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客人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零五章 客人

欠更五章尽快补上!—— 刘青云等人比想象的来得还要更晚一些,直到周四才来到日本。主要是人数太多,签证比较麻烦。 下飞机的时候还遭遇了一件麻烦事,因为连日的奔波加香港天气比较潮湿,刘青云患上了感冒,结果下了飞机在通过机场安检时,因为体温过高且不通日语被疫病防疫中心扣住,最后还是等来了翻译,才总算安全脱身。 周五外汇市场关闭后,徐帆来到日本的第一周结束。难怪人家都说外汇是银行家跟大券商的玩具,一周的时间,一千两百多万美元,2000倍的杠杆撬动二十五六亿美元豪赌外汇市场,仅仅一周的时间便大赚了两千一百多万美元。徐帆可谓是赚得盆满钵满,连眼睛都笑弯了。 在外汇市场关闭了,用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将今天的业绩统计完成,回到住处富川旅社的时候,已是四点多钟,距离五点只有一刻之遥了。 “徐君” 富川旅社的老板会说几句简单的中文,是个不足五十的中年人。这个名叫井上和彦的人很严肃不苟言笑,在日本很多地方男女混浴是很平常的事情,但是主打温泉旅馆的富川就没有混浴设置,男士温泉便是男士温泉,女士温泉就是女士温泉。 徐帆笑着跟他点点头,他不懂日语,公司一起来的的确有几位日语翻译,只不过现在都在陪公司到处跟日本本地院线还有电影公司谈判,结果,反而是一直在学日语的周慧敏被他别有用心的拉来给自己当了翻译。 只不过,豪赌外汇这件事情,他现在还在避着周慧敏,一直都没提起过。 这事到底有风险,不是稳稳妥妥的正经生意。别看赚得多,但亏损起来的时候,也会让人倾家荡产,历史上这样的人已经太多了。 刚要走进去,徐帆却被他给拦了下来。井上和彦的中文也不好,只会那么一点点,双手比划一会中文一会日语,好半天才让他明白,原来他是告诉自己,旅社内来了几人点名要拜访他。因为他不在,现在周慧敏跟剧组正在一间会客室招呼他们。 有人来拜访他,这着实引起了徐帆的好奇,跟富川旅社的老板井上和彦道了声谢,他快走一阵眼看着就要到井上和彦提到的会客室了,就听到了一阵说笑声。 因为是日语,徐帆听不懂。不过其中几个熟悉的声音毫无疑问是刘青云跟周慧敏了。未作犹豫,走到房门前他轻轻敲了敲门,然后拉开了推门。 “殘念ながら見たこともない徐さん、では失礼します、2日お伺いし(可惜没能见到徐先生,那么我们先告辞了,过两天再来拜访)!” 伴随着徐帆推门而入,房间内的声音戛然而止。一瞬间,九道视线全都落在了他身上。徐帆定睛一看,房间内除了刘青云、周慧敏在外,尚有仓田保昭、千叶真一、西协美智子、大岛由加利、野际阳子五人跟另外两人同在。 这两个陌生人一个看上去约有三十多岁,身体健硕、外形硬朗,赫然正是《七夜怪谈》的原作者铃木光司,同时他也在徐帆将拍摄的电影《午夜凶铃》中挂了个编剧的身份。至于另一年轻男子,他倒是完全不认识。那人看上去很年轻,应该比他也大不了几岁。留着一头很潮流的蓬松长发,脸微微有些婴儿肥。屋内几人中,就属他看向自己的眼光最刺目。 该怎么说呢,徐帆感觉他似乎看自己的眼神隐隐有几分激动过头的情绪在里面。那种眼神,就仿佛明星的粉丝们在看偶像一样。 “您就是徐桑吧?” 铃木光司客气的问了一句,他看过有关徐帆的报道。毕竟是买下了自己第一部小说改编权的合作人,就如同徐帆曾委托人打听过有关他的消息一样,铃木光司也在关注他本人。 周慧敏知道他不会日语,忙为他翻译。她从91年签约宝丽金唱片以来,就接受宝丽金唱片的规划,开始学习日语。因为香港唱片市场逐年萎靡,相比之日本却拥有亚洲最大的正版唱片市场。经过一年半的培训,她的日语已经很不错了,至少交流并不存在多少问题。 “铃木君客气了,我是徐帆……能跟您这样的日本知名小说家合作,是我的荣幸!”徐帆伸手主动向他示好,倒是让铃木光司有些受宠若惊。 老实说铃木光司虽然靠着《七夜怪谈》一举成名,但是日本国内从来都不缺乏顶级的小说家。尤其是恐怖小说类的作品,近些年来更是佳作辈出,铃木光司在日本国内小说界,也只能算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人物。如果没有徐帆的干涉,他还需要熬到《七夜怪谈2:复活之路》出版后,才能在95年获得吉川英治文学新人奖,被日本文学界定义为超新星,才会有电影公司跟导演看中他的潜力跟影响力,找他合作将他的小说改编成电影。 是故,铃木光司对于香港一家电影公司愿意重金买下他的小说电影改编权。而且在得知他的作品将会由现在在整个亚洲都小有名气的年轻导演徐帆执导拍摄时,几乎没考虑多久,便同意了卖出改编权。 “徐桑,应该说荣幸的人是我。前几日我跟旅行社前往台湾谈判小说出版的时候,有幸进影院一观您的大作《逃出立方体》。电影出色的布局跟细腻的人物心理描写,还有那无穷发散的想象力,都让我跟几位友人大为震惊。您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导演,虽然年轻但才华横溢,能够跟您合作,跟仓田君、千叶君、美智子小姐、由加利小姐、阳子小姐合作,还有刘桑跟周小姐这样的香港知名影星加盟。我相信,《午夜凶铃》在您手上绝对又会拍出一部好作品来!” 铃木光司倒是会做人,直接将屋内的几人全点了一遍名,令大家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这几人中,除了周慧敏跟刘青云两个香港本地人混得比较不错外,也就只有仓田保昭、千叶真一两个日本男打星,能够靠着年龄的底蕴,获得更多的戏份。其他三个女星在香港收入虽然比日本要高不少,但混得确实不如意。 徐帆入内坐下,仓田保昭、千叶真一等人他在香港并不熟络,也是最近才有的接触,因为不懂日语,全程都是周慧敏在帮他翻译,大家客气的闲聊了几句。 稍稍聊了一句之后,见冷落了跟铃木光司同来的那个年轻人,徐帆忙开口询问道:“铃木君,不为我介绍下这位朋友吗?” 这个年轻人从他入了屋内便一直死死盯着他看,目光十分火热,让他都有些吃不消了。 铃木光司似乎也一直在考虑如何介绍他这位朋友,闻言松了一口气,道:“他叫岩井俊二,今天真是无比抱歉,岩井君是我好友,也是从事小说创作。他对电影十分喜爱,也很欣赏徐桑的电影艺术。听说徐桑抵达日本之后,他便一直希望能够跟徐桑见上一面,交流有关电影方面的创作技巧。岩井君……” “哈伊!”那年轻人应了一声,“真是十分抱歉,打扰了徐桑的休息。虽然我本人更喜欢以平淡的抒情手法勾画现实中的那些平凡却能给人许多感动的镜头。但电影艺术是没有差别的,我对徐桑的电影之道十分赞同。这一次贸然请求与铃木君一同前来打扰,除了想跟徐桑就电影进行一番交流外,还有一件事情需要贸然登门拜访。” 虽说房间内有三位娇艳如花的美人儿,但他的视线却始终未从徐帆身上挪开哪怕半秒钟。看样子竟是一位狂热的电影艺术爱好者。 正在徐帆好奇,他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登门拜访的时候,就看到他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封邀请函,起身走到他面前,放下之后重新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坐好。 “今年是我们东京国际电影节改组之后的第一年,我仅代表我日本映像振兴协会全体,邀请徐桑到时务必赏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