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剑指日本(下)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九十六章 剑指日本(下)

蔡松林从台湾把电话打来,自然不可能只为了通知他《逃出立方体》将上映这一件事情。他其实还是为了跟曙光联络,希望买断《傲慢与偏见》的东南亚发行权。 因为金公主院线强行下画了电影,截止到16日,《傲慢与偏见》票房才刚刚艰难的跨过1400万的门槛。预计到月底香港完全下画时,这部电影最终票房或许会恒定在1600万上下。 虽然在香港遭遇了重创,但是作为一部小成本电影,毫无疑问这是一部赚钱的成功电影。蔡松林作为曙光股东,大家每周都有电话往来,公司内的事情谁也瞒不住谁,都是心里有数的。 《傲慢与偏见》的东南亚发行权,最终被徐帆做主半卖半送的以600万港币给了学者公司。尽管刘德华跟蔡松林都对他抵押自己手上的公司股份换取贷款,用作其他投资十分担心,意见也不少。但徐帆自信满满,又不愿意多解释。劝说了一阵之后,见他没有动用公司资产,并且几部电影都是免收上百万的导演跟剧本费,也就闭嘴不再说话。 徐帆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老实说他虽说是使用自己名下的股份作抵押,但毕竟跟嘉华银行联系时是打着公司债券的名义,一旦他的投资亏损,其实也是会损害到其他三方的利益。所以,对于三人的信任,他也要给予报答,以比《黄飞鸿笑传》还低了100万的价格,将《傲慢与偏见》的东南亚发行权,卖给了蔡松林。一起出售的还有港澳地区以外的东南亚录像带发行权。 9月18日,香港依旧在火热的炒作有关徐帆的新闻,然而他本人却在外界的热炒中低调的坐上了前往日本的飞机。他的第四部电影《午夜凶铃》将于完成采风后正式拍摄。 因为这部电影是主打日本市场,而徐帆也对之系之以重期,希望能赶在明年的好莱坞大片《侏罗纪公园》袭来之前,先行为港片在日本树立起新招牌。为此,他放弃了休假,忙得像个陀螺一样,香港那边才刚刚从嘉华银行拿到钱,便立刻前往日本。 除此之外,他之所以走得那么急,还有一个主要原因,那就是记忆中的九月赚钱机会,要来到了! 科技是一种很伟大的力量,每一次乘坐飞机的时候,徐帆心里总会有这么一种感慨。因为飞机的诞生,香港与东京之间的距离被从数十天的航程压缩到了四个多小时。几乎也就是看完几份报纸的时间,他们就从香港抵达了东京。 扶摇于万米的高空中,手指轻轻点在座位扶手上,他现在的心情很棒不错。 虽说这一次前往日本,是为了尽可能的将《午夜凶铃》这部电影拍摄的更日本化,然后用‘原汁原味’来敲开日本票房,树立起他徐帆的卖座招牌。 不过,因为《午夜凶铃》的剧组人员众多,却准备道具跟器械尚未完成。而且周慧敏跟刘青云两位主演还要暂时待在香港,配合tvb完成一期宣传。所以,9月18日徐帆仅仅在大黑等六名保镖的保护下,跟另外两位受到邀请的剧组女演员一起,先行前往日本。 “由加利小姐,美智子小姐,能够与你们二位合作,是我们曙光公司的荣幸!” 头等舱内,徐帆打了个响指唤来乘务员要了杯咖啡提神。他虽然不喜欢咖啡,但是这几天为了贷款的事情忙得昏头转向的,精神一直都不好。 “徐生哪里的话,能跟您合作,是美智子的荣幸!” 徐帆对面的航空沙发椅上,一个穿着十分性感,留着一头蓬松卷发的年轻美女微微遮掩嘴巴,就连笑也十分得体。抛开她的穿着,很有几分大和抚子的气质。正是日本八十年代来港发展的女星之中名气相对最旺女打星之一的西协美智子。 别看她十分年轻貌美,但西协美智子却是57年的人,算一算她今年都已经36岁了,可见十分擅长打扮。 而另一位则有着一头齐耳短发,身穿一件短袖衬衫,耳朵上也没有打上耳钉、耳坠,看上去十分干练的年轻美女则显得拘谨一些。 在身边的西协美智子开了口之后,她才腼腆一笑,露出两个可爱的兔牙,“我在香港也经常听到有关徐生的新闻,只是之前没想过会有合作的机会。因为徐生跟曙光都没拍过动作类的电影……” 她叫大岛由加利,也是八十年代日本来港发展的女星之一。只可惜她的功夫虽然好,但是香港从来不缺女打星,一直都只能给李赛凤做个替身使用。别提成名了,有时候连台词都没有几句。 三人都是用粤语交谈的,西协美智子是八十年代初来港发展,大岛由加利可能稍微晚一些。不过在香港这个极端排外的地方,如果不学会说粤语,她们根本没有剧组愿意用。所以,都说的一口流利的粤语。 徐帆轻声跟两人交流,眼中笑容如何也遮掩不住。 西协美智子10多岁开始进行体操及排球训练,后来为了练好身材进入健美界,练成一身肌肉后曾连续三次获得健美冠军,有健身界山口百惠之称。西协美智子在香港电影中的形象永远像个蛇蝎美人,自身条件相当不错集美丽与强力于一身,凭《福星高照》中健美身材秀与《赌神》片头龙刺身女让人记忆犹新。 大岛由加利在大学修读体育,毕业后于80年代中期只身往台湾成为动作演员,1987年凭《富贵列车》踏足香港影坛。 两人在香港的演艺事业都是不红不火,也谈不上有什么演技。但是两人都有一个值得徐帆花钱请她们拍戏的身份,那就是她们都是日本人。 没错,徐帆这一手就是跟后世的好莱坞学习的。当年好莱坞就是靠着低薪诱惑了几个华人明星拍了几部电影,然后接着华人的认同感跟自豪感,敲开了中国的大门。到他重生之前,中国电影市场已经基本上算是被好莱坞主导,除了他重生之前,才见到一部国产喜剧片创造了过十二亿的票房外,一直以来,中国的电影票房纪录都被好莱坞电影保持。而且每年最卖座的电影,基本都是好莱坞电影。 记忆中,93年之前港片一直占据日本票房的过半河山。94-95年,好莱坞大片袭来,港片在日本影响力锐减到只剩下之前的三分之一。97年随着《幽灵公主》打响了日本本土片的反击战后,日本政府出台电影保护法,港片也是在这一年彻底被击沉,到了99年之后,伴随着《午夜凶铃》崛起的日本恐怖电影更是反过来侵入香港。 既然重生并有志于竖起华语电影大旗,徐帆绝不会坐视日本这个港片最大的外部市场陷落。西协美智子跟大岛由加利两人便是他手中的两把利刃,两人虽然在香港混得落魄,但到底在日本国内电影界也算一号明星了。若是曙光投资的《午夜凶铃》中出现了她们这些日本电影演员,在民族自豪感跟好奇心作用下,肯定少不了能吸引一些日本观众进入影院内观影。 而且他邀请的日籍明星还不止西协美智子跟大岛由加利两人,尚有千叶真一、仓田保昭、野际阳子几人,全都是七八十年代自日本前往香港发展的艺人,虽然仅这五人的加盟费便用去了近百万港币,不过相比他们能为电影带来的宣传效应,徐帆觉得很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