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章

昨天有应酬,醉酒了。第二更拖到现在—— “仓促前来打扰,没叨扰到几位吧?”中岛正雄似乎是个很健谈的男人,一身高档手工西服衬托得他十分不凡。 目光在屋内转了一圈,最终视线落在了靠坐在沙发上的徐帆身上,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走过来,“这位想必就是迈克多次提到的徐生吧,你好,我听说徐生是南京人,咱们也算是半个同胞了,我祖上是扬州人……” “那还真是半个老乡,金陵扬州自古不分家。你好,中岛先生!”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呢,更何况徐帆对此人的印象不错,也起身迎了上来。 两人握了握手,中岛正雄道:“徐先生若是不介意,跟迈克一样直接叫我正雄好了!” 徐帆笑笑,这客套话他自然不会听不出来。该如何称呼还是如何称呼,根本不会改变。 “徐先生还这么年轻,便有如今的声势,真是英雄少年、羡煞旁人。” “哪里比得中岛先生,独自一人、异国他乡的能有如今这般辉煌!” 几人你来我往的客套了一阵后,中岛正雄提议:“我跟迈克十几年的老朋友了,难得这次大家一起来日本旅游,我这位东道主若是不尽尽责任,就显得太失利了。我的住处房子不够,招呼不了大家。这富川旅社倒是铫子市内一家很有名气的旅馆,那里的料理味道非常不错,旅社内还有几口温泉,我闲暇的时候也喜欢去那里度假休闲。而且距离海边只有4里(日本1里=3927.2m)多路,开车的话也就是十四五分钟的事情!徐先生的公司既然已经提前安排了这么好的旅馆,也叫我十分为难。有心尽尽地主之谊,却发现无从下手!” 自然是换来了徐帆一阵热情回复,“中岛先生倒是真客气了,若不是你出手帮衬,我们恐怕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联系上本地的一所高中,允许我们进行部分场景镜头拍摄。” 中岛正雄不以为意,“百合子是千叶县家长委员会的干事长,何况徐先生你们只是借用高中的校门跟部分地区进行拍摄,不会影响学校教学,校方对此也是十分欢迎的。徐先生也是名满亚洲的大导演,在日本也很有名气。你的那部电影《逃出立方体》最近影院都有宣传,说是10月1日将上映。我跟百合子还有小百合,正准备订票,到时候前往影院支持一下呢!” 张天生在旁边为他解释了一下,百合子就是中岛百合子,中岛正雄的妻子,而小百合则是他们的女儿! “中岛先生的夸奖让我十分惭愧,这个亚洲大导演现在我可当不得。电影上映的时候中岛先生一家赏脸支持,我是十分感激的,无以回报只有几张位置会好一点的首映电影票,希望中岛先生能够收下。10月我的电影电影上映之前,日活那边会提前联络我,到时候我会跟日活那边拿一些位置比较靠前的电影票,送给中岛先生。也希望中岛先生能够收下,馈赠亲朋也好,也许还能为我增加几个影迷呢!” 有关日本市场,天幕电影公司一边都是联络日本五大电影公司之中的东映株式会社代为发行电影。所以,徐帆在天幕时的第一部电影,也是委托东映株式会社代为发行。不过曙光公司跟天幕是截然不同的两家企业,岑建勋在执掌德宝公司的时候,一直都是跟日本五大电影公司中的另一家,也就是日活株式会社合作的。 六月底《逃出立方体》香港放映结束后,岑建勋便派出了谈判队伍往日本联络发行商。优先选择的两家发行商正是东映跟日活。此时的东映已经隐隐成为日本最大发行公司,旗下也拥有不少院线。而日活虽然实力差一点,但却有一个东映无法比拟的好处,那就是日活公司排片不会遭遇自产片竞争。 成立于1912年的日活公司,在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风霜后,已经逐渐跟不上时代的发展速度了。1967年日活公司爆发财政危机,经济每况日下。苦苦坚持到70年代初,日活最终于1971年结束了普通影片生产,全面转入廉价的浪漫色、情片制作,基本停止了对主流高成本电影的拍摄。到了八十年代,日活的口碑已经差了不少。加上几个大导演的出走,导致日活财政一直不见转好,无力跟东映、东宝争夺美国电影发行权,也无力跟角川、松竹争夺港产大片,这令日活只有大量引进港片一条活路。 不夸张的说,要是没有日活公司,香港那些粗制滥造的电影,至少有一少半很难赚到钱。 岑建勋主政德宝时期跟日活关系不错,八十年代香港电影四巨头中,德宝公司成立最晚。当时为了打入日本市场,初期主动放低了门槛找上了半死不活的日活,也是通过德宝公司,日活才得以引进香港的卖座大片,赚了不少钱。 实话说,徐帆想从岑建勋身上获得的政治收益还没见到,但是经济上却累次受益。曙光公司也因此继承了不少德宝遗留的遗产。 几张电影票,对于身价数亿日元的中岛正雄而言不值一提,但是心意放在这里。 他见徐帆也会办事,面上笑容越发和善。 聊着聊着,聊到了他的新电影,中岛正雄好奇,“听说徐先生要拍的新电影,是铃木君的《七夜怪谈》?这部恐怖小说在国内名气很高,被誉为‘恐怖小说的金字塔尖作品’。徐先生怎么会想到拍摄这部电影呢?” 怎么会想到拍《午夜凶铃》自然是为了打开你们日本的市场,徐帆笑而不语。《午夜凶铃》系列在日本创造了124亿日元的总票房,而且拍摄技术难度并不高,成本也可以控制在一千万港币上下,都是他拍摄这部电影的主要原因。 《午夜凶铃》历史上拍摄的时候,导演中田秀夫还只是个新人导演,名气不显之下跟院线的分成配额很低。这部电影在日本创造了37亿日元的总票房,但是电影公司所获得的配给收入只有十亿多日元。有关这一点他无疑能做的更好得多,因为自己的第一部电影《死亡游戏》在日本便创造了3.35亿日元的总票房。第二部电影《逃出立方体》的市场期待度也很高,若是能更上一步,曙光跟日活就更好谈判了。 92年正是港片在日本影响力最高的一年,反正到时候曙光能赚到的钱一定要比历史上中田秀夫他们所在的电影公司要多得多。

下一篇   第一百一章 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