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插手日本院线的机会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零七章 插手日本院线的机会

汽车在公路上行使了四个多小时,老实说作为全世界居住人口最多的城市,东京的交通情况实在糟糕,尤其在进入市区之后,经常出现堵车的情况。以至于原本三个小时就能走完的路程,生生多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 好在《逃出立方体》的日本首映式被安排在10月1日下午5点,一早便上路出发的徐帆他们,根本不用担心会错过首映时间。 “内田社长,今天一切就拜托诸位了!” 东京江东区,日活将电影在东京都的首映放在了江东区的一家隶属日活的电影院内。 徐帆他们赶到的时候,日活方面的人还在准备之中。亲自前来跟他见面的正是日活副社长内田有信,一个五十来岁的日本人,有着迥异于日本人的一米七五左右的个头,只比他稍微矮一些,人也十分壮实。 根据曙光那边得到的一些情报,这位内田有信来自日活四大家族之一的内田家,是当代内田家家主,喜欢剑道、骑马跟射击。 根据有限的资料,见面之前徐帆对他的印象是一个会享受也懂享受的日本豪门名流。 “徐君哪里的话,万分感谢阁下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受邀参加电影的东京首映。” 内田有信目光炯炯的看着他,眼中的好奇是遮掩不住的,当然多少也有些羡慕跟感慨色。 如今香港有关他的报道已经传到了日本国内来,在得知徐帆本人乃是跟他们联系的曙光公司的真正老板后。日活立刻主动联络了曙光在日本的办事处,希望他能前来参加电影的首映式。 90年代初的香港仍是整个最成功的电影市场之一,也是全亚洲最关注的电影制作基地。相比之日本电影在步入七十年代之后,已经逐渐走向没落。这几年虽然有所回升,但日本本土电影已经无力抵挡港片跟美国电影的魅力。日本票房不夸张的说,现在正是香港跟好莱坞两强争霸的战场。 日活一直是日本引进最多香港烂片的电影公司,虽说也因此赚了不少钱,但也为香港烂片背了不少骂名。曙光作为香港今年最火的电影公司,目前出品的三部电影都是热卖大赚之作,就连如今已经下画的三级片《傲慢与偏见》,最终也创造了1578万港币的香港票房,考虑到它的制作成本,又是一部大卖之作。日本将上映的《逃出立方体》,如今正在台湾卷起一波热卖狂潮,上映半个月便在台湾卷走了3700万台币(880万港币)的票房,如此好成绩相信在日本票房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更令他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是,年初在日本热卖的《死亡游戏》,在港台地区大卖并向美国发行商卖出了天价的《逃出立方体》,还有刚刚在香港下画的热卖三级片,都是出自他面前的这个年轻的过分的年轻人之手。无论是他拍电影的技术、创造剧本的想象力甚至在经营公司上都表现出了惊人的才华,让人不得不佩服。 对徐帆同样抱有好奇的还有另外一人,也是日活高层。 “今天这一趟东京之行果然不虚此行,能在江东见到名满亚洲的大导演,真是在下的荣幸!”他名叫真田又二郎,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个头略矮瘦,不过人却十分爽朗。 不过看到他走过来,内田有信眉头微不可察的抽了抽,只是脸上的笑容却不见增减半分。 “真田君,你来得正好啊,我来为你介绍下……” “有劳社长了,不过我曾在报纸上看到过徐君的照片……” 内田有信被打断了话,倒也丝毫不显异色,仍旧笑盈盈的招呼两人,“真田君所言极是,徐君乃是名满亚洲的大导演。倒是我,有些忽视了他在日本的影响力了!” 这两人虽然对话不显半点火气,只是徐帆站在一旁,却瞧出了一丝倪端来。嘴角始终带上的笑容又灵动了一些,心中的一些猜想也得到了验证。 日活株式会社,简称日活,由1912年创立的日本活动写.真株式会社改组而来,是现在的日本五大电影公司之一。与其他大型电影公司不同的地方是,日活还有经营成人.电影的业务。系以明治时代最大的电影商吉泽商店、百代公司、福宝堂和京都的横田商会4企业联合组成。 日活早在五六十年代以拍摄年代剧出名,只不过因为七十年代公司的经济陷入到了困境。而年代剧等主流电影的拍摄又需要不菲的成本,为了保住公司,最终日活在本来的业务之中又加入了软色彩的电影,成就了它的粉红系列经典影片。 二战后的日本民间风气开放,粉红系列的软色彩电影在日本市场不小。但是毕竟只是电影艺术之中的一个分支,永远不可能翻身成了主流。而且,粉红电影的受众人群比较固定,一般都只有成年男性。相比之,在日本成年男性虽然也是观影主流,但却在更为庞大的青少年跟家庭妇女人群中留下不好的印象。 老实说,时值90年代初,日活公司虽然仍是日本五大电影公司之一,但是无论人气还是口碑,在日本五大电影公司之中都是属于垫底的那种。 而徐帆跟曙光公司之所以愿意跟他们合作,主要还是徐帆自己的意志,因为重生而来的他知道,自己如果要想插手日本影线跟电影制作,只有在92年跟93年各有一次机会,而今年留给他插手日元院线的机会便是日活! 1992年10月,被称之为‘日本电影沙皇’的日活株式会社社长堀久作病危。这位自六十年代初便开始执掌日活株式会社社长大权的老人在领导日活三十多年后,于这一年中健康出现了红色警报,而随着他的身体越来越差,数十年来已经习惯了他的独、裁式统治的日活株式会社内部开始不稳了起来。 这家电影公司当年是由明治时代最大的电影商吉泽商店、百代公司、福宝堂和京都的横田商会4企业联合组成。内部最初有横田家族、毛利家族、内田家族、野上家族跟藤原家族五大股东控股公司绝大多数的股份。随着时间的演变,到了90年代初,毛利家族跟野上家族先后退出了股东行列,新增了大阪豪门真田家族。 如今,横田家族、内田家族、藤原家族、真田家族四大股东联手把持了日活73%的股份,堀久作是横田家族前任主事人、同时也是日活创始人之一的横田永之助的大女婿,横田家族掌握日活27%的股份,一直都是日活最大股东。横田永之助去世后,他的儿子横田信也不过纨绔子弟一个,根本不善与电影打交道,结果便给女婿堀久作争去了横田家在日活内的话语权。 但是随着堀久作的病危,横田家族三十多年来领导日活的格局隐隐出现了不稳。最明显的莫过于内田家族跟藤原家族都开始秘密联络公司其他小股东,收购他们手上的公司股权,妄图争夺日活的领导权。 徐帆前一世曾经看过一些有关美国米高梅电影公司的介绍,他还记得92年年底,大阪报业豪门真田家族曾与好莱坞米高梅电影公司联络,要以22亿日元(约折合2095万美元),向米高梅出售手中所持有的17.5%的日活株式会社股份。 这本是一桩一本万利的买卖,只可惜米高梅电影公司作为好莱坞八兄弟中最后一家大型独立电影制作公司,没有任何有线电视频道、电视网络或宽带管道,没有传媒集团做后盾,像米高梅这样的独立制片公司自然处处受制于人。加上那位传说中的黑手党老板不善经营,92年前后米高梅财政已是十分不善。虽然心动进入日本市场的渠道,但是洛杉矶的报纸对于米高梅将买下日本一家‘成人、电影’公司的极尽讽刺,最终令米高梅做出了错误的判断,错失了拓展日本渠道的机会。 欧洲货币危机为他带来的机遇,令徐帆一跃成为身家巨亿的土豪。 这些钱,在徐帆看来跟白得的没什么区别,正要拿来扩张自己的娱乐帝国版图。 尽管日活的总部不在东京而在大阪,但去年东京都一地票房规模超过了日本总票房规模的四分之一,这个日本最大的票房市场,自是兵家必争之地。 东京双雄‘东宝’跟‘东映’这两个背依电视集团的巨无霸,经过八十年代的发展,已经野蛮的吞下了整个东京都近半的票房。只留下一半的票房给日活还有松竹、角川两大公司以及零零散散的数十家院线争夺。残酷的竞争令去年日活经营的院线约莫只贡献了整个东京都6%的票房。 日活株式会社社长堀久作病危入院紧急抢救后,内田有信副社长暂代社长工作。日活虽说在东京影响力不比公司原总部京都跟现总部大阪,但作为日本五大电影公司之一,代社长亲自出现在东京主持一部电影的首映式,还是引起了东京当地不少媒体的关注。 《逃出立方体》登陆日本的首映式毫无疑问是成功的,跟日活有所合作的导演来了不少,影星也没少见到。如果不是考虑到交流问题跟为香港电影打广告,徐帆考虑过邀请几位在日本国内有影响力的当红明星加盟《午夜凶铃》,不过最终这想法最终还是被他消灭在萌芽状态了。 未来很可能十年之内,日本都将是亚洲最大的票房市场。在内地市场没有开发壮大之前,日本票房绝不能有失。他是担心跟警惕好莱坞电影,更担心日本本土电影的崛起。所以,在他的远景规划中,是要效仿好莱坞,重金借仓田保昭、千叶真一、西协美智子、大岛由加利、野际阳子这些前往香港发展的日本演员之手打开日本市场,最终重创跟挤压日本本土片的生存空间,迫使日本导演跟电影演员出走,达到长期垄断日本票房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