的《新界日报》暂时交与邵国华打理。 他倒是做了一笔好买卖,用价值两百万的《新界日报》股份跟四百多万借款,从好友邵国华那里套来了邵国华名下价值累数千万的四成《yes!》股权;同时就算《新界日报》这个三流八卦报纸名声臭了,也不会骂到自己身上,又为自己日后重夺报纸控制权,将产业从杂志扩张到报纸等其他媒体埋下了伏笔。由此可见,此人的商业能力也不一般。 “《新界日报》这几个月发展的不错,孙总编的能力我是十分认可的。现在香港媒体市场接近饱和,想要规规矩矩的出头已经很难,只有剑走偏锋才能赢得发展。不错,我是支持孙总编企划的。但是,诚如你所说的,《新界日报》将主打八卦娱乐,但最近报纸似乎也缺少了一些重量级的话题!” 这还是拐弯抹角的表示不满,反正孙雷是听出来了。 脸上笑容不变,他从口袋里掏出眼镜布,将眼睛摘下、一边擦拭,一边微眯着眼睛道:“乔恩,您太心急了。我知道那徐帆是现在香港媒体最喜欢炒作的话题之一。但现在还不到我们出手的时候,第3级评级帮助了他也毁了他。他那部新电影,为了找到话题我亲自去看了三遍。其中血腥镜头跟一些露点的画面,都被影视处的第3级评级保护住。就算是再苛刻的人,也无法指责一部已经被打上了三级片标签,限制了观影人群的电影。” 见倪震要开口,他像是会意一般,又加上了一句,“借口青少年违法观影也不行,一来港府最近正在严打,下面的影院管理的比较严格。二来冷饭、冷话题也抄不动,上一次我们借着《满清十大酷刑》攻击,最终被他逆盘时站出了那么多的支持者,就是最好的证明!我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揪着三级片不妨,会得罪一些麻烦的人,尤其还是拥有道上背景的!”

上一篇   第八十一章 舆论

下一篇   第八十三章 暗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