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未来的世界级恐怖片大师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九十一章 未来的世界级恐怖片大师

第一次距离推荐榜榜首这么近,给几张票,让我也感受下第一是什么感觉吧!—— “进入九十年代以来,香港恐怖片群魔乱舞。曾经辉煌一时的僵尸片,也因为跟风拍摄的粗制滥造,烂片从出不穷。如今,每年来虽然都有一些糅合了喜剧跟恐怖色彩的鬼片、僵尸片上映,始终跳不出《僵尸道长》的框架,观众只看片头便能猜到故事梗概,导致昔日主导东南亚恐怖片市场的香港僵尸系列电影,已经彻底沦为昔日黄花。成为一个过去式。” “然而今年,却诞生了一部新意十足,诚意满分的恐怖电影。它有五分惊悚色彩,五分黑色幽默。笔者认为它必将恐怖与喜剧结合的片种带入一个全新的时代,其令人赞叹之处,不单单在于它将恐怖和喜剧结合的好,更在于身兼编剧跟导演双职的徐帆为这部电影赋予了一个灵魂,以他对西方传统恐怖电影的丰富知识,狠狠将以美国恐怖片为主的西方恐怖电影调了一次侃,革了一次命。是的,它将传统恐怖片的惯常思维反着来,让恐怖迷看着当然感到又亲切又另类。” “笔者自认为不是一位恐怖片爱好者,也不可能喜欢恐怖片,这或许跟笔者小时的经历有关。当美国电影录像带于八十年代初登陆香港时,尚且年幼的笔者叔叔曾经购买了一盒名为《德州电锯杀人狂》的美国经典恐怖片。当时正处于对一切好奇并乐于探索阶段的笔者曾经偷偷看过,惊骇的连续几年因此做噩梦。就算笔者长大之后,重新鼓起勇气看过这部电影,依旧惊骇的双手冰冷,浑身颤抖。然而,这部拍摄于1974年的《德州电锯杀人狂》在当年却是一部震撼了全世界的经典恐怖片,它以不足10万美元的低成本,狂收3000万的票房,成为当年最卖座的影片之一。1974年的3000多万美元,约莫折合现如今的1.42亿美元,仍是世界最卖座的恐怖片之一!” “笔者为什么重点提到这部电影呢?各位稍安勿躁,笔者会在下面认真为诸位解读!” “自时间步入八十年代以来,世界电影中心的美国恐怖片市场逐渐诞生了一大全新类型,即美国青春恐怖片!何为美国青春恐怖片,惯常模式又是什么?” “在笔者看来无非几个不是高中生就是大学生的年轻人,张扬的聚会或者郊游,期间喝酒打炮,其中通常有个金发嚣张女死的较早,通常有一对年轻人会有些情感纠葛,杀人狂通常长的面色狰狞,不是一副凶厉模样,就是性格孤僻丑陋的偏远农村居民,当然有时候会来些反转,发现凶手就是年轻人中一员。最终,留一个活口是必要的,稍微狠些的会让一个眼看要逃出生天但最后还是一死,杀人狂最后惨死是应该的,但是也不妨留些小尾巴,也为以后拍摄续集留条后路。” “说到这里,想必各位看官已经有些了解了。笔者最为推崇的便是今年在香港最为闪耀的新晋导演徐帆这一点,创新!《傲慢与偏见》反其道而行之,依然是一群年轻大学生来度假,依然有两个装扮老气丑陋偏远居民,不过故事却走向了截然不同的相反面。” “事实上,《傲慢与偏见》这部影片本质上就没有真正的杀人狂,一部没有杀人狂的电影,就靠那个年轻人的大胆想象,用一个个的误会跟巧合来制造一起起冲突,让一个个受害者悲催的死在自己手里,进而又加深这种误会的链条,最终形成了非常巧妙的故事情节推进方式!好一个《傲慢与偏见》,编剧的大胆想象创造了一个神奇的剧本。导演的天马行空,让一部电影被点亮了龙眼。宛若一杯醇香的美酒,散发着沁人心田的甘美!” “笔者认为《傲慢与偏见》最大的创新之处还是在于它的反类型。从开场的明显恶搞前文提到的美国经典恐怖片《德州电锯杀人狂》的伪纪录片片头开始,影片就走上了反恐怖片之路。” “两位主演岑建勋跟李兆基不惜大肆破坏自己的银幕形象,他们不修边幅、形象邋遢。明明是两位心地纯朴善良的‘好人’,却因为外在形象以及美国恐怖片模式化引起的思维偏见,刚一登场就被几个傲慢的大学生偏执的认定为变态杀人狂。而那些自认为将是被害者的大学生们,却因为自己的偏见,反而阴差阳错的成了追杀者。” “于是,讽刺的一幕出现了。杀人者与被杀者位置刚好颠倒了过来,两个被认定为是变态杀人狂的好人,在意外救下了几个傲慢大学生中的一员后,一场因为误会而引起的血腥杀局开始了。在一个自以为是,明显恐怖片看多了的‘领袖式’的年轻人指挥下,一个个希望杀死‘变态杀手’,拯救自己同伴的‘勇士们’勇敢的向‘变态杀手’发动了袭击。导演用充满了想象力的死法跟黑色幽默,让一个个自以为是的年轻人死在自己手中。” “这样的否定之于否定的恐怖片调侃方式实在太过绝妙,导演的智慧让人不禁拍案叫绝。每一次,当本想度假的两个面丑心善的好人试图解释时,总会阴差阳错的引发又一起血案;每一次,当青年们试图“营救”同伴时,也会引发又一起血案。电影名为《傲慢与偏见》果然有点睛之妙,看来恐怖片的模式化也是害死人,让身穿泥巴满身的粗布工作服,长相粗犷丑陋者都成了自以为是者眼中的变态杀人狂。这部电影可谓给荧幕上憋屈的那些面丑心善者拨乱反正了一把。” “而电影的最终,当你看到面丑心善的“杀人狂”和美艳女主热吻的时候,就更可以感受到这部影片反类型的彻底决心了。不过,影片并未因此让剧情显得凌乱。导演徐帆作为华语世界对西方恐怖片研究最深的一位导演,大胆的将延续了其前几部电影之中的浓郁偏西方化叙述模式。并且在电影中的每个人物心理变化及细微动作、眼神描写上尤显细腻。” “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跟日渐成熟的导演功力,令电影本身的悬念和紧张刺激并未减弱,最后的反转也依然精彩,即这部影片剧情戏剧化而又喜剧化。这部影片也并未因为喜剧色彩而降低了血浆色彩,否则如何能够获得第3级评级,恐怖片之名当之无愧!电影中出现了大量爆头、穿肠、拦腰等恐怖场面,只是,这一切在导演的神奇安排下,一幕幕本该恐怖至极的死亡场景,全都以自己杀死自己的荒诞一幕引入观众眼帘之中。于是,这部影片就这样撒欢似的血肉横飞,让人边笑边皱眉,还不减精彩刺激。” “好一部《傲慢与偏见》,笔者隐隐看到了,一位未来的世界级恐怖片大师在崛起。笔者相信恐怖电影迷们会喜欢这部电影,前提是他们别被一切无良且无知的媒体所误导,成为了电影中的那些可怜人。而一旦他们进入了影院,看到了这部电影,笔者有信心,你们会爱上这部电影!” “1992年8月22日,徐帆执导的第三部电影《傲慢与偏见》上映,又一部诚意满满的创新力作。‘永恒曙光、锐意创新’,他们当得!” 这篇文章的作者自然就是那位曾经在徐帆的电影首日上映时,前往影院观影的《星岛日报》记者房小明了。他曾经靠拍摄徐帆跟周海媚的暧昧照一举成名,但自盛产香港精英阶层的浸会学院毕业的他心儿何其高傲,如何能够愿意成为一位八卦娱乐版记者。 这篇文章,房小明写于8月22日电影首映日,可惜当他撰写完稿子递给《星岛日报》时,却因为他在影评界籍籍无名,而最终被另一位影评人的撰稿所替代。一直到现在,才被登载在《星岛日报》上! 尽管岑建勋跟徐帆两人都对这个署名为‘房小明’的人毫不了解,不过依托于《星岛日报》每日近十六万份的全港第四发行量,跟221万潜在读者市场。当《星岛日报》站出来为曙光跟《傲慢与偏见》摇旗呐喊的时候,影响是巨大的。不但这篇报导被大量转载,甚至连台湾的一些媒体跟香港本地的一些英文报纸也纷纷进行转载,市场动向一时变得古怪了起来。 表现最明显的莫过于这篇报道见报之后,不少对美国恐怖片文化跟电影十分好奇的年轻人买票观影。第二天仍在上映的九家影院上座率出现了逆增长,虽然谈不上场场爆满,但是上座率也都在八成以上,黄金时间段甚至出现了爆满场。当天深夜当九家影院所统计的数据送到曙光公司内时,等待已久的徐帆、岑建勋等高层激动的热泪盈眶。 单日票房29万港币,相当于每一家电影院都创造了单日过三万的平均票房,不比刚上映的那几天差多少! 曙光,可谓是成功的打了一个逆袭战! 91年之前,《星岛日报》一直使用中华.民国年号,立场也是偏向台湾当局,在新闻文章中多次贬低大陆。然而,92年随着李辉辉的台.独言论出台后,迅速惹得一些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香港媒体态度出现了变化。 主动联系上曙光的《星岛日报》便是其中一个,在年初的邓公南巡中,《星岛日报》第一次给予了正面报道,态度倾向于中立。如今给予内地出身的徐帆一些帮助,这在某些人眼中,伊然成为了《星岛日报》倒向大陆的前兆。

上一篇   第九十章 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