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金公主之变(上)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八十八章 金公主之变(上)

受到社会舆论的误导性宣传,《傲慢与偏见》上映第二周的票房锐减,在8月31日跟9月1日、9月2日接连三天内只拿下了197万票房后,9月3日到6日的余下四天里票房更是江河日下,四日只累积斩获212万。结果上映第二周,《傲慢与偏见》票房便跌倒了409万,比之上一周的足足跌了近四成。 “辛苦你了,孙主编,这一次做的不错!我看《新界日报》也只有在你的手里,才能获得长足的发展要更换一批新机器,这好吧,邵生那边我会去通知一声的。你我现在是站在一起的,《新界日报》壮大了,我们《yes!》的兄弟企业跟合作伙伴也又增加了一个。”挂上电话,倪震舒服了。 没有什么比看着情敌遭遇麻烦更让他心情舒畅的事情了,这几天伴随着一轮轮的媒体不间断的对曙光公司投资,徐帆执导的《傲慢与偏见》遭到市场冷遇。原本该扶摇直上的票房,顿时阴跌不止,倪震看的别提心里多舒服了。 “达令,要喝点什么?”陈法蓉扭动着曼美的水蛇腰缓缓走进客厅内,发现倪震刚放下电话,似乎心情很不错,一双似水秋眸隐隐泛起波光,柔声开口问道。 “我想喝你!”倪震一把将她拉进怀里,对着佳人胸前的两点发动进攻。 “啊” 怀中佳人身子一软,陷在了他的胸膛之中。 “讨厌,陷在才几点钟!” “四点有如何,小骚蹄子,我想现在就要了你!” 说罢一把抱起陈法蓉,往卧室走去。 一番之后,虽然天尚未黑但佳人已是沉沉睡去。 倪震躺在床上,给自己点了根烟。手指轻轻在酣睡的佳人光滑如玉的脸庞上滑过,他喜欢女人,更喜欢美女,甚至一刻都离不开这样的美人儿。 都说文人多傲骨,书香门第出身的倪震一样,而且,他比一般的文人更加桀骜,他不愿意让整个世界认为他倪震是名小说家倪匡的儿子、亦舒的侄子。他更愿意让人以倪震的姑姑、倪震的父亲来称呼亦舒跟倪匡。 是的,江山与美人,男人最爱的两样东西他全都想要。 吐出一个烟圈,那个令他十分不爽的年轻人被他背后捅了一刀,血流不止的样子让倪震心情很舒畅,以至于活塞运动之后的他丝毫没有睡意。 “所以说,学生是最好被煽动的群体。哪怕是大学生,也总有些不成熟跟盲从者!”不由想到了自己旗下的报纸,《yes!》成立眼看着也将满两年了,这两年可谓是杂志的高速发展时期,仅用去了一年多一点的时间,《yes!》便以7万8000份的销量力压《壹周刊》7万5000份的销量,稳居香港第一。 可是,作为《yes!》的掌舵人,倪震已经察觉到了,这半年来《yes!》的发展速度明显已经被《壹周刊》超越,最新一期的发行周刊中。《壹周刊》赫然以8万4500份的成绩超越了《yes!》8万2900份,成为了香港发行量最大的周刊。 一想到最近《壹周刊》的热卖,也离不开他的‘功劳’,倪震舒畅的心情顿时有些梗塞。 “青少年市场也开发的差不多了,看来要尝试着开发新市场了澳门、台湾市场开发都需要一笔不菲的资金!”捻灭了烟头,倪震靠在枕头上半眯着眼睛想的出神,“要是再有一笔巨款就好了!” 第二周票房出来后,脾气十分火爆的岑建勋看的一头狮子乱发直颤。 “这种情况,我们现在应该立即召开一个记者招待会,澄清跟驳斥市场无量媒体的恶意宣传!” “晚了!”徐帆知道这部电影因为是他主演,所以岑建勋特别看重。拿来一份最新的《东方日报》,上面的报告极尽误导性,他只瞟了几眼后便眉头紧皱。 这一次有关于《新界日报》引起的逆袭,曙光的确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这段时间来岑建勋先是去了一趟英国,跟名牌王潘迪生谈妥了曙光收购德宝的片库资源。同时岑建勋还要要分神联络外埠,将《傲慢与偏见》的片花高价卖出去;还要主导录像带的发行跟进工作,可谓是忙得一时头大。 徐帆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眼看着时间步入了九月,发大财的机会即将到来。他一边要跟嘉华银行谈资金问题,另一边还要为见年的收官电影《午夜凶铃》的剧组筹建而烦恼,还有他看中的香港顶级操盘手张天生,也一直都没回复他下文。 两人都是忙得昏头暗地的,结果给媒体那些高端黑打了个措手不及。 “若是在舆论传出之初,我们可能还有一些机会。但是现在已经有其他的报纸加入其中了,我们能怎么办,向法院状告《新界日报》诽谤?还是把其他报纸也一并全部告上?香港是个法治社会,过去的历史上媒体因言犯罪的例子几乎没有,为了向外界展示自己司法的公正性,我们状告媒体,很难得到港府的偏向。而且,真等到开庭甚至案子审理有了结果,时间不知道要过去多久了。”跟媒体这些牛皮糖打官司,有些八卦小报还巴不得你跟他们闹出矛盾来呢。然后依次作为卖点,不但打响了自己报社的名气,还赢得了关注。 岑建勋气得乱发抖个不停,他比徐帆更了解这些,可别忘记了他才是香港本地人。 一拳落在了桌子上,砸得桌面砰地一声响,“晚了也要弄,我们的电影还在上映,若是一直被媒体攻击我们歧视大学生,口碑跟票房都会受到影响的。召开新闻发布会吧,一来按照我们之前的安排,现在公司该对外宣布收购德宝片库的消息了。同时,那部叫《七夜怪谈》的小说公司不是也确定了要改编成电影了吗?名义上我们打着这两杆大旗!” 徐帆靠着桌子站着,思考了片刻也明白了他的安排,同意了。 “也好,这件事,就麻烦你了。新闻发布会上,铁定会有媒体跟我们追问这件事情。到时候一并解释吧,既没有落于俗套,陷进跟那些八卦报纸扯皮的怪圈里,也可以尽可能的为公司打消一些外界顾虑。”他心里一动,突然又加了句,“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我们也要反击。这样吧,老岑,你看看这一次的新闻发布会就只联系那些没有参与攻击我们的媒体。比如《成报》、《南华日报》、《明报》、《信报》等,《东方日报》太过功利,为了新闻连点人情都不讲,我看就趁这一次的机会,跟他们划清界限好了!另外晚些时候召开一个内部会议,列一份媒体黑名单,我们以后的报纸宣传工作将不再跟黑名单上的媒体进行合作。同时,公司的艺人也要配合公司的政策,内部封杀黑名单上的媒体!” 这是个两败俱伤的局,岑建勋虽然气恼《东方日报》等报纸在这一次的逆袭中煽风点火的表现,但他也知道这是媒体的一贯手段,永远只追求卖点跟利益,没有永恒的朋友。何况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曙光正处于发展时期,他们内部封杀排斥跟《东方日报》这个香港业界最大发行量的中文报纸合作,一旦被《东方日报》得知,公司以后也别指望能够在报纸获得哪怕一个豆腐块的宣传了。 这,怎么看都是得不偿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