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亚洲公司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一十一章 亚洲公司

想到了便去做,在脑袋里冒出了要收购几家日本掌握cg特效跟vfx特效技术的工作室或公司之后,徐帆立刻知会了何定钧,让他开始留意起来。 新的一周开始了,同时徐帆也向张天生他们下达了撤离的命令。 10月5日,英镑与马克的比价又由前一天的1英镑等于2.78马克跌至1英镑等于2.64马克,英镑与美元的比价也跌到1英镑等于1.738美元的最低水平。在一切机关用尽之后,10月7日晚上,英国财政大臣拉蒙特宣布英国退出欧洲货币体系并降低利息率3个百分点,17日上午又把利率降低2个百分点,恢复到原来10%的水平。 与此同时,意大利里拉在27日贬值之后,仅隔了8天又一次在外汇市场上处于危机,马克对里拉的比价再次超过了重新调整后的汇率下浮的界限,意政府为了挽救里拉下跌花了价值为40万亿里拉的外汇储备终未奏效,只好宣布里拉退出欧洲货币体系,让其自由浮动。 欧共体财政官员召开了长达六小时的紧急会议后宣布同意英意两国暂时脱离欧洲货币体系,西班牙比赛塔贬值5%。从1987年1月到1992年9月,五年多时间内欧洲货币体系的汇率只进行过一次调整,而在92年9月至10月,十一天内就进行了二次调整,可见这次欧洲货币危机的严重性。 不过伴随着欧共体的紧急会议,徐帆根据记忆也得出了必须立刻撤离的消息,10月9日中午,他特别将拍摄时间往后延迟了几个小时,前往野村证券,亲自指挥张天生他们卖空手上最后一批头寸,撤离外汇市场。 “老板,不要这么急吧?再给我们一天的时间,这么急着出手,我们至少要少赚近千万美元!” 尽管已经被禁足了许久,张天生已是胡子拉碴、两眼各顶着一个黑眼圈,只从外表来看看上去十分糟糕。不过他的精神状况却比二十多天之间刚来日本的时候还要好,他是真正的经历了一次掌舵数以亿记的资金在外汇市场上翻云覆雨。虽然是依赖着徐帆的‘情报’才能有效的避开风险,但是徐帆对金融跟外汇只知道些皮毛,这些天来如何掌舵数十亿的资本,一直都是张天生在思考这些问题。亲身经历了之后,他是感觉短短半个多月的时间里,学到的不比自己过去十数年闯荡的经验差多少,势必将受用一生。 “立刻卖空……今天是最后的机会,宁可少赚一些,我们也要确定安全!”徐帆不断的翻看着财务统计的交易数据,尽管声音没有变化,但是不断颤抖的双手还是出卖了他的内心,那份激动是如何也忍不住的。 “一亿九千四百多万美元!” 这是他们之前二十多天里豪赌赚来的巨额回报,而且这还不是完全的收益额。因为张天生他们手上至少还有近四亿多美元的空头订单没有交割,而一旦交割完毕,至少还要有三四千万美元入账。 徐帆现在陷入一种奇怪的状态之中,精神亢奋、血液热到几乎沸腾、心脏跳动的频率甚至连他自己都感觉到实在太快了。 他似乎失去了整个身体的控制权,可是偏偏精神却非常的好,好到不能再好! 是的,徐帆承认自己激动了,激动的无以家复。虽然在做出了豪赌的决定之前,他已经想过了,凭借着自己重生带来的信息,他很有可能在92年的这一场欧洲货币危机之中豪赚一笔。只是,真当收益报表递到他手上的时候,那颤抖的手掌,已经暴露了他的真实心情。 出于徐帆的意料之外,他本来还以为自己下达了完全抽身的命令后,张天生他们会进行反驳呢。为此,他还准备了一番说辞。谁料到当他强硬的要求立刻抛空之后,张天生并没有反驳,只是微微沉吟一阵,便点头应了下来,“老板说得也是,最近总是有几股资金跟着我们的下单。显然我们做的还是不够隐蔽,让人盯上了。好,我这就去安排撤走。必要的时候,老板,为了按照你的要求,保证不会被人给盯上。我希望你能允许,咱们放弃部分下单,以掩护主力资金撤离!” “细节方面我不懂,你去安排吧!” 既然张天生变听话了,省去了解释的功夫,徐帆也乐得轻松,愉快的拍了拍手,将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身上,冲着还在忙碌的大家伙道:“感谢诸位这大半个月来的辛苦,我在之前就已经提到过了,我给出的报酬绝对会让大家满意。大家辛苦了,根据我从其他渠道里得到的消息,主力资金已经基本从欧洲外汇市场撤离。也就是说,处理完你们手上的订单,我们就算是结束了这一次的投资了。未来一周内,我们还需要重新签订另一份保密协议,当然,我会支付给大家的后续报酬也会随后公布。” 因为大赚了一笔,他的激动心情费了好大功夫才算压抑下来,感受着一道道落在自己身上的火热眼神,徐帆缓缓竖起了一根手指,“虽说还要几天时间,才会为大家送上后续分红,但是在这里我可以明确的透漏给各位。我将给你们的后续报酬,每人不会低于百万。所以,恭喜你们了,未来香港又要多出几位百万富翁!” 是的,徐帆已经确定了,他将在行情完全结束后,在大家都签署了保密协议之后,拿出不低于两千万港币的巨额奖金,用于奖励这些为他赢取了数亿美元的功臣们。 “万岁” “谢谢老板!” “呀呼……” 每个人心情都是激动的,他们是最清楚徐帆赚了多少钱的。没有人不羡慕、没有人不嫉妒,但也仅仅如此而已。先不说豪赌的一千多万美元的巨款他们根本拿不出来,就算是自己能拿出来,让他们去200倍的杠杆去豪赌外汇市场,这么疯狂的事情,他们也不可能干出来的。而且,每个人都知道,他们之所以能够在外汇市场上先天立于不败,完全是因为老板徐帆从其他途径得到的‘情报’,可以说如果没有他的‘情报’,他们根本不可能成功。 这就是了……而且老板也不是什么小气的人,在日本这二十多天里好吃好喝的,除了自由受到限制外,倒也没有什么。如今徐帆更是承诺,每人至少获得百万巨额回报,这是什么概念……老板吃肉,他们也跟着喝了一碗肉汤,顺带吃了几块小肉,别提心里多舒服了! 张天生将一切都看在眼里,深深看了徐帆几眼。事实上这段时间来他是一直怀疑他的身份或许并不只是一个普通的导演加电影公司的老板那么简单。张天生并不知道他是重生者这一点,所以从一开始便想错了,还以为他或许有着其他什么身份,能够从一些秘密渠道拿到一些机密情报。 这倒也不怪他,事实上越是聪明的人越是容易多想,毫无疑问,在九月底的欧洲货币危机中,徐帆露出的马脚不少,难免引人怀疑。 发现张天生一直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徐帆只当他以为是自己忘记了他那一份,微笑着几步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肩膀,“张生,这一次若是没有你,我可就要头痛了。回去好好休息下,过几天我会把报酬给你送过去。徐某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更不会忘了有功之人。你将获得的报酬会是我预付的几倍……” “谢谢老板!”张天生咧嘴一笑,他从徐帆那里拿到了两百万的预付款,几倍的报酬……也许他能从中分到上千万港币的巨额回报也说不定呢。跟着这么一个老板做事就是舒服,短短一个月就豪赚了这么多,抵他过去几年的奋斗了。 “对了!”徐帆是个生性谨慎的人,他知道狙击欧洲货币这种事情,一般曝光绝对会上了英意两国的黑名单,到时候就算中国的身份在那,两国政府不敢把他如何了,但日后再想插手两国电影市场,未免就有些困难了。 当下跟张天生询问道:“有没有什么安全的途径,能够帮我隐藏了所赚取的这笔资金的来路问题,同时也不影响到我用它来运作公司,甚至收购其他企业?” 张天生一愣,他还当是什么事情呢,居然是这么一个问题,当下轻描淡写的就回答了,“最简单也是最快的方法,现在开曼群岛、百慕大群岛等离岸金融中心注册一家公司,然后将资金注入这家公司内,这样就可以自由使用了。因为这些离岸金融中心当地政府都颁布有相关法律,明文保护注册公司的信息跟财产安全,加上当地云集世界上几乎过半的大型企业跟银行,冷战时期就算是美国跟苏联,也没办法追查这些离岸金融中心保护下的公司信息。老板,如果你需要,我只需要半个小时就能在开曼群岛为你注册一家公司。你知道的,我在唯高达证券工作,平时也会帮助一些顾客合法避税,在开曼那边,我有些关系在,只要5万港币就能注册一家公司!” 开曼群岛从20世纪五十年代后的几十年中没有开征过个人所得税、公司所得税、资本利得税、不动产税、遗产税等直接税。各国货币在此自由流通,外汇进出自由,不设外汇管制,外国人的资产所有权受到法律保护,基础设施齐全,是西半球离岸融资业的最大中心。至90年代初,全世界最大的25家银行几乎都在那里设立了子公司或分支机构,在岛内设立的金融业、信托业总资产已超过2500亿美元,占欧洲美元交易总额的7%,涉及全部国家。在开曼,有许多的银行及信托公司是免征企业所得税的,因此格外受到富豪跟大企业家的亲睐,是国际上一个著名的避税港,徐帆也知道这个地方。 被他这么一指点,徐帆心中也是怦然心动。 重生一年来他看了不少书,尤其是曙光公司建立后,更是没少恶补公司经营类的专业知识,虽然他并不喜欢那些繁琐的公司杂物,但也学会了不少知识,并且隐有所得。 心中一动,他几乎没多想便立刻吩咐张天生,“帮我在那边注册一家公司,经营范围就写上风险投资好了!” 他准备将这一次在外汇市场上豪赌赚来的钱,大部分都投进这家公司内,用于收购他的娱乐帝国所需要的一些公司企业。不仅如此,日后还清了嘉华银行的贷款后,他名下的曙光股份,他也准备全部投入这家公司内,为以后实现集团化运作做准备。 “没问题,一会我打个电话过去,很快就能弄好。老板,公司的名字叫什么?” 对于起名字,徐帆真没什么天赋。正头痛呢,突然看到了墙壁上挂着的一副地图,脑中灵光一现,一个名字几乎是脱口而出,“就叫亚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