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新高峰会议(上)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一十六章 新高峰会议(上)

奔达中心,曙光电影制作公司的会议室。刚刚下了飞机,仍是一身风尘仆仆的徐帆坐在属于他的董事长位置上。在他面前的桌子上赫然摆着四本做工精美的图书跟两盒一盒录像带。 “徐董,您看一看还满意不。这四本书都是我们聘请的一流小说家代笔扩写,增加了很多内容,也将剧情丰满完整了。根据要求,除了《死亡游戏》是14万字外,《暗战》、《冲锋队之怒火街头》、《逃出立方体》总篇幅分别为16万字、16万字、19万字!根据您的指示,我们放弃了对书精美度的过分追求,将每本印刷成本能够压缩到3元左右。” 曙光印刷厂的负责人,一个岑建勋新招募的据说拥有印刷类7年从业经验的年轻男人站在他面前,神色恭敬且紧张。 徐帆视线落在他身上一阵才转向面前的书,发现他年轻的出奇,竟然只有三十四五岁的样子。以这个年龄能够做到一个公司的高管之列,也算不容易了。 “辛苦你了,张经理,你也请坐吧!” 徐帆和声安慰他几句,这位印刷厂的新经理名叫,之前在一家私人印刷厂担任厂长一职。今天还是他第一次参加曙光高层会议,不过他听岑建勋提过,这早年曾在道上待过,而且也从事过盗版印刷,正符合他的要求,挑一位擅长成本控制的经理人。 “董事长,要不你先休息下,我们明天再召开高层会议吧?” 岑建勋列坐在一旁,在人前他现在也比较给徐帆面子。 “不必了!”徐帆揉了揉太阳穴,他的确感觉身体有些疲倦,但精神却出奇的好,“你一个电话把我从日本催回来,说明时机已经到了,公司的正事要紧。忙完了之后,我再好好大睡一觉吧!刘哥,也谢谢你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参加这次会议,可惜蔡生临时不能赶来,不过我会让人随后把会议内容记录一份,给他传递过去!” “嗯,我接到岑总的电话,说有事关公司的要事要谈,正好现在没什么事情,就过来听听!” 刘德华就坐在他的左下手第一位,跟对面的岑建勋刚好一左一右坐在他旁边。不过岑建勋是以股东兼总裁的身份,而他则是以股东兼执行董事的身份。在刘德华的旁边是一个脸上盈盈带着笑容的年轻人,竟然是中信泰富董事长荣智健的长子荣明杰。不知道是不是让他的父亲动用了影响力,不然他也不可能成为嘉华银行派驻曙光的临时执行董事。 跟荣明杰微笑点了点头,徐帆视线落在刘德华身上,眼中闪过一丝担心。 刘德华比一个月前他最后一次见到时颓废了不少,这也难怪了,七月初他不顾徐帆再三劝慰,一千四百万巨资远赴加拿大取景拍摄了《九一神雕侠侣》的续集《九二神雕》。结果,这部电影九月底上映之后扑街到要死,9月23日被安排在新宝院线上映,但是上映仅12天就遭到新宝断然下画。总共864万的票房中,前三天总票房便高达470万,往后的9天里加在一起票房还不足四百万。 因为在香港票房扑街,原本正在联系天幕买断片花的台湾及外部片商纷纷抛弃了天幕,就连学者公司,蔡松林也只给出了个友情价,欲400万港币买断其东南亚发行权。总之,因为这部电影,天幕公司至少要亏损上千万之巨。《暗战》为其带来的利润,几乎全部倒贴了进去。 叹了口气,徐帆已经不止一次提醒过刘德华了,这个题材也就图个新鲜,拍摄成本也高。第一部电影才刚上映勉强半年多,就着急着开拍第二部,不扑街才怪呢。就说他本人吧,《死亡游戏》那么火,尽管米拉麦克斯公司一直暗示他拍第二部,他都往后押着不拍,就是要给市场留出足够的消化跟等待时间。 不过,希望吃了这么一个教训,往后天幕能少走一些弯路吧。想起之前电话里,刘德华提到《冲锋队之怒火街头》已经筹拍,重金聘请了发哥担任主角。剧本本来就不算差,又有发哥挑大梁,想必能赚上一笔吧。 想起了今天的会议主题,徐帆很快将脑袋里的杂念赶出去,认真举起面前的一本小说,他刚才翻看了一下,纸张质量中等偏下,暂时每发现错字白字跟排版问题,加上低廉的成本,非常符合他的要求。 当下迎着众人的目光,开口道:“印刷厂那边做的不错,对于这几本书的初版,我是非常满意的。我们每本书的印刷成本都能控制下三元以下,大规模印刷甚至还能更低一些,这样很好,那么今天会议之初,我们就先商量一下这些书籍的市场定价吧!我之前曾经跟精通出版的一些专业人士交流过,如果算上渠道的话,我们的书在渠道未建立的发行最初成本会增加到6-7元左右,所以,我的意思是将书的最终统一出售价格定为10元,我们放弃出版渠道前期的所有利润,以获得市场占有率!” “10元?” 岑建勋皱眉,财务总监魏大志第一个反对,“徐董,10元这个定价可能会让我们非常具有市场竞争力,但是……我们的印刷厂如果一直维持这个价格,以每本书印刷一万册来计算,我们每个月都是要亏损的,不利于印刷厂的长期发展……” “这是渠道建立之初必须放弃的蝇头小利,香港这两年盗版逐渐增多,我们并不是大型出版企业,所以,要想在出版行业站稳并拿下一块市场,没有我们自己的优势不行”,徐帆并没有现在就插手出版行业的意思,所以曙光的印刷厂只印刷本公司旗下所有的电影改编的小说,“我们公司插手出版有着天然的优势,那就是我们具备所有出版作品的版权,同时,出版也并非本公司的最主要赢利手段,所以,我们完全可以将价格战打下去。作为一家立志于成为世界级的影视综合类企业,我们的眼光不能只盯着眼前的利润,要立足于整个市场。我们公司的主业是电影制作,而印刷出版本公司据有版权的电影所改编的小说,一方面是公司为了拓宽盈利渠道的一种尝试性摸索,另一方面,同时也是为了向那些不经常观影喜欢阅读的人群倾销本公司的影响力。” “我明白了,董事长!” 魏大志仔细听了一阵,才算明白了他的一些想法。 岑建勋接话道:“出版市场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复杂,根据我们的行业调查显示,目前在香港拥有126家印刷厂跟4200多家本地以及外埠出版公司机构,所以想杀出一条血路,前期放弃盈利可以接受,等以后市场占有率增加了,再提高书籍定价也不迟。” 他是公司总裁,负责全部的企划跟具体运营,连他都没有了反对意见,这提案自然就是过去了。 “那么先各自印刷一万册吧,我们现在的渠道不是已经开始联系了吗,可以着手于安排上架问题了!” “随后我会通知下面去安排,正好可以借用我们的录像带发行网络。目前我们的录像带已经跟全港发展了27家销售点,基本上都是综合类书店跟录像带租凭店,渠道上我们让出全部的利润,应该会有人感兴趣!” “先联系下,对了,《傲慢与偏见》的录像带出售如何?”《傲慢与偏见》票房未能突破两千万港币,一直是徐帆心中一个遗憾。 一提到这个问题,岑建勋顿时变得眉飞色舞起来,“比想象的还要好,我们之前只灌制了两万盘,初期向市场放出了一万盘还在担心市场能不能消化呢。谁料到上市近一周时间,就被全消化掉了。看来市场对于我们这批售价只有三十元的低价正版录像带十分欢迎,随后我们放出的一万盘也基本上被市场消化的差不多了。由于我们的灌制全都是公司自己的录像带灌制工厂制作,所以截止到现在,我们只向市场投入了约三万盘,目前已经基本上满足了香港本地市场。根据我们的调查……我们公司自己灌制的正版录像带,几乎占去了九成的市场,甚至一些盗版工厂还寄来了恐吓信,显然被我们挤压的没有多少利润了!” 这好消息一出来,会议室内大家都开心的笑了起来。这几年随着黑社会的大举入侵,盗版录像带每年吃掉规模近两亿的市场份额,而这些利润原本还是正版厂商的。 “哼!”徐帆笑着哼了一声,“王部长,你们保安部要负起责任来,虽说我们现在只发行了一部录像带,也没有损害到多少人的利益。但难免有些人动了歪点子,想趁我们还没站稳脚把我们挤出市场去!” 已经改名王安的王连长面无表情的微微点头,“公司摊开的太大,我们现在既要跟剧组,又要看公司,还要保护印刷厂跟录像带灌制厂,人手已经出现紧张了!” 已经来港小半年,只用粤语口语交流,他是没有多少问题了,只是比本地人要生硬些罢了。 徐帆听明白了他的意思,是催促自己最好再招募一些内地退伍兵来。 只是……他为难的看了岑建勋一眼,岑建勋与他对视,皱眉摇头。 徐帆明白,公司建立之初,为百余号偷渡过来的内地退伍兵办理证件什么的,已是十分麻烦了。为此岑建勋没少往警署跑,到现在还有十几人没拿到证件见不得光,只能在他的别墅里待着,连出门都担心被巡警盯上。短时间内想再从内地弄人,恐怕会很困难。 “如果是保全人员不够,可以招募一些退役警员!”旁边,一直都没开口的荣明杰突然插了一句嘴,听得徐帆眼睛一亮,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对对对,荣董事的建议非常好,我们可以招募一些退役警员,ptu跟飞虎队每年都有退役的人。香港影视产业一直受到黑社会的威胁,保全上面我们一定不可以放松警惕!” 越想越感觉荣明杰的这个建议非常好,任达华只是兄长在警界有些影响力,黑白道就都要给他面子。假如他身边聚集了很多曾在香港警界待过的人,别人就是要对付他们,也得自我掂量下,这里面的轻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