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金公主之变(下)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八十九章 金公主之变(下)

在互联网没有崛起的现在,报纸依旧是媒体的无冕之王,与电视网络构建起了最大的舆论网,曙光只是一家电影公司,要跟他们斗只能吃亏。 “不见得”,徐帆显然经过了一番冷静的思考,他的目标是有一天成为默多克那样的娱乐大亨,所以现在虽然没有能力收购一家大报社,但眼睛从未离开过报纸这一宣传媒介,九月底的事情若是能够成功,他的财力至少将翻数倍,到时候便可以图谋一家报社,扩大他的影视娱乐帝国宣传途径了! “以这些媒体那种墙头草的作风,为了卖点可以随时倒换阵营。我们还不如直接放弃了它们,先跟《成报》这些与我们还算亲近的报社加强合作关系。香港就这么大,有了这些媒体的支持,我们最多宣传时少了些选择,仍旧能够覆盖全港。有关这一点,我希望能让公关部的林经理能够动身往《成报》、《明报》、《信报》、《南华日报》这些跟我们有过合作而且比较亲近的媒体。对了《星岛日报》虽然跟我们关系一般,但在这一次的风波中态度还算公正,这个盟友也可以拉拢。” 此时的香港正处于回归之前的悸动之中,徐帆虽然在香港也站稳了脚,但在不少香港人眼中他到底还是个内地人。民.运之后香港排斥内地的声音高涨,徐帆几次在被媒体捧得高高的时候摔下来或捅一刀,心里早憋足了火气。 《傲慢与偏见》这部小成本电影原本是有希望冲击两千万票房,甚至更上一步的,成为香港小成本电影史上的又一部奇迹。可是给这些媒体一弄,票房才刚过一千两百万就有了沉船之危。岑建勋脾气本来就火爆,如今给他一说,心里也对那些报纸埋讨不止,越想越火大,终于也同意了! 9月8日,张天生经过了一周的考虑,终于点头应下了徐帆的邀请,向自己所在的唯高达证券递上了请假申请,以度假为名义请了四十天的假期。 经过了两天的准备,曙光电影公司于9月9日在香港富豪九龙酒店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收购德宝片库。 这一场发布会曙光跟徐帆本人准备了几天,尤其是如今外界评论正不利于公司正在上映之中的一部电影。这一场发布会,尚有澄清一些流言意思。 发布会当天陈建勋一身正装,但凡没有参与摸黑跟攻击徐帆的媒体都接到了邀请。至于那些厚着脸皮不请自来的媒体,曙光虽然没有不客气的出面阻拦,但也准备了齐全的手段反击。比如在发布会上岑建勋不回复任何来自这些报社的提问,同时香港企业有向报社记者发红包的习惯,发布会上这些曾经抹黑过徐帆跟曙光的报社就别指望能从曙光那里拿到红包了。 徐帆没有参加这一次的发布会,这是他自己的意思。新闻这种东西,都是靠炒作起来的,唯有不关注不回应的冷态度,才能平息浪潮。他现在的名声已经受到了影响,一旦出现在发布会上免不了要被围攻,而不回答也将落了下乘,干脆就让曙光跟岑建勋去帮他挡着好了。 至于他为什么不出现,曙光也有着最好的回答。发布会上不但宣布曙光电影公司收购德宝片库,还宣布了公司巨资购买了日本知名小说家铃木光司的小说《七夜怪谈》,并将投资千万由徐帆执导拍摄一部冲击年底贺岁档的电影——《午夜凶铃》! 总体而言,发布会是成功的。尽管媒体最关注的焦点人物徐帆没有出现在发布会上,但是曙光扔出来的三大话题也足够让媒体热炒一阵了。 “五大电影公司时代彻底终结,德宝最后一份遗产瓜落曙光!曙光或成德宝第二?” “曙光公司宣布收购德宝片库,发布会上部分媒体受冷,疑遭曙光软封杀?” “被指歧视大学生的新晋导演徐帆未出席发布会,曙光回应‘正在筹拍新电影,他很忙’!” “传曙光巨资买断日本恐怖小说《七夜怪谈》,将由徐帆亲自主笔改编后执导拍摄,或剑指今年贺岁档!” 新闻发布会之后,短短一天之内街头巷角各处变卖的报纸上,都登上了有关曙光的新消息。这是公司广告宣传部的策略,媒体既然要的是销量跟卖点,那么他们就把最好的卖点给他们。当对公司有利的消息跟不利的消息同时流于市面上的时候,观众们会选择自己去分析哪些东西是真的,哪些是不可信的。 不得不说,这策略确实不错。 新闻发布会后的第二天,《傲慢与偏见》票房微增,比起前一日票房微增7%,一日收获37万票房。按照这种势头下去,《傲慢与偏见》这部电影或许无望冲击两千万票房,但相差也不会太大。 谁料到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个坏消息传来。 11日中午,刚接到荣明杰的电话,得知了嘉华银行执行董事会议通过了他的那份合作协议,陈崇不日就将跟他联系,商谈签约的事情。 未几,他又接到了来自公司的电话。岑建勋的秘书电话给他,请他尽快往公司去一趟,说是岑建勋方才外出之前的要求。 等到徐帆赶到公司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钟头了。他在路上倒霉的遇到了几次堵车,结果足足多耽误了二十多分钟的时间。 “祸不单行,我刚去见了伍兆灿!” 他赶到公司的时候,岑建勋已经从外面回来了,脸上十分难看。 徐帆心中一嘎,他知道跟伍兆灿有关的只怕事关金公主院线。 果然,他才刚刚坐下来,岑建勋已经气恼的拍了桌子,“雷启正已经下令强行下画我们的电影,自12日起将提前9天放映永盛的《鹿鼎记2》!” “什么!”徐帆大惊,他原本还只当是因为《傲慢与偏见》现在不够卖座,金公主要减少放映次数了。没有想到竟然是直接下画这部电影! “永盛的《鹿鼎记2》不是安排在9月20日上映接我们的班吗?雷启正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曙光没给金公主赚钱吗?”徐帆着实大怒,电影被提前下画,这种事情他听说过,但是两世都是第一次遭遇,难免心情波动较大。 岑建勋掏了根烟叼在嘴上,也没点火,冷哼一声,“商人无情,我们的电影现在在金公主能为他们的电影院每日赚到票房已经不足一万了。比起跟风片是赚钱,但比起《新龙门客栈》那样的大片,收入已经少了四成还多,要下画也是应当的!” 他已经去见过伍兆灿,只可惜伍兆灿已经彻底失势。现在空有个金公主发行部经理的身份,实际上所有工作安排都是由雷启正任命的副手在做。伍兆灿为此也是十分恼怒,已经有了辞职的意思。 他将伍兆灿的情况详细的跟徐帆说了一说,徐帆面无表情的听着。研究过港片历史的他也想了起来,历史上伍兆灿正是在92年辞去了金公主的所有职务,年底去了台湾在一家经营院线的公司任总裁。94年台湾片商联盟封杀港片后,伍兆灿移民英国,后来一直定居苏格兰,直到1999年香港回归后局势稳定,这才接受永隆银行的邀请,回港担任永隆银行副总裁兼执行董事并同时兼任九龙巴士公司执行董事。 香港票房的市场化极高,竞争之惨烈不在美国票房之下。 憋了一肚子火气,跟岑建勋要了一根烟,点上之后,随着一阵云雾吞吐,徐帆的心情也逐渐平静下来了。 在香港,可以说几乎所有的知名导演跟明星都被强行下画过电影。远的太多就不提了,光是最近两年就有不少。最著名的莫过于去年三月仅上映二十天便惨遭德宝院线腰斩的周星驰的《龙的传人》;去年十月十日上映,上映十四天就惨遭新宝院线腰斩的周星驰跟李力持的首部合作片《情圣》;以及今年五月上映,十七天被强制下画的刘德华跟黎明合演的《龙腾四海》;七月上映,仅十六天就被腰斩的周润发的《侠盗高飞》。 这么一想,徐帆心情也就好了许多。 一根烟抽完,他捻灭了烟头,“金公主那边就别去联系了,联系了也没用。雷启正是个标准商人,跟这种人打交道是利字当先。他的选择并没有错,永盛的《鹿鼎记2》确实要比我们卖座。不过就这么下画了,我们录像带那边还没准备好。这样吧,老岑。你让公关部立刻去联络那些私人影院,我们出资包下一批影院,顺便联系一些愿意上映的私人影院,分成上不妨给他们一些优惠。” 要他直接放弃了,肯定是不可能的。 《傲慢与偏见》依照上映最初的势头,冲破两千万是稳妥的事情,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而已。可因为接连的影响跟打击袭来,曙光这边因为太过分神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现在总票房才刚过一千四百万港币,莫要说两千万票房了,就连突破一千五百万都困难。 他是如何也不愿意这么轻易就放弃了! 岑建勋想了想,摇头道:“尽尽人事吧,一旦大院线下画。私人电影院基本上都会跟风下画,如果我们出钱自己包影院,每家影院成本至少是5000+每天。值得吗?” 这个数字,他们已经基本上不赚钱了! “这个……”徐帆沉默了。 岑建勋走过来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也是过来人。在影视圈里打拼了十余年,遭遇的事情多了去了。徐帆的心情,他能理解。 “我先去联系几家吧,把放映的影院缩减到十家左右,然后集中上映!凭借着我们前天的新闻发布会的影响力,票房应该能挽回一些……倒是你,最近在忙些什么。一直都见不到你的人,这不像你!”

下一篇   第九十章 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