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豪赌(第三更)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零三章 豪赌(第三更)

新的一周很快到来了,不仅徐帆感觉十分激动,就连张天生等暂时被紧了足的一群人也忍不住心中的激动。他们中,有些之前年薪不足十万的是被徐帆开出的事成之后数十万的报酬吸引来,张天生在香港金融圈也算一号人物了,尽管他拿的钱更多,但他却不是只为了钱而来,他有更高的追求,想要一偿掌舵数十亿资金的感觉。 “徐生,你没开玩笑吧!” 9月21日上午七点过半,一行人齐聚铫子市野村证券大户包间内,张天生一张脸气恼的艳红如猴屁股,指着徐帆大吼,颇有几分恼怒的样子。 徐帆点了根烟,吸了一口吐出,“张生,你认为我像是那种开玩笑的人吗?” 日本银行正常营业时间从上午九点开始,周一例外,银行会提前一个小时营业,八点钟便接受电话业务了。 他刚刚向一行人下达了命令,要在八点钟东京外汇市场开盘,同时也是日本银行接受委托的时候,从他的瑞士银行账户内,将一千两百八十多万美元通过电话联络银行,分散打入一百多个账户内。 这就是他本次投资中能够动用的全部资金了,张天生在得知了银行账户内的资金数额后,便几乎是恼羞成怒,若不是这间房间隔音效果很好,只怕早就引起附近的几个大户包间的关注了。 “你跟我说是二十亿资金……”张天生气得挥舞着双臂,“合约上写得清楚明白……” “张生,一千两百万八十万美元乘以两百是多少……”徐帆本来心里还有些担心,不过给他这么一冲,干脆也把那些情绪扔到一边去了。打断张天生的质疑,夹着烟的手指微晃,他的脸上明显能看到两个淡淡的黑眼圈,那是昨天担心了大半夜都没睡好,留下了痕迹。 “徐生,你不是玩我们吧!”张天生面上微变,他明白了徐帆话里的意思。可正是明白了,脸上才更加难看。 “两百倍的杠杆,你疯了吗?” 宛若一头咆哮的疯牛一般,张天生赤红着一双眼睛紧盯着他。外汇市场上风起云涌,任谁也不敢保证永远不输。当年他还在星展银行的时候,使用20倍杠杆豪赌人民币、港币跟美元的汇率,结果连累星展银行亏损三亿多港币。从此之后,他对外汇市场的残酷性又有了新的了解,至今为止再未使用过杠杆投资。 屋内鸦雀无声,所有被他请来懂行的人,都明白张天生的话是什么意思。 徐帆他竟然要用自己手上的一千两百八十万美元的资金入场,以两百倍杠杆撬动高达二十五六亿美元的巨额资金,豪赌外汇市场。 除了疯子之外,所有人此时此刻都不知道该如何来形容他了。 “嘶” 微皱眉头,原来徐帆没有注意,他手上的烟已经燃到只剩下一个烟嘴,结果烫了他的手。 “张生,我花钱请你们来为我操盘,预付款我没少给一分,我把价值二十多亿美元的外汇交与你掌舵,承诺也已经完成。至于为什么要投资……我想,之前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徐帆心中不悦,语气也生硬了几分。 “周六的新闻中,德国政府已经放出风声,将在今天就芬兰马克跟德国马克的汇率脱钩表态。我的情报源跟我本人都认为,今天今明几天欧洲货币体系将会发生重大变化。资金全部来自我自己,难道我本人都敢赌一把,张生你们不敢为我具体操作一番?” 上周六,他刚抵达日本的第二天,德国政府已经透过媒体向外界释放了一个消息,将在最近几天内就外界一直关注的芬兰马克与德国马克脱钩问题作出回应。这一些,都跟他记忆中的消息相吻合。 所以,徐帆也算是松了一口气了。他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准备豪赌一把,赢了就可以少奋斗四五年,为自己的计划打下坚实的基础。输了呢,最多申请破产,然后曙光公司易主,他再重新开始。这几个月来,他已经通过各种手段将近千万的资产转移到内地去了。所以,到时候就算是他在香港申请了破产,一样不是一无所有。只要他脑袋里的重生信息还在,再拍几部小成本的卖座电影,他很快又会站起来的。 张天生认真看了他一眼,最后没有说话,默默去做事了。 外汇市场上,敢使用一百倍、两百倍、四百倍杠杆的,无不是资金低于万元以下,升斗小民贪图个暴富报了。手上掌握的资金越多,越是不敢轻易动用更高的杠杆。因为赌赢了也就罢了,输了,辛苦一辈子的钱,很可能几秒之间便输个精光。 张天生不是重生者,他不能理解徐帆为什么敢这么赌。不过拿了人家的钱,既然他也劝了,剩下的,就交给老天爷还有他那不知哪里的情报去决定吧。 德国位于东一区,而日本则在东九区,也就是说两国之间时间时差八个小时。考虑到此时是夏时令德国提前一个小时。也就是说,日本早晨八点外汇市场开盘的时候,德国还在睡梦之中,正处于凌晨一点。徐帆他们身处日本比起德国他们打了个时间差,占足了优势。 东京外汇市场才刚开盘,十数人便开始忙碌起来。一千两百多万美元被分割成了上百笔资金,被分散打进了徐帆从几个月前便开始准备跟申请的一些账户内。这些账户有些是在香港注册、有些是在新加坡、有些则是在日本,总之十分分散,用的注册信息也全都是虚假的。 徐帆自认没有索罗斯那种背景,背后站着华尔街甚至可能是美国政府。这种在外汇市场上狙击一国货币,尤其还是一个强国的举动是很得罪人的。未免被秋后算账,他不得不谨慎一些。 徐帆不懂如何具体操作,不然他也不会邀请张天生这些专业人士为他操盘了。不过记得92年欧洲货币危机最先会从意大利爆发,所以,在看到上周的意大利里拉收盘价格为1914.8725(itl)后,他向张天生等下下达了全面扫空那些券商银行手中持有的做空里拉的单子。 21号整个上午,张天生他们都在忙碌化整为零的进场。下午,根矩徐帆的指示,张天生他们200倍杠杆全力买进德国马克,然后以撬动的20多亿美元的马克,向德意志银行、雷曼兄弟、花旗银行、高盛等大份额吃进卖空意大利里拉的订单。 “汇丰银行挂出了1500万马克的卖空单,卖空价位是1908.4208(itl)!” “扫货!” “德意志银行有800万马克卖空单,卖空价位为1910.2109(itl)!” “重复,接盘外汇市场上上周挂出来的所有低于现在价位的订单!” 可惜,欧洲跟美国外汇市场还没开盘,他们只能扫盘市面上的那些上周停盘前一些银行跟券商挂出的单子,结果到下午两点日本外汇市场结束前,他们也只吃掉了市场上约莫三亿美元左右的卖空意大利里拉的订单而已!” 当天晚上,徐帆回到富川旅社已经很晚了。 周慧敏十分好奇他整个白天都去了哪里,徐帆只是笑笑,面上有些疯狂后的苍白色。他已经迈出了第一步,已经没有了回头的可能。但是一旦成功,回报也是惊人的。 “薇薇……”两人独处时,他紧握着周慧敏的手,目光炯炯,满是对未来的希望,“我在做一件大事,成功了……香港影视界舍我其谁,但是失败了……不不不……” 他摇了摇头,“不会失败的……也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