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1亿企业债券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八十五章 1亿企业债券

九月对于重生者徐帆而言,有一桩天大的好事。只要经营得当,说什么大赚十亿百亿是妄想,但只要够胆量、够魄力,让他手里的资本扩大几倍还是很有可能性的。所以从五六月开始,他就一直都在计划着从哪里弄到更多的资金。 以自己名下的曙光电影公司的股权向银行抵押贷款,是他能想到的最好方法。因为曙光虽然新建,但是在香港却有不错的影响力,公司的第一部电影《逃出立方体》不仅在香港成绩不俗,还向海外高价卖出了发行权。当然,只靠这一部电影的成绩,也不足以让善于跟商业公司打交道的银行高看他们曙光,除了让岑建勋跟名牌王潘迪生联系,购买了前德宝公司的片库充实了曙光公司的有形资产外,加急赶在跟银行贷款前上映公司的第二部电影,也是为了进一步证明曙光公司的盈利能力。以争取在跟银行谈判时争取到更多的贷款。 7月份意外的认识了荣智健的长子荣明杰之后,徐帆察觉到了机会,一直很小心的在经营他跟荣明杰之间的关系。自7月15日他们初次见面之后,7月底、8月初、8月中旬,徐帆做东三次邀请荣明杰聚会,虽然他没有低价出售手上曙光股权的意思,但两人几次接触之后,彼此之间总算建立起了一些交情,已经是朋友了。 有荣明杰这位荣大少在,他若是再不会用这块敲门砖,那就妄为重活两世了。在得知中信泰富名下也有一家参股银行,即嘉华银行之后。徐帆便将自己手上的股份抵押贷款目标锁定为‘嘉华银行’。这家银行在香港资产近三十亿港币,虽只是一家中小型银行,但也满足他的要求。 徐帆认真研究过荣氏家族,作为华人世界中赫赫有名的世家,诞生于民国之初的荣氏家族大致可以分为五个部分。最出名的是内地的红色荣家,势力最弱的是海外旅美荣家分支,除此外荣家在香港、台湾跟东南亚都有分支,不是三十年代抗战时期难逃避祸的荣家子弟后代,就是新中国建立后怕被共产而逃亡香港跟台湾的。荣智健是内地一脉的荣家第四代,但是来到香港发展之后逐渐跟台湾跟香港的荣家分支联系密切,荣明杰作为他的长子,从小到大虽然一直接受良好的教育,但比起他的几位香港荣家跟台湾荣家的表哥表姐,他不但事业尚未有所发展,连手头都比较紧张。 中信泰富拥有嘉华银行百分之二十四的股份,虽然不是最大的股东,但却是第二股东。在嘉华银行董事会拥有两位执行董事,其背后的红色背景也一直都是嘉华银行各股东拉拢的对象。 正式看到了这一点,徐帆果断出手,在第二次宴请荣明杰的时候,开出了一张五十万港币的‘公关费’,并承诺事成之后还将给他等同数值的回报,请他在自己前来嘉华银行抵押公司股份换取贷款的时候陪同自己一起前来。说白了,他就是想利用中信泰富在嘉华银行的影响力,从银行获得更多的贷款。 92年的一百万港币,是一笔不小的巨款。对荣明杰的诱惑力不小,但最初他还是拒绝了。他担心这其中有问题,帮了徐帆会导致自己陷进去连累父亲荣智健受到对手攻击。后来还是经过了他的说服工作,第三次聚会不久后,这位荣大少总算点了头,才有了今天两人会一起出现在嘉华银行。 陈崇引领两人上了十七楼自己的办公室,“进来坐,喝些什么红茶、咖啡还是果汁?” “谢谢,纯净水就好!” “给我一杯红茶好了!” 徐帆要了一杯纯净水,荣明杰要了一杯红茶。尽管荣明杰在嘉华银行内部毫无职位,但背后站着荣太子在,身为嘉华银行董事会主席的陈崇也要卖他几分面子,亲自帮他冲好摆在他面前。又给徐帆倒了一杯纯净水,自己也接了一杯,坐在两人身旁的沙发上。 “那么,徐生不介意说一说你们曙光要跟我们嘉华银行有什么业务合作吧?”浅饮了一口纯净水,陈崇瞟了一眼荣明杰,发现从他脸上看不到任何东西后,失望的放下水杯,不动声色的问道。 “陈生快人快语,我也不喜欢拖泥带水。据我所知嘉华这几年业绩一直不错,所以,每年都有大量的闲余资金向企业及个人提供贷款。今天徐帆前来拜访,就是为了贷款的事情!” 陈崇右手似乎无意的轻轻晃了晃茶杯,他心里有些好奇。虽说是隔行如隔海,但做银行这行的,香港大多数行业绩优公司的情况都了解一些。曙光虽是新公司,但业绩在香港影视公司之中也能挤进前十,从截止到目前来看的半年投资回报迫近近亿。他实在想不到,这么一家公司,会需要银行贷款!当然,如果曙光真的需要,他完支持为曙光提供贷款,只是不知道他需要的数额是多大。 当下刚要开口,不想荣明杰插嘴道:“徐生的曙光公司想必如今正处于高速发展的时期,需要一些贷款也是难免的。徐生,我只是很好奇,你们曙光公司不是刚在外埠卖了一部电影,大赚一千万美元吗?怎么还需要贷款?” 这荣明杰不愧是豪门出身,果然虎父无犬子,聪明了得。他知道自己要帮助徐帆,不祭出父亲的名字是不可能的。但他又不落下把柄,只能拐弯抹角的提醒陈崇,曙光公司业绩惊人,贷款给曙光公司是稳赚不赔的事情。 为了从嘉华得到更多的贷款,徐帆准备很足。荣明杰一开口,他立刻会意的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公文包内取出一份文件,递向了陈崇。 “陈生,曙光公司目前的确资金流充足,同时开拍几部电影,布局录像带出版市场,甚至一些其他安排也丝毫不会影响到我公司的资金链。这一份文件是我们曙光公司刚跟迪生集团老板潘生签订的‘德宝片库’购买协议,这份协议是在前天签订的,已经经过公证正式生效,只不过我们尚且未向外界公布!” 尽管7月底岑建勋便受到他的委托跟德宝公司前任老板潘迪生谈判‘德宝片库’,并且达成了口头共识,但是等到合约正式签订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只因为名牌王潘迪生前往欧洲一直未回,原来他在今年8月初趁着英国陷入经济衰退的低谷。以5370万英镑的天价收购了已有一百八十年历史的英国著名百货公司‘哈维-尼克斯’,结果一个多月里都在英国未返回香港。这份‘德宝片库’的购买协议还是徐帆委托岑建勋亲自前往英国,在伦敦跟潘迪生完成的协议签订。 此时拿来说服嘉华银行再好不过了,因为片库的增加也意味着曙光的净资产增加,对于贷款有利。 果然,陈崇接过那份协议认真审视了一阵之后,笑道:“曙光公司堪称今年香港经济界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对于你们公司需要贷款,我们银行也感觉十分荣幸,能够跟贵公司有业务上的来往。徐生,我可是没少听到风声,说曙光的真正大老板另有其人。如今看来,倒是整个香港都小看了徐生你。这样吧,你们公司需要多少贷款?” 荣明杰跟徐帆对视一眼,尽皆松了一口气。尤其是徐帆,他不怀疑自己能从银行拿到贷款,只是担心拿不到自己需要的那个数字。当下试探性的报出一个数字,“陈生过奖了,随着香港将回归,我一直都认为现在是最好的发展时机。曙光正在不断壮大中,而眼前就有一个让我们公司更加壮大的机会。如果可以,我们希望嘉华银行最好能为我们提供两亿港币的贷款” “什么!” 陈崇脸上顿时动容,就连荣明杰也像是看疯子一样盯着他,脸上赫然变了色。 “徐生,我没有听错吧!”陈崇好心的追问了一句,两亿港币的企业贷款在香港已经不是一个小数字,而是一笔巨额贷款。嘉华银行每年都要对外放出数亿的贷款,92年此时已过大半,嘉华银行内除了应付挤兑外尚且能动用的闲余投资资金已经不足两亿。 徐帆声音仍旧波澜不起,半真半假的回答:“陈生,您没听错。曙光公司作为香港锐意崛起的一家电影公司,我们的志向并不仅仅局限于电影制作,成为一家横跨发行及制片等综合领域的大型公司,是我们公司高层唯一的目标。今年八月随着雷觉坤老爷子的去世,香港影视产业面临一次大洗牌。多家影视公司齐齐盯上了新艺城的片库跟金公主的院线资源。我们曙光公司也不例外所以,我们希望能够得到一笔贷款,帮助公司在即将到来的大洗牌中一跃成为香港最顶级的影视公司之一!当然,陈生,我本人因为受教育程度不高,对银行贷款方面知道的并不多。所以,不清楚这其中是否有什么不妥” “原来如此!”荣明杰脸色转好,他一直没放弃打曙光的主意,只可惜几次都没能说服父亲荣智健投资,所以直到现在别说是染指曙光了,就算是李连杰的正东公司,他也只能看着一天天壮大起来。但这并不代表荣明杰就不在关注影视产业了,恰恰相反,雷觉坤去世可能引发的香港影视产业格局变化他也从最近看到的一些媒体报道中自己分析了出来。徐帆有心染指雷觉坤的‘遗产’,倒也能够完美的解释了他的贷款理由。 当下,荣明杰便为他,跟陈崇详细的解释了一番。 “这样”陈崇脸上为难,“徐生,原则上来我能理解你们想要快速壮大公司的想法,但是贷款问题涉及重大。嘉华银行作为一家上市银行,我们需要为购买银行股票的全体股东权益负责。而且此时已经接近年底,银行无法提供这么庞大的一笔贷款。” “那,嘉华银行能够为我们公司提供多少贷款?”徐帆追问。 “曙光虽然是新公司,但盈利能力上佳,可以获得我嘉华银行a-级企业客户待遇。也就是说,如果曙光需要,我们可以为曙光提供3000-5000万港币的贷款,利息为4.7%,首次贷款最长期限可为一年!” 85年挤兑事件爆发后,港府规定持牌银行贷款利息不得高于存储利息20%,以免过高的贷款利息重创了中小型企业,催生高利贷市场。嘉华银行92年存储年利息为3.92%,4.7%的贷款年息比较低也符合港府标准。 不过,对于这个数字,徐帆自然是不满意的。九月他要做的事情能筹集到越多的资金越好,就算弄不到2亿港币,至少也要够1亿。 “看来不走这一步是不行了!”心里暗念了一句,经过了几个月的恶补,虽然在银行跟金融领域,他仍是个初学者,但理论却看了不少,月前便已经在心里有了腹案。 当下沉声道:“现在雷家摆明了要抬高价格出售‘金公主院线’,随着接触的势力越来越多,曙光作为一个新公司,无疑是吃力的,就算是5000万对于我们而言也不足够。陈生,我听说非上市公司也可以发行企业债券,只是需要一定的信用额。我愿意用自己名下53%的曙光公司股权作抵押,希望嘉华银行能够购买我们曙光1亿港币的企业债务,年息为5.88%。您看如何荣少方才也待我介绍了,我们公司拥有近一千万美元的流动资金。如今正在上映的小成本电影《傲慢与偏见》毛利率已接近379%。9.10月份我们公司投资的另外一部小成本电影也将上映,虽然不是我亲自执导,但我本人曾前往剧组探视过拍摄情况,我觉得这部电影至少能为曙光带来一千万港币的净收入” 87股灾后,港府为保证非上市企业的财政运营跟发展,规定持牌银行吸纳的非上市企业债券利息不得高于存储利息50%,5.88%正是嘉华银行年息的最大值。也就是说,只要陈崇敢赌,一年后嘉华银行所持有的1亿港币曙光公司债务利息便高达588万港币。 陈崇、荣明杰两人全都惊讶的看着他,脸上已是呆滞一片。金融跟证券类企业的确拥有特殊渠道能获得一些公司的大致情报,都怀疑徐帆在曙光公司内的股份不低,隐隐为大股东。只是,任谁也不敢想象,他竟然持有曙光公司超过51%绝对控股权的股份。一时之间,两人全都惊呆了。 陈崇究竟商场惊讶只是一阵,回过神来之后便低头计算其中的得失比例。 反而是荣明杰,随是豪门出身但到底被荣氏光环保护了太久,失去了一些磨砺。他虽然年少老成,终归社会阅历还是太少。呆滞了快一分钟才回过神来,苦笑的看着徐帆,“徐生,你瞒得我好苦啊!” 旋即又兴奋了过来,嘉华银行算是中信泰富的半个子公司,而嘉华吃下了徐帆以个人持有的53%的曙光公司股权做抵押的债券后,既可以将债券出售给其他人,也可以等一年到期后直接跟曙光吃红利。曙光公司现在隐隐为香港第一流的电影公司之一,对一心觊觎李泽楷的卫星电视公司的荣明杰而言,诱惑不可谓不大。甚至,一瞬间他心中还巴不得一年后徐帆违约未交割一亿债券本息,嘉华得以光明正大的拍卖抵押的53%的曙光股份。 一个好机会! 一瞬间满脑袋里都是这个想法,趁着徐帆不注意,他轻轻踢了陈崇一脚,在将陈崇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后,不停的暗示他答应徐帆的要求。 合作最终达成! 在收购德宝片库以及《傲慢与偏见》上映前,外界对于曙光公司的市值评估就接近2亿港币,当然,这个评估多少是带有一些水分的。随着曙光收购德宝片库,以及制作成本只有两百多万的《傲慢与偏见》热卖,曙光的盈利能力得到进一步的肯定,2亿市值中的水分越来越少。用53%的曙光股权抵押,发行1亿企业债券,怎么看都是稳赚不赔的买卖,更别提还有那位荣大少百般暗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