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欧洲货币危机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零四章 欧洲货币危机

历史的惯性,并不会因为一只小蝴蝶的到来,便轻易改写,这倒是令徐帆松了一口气。 9月21日,如同他记忆中的一样,德国央行行长施莱辛格宣布,德国绝不会降低利率。拉开了92年欧洲货币危机大幕! 9月22日,欧洲货币体系内一直是软货币的意大利里拉告急,汇率一路下挫,跌到了欧洲货币体系汇率机制中里拉对马克汇率的最大下限。一千多万美元满仓200倍杠杆两天豪赌做空意大利里拉,伴随着国际外汇市场上,欧洲里拉下跌2.74%。小心翼翼掌舵的张天生经历了从人间到天堂的整个转变,如今正站在天堂之上,赤红着眼睛喘着粗气,俯视世人。 此时此刻,他的心中只有后悔两个字。 对,后悔! 雇主徐帆投入一千多万美元两百倍杠杆豪赌欧洲货币体系不稳,他虽然对金融了解的不多,但是在过去的几天里,也多次指示他,全力多空意大利货币里拉。 只是指示归指示,具体操盘却还是需要他张天生来掌舵,所在在过去的两天里,他一直都是实行着十分稳妥的方阵,结果里拉汇率下跌了2.74%,最低时什么一度下跌超过3%。若他真按照徐帆的意思全力做空,只需要两天的时间就能豪赚近八千万美元……这事若曝光,绝对有资格被写入各国金融教程之中。 只是,因为他对雇主情报的信心不足,结果这两天里做空的里拉买卖,只为他们带来了7.4‰的收益率,赚到近1900万美元。 尽管这收益率若是曝光,依旧足以名动各国金融界,但一想起自己曾经与六千多万美元擦肩而过,人心贪不足之下,张天生越想越感觉到懊恼! 不过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他再也不敢怀疑徐帆了。因为短短两天就让自己豪赚了一倍,这收益率,简直比抢银行来钱还要快。 9月23日,日本外汇市场收盘后,张天生掏了根烟给自己点上。看着倒坐在沙发上,捂着心脏脸上说不清楚是想笑还是想哭表情的徐帆,心里说不出的羡慕加嫉妒。 两天豪赚1900万美元,这是什么概念。尽管这操盘跟掌舵全都是他们在做,但是,他却知道若是没有来自徐帆的情报,就连他张天生都可能忽视了欧洲货币体系之间的关联性,竟然蕴藏着巨额的财富等待去挖掘! “要来一根吗?” 走到徐帆身边,张天生晃了晃手中的烟包。 “谢谢!”徐帆跟他要了一根烟,他最近烟瘾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喜欢够味道的烟。日本的七星烟老实说,在他来看实在太甜了。 给自己点上,徐帆猛吸了一口,小半根烟柱快速燃去,他才猛地吐出一口长烟柱,惬意的眯起了眼睛。 “老板,明天该如何操作?继续卖空里拉?” 一声老板让徐帆夹住烟的手指微微一颤,从毫不客气的‘徐生’两个字,到如今恭恭敬敬的‘老板’。尽管这只是不足一周之间的一个称谓转变,但也让他心中宛若酷暑天气几块冰镇西瓜下肚一般,透心凉的舒服。 重生并不是万能呢,眼看重生将近一年,他已经明白了这个道理。尽管脑袋里零零散散的装了太多的有用信息,但是除了跟自己工作有关的影视外,他其实只是个普通人。就比如这一次的欧洲货币危机,明明知道整个始末,但若是没有张天生这些专业人士帮忙,他空有超前的信息,不知道该如何将这些信息转化为自己的财富。 一个好汉三个帮,这是徐帆老家的一句俚语,小时候只觉得有趣,走上社会之后才明白该怎么去读。 “辛苦你们了……”捻灭了烟头,发现不知不觉间,大家都围在了自己身边。徐帆没急着回答张天生,冲大家笑了笑,“今晚我请客,我们也入乡随俗一次去尝尝最顶级的日本料理吧!等忙完这几天,我给大家每人包一个大红包,绝对让你们满意的大红包!” “老板万岁……” 几个人配合的叫了声好,只是更多的人却没有太欢悦的表现。这两天每个人手上平均经手十几个账户,几乎每一秒账户内的数字都在飞速暴涨中,就算不是自己的钱,但那种激动到不可抑制的感觉,已经让很多人high到心脏都快受不了了。一个月前他们或许是一些银行跟证券公司的精英技术人员,但亲自经手超过百万的资金,并且赚钱的速度比抢钱还快,这还是头一遭。有些人估计到现在,脑袋还昏昏沉沉的。 “走吧!”拿起沙发上自己的外套,徐帆冲张天生点点头,“明后两天t+0全力卖出我们手上的里拉,然后重新跟各券商换成德国马克。等待我的消息源把后面的后续动作传来!” 如果他没记错,明后几天的时间里,因为意大利政府介入,提到了贴现率,导致意大利里拉出现上升,虽有不甘心的国际热钱很快将其打成横盘,但在意大利政府一次投入数百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比拼中。国际热钱无疑是输了,被迫将注意力转向毫无防备的欧洲其他国家。而下一幕就是令索罗斯成为欧洲金融界公敌的成名战——狙击英镑了! “还有,今晚继续盯紧美国外汇市场上,所有老虎基金跟量子基金的动作!” “明白了,老板!” 92年欧洲货币危机从头至尾都是一场人为导演的灾难,真实的灾难根源其实早在八十年代便深埋了下来。 20世纪80年代初期,美国财政赤字剧增,对外贸易逆差大幅增长。美国希望通过美元贬值来增加产品的出口竞争力,以改善美国国际收支不平衡状况。当时美国将目光对准了世界第二、第三经济强国,而这两个国家均都是曾经败于美国手中的被阉割国家,即日本与德国。 日本面对美国的无力要求毫无反抗之力,但是当时已经成为欧共体成员国的德国却有。于是德国向欧共体求援,企图避免被美国合法打劫。面对德国人的求援,英法等国经过磋商之后,给予了拒绝。只因为八十年代几场经济危机导致英法等欧共体国内经济普遍出现危机,甚至一度出现负增长。而德国经济却一枝独秀,远远将英法等欧共体核心国甩得越来越远。 为了避免德国的过分强大,同时英法两国也担心强大起来的德国重新向两国追究二战责任,于是倒向了美国那边。最终1985年9月22日,美国、日本、联邦德国、法国以及英国的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在纽约广场饭店举行会议,达成五国政府联合干预外汇市场,诱导美元对主要货币的汇率有秩序地贬值,以解决美国巨额贸易赤字问题的协议。 广场协议签订了,日本经济立刻遭到阉割,尽管日本政府极力拯救,但高速升值的日元已经令日本出口锐减,同时房地产出现泡沫化增长。而德国经济也因此放缓了高速增长势头,原本在89年就在秘密联系合并的民主德国,也因为联邦德国的经济受创无法承受合并带来的阵痛而被迫放缓一年。 经济发展速度远超欧洲其他各国,同时也是世界第三经济强国的德国缘何不愿意降低马克的利率,以换取整个欧共体内部货币体系的稳定?除了报复欧共体国家外,还因为德国越来越不满自己作为欧洲第一经济强国,但是在欧共体内部的话语权却远在英法两国之后这个重要原因。 对于看似固若金汤的欧共体,内部却彼此离心离德、矛盾重重。美国人对此看得最是清楚,刚刚弄垮了苏联,就忙不得的距离了金融软刀,砍向了欧共体。先后2次提高银行贴现率,从12%提高到15%,同时还向外汇市场抛售马克和法郎,也仅仅只是令外部出现了缓和。 死死盯着老虎跟量子基金的徐帆他们很快从外汇市场上,这两家基金的卖空里拉全仓吃进英镑发现的倪端。整个市场上面,只有极少数的人发现了,狙击里拉的国际热钱已经锐减到不足两百亿美元。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短时间内流入英国外汇市场的资金高达七百亿美元。 下一个目标是英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