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择日开机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零六章 择日开机

东京国际电影节是当今世界11大国际a类电影节之一。由日本映像振兴协会和东京国际电影节组委会主办。是一个获得国际电影节联盟承认,和戛纳国际电影节、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柏林国际电影节等著名电影节齐名的、亚洲最大的电影节。1985年首次举办,刚开始为每两年举行一次,定于每年10月下旬至11月上旬举行。旨在发掘新人和提携青年导演,要求正式参赛片导演的作品不能超过三部。 1991年电影节结束后宣布改组,将举办时间由两年一届定位每年举办。今年的第五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是改组之后的第一届,自今年开始这个亚洲最大的电影节将一年举办一次。 徐帆对它并不陌生,前一世他曾经随剧组参加过一次,只不过他当时只是个导演助理。重生之后,今年在拍摄第三部电影之前曙光公司便为他向东京国际电影节组委会递交了申请,但最终却被组委会婉拒了。理由是他已经是亚洲乃是整个世界范围内都有一定名气的成功商业片导演,电影组委会的婉拒了他,是希望将获奖成名的机会让给其他年轻导演。 日本映像振兴协会是电影节的主办方之一,这个叫岩井俊二的年轻人前来邀请他参加,看来身份也不一般。 “多谢岩井君跟日本电影界诸位的邀请,电影节开幕后,我本人一定会抽时间前往的。至于交流拍摄技巧,我是随时欢迎的。” 岩井俊二这个名字他好像有几分印象,只是前世他主要关注的是日本恐怖片,其次是动漫电影特效,对于其他类的电影不太关注。结果虽然知道此人日后好像有些名气,但他拍过什么电影,卖座还是得过大奖,他一概不知。 几人闲聊了一阵之后,铃木光司两人起身告辞。他今天前来,主要是除了来拜访剧组主要人员外,还是要跟徐帆询问开机时间的。他们一行人抵达日本眼看也有几日了,只是一直都没回复他电影开机时间。 有关于这一点,徐帆也没办法。拍摄电影需要向当地政府部门递交审核的,比如他们拍摄过程中有一些场景,就要向当地警署、交通等部门报备申请。目前还在审核之中,初步估计全部走完流程最快也要十来天的时间。这里徐帆还是太过高看了日本政府的效率,在香港电影的拍摄审核时间一般都是在3-5个工作日内结束。如果知道日本需要这么久的时间,他也不会着急让剧组这么快赶来日本了。 岩井俊二也随着铃木光司一起离开了,他似乎很欣赏徐帆,但却没有如自己所说的那样,急着与他交流,只是跟他约下了以后交流的时间也离开了。 周六周末两天,徐帆都在忙碌着亲自到处跑审核,顺便陪同公司的公关人员,联络合作事宜,忙得不可开交,除了周六晚跟刘青云、周慧敏等剧组主演一起吃了个晚饭外,几乎每一天都是忙到很晚才回来。 9月26日,面对本国货币危局,意大利政府不得不宣布里拉贬值,将其比价下调3.5%。因其贬值带来的连锁反应,欧洲货币体系的另外10种货币将升值3.5%,这是自1987年1月12日以来欧洲货币体系比价的第一次调整。 9月28日,新一周的外汇市场开盘后,意大利里拉应声遭遇抛售,创造了主权货币二战后单日贬值1.95%的历史性记录。 到了此时,德国政府才出于维持欧洲货币体系的运行而作出细微的让步,于9月28日晚召开紧急财政会议,会议后正式宣布马克贴现率降低半个百分点,由8.75%降到8.25%,这是德国五年来的第一次降息。德国的这一举运受到美英法的高赞赏,但为时过晚,一场更大的风暴在英国的外汇市场上刮起。 在过去的200年间,英镑一直是世界的主要货币。然而随着八十年代英国经济的持续疲软跟铁娘子在高举‘撒切尔主义’大旗下的非国有化政策,导致英国经济长期陷于疲软跟混乱之中。到了1992年9月,英意两国已经成为了欧共体国家之中,国内经济政策跟借口最混乱的国家之二,也是因此,国际投机者在开始进攻欧洲汇率体系中那些疲软的货币时,攻陷了意大利里拉之后,英镑便成为了第二个目标。 1992年9月24日,索罗斯进场了,他所在的量子基金跟盟友老虎基金等众多的美国对冲基金,共操控近两百亿美元的资金狙击英镑汇率。 28日,他开始大举放空英镑,英镑对马克的比价一路狂跌,英国政府也因此乱了阵脚。 就在德国宣布降息的第二天,英镑汇率一路下跌,英镑与马克的比价冲破了三道防线达到1英镑等于2.78马克。英镑的狂跌使英国政府乱了阵脚,于29日晚九点召开财政部新闻发布会宣布提高银行利率2个百分点。第二日外汇市场开盘后,英镑应声再跌,尽管英国央行购入了约30亿英镑以力挽狂澜,但未能阻挡英镑如雪崩般的跌势。 为此,英国政府无奈再次宣布提高银行利率3个百分点,将基准利率由10%提高到15%,并同时大量购进英镑,希望可以吸引国外短期资本的流入,以增加对英镑的需求以稳定英镑的汇率。 为了保证英国不会如同意大利一般遭遇重创,欧洲央行紧急磋商后,联络德法等七国,联手在30日中午宣布注入上百亿英镑的资金支持英镑,但也无济于事。 以索罗斯的量子基金为首的美国对冲基金,以及众多徐帆这样的跟在后面浑水摸鱼的国际热钱联手开始对英镑的空袭。大量英镑被抛出,大量德国马克被买进,2个小时内做空英镑的净空头头寸已经增至42884手,涉及资金高达九百七十四亿美元,近乎千亿之巨。 30日,英镑对马克的比价在一天之内大幅下挫约5%,英镑与美元的比价也跌到1英镑等于1.738美元的低位。 仅仅一天的时间,索罗斯的量子基金便从中豪夺10.24亿美元。算上从意大利里拉中套现的资金,量子基金仅用去一周的多的时间,便靠着狙击欧洲货币体系豪赚二十亿美元的巨额红利,满意地在欧洲人的红眼怒视下迅速撤离,没有给英意两国任何还击的机会。 跟在索罗斯背后浑水摸鱼、吃肉喝汤的资金无数,因此很少有人注意到,上百股被分散开来的资金也在短短一周多的交易中赚得盆满钵满,豪赚1.18亿美元巨额红利。 有曾跟这些资金交易过的势力发现,这些资金分别来自香港、东京跟新加坡,竟是来自亚洲的投机势力。然而与惟恐被怒火冲天的英意两国盯上的量子基金不同,这股资金并没有急着撤离。在全部卖空了手上的英镑头寸后,这些资金重新被分散开来消失在了市场上,只有极个别几个好奇一直追踪他们交易的银行跟大券商才发现了,他们又满仓意大利里拉,在9月的最后一日外汇市场停盘之前,贡献了6000多手卖空里拉的头寸订单。 10月1日,一觉醒来精神在旁人看来意外好的徐帆,心情很不错的带上了《午夜凶铃》剧组几位主演跟主要成员,会同曙光公司的几位高管之后,坐上了前往东京的汽车。他们今日不但受到日活株式会社的邀请前往东京参加《逃出立方体》的日本首映式,还要趁机在东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午夜凶铃》择日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