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武之间内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八十六章 武之间内

跟嘉华银行达成了口头协议,陈崇同意将在三日内召开执行董事会议。 涉及到一亿港币的巨额债务问题,虽然总裁兼董事会主席陈崇已经点头,但嘉华银行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就算不召开股东大会,最起码也要知会九位代表各大股东利益的执行董事,一般没有半个多月的时间很难最终促使合作。 不过徐帆心急,荣明杰也似乎有些想法,主动跟他保证,可利用父亲的影响力,尽快帮他说服其他几位执行董事。不过饶是如此,预计也需要一周左右的事情。 好在徐帆记得那件能发大财的事情于九月底爆发,区区一周的时间,他还是能够等待的。 等他回到住处的时候,大黑早已经回到了住处。 东西大黑已经帮他送到了目的地,那封信是徐帆亲笔,写给唯高达首席操盘手张天生的。虽然大黑没有亲自见到张天生,但当天徐帆没多久之后便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赫然正是来自唯高达首席操盘手张天生,两人在电话简短不足一分钟的交谈里约好了见面时间。 放下电话之后,徐帆顿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畅快,为了九月的豪赌,他需要一位精通外汇的顶级好手为他掌舵。香港作为世界几大最著名的金融之都之一,他需要的人才有很多,而唯高达首席操盘手张天生,就是他从万人之中挑选出来的最合适者。 至于能不能说服张天生,他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写给张天生的那封信里其实没有什么,只有‘合作’两个字跟他的电话号码,还有一张签了名但没写任何数字的银行支票。 这是一种势,他从最近正在看的《摩根帝国的崛起》中学会的手段。 一辆福特停在了铜锣湾骆克道,推了推眼镜,张天生走下了车,将车钥匙递给了神岛日本料理店门外站着的,等待为客人泊车的一个伙计,从钱包里抽出一张一百的钞票递了过去。 “张生,是您啊!” 张天生是神岛日本料理店的常客,几个泊车的小厮中,资历最老的一个立马认出了他,从其他人手中抢来了为他泊车的机会。 “等会把钥匙送到武之间来!” “好的,张生!” 神岛料理店是香港最著名的几家日本料理店之一,有传闻这家料理店是二战时日本占领香港期间为专门招待皇军高级将领从国内聘请来的日式料理大师所建。二战后日本国内一度遭遇经济危机,一些日本侨民并没有选择回国,而是待在了香港发展。神岛料理店的创建者应该是其中之一,这家店也是香港名气最大且味道最正的日本料理店。 张天生曾经留学日本,几年的大学生活让他对日本料理的味道十分怀念,也喜欢上了这种有别于中国菜的另一大菜系。 “张生,您今天有预约了?”张天生是这里的常客,他才刚走进料理店内,穿着传统和服的服务员就认出了他来。 “带我去武之间吧,不是有人已经订下了这间包房吗?” “好的,您请跟我来!” 脱掉自己的皮鞋换上一双室内鞋后,两人依次穿过‘于’、‘天’、‘之’、‘下’、‘遍’、‘步’六个包间后,服务员引领他停在了印着‘武’字的房门前站定。然后服务员轻轻敲了敲门,恭敬道:“客人,与您预约的张生来了!” “请进!” 房间内传来一个声音,与张天生在电话中听过的基本无二,十分年轻而且有力! 服务员拉开房门,让出了身子。张天生跟服务员点头后,踩着柔软的榻榻米,走近了武之间内。 哗的一声响,还没等到他看清楚房间内的那人长相,背后便传来一声关门的声音。原来是服务员已经随手带上了包间房门! “好一个‘武之间’,好一个‘于天之下、遍布武力’。小小一家位于香港的日本料理店都有这种气魄,也不怪二战之后惨遭落败的日本能在战后四十年内便迅速实现崛起,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强国!” 房间内,一年轻男子盘坐地上,在他身边的榻榻米上拜访着一个文件袋。看着张天生走进房间内,他端起桌上一壶清酒,为自己斟了一杯,举起一饮而尽后,皱眉又道:“不过这日本清酒香则香矣,奈何口味太过清淡。倒是没有我国的白酒来得够味!” “徐生?”张天生皱眉在他对面坐下,两人都说不来日本人那种传统的跪姿,直接盘腿坐下。 “是我!”徐帆抬起头,印入张天生眼帘中的,正是一张年轻的脸庞。 面前的案几上,工整交错的摆上了几分日式料理吃点,不过熟知日式料理的张天生只看了一眼,便猜到了徐帆在这家自己选中的料理店里宴请自己,用的却是他最喜欢的‘怀石料理’。一种很清淡且很很有禅意,也非常注重礼仪跟讲究的料理。 尽管桌上摆着几分‘前菜’,尽管怀里料理不前菜不完,正餐就一直不会送来。不过张天生今天受邀前来并不是来品餐、享受的,没有去动桌上筷子的意思。张天生认真的盯着徐帆,问道:“徐生,不知道你几次邀请张某,这合作一途为几何?” 张天生十分困惑,半个月前他便接到了一份书信邀请,有人希望能与他合作一次,高薪聘请他出手为自己掌舵做一笔投资。因为那人遮遮掩掩,虽然留下了电话号码,但举止动作都令十分傲气的张天生不满意,索性便当做闻所未闻一般,连拨打那个电话询问下的意思都没有。 本来这件事情他都已经忘记了,谁料到昨天突然间又有另外一封信被送到了他的办公室,跟之前一样,依旧是指名点姓的要他亲启。张天生好奇下撕开了信封,才发现信封内除了‘合作’两个字跟之前那个一模一样的电话号码外,还有一张支票 一张只签了名,却没有在数额栏内写上半个字的支票! 这张支票的发行银行是汇丰银行,张天生在汇丰银行内有些关系,凭藉着支票上的支付序号,他很快便查到了,这并不是一些人骗人的把戏,而是真正与汇丰银行内某账户绑定的银行支票。换言之,也就是说他可以随便在这张支票上签下任何数字,只要那个账户内的数额足够,他都能够取出来。 这是自信呢还是高明的诈骗把式,张天生已经不计较了。因为他的确被勾起了好奇心,拨打了信内的那个电话号码,然后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很稳重大气,有股成功者的感觉。 跟对方简单交谈了几句后,约定了见面地点也就是这里,张天生今天推掉了不少工作,于约定时间赶来赴宴。 从上衣口袋中取出那张支票,张天生将它摆在餐几上目不转睛的盯着徐帆,“还有这张支票,徐生又作何解释?” 徐帆前倾身子,从他手中接过那张空白的支票,他显然准备很足,随身摸出一根专用签字笔,没急着回答他,反而低头在桌子上快速在支票上写了一组数字,重新递了回去。 “张生,你是聪明人。我喜欢跟聪明人合作,因为聪明人能让我赚更多的钱。这里是两百万港币的支票,我想聘请张生一个月的时间,为我掌舵一桩买卖。这桩生意规模很大,尽管我已经请了不少好手,但还需要一位经手过数亿资本有经验的人坐镇,以免当局乱了阵脚。” 张天生未接支票,徐帆也不在意,只是将支票放在了他近前的餐几上便于他查看,才重新做好,“这只是答谢的一部分,事成之后,另有重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