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新高峰会议(下)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一百一十七章 新高峰会议(下)

对不起,这两天写的没有感觉!—— 一个不经意的提醒,倒是让曙光高层包括徐帆本人在内,都对荣明杰这位香港赫赫有名的荣太子长子有了更深的了解。 老祖宗说的对,虎父无犬子! 电影改编小说跟录像带出版市场,目前曙光才刚涉足,短时间内恐怕也不可能为公司带来多大的利润,因此只是公司会议之前的开胃小餐点。短暂的谈了谈这两个话题之后,他们开始正式进入主题。 “今天是我们曙光成立以来的第二次高层会议,这次会议虽然是岑总通知诸位,但却是我的意思!”徐帆揉了揉太阳穴,甚至不得不喝了几口自己不喜欢的咖啡以提神。在日本连续高强度的拍摄了二十多天的电影,还要为外汇市场的波动担惊受怕,徐帆的身体其实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现在他只想好好倒头睡一觉,然后一觉睡到天明。 “下面我要讲的东西,希望诸位能够认真听并发表你们的意见跟看法。首先我要说的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在日本拍摄期间,收购了日本两家拥有cg技术的动漫公司,同时还有一家掌握vfx特效技术的工作室。有人可能刚进入影视圈这个行业,对于cg技术跟vfx技术不太了解,我举个例子简单一点说吧。40年代美国拍摄了一部动画电影,名叫《小鹿斑比》,仅在美国便创造了2.68亿美元的票房,几乎比我们香港去年的总票房还要高出一线。” “去年美国另一部动画电影红遍全世界,创造了3.78亿美元的票房,这部动画电影叫做《美女与野兽》,都是大量的应用了cg技术!至于vfx技术的解释就更加笼统了,远一点的美国热卖电影《大白鲨》、《异形》系列、《星球大战》系列,近一点的《终结者》等等,都是大量应用了vfx技术!我们香港的电影特效技术一向是落后于美国的,而且差距还不是一点两点……作为一家致力于成为世界级影视综合公司的我们,必须要尽快的补上这些短脚,否则早晚有一天必将败给技术不断更新换代的美国!” 见在座不少人脸上都很不以为然,徐帆心中微微有些波澜泛起。都说人贵在有自知之明,而这个时代之初的香港影视圈,说句难听话,有些人赚了钱、也被外界的那些吹捧的‘东方好莱坞’赞誉给迷惑了双眼,结果顽固不化的固步自封,明明有着多次的机会跟大量的时间去发展技术,打牢根基,但是却没有去做。 许是文化的不同吧,中国人有时候就太聪明了,以至于聪明的有些斤斤计较,太过在意眼前的利益,一直没能培养出长远的目光跟大局观。 在发展自己公司的特效这一点上,就连岑建勋都是极力反对他的。之前他曾经考虑过收购先涛公司,将这家香港本地拥有特效制作技术的小公司收入麾下。就是被岑建勋以种种借口阻止了他。 电影特效技术未来的重要性,想必没有人比重生者的他更清楚了。所以,这一次就算是公司高层闹了矛盾,他也会坚持主见,曙光必须拥有自己的特效技术。 他的视线在整个会议室内巡视一遍,宛若巡视自己领土的国王一般,好一阵才继续说道:“我们不仅在日本斥资近千万打造一支我们的技术团队,在香港我们还要加强对本土人才的培养。在不久之后,公司将考虑对本土特效公司先涛公司进行收购,同时,我们还将增加跟港大、科大的联系,尤其是去年刚建成的香港科技大学,我会随后考虑跟科技大学进行接触,为科大的计算机科学系的学生提供带薪实习机会,以换……” “等等,徐董……”岑建勋听得连连皱眉,果然再一次站出来反对,“徐董,香港电影市场不比美国,美国一部特效电影的确可能创造数亿美元的票房,的确前景诱人。可是,你也要考虑到我们跟美国的不同。美国一部大片,不乏拍摄成本五千万美元以上的巨作。换算成我们港币,他们一部电影的制作成本就要花费两三亿港币。徐克当年拍《倩女幽魂》,几乎每一分钟的特效镜头,都要多花费上百万之巨。我认为现阶段我们没必要大规模的应用特效技术……既然你在日本已经收购了几家公司跟工作室,那么……我们暂时不需要再收购其他特效公司了!” 岑建勋从何定钧那里得知徐帆斥资近过千万港币在日本参股、收购了几家电影公司跟工作室之后,一直不赞同。 在他看来,曙光现在发展是很快,但正是因为发展的太快了,根基反而有些不稳。多余的资金拿来拍摄电影跟拓展主要业务才是当前最需要的,而不是用来弄那些烧钱的特效技术。 “岑总……”徐帆声音依旧和气,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话被他打断而出现不满,因为跟岑建勋已经相处了一段时间,他的火爆脾气,徐帆已经很适应了。 视线重新在众人身上巡视一圈,发现包括刘德华在内的所有人,几乎不是皱眉就是闪躲着避开他的目光,显示都不赞同他在特效技术上烧钱。也就只有一个没有多少发言权的荣明杰在那里低头,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 他叹了口气,重生而来的他当前需要面对的不仅是香港电影制作大环境的恶化,面对好莱坞电影的虎视眈眈,还要面对香港本地电影制造业的顽固不化。 有些时候,他就是一个只能依靠自己的孤独战士。 岑建勋闻声不在说话,身子坐得笔直正对着他,已是做好了与他激烈言辞交锋的准备。 “如果公司几位高层跟主要股东都不同意,那么,就由我本人独立出资购买下我们公司内的特效部门吧。”徐帆平淡的看着他,手指轻轻敲在会议圆桌上,咣咣的轻响中,他的声音威严不容反驳,“有关于控股日本gainax公司、收购gonzo跟第七艺术软体工作室,我带去日本的一亿投资款项中,共约支付了800多万港币,就由我私人出资千万,买下这支团队吧。刘董,你跟红姑私交不错,我希望能够委托你帮我跟朱家兄弟约见一下。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够再收购了先涛公司,然后以先涛跟gonzo、第七艺术软体工作室合并,成立一家曙光的兄弟特效公司,以后我们公司的特效处理,都在这家公司进行。我想,这样子,大家都没意见了吧!” 岑建勋、刘德华等心中一凛,均都知道他是生气了,不然也不会以‘刘董’这种正式的称谓来称呼刘德华。 他们倒是能够理解徐帆一心为了曙光发展的心情,但是电影特效在香港一向市场不大。徐克工作室公司从八十年代中后期开始便成立了自己的特效公司——新视觉特技工作室。可是这家特效公司从86年成立到现在为止,规模一直都没扩大过。就是因为特效实在是太烧钱了,每一部电影几乎只要沾上特效,成本都要平添三五百万,就连徐克亲自知道过的电影都出现过亏损,更别提其他公司了。 业界对于新视觉的确赞不绝口,但是这家特效公司是一直都在依靠徐克工作室公司的贴补,才能熬到现在。 它的拖累,也是徐克工作室公司一直赚钱不少,但是发展不起来的原因之一。 岑建勋还要开口,被徐帆平淡的目光一扫,微微张了张嘴,不说话了。 旁边刘德华看着气氛不对,连忙道:“你是为了公司好,不过特效这方面我也打过交道,确实太烧钱了,整个香港也没几家电影公司烧得起,这事我们事后再谈吧,不可能让你一个人掏钱为公司负担这些……” “刘董,有关这方面你们倒是不需要担心!”要把特效技术从曙光电影制作公司独立出来,徐帆已经考虑有段时间了。一来他自己独自投资可以避免股东之间有关增资的不可调和,另外,他也可以趁机尽情的施展自己的一些想法跟主张。 “就这么定下来吧,我已经联系了一些资金,有关特效方面我们也曾经交流过看法,而他们也赞同资助成立一家特效公司。岑总的意思我了解,无非是担心特效技术太过烧钱等等,存在一定的风险。不如今天就趁这会议,我们定下这条发展战略吧。曙光控股日本gainax公司的股份跟收购的gonzo和第七艺术软体工作室,将由我本人出资买下,成为一家独立公司!那么下面,就让我们来谈谈今天会议最重要的一个议题吧!”