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狙击欧洲货币体系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九十九章 狙击欧洲货币体系

1978,在中国新领导人豪气满天的宣布了伟大改革开放计划的同时,在欧洲也发生了一件被历史记录的大事——欧洲理事会决定创建欧洲货币体系! 第二年,欧洲货币体系正式成立,其实质是一个固定的可调整的汇率制度。它的运行机制有二个基本要素:一是货币蓝子——欧洲货币单位;二是格子体系——汇率制度。欧洲货币单位是当时欧共体12个成员国货币共同组成的一篮子货币,各成员国货币在其中所占的比重大小是由他们各自的经济实力决定的。欧洲货币体系的汇率制度以欧洲货币单位为中心,让成员国的货币与欧洲货币单位挂钩,然后再通过欧洲货币单位使成员国的货币确定双边固定汇率。 这本是不甘心失去对世界政治话语权的欧洲强国抱团对抗美国跟苏联两级而互相妥协的产物,只可惜自建立之初便受到美苏两国的打压跟破坏,加上欧洲各国之间矛盾重重,英德矛盾、英法冲突、法德矛盾、法意矛盾等等,导致欧洲货币体系自建立之初,便埋下了巨大的祸根。 欧共体成员国的实力不是固定不变的,一旦变化到一定程度,就要求对各成员国货币的权数进行调整。虽规定每隔五年权数变动一次,但若未能及时发现实力的变化或者发现了未能及时发现实力的变化或者发现了未能及时调整,通过市场自发地进行调整就会使欧洲货币体系爆发危机。1992年9月中下旬在欧洲货币市场上发生的一场自二战后最严重的货币危机,其根本原因就是德国实力的增强打破了欧共体内部力量的均衡。 自1990年年底,民主德国并入联邦德国之后,德国经济实力因东西德统一而大大增强,尽管德国马克在欧洲货币单位中用马克表示的份额不交,但由于马克对美元汇率升高,马克在欧洲货币单位中的相对份额也不断提高。因为欧洲货币单位是欧共体成员国商品劳务交往和资本流动的记帐单位,马克价值的变化或者说德国货币政策不仅能左右德国的宏观经济,而且对欧共体其它成员的宏观经济也会产生更大的影响。而英国和意大利经济则一直不景气,增长缓慢,失业增加,他们需要实行低利率政策,以降低企业借款成本,让企业增加投资,扩大就业,增加产量,并刺激居民消费以振作经济。 德国在东西德统一后,财政上出现了巨额赤字,政府担心由此引发通货膨胀,引起习惯于低通膨胀的德国人不满,爆发政治和社会问题。因此,通货膨胀率仅为3.5%的德国非但拒绝上次七国首脑会议要求其降息的要求,反而在92年7月把贴现率升为8.75%。这样,过高的德国利息率引起了外汇市场出现抛售英镑、里拉而抢购马克的风潮,致使里拉和英镑汇率大跌,成为了欧洲货币危机爆发的直接原因。 前一世为迎合中央的庆香港回归十周年活动,徐帆曾经被某国内知名资讯网站聘请,为他们邀请拍摄‘金融危机十年后的香港’纪录片的剧组管理器材,也就是他那个剧组里,他有幸接触了一些‘97年亚洲金融风暴’的资料,并对那个主导了亚洲金融风暴的金融大鳄索罗斯产生兴趣,随后自己上网查看了一些有关他的资料。 重生后的他记忆大大加强了,一些当年的陈谷子烂事都被扒了出来。年初当他坚定了扶起港片大旗的信念时,他便一直在思考该如何在最短时间内弄到最多的发展资金壮大自己。不断的回忆着脑袋里不多的有关九十年代自己可以利用的信息,结果便给他想到了国际金融大鳄索罗斯92年曾经做过的一桩大买卖——阻击英镑。 “说是狙击欧洲货币体系,这解释可能有些太过不自量力了。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诸位都是吃金融这碗饭的,想必最近几个月来欧洲外汇市场的动荡,大家不陌生才是。我有些消息渠道,从欧洲得到确切消息,不久后会有大量资金阻击欧洲货币体系。我重金邀请诸位,就是为了从中分几块肉吃。”慢慢倒出了他心里的秘密,徐帆尽力收束表情,不让别人看出他心中的忐忑。 七月德国加息已经验证了他脑袋里的那些信息不会有误,但终归事在人为,谁也说不上他重生之后的蝴蝶效应是不是已经产生了。这万一以索罗斯的量子基金为主的美国热钱集团不出手,那玩笑可就开大了。 他是在赌,最近一直留心关注欧洲局势,徐帆也安了不少心。本月初他正在为自己的第三部电影《傲慢与偏见》忙的焦头烂额的时候,欧洲传来了另一个对他来说绝对利好的大消息。北欧经济强国芬兰对于德国利率提高首先作出反应。 芬兰马克自二战后一直是与德国马克自动挂钩,7月德国提高利率后,芬兰人纷纷把芬兰马克换成德国马克,到九月芬兰马克对德国马克的汇率持续下跌。芬兰央行为维持比价不得不抛售德国马克购买芬兰马克,但芬兰马克仍狂泻不止,芬兰央行的德国马克有限,芬兰政府最终不得不在9月13日突然宣布芬兰马克德国马克脱钩,自由浮动。 芬兰国家虽小,却是北欧经济强国。二战以后,芬兰依靠森林工业和金属工业走上强国之路。为适应国际经济的发展,芬兰及时调整本国经济与科技发展战略,使其在能源、电信、生物和环保等领域的技术及设备均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在欧共体国家之中,也是一个有着不小影响力的经济体。 “你是说,芬兰马克与德国马克脱钩后自由浮动,会引起欧洲各国货币体系大混乱?”张天生对这些最是敏感,他虽然对徐帆提到的狙击欧洲货币体系不太感冒,但是前几天的芬兰马克与德国马克脱轨的消息他还是看到了。 据说香港跟台湾那边都有银行靠七月加息后大量的吃进德国马克小赚一笔,这多少让他心里有些拿捏不定,难道真如徐帆所说的,有资金要入场狙击欧洲汇率体系! 这个想法在心头打了个转,他便将之全都晃了出去。不是没可能,只是可能性太小。欧共体可不是亚洲、北非、南美一些国家,那里汇集了众多地球上世界经济最发达的国家。想要撼动一个国家的货币体系,低于二三十亿美元的资金扔进出只是打水漂。至于要直面欧洲货币体系,再多十倍吧! 见张天生明显仍不信,徐帆心中是懊恼加窃喜,什么心情都有。 他即懊恼不能太过‘超前’泄露自己重生带来的信息以免被怀疑,又窃喜脑袋里那些信息给他带来的财富。 不过,他也没忘记回答张天生,“这是自然,我得到情报,对方的资金已经开始分批进入市场。目标很可能将是里拉,预计对方将在下周复盘后有所动作,所以,现在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们也要做好准备。” 张天生微皱眉,发现他还在藏掖着,除了透露将有多动作,跟目标可能是意大利里拉汇率外,什么价位入场等都没透露一点。不过他也没再继续问下去,因为感觉就算追问徐帆也不会透露什么出来。他反而对徐帆口中的情报源很感兴趣,试探问他:“这情报可信吗?徐生,你曾提到至少有二十亿资金让我掌舵,现在总该给我一个准信了吧?” 说罢,眼神锐利散发着咄咄逼人的气势,可见他之前认为被徐帆骗了一把,心里有多不爽。 “张生……”迎着他的目光,徐帆神色依旧不急不躁,“我交给你掌舵的资金只会比二十亿更多,而且是美元……最迟后天上午,资金就会到位。下周开市后,第一时间全部资金将会进入你们手上的账户内……” “二十亿美元……”他的话一开口,不仅张天生看他的眼神已经像是在看一个疯子一样,就连屋内的其他人,在看他的目光已是古怪至极。徐帆微咧嘴角冷笑,都不相信,等资金到位的时候,震惊去吧。 “咣咣咣……” 就在张天生再次准备开口询问的时候,门外传来敲门声,将屋内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迈克,不介意我进来吧!” 门外传来一个男音,声音很有磁性,而且说得也是国语。徐帆一下子便认出来,是电话里曾跟他有过对话的中岛正雄。 张天生看着他,见他微微点头,这才回了一声,“老同学,进来吧……这里可是你的地盘!” “呵呵……” 门应声被推开,门口处传来一声爽朗的笑声,“你们是客人,起码的礼仪不能忘。” 徐帆抬头望去,一个保养的很好,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的男人映入眼帘之中。身材高大挺拔,看上去似乎比他还要略微高出几公分,一张方正的国字脸,脸庞上鼻梁高挺、线条清明。给他留下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此人那一双黑翘的剑眉,当真风流俊男一个。就算是吃娱乐圈这碗饭,没少见识帅男俊杰的徐帆,亲眼看到他时也要暗赞一声。 难怪能迷得富家千金小姐非他不嫁,好一个当世潘安,好一个中岛正雄。

下一篇   第一百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