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梦起航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九十八章 梦起航

从中岛正雄那里拿到了他所在的地址之后,徐帆等一行人靠着他还算纯熟的英语,快速招来两辆出租车前往他位于铫子市大桥町地区的工作场所。 依托于日本便利的交通基础,整个国家之间似乎都能在几个小时内往返。 这不,从成田机场出来,他们一路上了高速公路后便直奔位于日本关东平原最东端的临海城市铫子市。 世界几个主要的股市之中,日本股市应该是亚洲地区最早开盘的一家,不过同样也是最早收盘。从上午八点开盘到下午两点结束,中间休息两个小时。 徐帆他们乘坐的飞机抵达日本的时候,时间已是下午一点过半。当他们乘坐的计程车抵达目的地时,时间还没到两点一刻,正是日本股市刚刚停盘的时间。 中岛正雄给他们的地址就是他所在的野村证券铫子市分部,当徐帆他们赶到时,拥拥嚷嚷以日本家庭主妇跟退休老人为主的股民们正三五扎堆,一边用他们听不懂的日语交流着今日的股票行情,一边也没忘记好奇打量徐帆跟大黑他们的七人组合。 张天生跟另外一个自己安排保护他的保镖显然已经在那里等待了一阵,他们七个年轻壮汉站在人群中格外显眼,张天生几乎是一眼就认出了他们。 “徐生,你们来了。走,跟我进去吧?” 张天生热情的招呼着他们进去,像是半个主人一般。 看到他们来了,那保镖在他身后微不可见的跟大黑点了个头,比划了一个手势。 徐帆好奇,惊讶问道:“日本股市不是两点停盘吗?如今应该是证券公司忙着处理尾数跟整理、统计今日数据的时间吧。我们能进去?” 张天生笑着从身上摸出一张崭新的卡片,微微一晃,“vip金卡,野村证券的大客户才能有。快点上去吧,楼上我们有独立的房间。日本人真不可小视,这么偏远地区的一家证券公司,内部都不比我们唯高达差多少。” 说完引导几人进入证券公司内部! 作为世界经济第二强国,同时也是世界经济最发达、最富裕的资本主义国家之一,日本也是一个金融资本高度集中的国家。不同于欧美国家,日本只有8家证券交易所,分别位于东京、大贩、名古屋、京都、广岛、福冈、新泻、札幌。对应每一家证券交易所,日本都有一家财阀或大集团控股、注资的证券公司。 成立于1925年的野村证券此时还不是日本最大的券商,但毫无疑问它是日本盈利最高的券商之一。只因为野村证券在东京都跟周围的几个县内经营起了以117家分部为网点的巨大网络。而东京、大贩分别是日本和关西地区的中心性市场,二者的交易额合计占全国交易所的90%以上。 可以说,正是凭借着地利,野村证券正在一点一点的蚕吞着其他公司的市场,早晚有一天必将成为日本最大的券商。 张天生压低了声音用粤语快速的跟他们介绍着,“不过我估计这家营业网点也存在不了多久了,铫子市还是太小了。我听老同学的意思,可能明年年底铫子市的业务就要合并进成田,组建一个成田分部总管周围七个市跟区的业务。” 他的心情还不错,虽然才刚来到日本几天时间,但他自己也有千万身家,发现日本国内的利息非常高,干脆是做了一把‘日息买卖’,将自己在唯高达证券公司账户内的数十万港币兑换成美元后又转成日元,几天后再将它转成美元。靠着日本千分之五的高日息,短短几天便小赚二十余万日元。 徐帆笑了笑没接话,前一批跟张天生一起过来的还有十五人,其中五人是他派来保护加监督这些人的保镖,两人是曙光公司的代表,精通日语能够照顾他们衣食住行。除了他们七人以外,还有八人跟张天生一样,都是他在过去几个月里委托一家猎头公司从香港各证券公司、银行挖来的人,有着一手扎实的好技术。为了这八人,他自个掏出了上百万港币,为了即将到来的机会,徐帆已经豁出去了。 引领七人上了二楼,进入楼道深处倒数第二间房间,张天生扣了两声之后才推开门,引领他们进去。 “老板” “老板好” “徐生,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啊?” 几个徐帆请来的操盘手都跟他见过面了,知道他是老板,但是原本说好是在香港的,却突然被带来了日本,而且还被限制出入,难免语气不好。 “诸位,真是实在对不住了。都说计划赶不上变化,突然间操盘地点换在日本了。这样吧,等忙完了行情之后,我们大家好好出去玩一玩,花费我来出好了。还有之前签署的协议中规定的报酬,每人增加30%如何!事成之后的红包依旧照旧。” 比起他能赚到的大钱,这点小钱算什么。发现大家伙心里都有怨气,惟恐这些人不给他尽心而为,徐帆立刻扔出了甜枣。 果然他的甜枣一出,房间内的不满声顿时烟消云散了。 “谢谢老板” “徐生真阔仔” 徐帆笑了笑,也不以为意。稍微打量了一下房间,便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这房间内不会有窃听器吧?”徐帆坐下好奇问道。 张天生扬眉取笑道:“徐生未免想得太多了,这种事情,一般也只有那种百赌不输,手上资金数亿的大户才有可能被一些业绩不佳、口碑不好的券商监听!” 说罢看向徐帆,却发现他旁边的徐帆却明显松了口气,丝毫不被他的取消所恼。 签了合约得知了徐帆的身份之后,张天生已经有了一种被晃点的恼怒感觉。是的,他虽然也听说过徐帆的大名,更知道他拍电影很赚钱,但是却不相信他一个内地来港才一年多的年轻仔,会像邀请自己时所说的那样,让他拥有掌舵二十亿资金的能力。 为此他是十分恼怒的,如果不是收了徐帆的两百万前期报酬,加上白纸黑字的合约上也签了名盖了章,他估计早就拍屁股走人,不干了。 两人之间交流不多,偏偏徐帆还遮遮掩掩的。如今眼看九月已经过去了大半,再好的脾气他也会有磨光的一天,趁着今天这机会,他就势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徐生,我们都来到日本几天了。是你说有笔大买卖要做的,可是现在资金我们没见到,买卖我们也不知道在哪里。我们来到日本这么多天,你除了让曙光公司的那几人给我们准备了一批假身份证办理的账户外。我们什么都不知道,这买卖该怎么做?” “是啊……是啊,老板……您总该跟我们说点吧!” “徐生,我们都在等你呢!” 张天生一抱怨,大家也都跟着抱怨起来了。徐帆沉吟片刻,想了想也差不多到了时间了,是该跟他们透露一些信息了。 当下给大黑使了个眼色,他站起身来,走到徐帆身旁。 徐帆指着他,道:“这一次的买卖事关数十亿资金,成功了我们大家都有肉吃,我给你们的红包绝对会超出想象的。但是失败了,损失绝不下于数亿。这个中轻重,我相信大家都了解!你们既然问了,我肯定是要回答的。不过今天我有些丑话说在前头,明天之后,你们约莫会有二十多天的时间,需要在他们的陪同下度过,所有外出行动不被允许,不得私自接打电话。明白了吗?” 他的表情非常严肃,大黑等人也会意全都站起身来,一个个虎背熊腰,来港半年后被他好吃好喝的养着的退伍兵们,几乎人人练出了一身彪子肉,站一起仿佛散发着无形的气场一般骇人。以至于有些人都开始怀疑,他们是不是上了贼船了! “没问题!”张天生爽快的应了下来,他倒是十分好奇,徐帆如何圆场! 在他这个金融界香港赫赫有名的顶级操盘手点了头之后,其他几人也不再犹豫,为了他那高达数十万的报酬,同意了暂时出入接受监督。 大家都没有反对,他才往松软的沙发上靠了下去,缓缓倒出了自己大脑里所保存的重生信息。 “我得到了一些来自欧洲的情报,我们要狙击欧洲货币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