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北望神州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九十四章 北望神州

见室内逐渐安静了下来,徐帆才主动开了口,往下说道:“有关这一次跟嘉华银行的合作,我们公司酝酿已久,应该说是公司的战略需要才对。作为一家有志于成为横跨影视娱乐产业领头羊的公司。尽管曙光今年四月才新建立,尽管我们的规模跟底蕴都比不得业界几家大型企业。但我们有着第一流的福利待遇、有着第一流的管理层,公司锐意创新并总结了过去一些结业跟停产电影公司的失败经验。而本次与嘉华银行合作,也正是为了快速壮大本公司的业界竞争力!” “作为一家成立不足半年的企业,曙光公司并不完全具备发行公司债券的资格。那么我想请问下,陈董缘何同意了与曙光公司的合作案?嘉华银行作为一家上市银行,如此贸贸然之下,是否太过置购买银行股份的那些股民权益于不顾?” tvb不愧香港媒体无冕之王,记者根本不需要遵守一般规定,直接向陈崇发问,而且问题相当尖锐。 “我们银行非常看好曙光的未来前景,尽管曙光陈董的这家公司新成立只有半年,但无论盈利还是公司扩张等方面,都是业界第一流的水准。有关跟曙光的合作问题,事实上我们之前已经召开了三次董事会议,就合作事宜进行过一番讨论。基本上董事会高层全员赞同这一桩合作案。至于这位媒体朋友提到的仓促代理发行曙光公司的一亿债券问题会对银行股价造成影响,损害股民的利益。我可以明确的告诉这位朋友,不会存在这些问题。有关这一点,我们已经跟曙光的徐董达成了共识。徐董暂时将名下53%的曙光公司股权作为抵押,接受我银行监督。根据协约,我们将会在半月内向曙光公司派遣一名临时执行董事跟财务监督,负责监督曙光公司的财务跟公司运营情况!” 陈崇在台上夸夸其谈,却殊不知他的话一出,整个会议室内又乱了起来。几乎一瞬间便有反应最快的十余名记者,将徐帆里里外外的围成几圈。 “徐生,有关曙光公司的高层控股情况,请问你能为我们说一下吗?” “刚才陈董提到,你将名下53%的股份作为发行债券抵押。也就是说,你在曙光拥有绝对控股权吗?” “外界目前所知,曙光公司内部股份大致分为您本人、学者公司、天幕公司、岑生等四份,请问公司股东是否还有其他人?您能为我们解释下曙光的具体情况吗?” 太意外了,今天真是头条新闻不断。就连那些因为上次曙光的因为发布会上受冷,本来都不想过来的媒体记者,这一次也兴奋的红了眼睛。 在香港,尤其是影视圈这个容易出奇迹的地方,徐帆并不是第一位年轻的董事长。 事实上天幕公司的刘德华、正东电影的李连杰等,都是比他先曝光的年轻艺人董事长。两人中刘德华出道多年,身家也逼近六七千万,更添天幕董事长的身份,让他在香港人气一时无两,今年八月‘四大天王’的名头已经被喊出了,刘天王赫然排在四大天王之首。不仅是因为他横跨影视歌的三栖巨星,四大天王中最会赚钱,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是四大天王中现在的唯一一个老板。 在香港虽然都是年轻代的艺人老板,但是李连杰毫无疑问影响力跟关注度都要比刘德华又差了一筹。 这其中虽然有他是内地出身这个身份影响,更重要的原因是全港几乎都知道,他虽然是正东电影公司的董事长,但是真正的老板却是赌王何鸿燊跟台湾黑道大佬杨登魁。正东电影公司之所以交给他打理,不过是为了将他这位武打明星牢牢套住罢了。 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徐帆曙光大股东的身份一被曝光,迅速引起的记者轰动。李连杰跟他虽然都是内地出身,也都是吃娱乐圈这碗饭的,但是两人的起点明显不一样。李连杰是谁,国家武术队出身,八十年代初大名就随着《少林寺》名扬全世界,来香港发展他的起点不可谓不高。 再看看徐帆,一年之前香港谁认识他,谁知道他还在哪里刷盘子洗碗呢! 可是,就是这么一位一年前还名声不显的小人物,仅仅用了一年的时间,便白手起家打下了上亿的产业。 说他的出现是香港梦的最好诠释,丝毫不为过。 “香港梦”曾经是许多人寻觅的目标。在“香港梦”萌发到成型的五六十年代,不论是新老移民,都胼手胝足,一点一滴,打造心中的梦想乐园。当时的“40后”、“50后”年轻人奋力读书,憧憬能升读专上学院,成为社会精英,实现“四仔梦”(屋仔、车仔、老婆仔、人仔)。 但随著时移势易,“香港梦”逐渐式微乃至破碎。如今香港的年轻人,没有父辈和兄长那麽多向上流动的机会。随着香港回归之前,各方势力的做法,西方在港势力集团明显要挖空香港的根基,把一座昔日的东方明珠,还给中国时只留下贫穷跟落后的他们认为最符合中国形象的东西。时值92年,随着每年数以百亿计的英资跟外资流出香港,香港本地的“70后”面临的学业、就业及置业困难,已经比“60后”更严重。 香港已经不再有梦,已是社会各界的绝望呼声。甚至有些人更是将目光看向了大洋彼岸,经济正在飞跃发展的唯一超级大国美国。他们宁可移民海外做个三等公民,也不再相信,在香港勤劳打拼,还能创造香港梦! 这半年多来,徐帆美美有出彩表现,都能赢得一众媒体的追捧。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很多人都从年轻的他身上,看到了新的香港梦诞生。 “各位……各位,稍安勿躁,请听我说一句如何?”被围着追问了十几分钟,徐帆明显也有些急躁了。他还等着跟嘉华银行办理贷款跟股权交接,讨论嘉华向曙光派遣的监督人员、职责跟限制,同时还要跟公司其他几位高层详细解释下等等,全都需要时间。 拍拍手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身上,对于那些已经变了味,开始询问他跟周慧敏关系的八卦记者,他感觉有必要自己掌握全局,所以,脑袋里酝酿了一下,心中一动,他有了主意。 当下开口道:“刚才很多媒体朋友问了不少问题,我跟陈董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把能说的全都告诉了大家。这个新闻发布会到这里也差不多该结束了,如大家所见的。我们虽然签订了合同,但是后续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去做。所以,在这里,我要跟大家说一声抱歉了。我的身份在香港比较特殊,有些话我本不该说,憋在心里也不舒服,香港并不是个会引言犯罪的地方。正好借着今天的机会,全给倒出来吧!” “香港是华人世界最璀璨的一颗,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四十多年里,在全体港人同胞的努力之下,香港创造了世界为之瞩目的香港速度跟财富,随着生活越来越好,追求的物质基础、精神渴望全都得到了,有人将之称之为香港梦,爱拼就会赢。时间步入1992年,香港面对的困难和挑战不少,包括政治内耗不断,经济随着英资的撤离上升速度减缓,楼盘价格攀升,贫富悬殊,纷争加剧,民生日趋困难。更有社会人士担忧的香港社会已经缺乏希望、凝聚和上进心。香港不会再有梦了!” 他的话一落下,果然,整个会议室内寂寂无声,几乎所有人都在看着他,甚至嘉华银行的一些高层也皱起了眉头,不晓得他在这个时候说这些话做什么。回归之前的香港,虽然内地人的身份已经比七八十年代高了许多,但香港人的骄傲跟排外依旧未减半分。就连荣智健那样的大佬,都要尝试着主动融入香港上流社会之中,以香港企业家自居,否则,就将受到香港经济界的排斥。 徐帆在这个时候,若真说了一些不合时宜的话,很可能将造成难以挽回的影响。 可惜,他们是白担心了。徐帆很清楚什么场合该说什么话,他的脑袋里早已经有了腹案。 向陈崇递了个放心的眼神,他继续往下说去,“我身边有一些朋友,曾开玩笑说,很想挖开我的脑袋,看一看我脑袋里到底装了些什么东西,不然如何能在一年多的时间里,白手起家创造了近亿的财富。我跟他们说,这很普通,没有什么好稀奇的。为什么?因为香港赶上了好时候,是的,我认为现在是香港最好的时期。随着香港的回归,将于祖国大陆经济并轨的香港,我们拥有着最好的明天跟未来。别得我不好说,内地改革开放转眼时间,百姓收入逐渐增加,买房买车已经成为民众自发性在做的事情。去年年初我回南京的时候,遇见了几位港商、台商,在内地赚得盆满钵满。经济上的事情我说不准,因为我只是个做电影的。那么,我就从影视产业的高度来说说吧。” “如今的香港,影视产业已经几乎发展到了极限。大小近两千家影视从业机构,电影产业总产值约莫一百亿港币左右,算上整个影视产业,也最多不过两三百亿的规模。香港目前拥有240多家影院,但是实际上全港只需要110-130家的影院,就能覆盖整个香港,并且大家都有钱赚。而不至于像现在,进来的人太多,摊薄了利润。如果只依靠本土跟东南亚外埠,香港影视产业其实已经基本上走到了极限,上冲无力了。但是内地不一样,如今正在改革开放的内地,只有7条院线,531座电影院,991块银幕。规模尚且不如香港!可是那里拥有十亿人的庞大市场,如果每一座县城就建有一两座电影院,每一座城市都至少有四五家,那么这个庞大的市场可以容纳1000家、2000家、3000家甚至4000家的影院!内地影视产业,一跃成为可攀比美国的超级票房也完全不是没有可能。而这个潜在市场,拥有着高达300亿、500亿港币甚至更为庞大的潜在票房!” 这是一张很大的画饼,两世都是吃影视这晚饭的。他很清楚,在2002年内地颁布《关于改革电影发行放映机制的实施细则》时,整个内地才拥有35条院线,872家影院跟1581块银幕,仅比全盛时期的香港票房市场稍微大了一些。但是这个数据到他重生之前,已经扩大到拥有41条院线,3572家影院跟12581块银幕。 这还是在某总局高举屠刀,内地票价世界之最,政策朝令夕改的情况下,艰难发展的规模。 重生之后,徐帆有一个梦想,他希望能够以自己的重生带来的蝴蝶效应,尽可能的在香港回归之前,促使内地出台‘电影分级制度’,并提前改革电影发行放映机制。否则,真等到97年之后好莱坞电影彻底击溃了欧洲电影,下一个虎视眈眈的目标,就是亚洲市场了。 但是很明显,徐帆在这个时候,说这段话是很容易被人误认为夸夸其谈的。原因就是去年的内地电影市场仅有6.1亿人民币,尚且不如香港票房规模的一半。 不过好在嘉华高层那边害怕他太过年轻,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没等到媒体们反映过来,嘉华高层便做出了指示,然后司仪宣布发布会结束。陈崇笑着拉上徐帆,一行人鱼贯而出,离开了会议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