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午夜凶铃》开机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零九章 《午夜凶铃》开机

《午夜凶铃》剧组成功在日本举行了新闻发布会,谋杀了一片菲林。第二天成功登上了一些报纸娱乐版,由于对日语丝毫不通,徐帆翻看了一些买来的报纸,也看不懂究竟多少板块是留给他,只听公司的几个翻译告诉他虽然位置不太好,但是买来的几份报纸上都有或多或少的报道。作为一个非日本娱乐圈人士,能够获得这些曝光,他已经满足了。 10月1、2日外汇市场上并无行情。不过徐帆却没有着急指挥资金撤离外汇市场,他曾经看过有关索罗斯的自传,才知道原来那位赫赫有名的金融大鳄也有判断失误的时候。 原来在他92年狙击英镑危机之后,过早撤离了欧洲外汇市场,结果错过了随后的机会。受到英镑暴跌的不良影响,欧共体国家内部出现了连锁反应,新的一周开盘后,西班牙货币应声大跌11%,意大利里拉再造重创,同样跌落5%。 西班牙外汇市场太小,且本国并不具备太多的外汇储备,比起先后动用了40万亿里拉(约195已美元)救市的意大利政府,徐帆他们控制的资金一旦冲进去大赚是肯定的,但绝对会被曝光,甚至跟索罗斯一样一举成‘名’也不是不可能。 开玩笑,背后没有国家背景的他可没有索罗斯的豪气,还是低调一点在里拉空头上再赚点撤走才是上策。 周六终于传来了一个好消息,也许是受到了《午夜凶铃》剧组新闻发布会的影响,千叶县铫子市政府各部门终于全部完成了《午夜凶铃》的拍摄申请审核,当天中午徐帆带着翻译前往各部门完成了最后的报备后,《午夜凶铃》的拍摄所有准备工作终于完成了。 陈家瑛也来到了日本,不过她却是自费过来的。与她一同前来的还有宝丽金香港的几人,他们是宝丽金为周慧敏安排的助理,周慧敏在香港已被封为‘玉女’,香港唱片市场可以说已经发展到了极致。宝丽金派出这些人来,是为她试水进军日本唱片市场的可能性。 自9月18日来到日本,一转眼小半个月过去了。不过中间虽说耽搁了一些时间,但是徐帆却不介意多花些钱,又在富川旅社多租了半个月。刚刚在外汇市场上大赚一笔的他现在不差钱,区区一点房租,他还是出得起的。 事实上,剧组自来到日本之后的这半个月里并不是一点准备工作都没有,尽管电影还没有开机,但是郑兆强跟剧组的一些人已经开始实现忙碌了起来。道具组跟化妆组一直在闲暇之间研究化妆技巧,场务们则忙着按照电影剧本中的场景编写‘场记牌’。 当铫子市政府的审核完成时,仅仅郑兆强带队的摄影组就已经在铫子市内拍摄了长达300多分钟的分镜镜头,这其中包括一些日本百货公司、商店、地铁站、旅馆的广告牌等,都是《午夜凶铃》拍摄时需要用到的镜头。 10月4日星期天,徐帆亲自执导的第四部电影《午夜凶铃》经过一番准备后,终于在这一天于日本千叶县海边城市铫子市宣布开机。 《午夜凶铃》的开机仪式在铫子市的一处码头举行,因为是星期天,哪怕只是个海滨小城市,《午夜凶铃》剧组的开机仪式依旧吸引了不少的前来度假的日本人跟当地的居民围观,在他们的好奇之下,港风十足的拜神仪式足足吸引了近千围观者。不过好在,剧组中少有在日本有巨大名气的明星,因此虽然也零星有一些几位主演的影迷索要签名,但是并没有耽搁多久时间,多用去半个小时的时间之后,电影正式开始了第十幕九十五场第一次的拍摄。 “各就各位,收拾器材准备登船……我们开始第十幕九十五场的第一次拍摄!” 徐帆提着导话筒,申请出奇的好。他是个怪人,是的,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怪人。在外汇市场上豪赚过亿,都没能让他有几分兴奋,但是一提起导话筒,一想到一部新电影将经他之手诞生,那种兴奋的感觉,是如何都忍不住的。 所谓第十幕九十五场,就是《午夜凶铃》中,智子为了保命,让懵懂无知的男女主角的孩子阳一看了电影录像带,迫使男女主角被迫立刻动身坐船前往伊豆寻找录像带中女人秘密的在船上的一幕。 因为物价的关系,根据公司派给他的财务的计算,这部电影若是在日本本地拍摄,拍摄成本将增加至少四成。考虑到这一方面,《午夜凶铃》将只在日本完成一些重要镜头的拍摄,所有室内场景跟次要镜头将在回到香港之后拍摄。 本来在第十幕九十五场还有几个镜头需要拍摄,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他增加的女主角浅川玲子在死者所在的学校采访时遭遇校方干扰、学生葬礼跟浅川玲子在葬礼上采访几个女学生等几幕戏。 只不过他们开机的当天因为周末放假,加上葬礼所需场地也才刚刚联系好,还在布置之中。所以,只能先一步拍摄其他剧情。 “boss,ok!” 四米开外郑兆强跟摄影架被固定好之后,冲他做了个ok收拾,“camera!” “action!”徐帆一切场记牌,宣布第十幕九十五场拍摄开始。 镜头中,白浪不断快速向后涌去,周围一望无际的都是海水。很明显的,这是在海中,并且一艘船正在冲风破浪的快速向目的地驶去。 作为曾经执掌过《逃学威龙》系列的名摄影师,郑兆强有着香港第一流的摄影水平。尤其他还在《傲慢与偏见》的拍摄过程中多次得到徐帆的指点,他本人虽然不精通拍摄技术,但毕竟有后世几十年的阅影经验在,哪怕只是一点点的指点,也足以让郑兆强受益匪浅了。 现在,他的拍摄技术越来越好了。 这一个小镜头拍摄的很快也很好,就连一向苛刻的他都挑不出毛病来,徐帆来回多看了两边这个只有十三秒的镜头,随后大手一挥宣布通过。 镜头转动,对准了船上因为担心脸上隐隐有些黑眼圈的周慧敏跟面上冷冽的刘青云两人。 “是我疏忽了……”刘青云的声音有些沙哑,他感冒早就好了,不过徐帆一直感觉他的声音太过‘年轻’,无法表现出一个对自己孩子担心却又不懂得表现出来的父亲形象。所以,在昨晚让他去卡拉ok唱了几个小时,声音略微有些沙哑才允许他回来。 “cut!” 一上来徐帆就给了个cut,举起导话筒指向刘青云,在电影拍摄中,他的身份只有一个那就是导演,却不回因为跟刘青云的私交很好,便放纵了他。 “声音沙哑够了,但是还差一些颤音……酝酿一下,这个镜头我们重拍!” 他是用粤语在喊话,也不懂日语的刘青云自然听得懂。反正电影后期还是专门聘请日本本地演员进行重新灌音,所以在日本拍摄的这些时日,都将使用粤语交流。 刘青云微楞片刻,深呼吸一口,冲他点了点头,徐帆这才重新做了个手势,剧务立刻准备好新场记牌递给他,拍摄重新开始。 “是我疏忽了……去你那里的时候,其实……我已经感觉到不对了!还以为是录像带影响到了我!” 80年代便踏入影视圈,刘青云辗转在圈里打拼了近十年了,一块顽石早被磨练露出了金色,否则也不可能在tvb的92年台庆剧《大时代》中挑大梁担当男一号。他很快便酝酿出了感情,全身心投入了自己所要饰演的“高山龙二”的角色中去。 镜头出现调整,郑兆强按照之前跟他商量的,在这里转为侧面拍摄。 “是智子吗?” 周慧敏扮演的浅川玲子接了一句话,许是刚才徐帆提醒刘青云的时候,她也把话听了进去,这里表现的还算合格。将一个担心自己孩子的年轻母亲角色表现的十分得体。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她的年龄要扮演一位年轻母亲略显稚嫩,化妆组对她进行了一番包装,看上去玉女年龄倒是稍显大了一些。 身上突然多出的成熟少妇韵味,倒是看得徐帆怦然心动,暗下决心等拍摄完这部电影之后,便强攻周慧敏,尽快跟佳人确定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