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转机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九十章 转机

徐帆一愣,旋即释然。 岑建勋与他也算朝夕相处了,《傲慢与偏见》这部电影虽然多次受厄,其中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跟岑建勋两人都没有全身心的坐镇,主持电影的上映事宜。 岑建勋一直忙着公司的事情,而他这个平时对工作十分上心的人,却出现了纰漏,也难怪他怀疑了。 沉吟片刻,他觉得既然荣明杰那边已经通知他嘉华银行董事会议已经批准了嘉华代为发行一亿债券,这件事情也瞒不了多久了。干脆先跟岑建勋他们透个底吧! 当下沉声道:“这段时间来公司受厄,我个人要负一半的责任。确实,我最近全部精力都投入了一件事情中,以至于疏忽了新电影上映之后的宣传跟主持工作。否则,若是在媒体风向改变最初,我便做出反应,也不至于票房锐减的如此厉害。老岑,你还记得雷家可能要出售金公主院线吧?我从内地得到了一些有用的消息,一旦经营的好,几个月之后金公主院线,就将属于我们曙光公司了!” 岑建勋皱眉,雷觉坤爱听戏金公主院线如果算上几家文艺跟戏剧影院,共有27家全资影院,另外还有9家影院占去一般投资份额,除此外还有14家中小加盟影院。先不提那14家每年上缴部分收入换取加盟权,实际上却不属于金公主的影院。光是27家全资影院跟9家合资影院,价值就不下2.5亿港币.雷家若是有了对外出售的想法,恐怕会叫出3亿、4亿的高价来。 这可是一笔巨资,短时间内,他要去哪里弄来这么一笔钱。 “我把我名下的部分股份拿去跟银行贷了一笔钱,你们放心吧,我虽然是以公司债券的名义跟银行贷款,但不会影响到公司的正常运作。最多短时间内银行派遣一位监督来公司监督财政情况。” 岑建勋不悦,“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跟我们商量一下!” 徐帆苦笑,“这不是怕你们不同意吗?我实话说了吧,老岑。我从一些渠道弄到了一个可靠的消息,只要到时候跟着做一把,手上的资金至少能翻一翻。” “股票?”香港是金融之都,每年都不乏一些暴富神话出现。岑建勋虽然心里怀疑,但也不好指责他。一来徐帆虽然是用公司的名义从银行弄到的钱,但却是用自己的股份做得抵押。就算损失了,也都是由他自己承担。 而且,他也没动用公司的储备资金,不影响公司的正常运作。 “不是!”短时间内能赚到大钱的无外乎买卖楼盘、股票、期货、外汇等几种,迎着他的询问目光,徐帆吐出了三个字:“是外汇!” 跟岑建勋交了底之后,徐帆琢磨着这件事情既然已经曝光了,干脆自己还是先通知了天幕跟学者那边吧。他跟刘德华、蔡松林的交情都不错,若是因此闹了矛盾、伤了感情,可就不好了。 金公主强行下画了曙光公司的《傲慢与偏见》,这消息如何能够瞒得住消息灵通的媒体。 只是这一次,全港的所有媒体都慢了一步,最先放出了这个消息的仍是《新界日报》。这一份报纸在9月12日便赫然将这一消息刊登在报,白天一经见报之后迅速引起新界轰动,到了中午已经被香港绝大多数媒体所引用。 消息很好证实,因为金公主旗下的各大电影院的门前,赫然已经悬挂上了巨大的宣传横幅,竟然连夜弄好了《鹿鼎记2》的宣传。 “小成本神话难以复制,金公主院线宣布全线下画《傲慢与偏见》,1500万票房为难越之峰,最终票房或将止1450万!” 随着各报娱乐版上给出的大篇幅报道,曙光电影公司迎来成立以来最大的挑战。金公主院线单方面以‘入不敷出’为借口,停止了《傲慢与偏见》的上映,将其安排好的档期调给了《鹿鼎记2》。此举一出引起恶性连环反应。 先是媒体的报道跟指责声又逐渐增多,并且开始由之前击中攻击徐帆,转为攻击曙光落入俗套。 随后,一家名为‘新丽都’的私人影院宣布下画《傲慢与偏见》之后,短短半天内又有两家私人影院宣布将下画徐帆执导的第三部电影。 若不是曙光公司连夜公关,跟五家放映的私人影院签订了继续反映半月的协议,恐怕因为金公主院线下画带来的连锁反应,将令《傲慢与偏见》在12日之后于香港全部影院内下画。 大多数院线经营者不但趋于利,还十分的盲从。他们看到了四大院线中规模仅次于嘉禾的金公主院线都将这部电影下画,自己也断没有不下画的道理。正是因此,岑建勋忙得焦头烂额,最终也只联系到了九家私人影院,愿意跟曙光签订半个月的放映协议。 当然,为此曙光让出了不少的利润。 《傲慢与偏见》还在连载,不过受到诸般打击,这部曙光公司的首部三级片票房已是颓势尽显。好在这个时候,公司的媒体公关初见成效,林经理跟他们带来了一个好消息,《星岛日报》将刊登一篇大篇幅的对《傲慢与偏见》这部电影的正面解析影评。作为回报,他们希望能够对曙光公司高层以及徐帆的第四部电影进行一次采访。 “被媒体扼杀的经典,解析92年度香港最不容错过的黑色幽默恐怖佳作——《傲慢与偏见》!” 这是《星岛日报》的解析影评标题,它还有个副标题更引人瞩目,“未来的恐怖片大师”! 不过影评人却是一个叫‘房小明’的陌生名字,不仅徐帆没有印象,连老江湖岑建勋也没听说过。 不过,当他们看到这篇报道的时候,曙光公司齐齐精神一震,喜上眉梢。 “对于传统意义,或者大众意义的恐怖片,人们通常将其与“尖叫”、“血腥”、“吓人”之类表达人类生活中实际最不愿产生的情感类词语关联。所以,当恐怖片让人感到“欢乐”就似乎不是恐怖片的经典定义了。” “曙光电影公司的首席导演徐帆,是笔者见过最有才华,同时也应该是全香港甚至华人世界中对恐怖片,尤其是西方恐怖片研究最深刻的一位导演。尽管自八十年代以来,以林正英的《僵尸道长》为代表的僵尸片等鬼片大胆的在恐怖片中引入了恶搞调侃的幽默成分,让观众在感觉到惊悚、恐怖的同时,笑出声来。‘欢乐’袭向恐怖片,一时之间香港没有一部僵尸、鬼片不欢乐。然而真正取得观众好评并赢得票房的,仅有一部《僵尸道长》而已。可见,创新虽易但成功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